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记者 邓飞 刘志明撰稿 王光泽 统筹策划

   一个地下教会和16宗命案

   文 记者邓飞

     

     接二连三的凶杀案让一个庞大的地下教会浮出水面,该教会首要人物的生或死和教产的存或亡成为备受瞩目的焦点。

     

     2006年2月28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7名身着迷彩作战服的武警呈菱形阵势分布,紧握冲锋枪,枪口向上,守卫在法院大门。大批警察在约300米长的街道上设置车障,普通车辆不能通行。

     

     一个被称为“三班仆人派”的地下教会涉嫌系列杀人案在这里进行一审审判。该教派首要人物徐文库和信徒被控作案16宗,涉嫌杀害另一个地下教会“东方闪电派”的信徒多达20人。徐和几名下属还被控涉嫌诈骗金额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一旦罪名成立,这些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最高可能被判处死刑。

     

     这两个地下教会的传道资料显示,“三班仆人派”是徐拓展的一个地下教会,他们自称是基督教,坚守捍卫全本《圣经》真理。1999年和2000年,“三班仆人派”两度被公安部认定为邪教组织。

     

     而另外一个被称为“东方闪电派”的地下教会,由河南省一名郑姓女子创设,她自称是耶稣在中国转世的女基督和“东方的闪电”。2001年,“东方闪电派”也被中国公安部定为“邪教组织”。

     

     检方指控的16宗命案

     

     案起2004年。黑龙江省宝清县朝阳乡的两名小学生在当地发现了一具女尸,当地警方确认死者是一个叫张翠萍的女子。警方经侦查发现,张曾是“三班仆人派”信徒,后改投“东方闪电派”,引起徐文库的愤怒。徐多次安排下属张敏和朱立新收集张的照片和家庭住址等信息,试图对张进行管教。

     

     起诉书称,朱立新曾专程赶到宝清县,安排当地信徒贲某、马某等人在张家附近进行监视。2004年1月27日,徐文库和张敏、朱立新等人在黑龙江省伊春市获报张已回家,徐指示说:“你们管教管教她,如果不回来(指不回到“三班仆人派”)就处理掉”。

     

     朱指使刘某、贲某驾驶一辆面包车从哈尔滨市赶到佳木斯市,接上从伊春市赶来的王某一同前往双鸭山市。三人被叮嘱一定要装扮成警察,这样才能顺利地抓住张翠萍。

     

     1月28日,三人住进宝清县一个旅店研究作案方案。次日上午,三人在县城内商店购买三副墨镜、三个二节棍、两支仿真手枪及铁丝、钳子、手套、黄色胶带和工作证等工具。19时许,三人前往张家,王先爬上电话线杆,用钳子掐断张家电话线,随后与刘冒充双鸭山市公安局一处警察,将张强行带出并杀害,尸体埋在宝清县朝阳乡立新村北侧桥下雪中。

     

     “顺着这条线摸下去,我们发现这个案子还串联着全国一系列重大命案,令人震惊。”双鸭山市公安局的一位警官说。案情上报到国家公安部后,得到高度重视,被列为2004年度公安部头号大案进行侦查,代号为“雷霆一号”。

     

     编号双检刑诉(2006)1号起诉书称,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徐文库和李毛兴建立“三班仆人派”,尔后大量信徒加入,逐步形成严密的组织体系。1999年以后,“三班仆人派”信徒流失严重,有些信徒转而投身“东方闪电派”。为了争夺信徒,两年多来“三班仆人派”展开了一系列针对“东方闪电派”的报复行动。起诉书称,为和“东方闪电派”争夺信徒。

     

     《纽约时报》曾经报道说,“东方闪电派”在东北地区对“三班仆人派”展开激烈的信徒争夺战。该派在吉林怀德县的信徒受命限期挖走其他教派一定数量的信徒。“三班仆人派”信徒余小萍夫妇遭遇一场不胜其烦的转派游说。

     

     一个叫张成立的农民是转化匡月霞夫妇行动的负责人。张跟到他们家里,跟到他们田里,一天午夜,他甚至站在他们家的卧室外,用高音喇叭大喊,“改变信仰,否则就去死!”

