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本报记者 王光泽

   河南、北京报道

   

   2003年,中国惊现两个建国以来最为凶残的连环杀手。一个是平舆县的黄勇,杀了17人;一个是正阳县的杨新海,杀了67人。巧合的是,他们两人都是河南驻马店人。

   

   杀手为何偏偏集中在豫南一地?当地的农村青年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记者带着一系列的疑问走访了他们的家乡,着重了解了杨新海的成长环境。

   

   淮河北岸是家乡

   

   正阳县是驻马店市最南端的一个县,与信阳市的罗山县毗邻。淮河穿过县域的南端,正阳县饱受淮河水灾之害。据当地政府官员介绍,正阳县的经济发展处于驻马店市的中等程度,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

   

   尽管如此,记者还是为眼前的贫穷所深深震惊。

   

   元宵节前的一天,正阳县城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显现出节日的气氛。但凌乱的街道、行人的衣着、劣质的商品还是透露出当地的贫穷。

   汝南埠镇,是杨新海的家乡。镇口竖立着一块石碑,镌刻着“豫南名镇”的字样。“一个警察看两头”的街道肮脏、破旧,挤满了衣衫褴褛的乡民,丝毫没有“名镇”的气势。

   

   “农村的治安不错,平时农村都是老人、孩子,很少发生恶性案件。”汝南埠镇派出所陈所长说。

   

   汝南埠镇的一位政府官员说,“杨新海从来不在本县作案,只是一起个别现象。”他们并不觉得杨新海曾经是当地农村治安的潜在威胁。

   

   记者几经周折,穿过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终于找到了杨新海的老家——张家村杨陶庄。村子里没有几座楼房,绝大部分是砖瓦结构的平房。

   

   看上去像牛棚状的房子就是杨新海的家了,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丝毫不为过分,这是记者见过的最为贫穷的家庭。矮矮的房屋根本不像正常的民居,房子被分成三间,一间厨房、一间客厅兼卧室、一间牛棚。人畜混住,家里弥漫着牛粪的臊味。家里除了一张松木床之外没有任何值钱的家当了。

   

   在这个“杀人魔王”的家里,记者看到了墙上张贴着一张杨新海哥哥家孩子的奖状。这张奖状是杨新海家里唯一一件闪光的东西,记者感受到这个出了“杀人恶魔”的家庭仅有的一丝尊严和追求。

   

   被家乡遗忘的人

   

   黄勇和杨新海都是农村的穷苦少年。他们身上有很多共同点,孤僻、聪明、独来独往,不为乡邻了解。如果杨新海不出事,几乎为乡邻所遗忘,就是连他的父母对他也印象不深了。

   

   记者来到杨新海的家时,他的父亲外出了,她的母亲独自一人在家。杨新海长得有点像他的母亲,所不同的是,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她的眼里含着一些恐惧,甚至不愿透露杨新海父亲何时能够回家。

   

   她说,她有六个孩子,杨新海排行第四,从小很老实,学习成绩不错,还经常拿奖回来。“他还会画画。”他母亲说。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杨新海的正常成长戛然而止,他扔掉了书本出去当建筑工人。杨新海的母亲既记不清他辍学的时间,也不了解杨新海在外的生活状况。十几年来,杨新海仅仅回来过三次,他从未给过父母一分钱。善良的母亲说,他在外打工自己的钱都不够用,哪里还有钱给父母用呢?

   

   她并不了解杨新海的罪行严重程度,只知道杨新海在外面抢劫,她反复说,“俺那孩个子不高,咋能干那事呢?”

   

   母亲已经记不清杨新海的模样了,“就是在街上迎面走也不会认得”。为了唤醒她的记忆,记者给她看看电脑里储存的杨新海的照片,她表示不敢看,坚持等到老伴回来再说。

   

   记者还走访了几位村民,他们都表示对杨新海没什么印象了。年长一些的村民只记得杨新海少年时学习成绩的确不错,人也很老实,对杨新海的犯罪行为,他们均表示“不敢想象”。他们都说,杨家太穷了,杨新海小时候一放学回来就出去挖野菜。在这样穷困的环境中,杨新海还是读了几年高中。

   

   记者从村民那里得知,杨新海常年孤身一人在外漂泊,没有任何朋友。为了尽可能多地了解杨新海的成长经历,记者还走访了他曾经就读过的初中和高中,但是所获得信息几乎为零。

   

   杨新海曾经就读于油坊店乡高中,现任高中校长李勇告诉记者,他曾经组织老教师将历年的毕业照翻出来,也没有搞清楚杨新海到底是谁。汝南埠初中的一位姓高的老教师透露,他曾听说有杨新海这个学生,但是具体情况已经无迹可查。

   

   除了汝南埠镇派出所还存有一张杨新海的户籍卡之外,他的家乡几乎对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就是那张记载杨新海资料的户籍卡也弄错了年龄。汝南埠镇派出所一位警官透露,杨新海本来生于1968年,在申报年龄时,杨新海并不在家,由其弟弟申报的,少报了两岁。杨新海案审查起诉阶段,河南省检察院派专人取证时才弄清楚他的真实年龄,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上也载明杨新海是1968年出生的。

