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中央企业剥离公检法机构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王光泽

   

   政企不分是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典型特征。在很多大中型国有企事业单位,尤其是中央企业的内部,甚至设置了公检法等本属于国家公权力性质的相关机构,这曾经是中国传统企业的一大特色。

   

   早在2001年,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发布《关于抓紧做好企业事业单位公安机构体制改革工作的通知》,大部分国有企事业单位相继完成了公安机构的转制工作,有的将原来的公安机构改为保卫处,有的直接将其移交给地方公安局。据财政部决算资料统计,到2002年底,全国国有企业内设的公安局、派出所等公安部门仍然有3000多个。

   

   4月28日,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和国资委决定,以中石油、中石化和东风汽车三个中央直属企业为试点,逐步剥离中央直辖的国有企业内设的公检法机构。这些部门将在今年10月底之前全部纳入政策性补助范围,并移交给地方政府。中央直属企业作为传统企业模式的最后堡垒,旋即被现代企业制度所攻克,企业办公检法这一陈规陋习也将被彻底革除。

   

   据统计,绝大部分国有企业并没有完整的公检法机构,仅仅存在着公安机构,隶属于企业和上级公安机关双重领导。这些企业内部的公安机构,虽然仅仅负责查处企业厂区范围内的案件,但是仍然享有和地方公安部门同等的权力,行使着侦查、逮捕等司法大权。例如,现已更名为十堰市东岳公安分局的前身就是东风汽车集团公安处。

   

   我国的海事系统也一度设置了相应的公检法机构。1984年,我国设置了6个海事法院,归属交通部领导,后来委托地方海事局代管。长期以来,海事法院虽然是审理海事案件,但是一直是按照事业单位来管理,不属于司法机关。

   

   1999年6月,全国所有的海事法院均脱离了地方海事局的管辖,改制成为具有相对独立性的专业审判机构,和地方中级法院同等级别。目前,我国共有10个海事法院,其设置已打破了行政区域界限。海事法院院长、庭长和法官基本上由省、市组织部门提名,省、市人大常委会任免,经费也由省级财政保障。

   

   相比之下,改革比较迟缓的是我国的铁路系统。在建国初期,我国的铁路企业模仿苏联设置了相当数量的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在企业内部形成了完整的司法体系。据业内人士估计,铁路系统的公安干警、检察官、法官的数量总和可能会达到10多万人。

   

   从2003年9月份开始,上海铁路局、兰州铁路局、济南铁路局青岛分局作为铁道部“主辅分离”的试点,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将公检法机构逐步剥离出去。但是,大半年来,试点单位相关的剥离工作进展得并不顺利,国家也尚未出台针对铁路系统公检法整体性剥离的相关政策。

   

   另外,我国还有部分农场、兵团仍然存在着公检法机构。例如,新疆建设兵团存在着完整的公检法机构。兵团下辖十个师,每个师都有数个基层法院和一个中级法院,并且有着相对应的检察院,甚至还存在着新疆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建设兵团分院。农场不是一级地方政府,仍属于传统的国有企业;兵团也不是地方政府,而属于特殊时期遗留下来的军事组织。对这两种特殊单位的公检法机构的剥离,目前也没有相关的政策出台。

   

   司法权为国家之公器,无论是联邦制国家还是单一制国家,司法权都和国家主权一样,神圣不可分割。司法权具有中立、独立、统一性、职业化、公开性和权威性的特点,不能地方化,更不能行业化、企业化。

   

   以我国铁路系统的公检法为例,铁路公检法机关的人事权、财权、物权虽然形式上由上级公检法机构和主管铁路部门共享,实际上,这些机构的权力来源掌控在铁路部门手中。更重要的是,我国刑事诉讼法和地方高级法院规定,铁路沿线的车、站及沿线发生的案件,铁路公检法享有专属管辖权。

   

   “法官不能审理自己为一方当事人的案件”,这一专属管辖权的规定,本身就存在鲜明的司法悖论。在此制度框架内,铁路公检法在侦办涉及铁路利益的案件时,肯定难以做到置身于外,不得不听命于各级铁路部门。铁路行业本身已经具备了行政管理权,再配置相应的司法权,那么铁路系统就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行业,就具备了专横的条件。正因为如此,集公检法大权为一身的铁路系统一直被“尊称”为谁也惹不起的“铁老大”。

   

   企业办公检法,直接违背了“主权不得分割”的政治常识。公检法机构和企业的彻底剥离,不仅是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的要求,也是司法体制改革的必然逻辑。只有如此,我国才能建立统一的、完整的司法权,我国的司法权才能做到权威、公正,否则神圣的司法权只能成为某些地方利益和行业利益的婢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