     

     为了摆脱张的纠缠,匡用脏水泼他,匡的丈夫殴打他并用金属管砸坏他的自行车,但张仍然坚持不懈。最后,张被截住捆绑后扔进一辆白色小货车带走。后来有人发现他缺失眼睛、鼻子和耳朵的尸体。

     

     《凤凰周刊》在起诉书上没有找到张成立这一起命案。起诉书指控的最初一起案件是2002年某日,该教会在山东省菏泽市的几名信徒将正在河南省民权县两名传教的“东方闪电派”男信徒绑架至山东曹县一个地下室中。3天后,两人被活埋在焦家位于鲁豫交界处的藕地里。

     

     起诉书指控,徐文库在多种场合,通过多种方式向其组织信徒散布“东方闪电派”是仇敌、是魔鬼,教唆并授意组织信徒拘禁、伤害和杀害“东方闪电派”信徒,在全国范围内作案16起,杀害“东方闪电派”信徒20人。

     

     两千万“奉献款”和流向

     

     双鸭山市检察院对“三班仆人派”首要人物的另一项指控是,徐文库伙同李毛兴、张敏近十年来组织、领导信徒虚构徐文库为神的代表,假借神的名义在全国各地欺骗群众、诈骗钱物。

     

     起诉书称,徐文库等人在各地共诈骗人民币2050万元人民币。

     

     徐的辩护人李和平律师在辩护词中称,徐建立的是一个宗教组织,信徒根据《圣经》的教导,凭着内心的感动,自愿将自己一部分收入奉献给神是一种宗教行为,该款是奉献款,属于教产而并非诈骗款。李毛兴的辩护人魏汝九律师则称,司法部门如将这一笔奉献款作为诈骗所得进行没收,将教会收取奉献款的行为定义为诈骗行为并定罪处罚,同样接收受献款的其他中国教会将面临同样的指控。

     

     一位宗教界人士说,“三班仆人派”属非法组织,不具有接受社会捐赠的主体资格,不可与合法的教会相提并论。

     

     检方指控,徐文库的妹夫张林科先后保管1000余万元人民币,他的司机韩伟先后保管约600万元人民币,他的女性贴身服侍王杨先后保管约300万元人民币。徐文库先后购买奔驰、帕萨特、两处豪华住宅高档物品耗资300多万元。其中,他的一块劳力士金表就价值近20万元,一副眼镜1万元。

     

     2006年3月6日,徐文库的女儿徐白银接受《凤凰周刊》独家采访时,称父亲不知道所戴的手表是劳力士名表,因为手表是父亲司机代为购买的。她说她和母亲长年住在外祖父家,不清楚父亲在北京买车买房的事情。

     

     韩伟为王杨购买宝马跑车等高档消费品耗资70多万元,王杨也为韩伟购买手表、白金戒指等高档消费品、现金、二人旅游共耗资60多万元。

     

     巨额资金还有相当部分用于这个教会散布全国各地的商业投资。双鸭山警方称,一共查实“三班仆人派”在哈尔滨、伊春和北京等地开办修车厂、印刷厂、饮食店、服装店和旅社等企业20处,用款580多万元人民币。

     

     知情人说,徐更像是一个成熟的企业家,他善于安排一些被认为忠诚且有一技之长的信徒从事商业活动。庞大的信徒队伍勤奋工作生活清苦,尽量多上交他们创造的利润,为“三班仆人派”积累了大量财富。

     

     “他们不会中饱私囊,每一个人都知道所有的利润都是教会的,都是神的。”徐白银说。

     

