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告别四川]
万沐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别四川

   
   
   多少次在李白的《蜀道难》里走过
   子规夜月
   深山猿啼

   多少年在杜甫的诗里活着
   黄鹂翠柳
   流连戏蝶
   李商隐的巴山夜雨永远凄迷
   白居易的蜀江蜀山一直青葱翠绿
   
   我寻着我的梦境而来
   这梦从童年做到青年
   我踩着命运的轨迹而来
   四川缠绕着我多少世难解的尘缘
   缙云山多少次在我梦里出现
   峨眉的秋月早已在我的床头高悬
   我的前生必然在嘉陵江上漂过
   那一江碧绿的秋水分明是我对巴山的思念
   
   今生我又来到四川
   巴江连着我的梦境绵延
   我含着歌乐山的松风行走
   我枕着嘉陵江的涛声入眠
   
   美丽的四川啊,我永远的家园
   你柔美青翠的山丘
   恬静圆润的坝子
   曾多少次入诗入画
   
   你霞一样的夹竹桃
   你青青的竹林
   还有那低矮的茅舍
   更是多少代文人墨客彻骨的思念
   
   白鹭飞来
   稻田里积起一片白雪
   水牛永远踩着悠闲的脚步
   农人的蓑衣带着西塞山前的隐逸
   
   菜花黄了
   那花海深处的红点
   是邻家九妹的身影
   布谷鸟叫了
   街边酒馆里传出的是文君的笑声
   
   对着巴山蜀水我不能无诗
   但我的笔却因你的美丽而发涩
   我的诗心在痛苦得发痒
   而我却无法献上心中的歌唱
   
   四川,美丽的四川
   多少年,我
   沐着你的风,顶着你的雨
   踏着你的土地,掬着你的江水
   对着你
   我无法写出象样的诗篇
   我只能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呼喊——
   四川,我爱你
   我爱你啊,我的四川
   --------
   
   而今我要离开四川
   四川已融入我生命的终点
   鹧鸪声苦苦地叫着
   叫在我将要离开的四川
   
   火车沉闷的走着
   走在我将要离开的四川
   也许不到天亮
   也许刚过午夜
   就要
   就要走出大巴山
   ——大巴山
   这四川最后的一道山!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