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万沐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一点感想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谁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利益政治与良心政治
·权贵中国与人民中国
·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也谈哈勃的外交政策
·小 万 集 序
·巴渝赋
·我走在空中
·制约加国华人发展的几个文化因素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慰安妇是二战时日本军队兽性的标志,也是日本在近代对中国持续的侵略中带给中国最深的一道伤疤,这个伤疤和日本人在二战中打死打伤三千五百万中国人一样不能被忘记。但是不幸的是,部分中国人却扮演了持续迫害慰安妇的角色。

    二战中日本军人在中国的烧杀奸淫是不争的事实,但战后诉说烧杀的人遍地皆是,而对奸淫则指控者寥寥。在奉行“万恶淫为首”的中国社会,当时对于奸淫妇女的日本兵敢于当面指责的勇士现在好像还很难听到,但嘲笑受害慰安妇者却不乏其众。如果慰安妇在日本兵那里是受辱一时的话,在自己的同胞包括亲戚朋友那里却是受辱一生。

    最近看到资料,有的慰安妇受人白眼,终身未婚;有的为了躲避熟人而隐姓埋名,终老他乡;更有的人以自杀了断生命。日军撤离中国后, 同样受日本兵烧杀抢掠的中国人,为了标榜自己的“高贵”以各种方式向慰安妇的伤口不断撒盐,延续着日本兵没有完成的使命。有一个例子是,广西现在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二十二岁时被抓去做慰安妇,结果灾难接二连三地将到头上, 当时怀中的婴儿病死,又怀上了日本人的孩子,原有的家庭也失去了------最后就和出生的日本孩子受尽白眼,痛苦地度过一生,她的日本孩子今年已经六十一岁,但由于身份的原因,终身未婚,受尽屈辱,其中痛苦,定非外人所可理解。现在我们仔细想一想,难道仅仅用指责日本人就可解释这位老太太及其他慰安妇一生巨大的痛苦吗?我们中国人即使不给他们同情、不给他们支持,就不可以少羞辱、少嘲笑一下他们吗?就不可以给他们一点宽松的环境吗?难道国家无力保护他们,最后的责任还要由他们承担吗?真是天里何在?

    我们应该看到,正因为国内对慰安妇持续歧视的社会环境,才使得许多慰安妇三缄其口,日本右翼势力才敢无视事实、淡化侵华历史、欺骗世界舆论。我们在指责日本人制造慰安妇这一人类悲剧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反省中国人在赶走日本人后,延续并扩展了这一悲剧吗?

    笔者建议,当年的慰安妇,除过向日本人索赔外,也应该向当年保护国家不力、现在偏安台湾的国民政府要求国家赔偿,向周围伤害她们的乡亲要求精神赔偿。当然,笔者所提的这些“赔偿”可能过于浪漫,但通过这些索赔,至少可以让更多的人明白人世间基本的是非曲直——尽管这个是非曲直非常简单!

    原载《环球华报》2007-8-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