     徐的家人也在教会中担当很重要的职责。徐的妹妹徐灵雨和妹夫张林科就是“三班仆人派”商业运作网络的重要人物。1991年起,张开始受命在全国各地经商办企业,掌握该组织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资金。

     

     双鸭山警方的一名官员称,根据《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规定:邪教组织的资产以及用于邪教活动的物品、工具,依法予以追缴、没收。因此,“三班仆人派”的奉献款和经营所得应该依法予以收缴。

     

     谁应对命案负责

     

     徐文库等人被控多项罪名一案未能当庭审毕并宣判,截至《凤凰周刊》发稿时也未有判决结果。

     

     2006年2月28日,双鸭山市警方和宣传部拒绝《凤凰周刊》采访。一位在法院附近维持秩序的公安分局刑警对记者说:“我不懂什么宗教,他们杀了人就得接受法律制裁。如果我们不破获这个案件,还有多少人将被残忍杀死?”

     

     徐文库的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称,徐被指控对整个系列命案有犯罪总体授权,但所依据的是同案被告人的口供,没有其它证据予以佐证。而且在庭审中,徐文库和李毛兴当庭翻供,否认曾指使信徒杀人,并声称遭遇了刑讯逼供。庭审中坚持指认徐李二人下令“处理掉”的只有张敏一人,孤证不应当成为定案的根据。律师据此给徐文库作了无罪辩护。

     

     徐的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还称,其中15起命案近年在全国各地已完成审判,徐均没有参与庭审,大部分法院对徐不审而判,判决徐是命案的主使者,实际上剥夺徐的辩护权。在双鸭山的庭审过程中,这些法院已生效的判决书又成为证明徐犯罪的证据,是一种对徐不公平的循环论证。

     

     一些参与庭审的相关人士事后接受《凤凰周刊》探访时说,法庭需要的是法律真实,警方应该提供合法且具备足够法律效力的系列证据,支持对徐的指控。但作为最高负责人的徐文库应当对这场血腥杀戮承担相关责任——“三班仆人派”分布全国各地的信徒陆续击杀脱离教派和敌对教派的信徒,如果没有得到教会最高层的授意,显然不合乎常识。

     

     【链接】

     

     2002年,“三班仆人派”在山东省菏泽市的几名信徒将正在河南省民权县传教的两名“东方闪电派”男信徒,绑架至山东曹县一个地下室中。3天后,两人被活埋在焦家位于鲁豫交界处的藕地里。

     

     2002年2月,重庆市大足县万古镇一名“东方闪电派”信徒被“三班仆人派”的人绑架勒死,后抛尸荒山,至今身份不明。

     

     2002年6月,“三班仆人派”信徒在甘肃省高台县正远乡兴村持刀将“东方闪电派”贾久林信徒砍伤,并将其拖上车,按倒在车内前后坐垫之间的底板上,贾在途中死亡。

     

     2002年7月,一个叫柳艳萍的“东方闪电派”甘肃信徒被“三班仆人派”绑架到一个地下室里,遭到连续拷打审问,逼迫她交代“东方闪电派”的接待地点及活动情况。这名前酒泉制药厂的女工不堪忍受,上吊自杀。

     

     2002年7月11日,“三班仆人派”信徒廉志富组织刘某、王某、刘某等信徒在重庆永川市大安镇花果山村,绑架“东方闪电派”信徒唐某、钱某。几天后,钱窒息死亡,唐也被勒死,两人尸体被装入编织袋,被抛至该县一个水库中。

     

     2002年11月,“三班仆人派”在吉林省白山市的信徒认为一个女房客疑似“东方闪电派”的人,遂将该女绑架关押。两天后,该女子被掐死掩埋。

     

     2003年1月23日,“三班仆人派”信徒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发现“东方闪电派”一个刘姓信徒。刘被关押在一个零下十几度的地下室,不断遭遇暴打。次日凌晨,刘死亡。其尸体被焚烧,未烧尽部分被运走处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