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王光泽

   

   如果把中国比作一条腾飞的“龙”,印度比作起舞的“象”,很显然,“龙”和“象”最近加强了合作和互动。

   

   11月15日,印度海军派出“兰吉特”号,中国海军派出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补给舰,在上海附近的东海海域,中国和印度举行了1950年建交以来第一次军事演习。

   

   随后,由印度陆军第四军司令莫欣德•辛格率领军方高级代表团首次访问西藏,其间参观了我国军队设在当地的若干个基地。

   

   外国观察家评论说,中印两国军事领域的合作标志着中印关系上升到更高的层次。

   

   横亘在两国之间的喜马拉雅山脉,和两国的历史恩怨一样不再是两国交往的障碍了。虽未冰雪消融,但“龙”和“象”从未显得如此亲近。

   

   历史恩怨渐行渐远

   

   中印两国比邻而居,历史交往悠久,但是两国也有不少误解和积怨。1962年,两国就因为领土问题动了干戈;近年,印度政界也流传着“中国威胁论”的论调。

   

   然而,一切在悄悄地起着变化,全球一体化使两个有些龃龉的老邻居重修旧好。

   

   对于主权和领土问题,双方一直非常敏感。长期以来,中国不承认印度对锡金拥有主权,印度不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

   

   前不久,中国外交部的网站上亚洲国家一栏中,锡金王国的名字被悄悄地删掉了。这不是巧合,也不是外交部的疏漏。10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锡金”是历史遗留问题,必须“慢慢解决”。锡金的政治定位可能还需要假以时日,但是中国不再把它视为一个国家。

   

   今年6月,来华访问的印度总理瓦杰帕伊也正式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

   

   在主权问题上,双方第一次达成默契和共识。

   

   中印边界问题曾经复杂而棘手。中印边界全长约2000公里,双方争议地区面积共约125,000平方公里。中印边界问题进展虽然缓慢,但是双方一直保持接触和谈判,并建立了关于边界问题副外长级联合工作小组。双方已经举行了14轮会谈,最近的一次是10月23日在新德里举行的会晤。双方虽然没有公布会谈结果,但是双方都表示将沿着既有的对话管道继续下一轮会谈。

   

   正如一位政治分析家所言,中印两国互信的增加,不仅有益于中印双边的国家安全,同时改变了南亚地区的政治生态,甚至可以促进印巴关系的改善。

   

   随着外交关系改善的同时,中印之间的经贸往来也大幅升温。

   

   合作与竞争并存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印度是一个没有多少可与中国竞争的地方。恰恰相反,印度在很多领域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10月16日,印度工商部门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印度制造”工业展览会。“印度制造”摆开了挑战“中国制造”的架式。

   

   中国印两国具有大致相同的国情,人口基数庞大,平均工资低,原材料价格便宜,产业结构相似。两国的农产品、加工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存在很大的替代性,“中国制造”和“印度制造”经常在国际市场上狭路相逢。今年SARS疫情泛滥期间,许多纺织和服装业客商就转向印度。据印度的一家行业协会报告,至少有价值80亿美元的订单从中国流向印度。

   

   有专家分析,印度和中国贸易发展的机会相似,面临的问题相同,两国必须要找到能够互补的产业才能加强合作。在高科技领域,双方就存在着很多互补和合作的机会。印度软件业占据了全球市场16.7%的份额,而中国的硬件业稍胜一筹,两国各有千秋。业界人士分析说,如果两国IT企业能加强合作,联手承接外包业务,欧美等国家的公司将能够节约更多的成本,两国也会接到更多的订单。

   

   印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巴尔最近介绍说,很多印度公司想来华投资,平均每个月都会有3至4家印度公司在中国设立代表处或开设子公司,其中大部分来华投资的就是IT公司。

   

   目前在华最大的印资公司是总部设在上海的NIIT(中国)公司,也是印度的第一大教育与培训公司。NIIT已在中国25个省份建立了120个培训中心,中国业务已成为它海外最大的培训业务,目前正在对2.5万名中国学员进行电脑工程和软件开发培训。由于NIIT在华的巨大影响力,正在印度访问的中国教育部部长周济就把NIIT列为访问的对象。

   

   比起中国,印度的金融业也存在着很大的优势。直到1998年,中国才开始引进国际会计标准,印度则早在1994年以前,已经建立起相当完备的国际金融准则。印度还在央行设立了一个独立的金融监督部门。中印金融领域如能开展交流与合作,将会有益于中国的金融改革。

   

   经贸大棋局

   

   中印两国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两国人口之和占了世界的2/5。如果这两个国家能够实现经济腾飞,那么全球的贫困问题就可以说解决了大半。高盛集团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预计,若中国和印度分别以平均每年4.7%和6%的速度增长,到2050年它们将分别成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三大经济强国。

   

   两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若能够加强经贸合作,取长补短、互通有无,必将促进两国的经济发展。与两国的地位极不相称的是,中印之间的贸易额一直很低。截至2000年3月31日的财政年度,中印之间贸易额还不足20亿美元。

   

   近几年,两国经贸开始出现重大转机。来自中国商务部的统计资料显示,2003年1至8月,双边贸易总额为40.87亿美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到61.9%。商务部的官员预计,随着跨境贸易的增加,本财年的双边贸易额可能达到70亿美元,下个财年更有望攀升至100亿美元。

   

   新加坡总理吴作栋把亚洲形容为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东南亚10国是底座,印度是一个机翼,中国及其它东亚国家组成另一个机翼。印度早在1991年就提出了“东向政策”,旨在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外交往来与经贸联系。近年,印度和中国分别加快了和东盟之间建立自由贸易区的步伐,以东盟为纽带的自由贸易区蓝图逐步浮现。在今年10月7日举行的第七次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上,温家宝与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还就印中自由贸易区问题进行了协商,并同意成立一个联合工作小组研究设置自由贸易区的可行性。

   

   如果印度“象”和中国“龙”这两个机翼能够实现外交合作互动、经贸稳步增长,亚洲作为一个整体的起飞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