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万沐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釣魚島的回歸最終在於聨美抗日
·支持溫總! 支持政改!
·貪官效應令人憂
·劉曉波獲諾獎,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獲獎
·右翼勢力 執掌北美政壇
·難以逾越的冷戰格局
· 維基解密 有利有弊
·朝鮮是中國的禍害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孔子歸來 馬列式微
· 天寒地凍 茉莉難開
·駱家輝能給中美關係帶來什麽
·雪滿山中
·高科技的代價
·谁撕裂我的灵魂,在五月的黄昏-------记梦
·鄉 行
·公理需要強權推動
·生命,走過三月
·加拿大聯邦又要大選了
·國殤 ——清明節寫給前線陣亡加軍
·南安省的早春
· 華國鋒陵與華國鋒
·今夜 山中花开
· 日本對內負責對外破壞的文化
·拉登已死 朝伊危殆
·本次聯邦大選的幾個看點
·五月的梨花
·力薦一篇好文《太上感應篇》
·超市塑料袋該不該收費
·抗中! 美國戰略 聚焦亞洲
·中國爲什麽失去亞太
·错乱的价值观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余杰在幫中國民主的倒忙
· 關於中國轉型的一次私人對話
·王立軍打響了中國政治轉型的第一槍
·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 薄熙來倒了,但中國不能沒有左派!
· 平反姜維平、特赦王立軍
· 骆家辉——世界华人之光
·目盲与心盲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把媒体的独立与发展等同,又要让人笑话我的理想主义了!左右逢源,随波逐流,似乎才合生存之道。但我又疑惑,媒体如此生存,其意义何在?且能生存多久?
   
   媒体作为社会的舆论平台,对社会发展的作用不谓不大,在美国有第三大党和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权之称。考察美国一些大的媒体,皆因以独立精神作为商业运营的灵魂,才有今日辉煌的发展成就。
   华人的媒体从汉代诞生的“邸报”开始,新闻就一直受到当权者的控制。清末和民国时期一度兴起了私人办报的风潮,却仍然处于诸多的政治限制之中。许多新闻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为中国新闻的自由与独立,闯出了一片新的天地,也留下了许多佳话。《京报》创始人邵飘萍秉持“铁肩辣手”的精神,致力于社会正义,反对袁世凯卖国、反对各路军阀专制统治,拒绝张作霖30万元的收买,最终死于张氏父子之手,《京报》被后人称作“一张承载中国报人光荣与梦想“的报纸。面对蒋介石对新闻自由的威胁:“我有三百万军队”。《申报》的创办者史量才先生当即回敬道:“我有三百万读者”,其独立新闻人的风骨令人景仰。也正由于各自对理想的追求和高贵的新闻精神,才赢得了读者和社会的信任,赢得了各自新闻事业的成功。

   
   面对先贤创造的辉煌,中国新闻后来的发展是令人汗颜的,在新闻为政治服务的思想主导下,新闻界对中国现代史上的各种灾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反右”、“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新闻基本上扮演了一个愚弄社会和人民的角色。当然,也有许多良心记者、编辑为正义付出了很大代价。
   
   如果说华文媒体缺乏独立在中国是因为政治阉割的话,在海外则由于经济的捆绑,同时还受着各种政治因素的干扰。海外华文媒体在新闻自由的环境中其实并不自由,在传媒独立的社会也并不独立。而且比之早年海外华文媒体,当今的媒体精神意味淡了,商业色彩越来越浓了;报人的社会使命感、责任感少了,自身利益的考量却多了。在此大前提下,自然新闻的社会担当也就少了,而对利益集团的阿谀奉迎则多了------更造成致命弱点的是,新闻往往成了富人的“新闻”,记者常常扮演者“精神WAITER”的角色。打开报纸我们更多得到的是令人生厌的“宴会新闻”,新闻角色也就那么几个“社会明星”,有深度的新闻调查、新闻分析越来越少见,不是新闻的新闻却连篇累牍,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几乎从新闻中消失。
   
   笔者承认媒体是商业机构,但同时更认为媒体属于承载社会道义精神的文化机构,如果抽掉了基本精神层面的意义,媒体的社会价值也就大打折扣。一个社会价值大打折扣的商业机构,发展的支点自然也就会丢失,更直白一点地讲,这钱赚起来也难!其实,媒体独立与发展之间的关系完全是良性的,只是目标的实现有时候需要一定的周期。只要媒体业者将新闻作为一种事业或理想来追求,或者当成一个大、长远发展的商业来运作,那么从媒体的独立做起,来求得媒体的发展,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所以,媒体以独立而求得发展是一个媒体业主的境界问题,而不是一个知识的问题!既如此,文章也就此打住,不用再讲了。

此文于2007年10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