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政党轮替的好处]
万沐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釣魚島的回歸最終在於聨美抗日
·支持溫總! 支持政改!
·貪官效應令人憂
·劉曉波獲諾獎,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獲獎
·右翼勢力 執掌北美政壇
·難以逾越的冷戰格局
· 維基解密 有利有弊
·朝鮮是中國的禍害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孔子歸來 馬列式微
· 天寒地凍 茉莉難開
·駱家輝能給中美關係帶來什麽
·雪滿山中
·高科技的代價
·谁撕裂我的灵魂,在五月的黄昏-------记梦
·鄉 行
·公理需要強權推動
·生命,走過三月
·加拿大聯邦又要大選了
·國殤 ——清明節寫給前線陣亡加軍
·南安省的早春
· 華國鋒陵與華國鋒
·今夜 山中花开
· 日本對內負責對外破壞的文化
·拉登已死 朝伊危殆
·本次聯邦大選的幾個看點
·五月的梨花
·力薦一篇好文《太上感應篇》
·超市塑料袋該不該收費
·抗中! 美國戰略 聚焦亞洲
·中國爲什麽失去亞太
·错乱的价值观
· “狗”與“蝗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党轮替的好处

   

   

    民主国家其所以有民主,关键在于其党派制度,而党派制度的意义则在于政党轮流执政,在此基础上才有真正意义上的“三权分立”,使人性之恶能得到充分的制约、人性之善能够尽可能地彰现,继而才会有民主、自由、人权、法制这些人类的基本价值,最终保障经济健康有效地发展,实现人民的安居乐业和社会的全面进步。 依笔者之见,政党轮替的具体好处至少有以下几点:

    首先可以充分实现权力的约束和制衡。任何一个政党执政时间都不宜过长,过长,必然造成一党独大,权力过于集中,也自然会产生腐败。更兼如果一党长期执政,容易造成非该党莫属的政治生态,也形成了走向专制的可能。因此,对政党轮替的制度意义一定要有清醒地认识,而不必太担心“改朝换代”的负面意义。如同仓库管理员,即使没有明显的问题,一定时间实行轮换,也可以防患于未然。对于明显有问题的,果断做出新的选择就会有新的希望。只有形成一种政治家在选民面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政治机制和文化环境,人民的利益和权力才有充分的保障。

    其次促使执政党对竞选承诺负责。对选民不负责任的政府,应该被选民用选票推翻。投票本身就是投人民的信任, 不仅有选民个人利益的评估,也有社会责任和道义的考量,某个政党上台执政,是因为该党的政纲代表了最多支持者的理念和利益。但如果它执政后有违背竞选承诺的地方,就是对支持者的背叛,选民则要毫不犹豫地以选票表达自己的愤怒,让他们卧薪尝胆,痛定思痛,以便有一日自我改造合格后再为民众服务。也只有这样,才会使每一任的执政党不致离选民太远。

    还有有利于反对党的成长。如果执政党长期在朝,反对党长期在野,则反对党议员和党员容易流向执政党的阵营,造成反对党势力的萎缩与分散,进而削弱议会的实际功能,政府的权力势必缺乏制约而为所欲为,这对人民来讲,定非幸事。只有反对党和执政党实力基本相等,才能实行有效监督,使议会有效监督政府。我们知道日本自民党长期执政的结果,造成了反对党山头林立却无所作为,相对其它民主国家,日本议会对执政党的监督制约就差得多。因此,政党轮替,不仅要选择一个清廉高效的执政党,也要考虑建设一个强大的反对党。

    最后就是有利于发挥在野党的政治智慧,在野党由于长期的在野地位,对执政党在执政过程中的问题看得更清楚,更了解社会各方面的需求,一旦执政,便于调整地区之间、选民之间的利益,有利于弥补前执政党的人才缺失与政治智慧不足之处,可以使不当的政策得到纠正。

    当然政党轮替肯定也有其负面作用,新的执政党上台,对行政事务还有一个熟悉过程,也会有其它新的问题出现,但这都在民主制度许可的范围之内,也可以透过健全的制度机制得到解决。其实任何政党开始执政都存在同样的问题,但如果政党制度健全,在一定时间内实行政党轮替执政,执政党存在的问题就会越来越少。如果一个国家长期形成固定的两大党轮流执政,对社会的稳定、执政党的有效行政和议会监督机制的充分发挥都将是有深远意义的。

    笔者无任何政党背景,以上所言,并非针对加拿大特定的政治现状,仅是一般意义上对政党制度一个环节的思考,不敢藏拙,拿出来与大家讨论。

   

    2006年1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