   

   当真实的记忆缺席时,剩下的就是有关杨新海神话般的传说。有位乡民说,杨新海能够单手倒立走半华里;还有位乡民说,杨新海能飞檐走壁。

   

   杨新海已经成了和家乡相忘于江湖的流民。

   

   劳工悲情

   

   流民不止杨新海一人。更多的农民背井离乡,用汗水换来一点微薄的收入。

   

   正阳县劳动局就业科的夏科长告诉记者,正阳县有60多万人,每人平均不足二亩地,劳动力极为富裕,外出打工的人有11万人之多,占了全县人口的六分之一。除了逢年过节,农村里几乎没有什么青壮劳力,仅剩老人、妇女和孩子留守家园。正阳县每年收到的汇款大约为4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个务工者能挣回来4000元人民币。夏科长说,这种收入和全国相比是属于比较低的,只够打工者起码的生活开销。

   

   豫南地区是河南省的主要劳务输出地,信阳市、驻马店市和周口市名列三甲。河南省外出务工人数1300万,其中豫南地区占了三分之一,驻马店市劳务人员高达140多万。驻马店市劳动局就业处蔡科长向记者介绍说,当地外出的务工人员基本上以低端的体力劳动为主,建筑业是外出务工人员最为集中的行业,其次进厂做工,家政服务也是务工人员的主要选择。

   

   更多的打工者除了收入微薄之外,还没有做人的尊严。“在城市里像动物一样活着。”一位当地的打工者说。

   

   正在召开的河南两会期间,一位来自民盟省委的政协委员说:“在城市,民工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其地位在许多城市得不到认可,无法取得与城市居民平等的劳动力资格,在户口、子女教育、医疗制度、社会保障上更是存在严重的政策性歧视,加之一些企业不与民工签订劳动合同,随意解雇,甚至威胁打骂,强迫劳动,严重侵害民工的基本权利。”

   

   被家乡遗忘的杨新海,在流浪中更难找到家园的感觉。杨新海和其他民工一样,处处遭受歧视和白眼。《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说,他在打工中多次拿不到工钱,有一次在一家餐馆打工时被拖欠工资,杨一气之下偷拿了餐馆里的一个铝盆。这是他第一次偷盗。

   

   善恶就在寸心之间。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杨新海开始落草为寇,干起了杀人越货的营生。

   

   记者从信阳、驻马店两地的公安部门获悉,豫南地区的外出务工人员犯罪率很高,从事偷盗、抢劫者众多,在交通工具上作案成为当地民工的一大特色。当地把到南方去偷抢称为“下江南”,这些专门从事盗窃的农民毫不避讳自己的“职业”,甚至在公共场合谈论自己的“业绩”。

   

   民航总局公安分局刑侦处杜处长告诉记者,因为距离武汉天河机场较近,豫南地区有些胆大之徒居然拉帮结派,专门在民航上盗窃,被公安机关称为“飞天公司”。

   

   中西部劳工路在何方

   

   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从沿海慢慢向内地浸润,河南等中西部正在转型的阵痛之中,其中的劳工问题尤为突出。

   

   “他们是中国最苦的劳工。”河南大学一位从事人力资源研究的学者分析说,“浙江、江苏、广东等沿海地区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已经转变为资本拥有者,办实业、经商成为他们的主要就业趋向;山东农民依托本地大力发展农业、种植业做得也不错;安徽、四川的保姆行业也很出色。先发展地区的劳动力抢了先机,后发展地区的劳动力只有从事更为低档次的劳动才能保持适当的竞争力。”

   

   河南省的劳动力外流较晚,大部分从事低层次的活计。他们的生存境况也最为恶劣。

   

   “靠蛮力为生的人,距离盗窃和抢劫等违法犯罪行为就不远了。恶劣的生存境况很容易将他们推上犯罪的道路。”这位学者说。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分析说,浙江形成了自己特色的商业文化,安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保姆文化。豫南地区也形成了以卖苦力为特征的劳工文化,这种地域性的亚文化影响着当地民工的价值取向、职业取向。

   

   她说,杨新海是典型的犯罪人格,而不是反社会人格。杨新海和黑社会匪首张君明显不同,张君从小就具有强烈的反社会性格,六亲不认,例如拿刀逼着朋友的老婆跟了自己,生了两个孩子后又不闻不问。杨新海小时候和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学习成绩一度不错,还画得一手好画,具有相当的技艺水平。

   

   杨新海作案时多半是灭门血案,不管男女老少统统杀光。这说明他已经从一个正常情感的人蜕变为冷血恶魔。一个曾经正常成长的人何以变得如此冷血?李玫瑾分析说,肯定和他的民工生涯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河南两会期间,就有省人大代表提出,城市胸襟应再开阔一些,政府应建立民工医疗、困难救援等社会保障机制,改善民工工作生活条件,为民工在城市创业营造良好环境。

   

   “最为根本的是要改变民工的二等公民地位,还之以国民待遇,才有可能将民工的疏离感和边缘感降低到最低程度,才有可能不发生如此残忍的犯罪。”李玫瑾教授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