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写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25周年前夕

   

   王光泽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1978年12月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治国方略,并成为大陆宣传媒体、大小会议出现频率最高的语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口号被天天讲、月月讲,迄今已经25年了,大多数大陆民众也就觉得这就是真理,是现实生活中的最高原则。

   

   就大陆独特的历史境遇而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确有其进步意义。毛泽东的“继续革命”和“政治挂帅”,让大陆民众数十年如一日以“整人”为职业,并以“整人”作为占有和分配资源的唯一手段。大陆民众不仅陷入政治斗争的恐惧之中,还长期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不搞政治运动了”成为那个时代多数人的共识,发展经济成为大陆朝野的共同愿望。

   

   无论是极权社会还是民主社会,经济问题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社会是一个有机的大系统,经济只是这个大系统之中的一个环节,是增进人类福祉的一个方面而已。“牵一发而动全身”是有机系统的最大特点,一个社会如果在政治、文化、经济、自然环境等任何一个方面出了问题,都有可能使整个社会系统瘫痪,使人类最终丧失幸福感。今年的SARS危机就充分说明,单纯依赖经济增长,而忽视整个社会的系统建设,哪怕是平时看起来不甚重要的公共卫生部门,一旦遭遇危机,整个系统就会出现连锁反应,其结果是使社会陷入瘫痪状态。发展经济不是人类生活的全部,全面发展、健康发展、可持续发展才是人类的终极追求。经济建设并不能成为人类的中心生活,也不能成为政府的中心任务。

   

   经济建设权利的本质是属于公民的私权利,是免于匮乏的自由的必要保证。对于民众而言,最为重要的是劳动和创业的自由,其次才是国家提供的公共服务。大陆经改25年来,民间经济迅猛增长,足可与台湾的经济起飞相媲美。大陆改革开放的经济成就,与其归功于政府的扶持,不如归功于政府松绑所带来的经济自由化。毛泽东统治下的大陆,民众是共产主义大车间里的终身服役的奴隶,唯一显现人类天性的自由交换也被当作资本主义的尾巴给割掉了。“给一点阳光就灿烂”,中共把私营经济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必要补充后,松开了一条口子,大陆的经济就取得了飞速发展。正如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学者刘东所言,不存在担心华人学不会资本主义的问题,而存在担心他们太会资本主义的问题。温州,这个本是攻打台湾的前沿阵地,在没有国家资金和政策扶持的背景下,发育出了大陆最为健康和最为强劲的民营经济。大陆的民营经济就像蓬蓬勃勃的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大有燎原之势。民营经济的规模和总量到底有多大,大陆官方迄今无法准确统计。澳大利亚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不久前曾接受美国一家媒体采访时分析说:“(大陆官方)一方面把国营企业讲的比实际情况好多了,但是另一方面又会大大地低估私营企业好的方面。”根据经济学家萧灼基的估算,大陆民间资金大约有12万亿元人民币,中国财政部的统计数字显示,到2001年底,大陆国有资产总量为10.93万亿元,就是说流动性很强的民间金融资产同国有资产总量已不相上下。可以推算,大陆的民营资本总量已经“富可敌国(有)”。

   

   由于大陆的市场经济存在着严格的市场准入机制和严重的权力寻租现象,很多经营者不得不逃离国家权力监管的视野,形成了庞大的灰色收入。今年年初,国家统计局副局长邱晓华引述相关专家的话说,目前大陆“地下经济”占国民经济10%左右,大约有1万多亿元人民币。在“地下经济”中,除了犯罪所得的“黑钱”之外,主要是大量的灰色收入。这些灰色收入的存在也是民营经济活力的体现,并且能够孕育出强劲的资本冲动,逐步拓展自由经济活动的边界。

   

   政府并不是经济发展的当然推动者,反而是经济发展的一柄双刃剑。“国家的存在对于经济增长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但国家又是人为的经济衰退的根源”。这就是有名的诺斯悖论。很多大陆党政官员看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要党政统管经济,办实业带领民众致富。恰恰相反,中共党政部门下辖的官办企业(国有企业)、官督商办企业(国有控股公司、国有承包企业)并没有带领民众致富,这些企业要么依靠公权力进行行业垄断,攫取巨额利润,损害市场的公平竞争;要么继续“老牛拉破车”,成为吞噬国家财政、银行储蓄的无底洞。他们既当裁判又当球员,既谋利又寻租,扭曲了市场机制,污染了社会良心,培育出一个庞大的经济怪胎。大陆20多年来道德崩坏、民气污浊,“鼓了腰包,坏了良心”,这些均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有着某种必然联系。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旦成为治国方略,就掩盖了政府的公共性本质。哈耶克主张最低限度的政府,他认为,政府应当建立保障竞争性市场正常运转的法律框架、实施强制义务教育、保持经济稳定和防止大的衰退、管理外交关系与国防。单纯为政府设定一个中心任务,必然会扭曲政府的公共品质,并容易产生一个畸形的社会。“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却毫不撒手”是大陆政府机构的典型特征。以大陆的警察力量为例,该管的社会治安并没有管好,治安状况逐年恶化,反而抽调大批警力监控网络、镇压持不同政见者、法轮功信徒,不是保护而是成为侵害公民权利的罪魁祸首。

   

   中共倡导“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真实目的既有改善人民生活的一面,也有掩盖政权合法性危机的一面。中共通过暴力革命取得大陆政权之后,其合法性是靠打败国民党的“枪杆子”来获得的。邓小平启动经改之后,革命不再是硬道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危机逐步显露出来。中共就发明了用钞票取代选票的办法,提出“发展就是硬道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试图用经济增长指数彰显自己的合法性。随着大陆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他们会意识到,公民权利是可以当饭吃的,是比钞票更有用的东西。在今天之中国大陆,就因为没有迁徙的自由,公民孙志刚命丧警察的棍棒之下;因为公民没有创业的自由,仰融不得不挂靠在有权机构的名下,结果自己的创业成果被无端剥夺;因为公民没有土地所有权,才出现了《拆迁管理条例》这等恶法之下的巧取豪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社会体制健康程度的不是所谓的经济增长指数,而是国际竞争力。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WEF),近日发表了《2003/2004年度环球竞争力报告》,台湾则连续第二年在亚洲地区夺冠。相比之下,中国大陆却大幅滑落,总体竞争力从去年的33名下滑到今年的44名。形成反讽的是,常被中共所嘲笑的实行“休克疗法”的东欧国家,《报告》对它们大加称赞。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东欧国家经历了政治改革的短暂阵痛之后,启动了经济改革,综合竞争力显著增强。《报告》预言,在不久的将来,东欧国家将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东欧的成就,再次证明民主政治与经济繁荣的高度依存。就中国而言,改革与否不再是一个问题,最重要的是如何公正改革。发展不再是硬道理,公平和效率同等重要。政治民主化正是公正改革的必由之路,反过来,公正改革又能促进市场经济体制的健全和完善,并最终能推动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

   

   胡温“新政“以来,中共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有了一些新的诠释。闭幕不久的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公报称,“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并提到“建立现代产权制度、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这句话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缺憾,但是中共还是没有最终放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反而继续“要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政府的归政府,民间的归民间。政府必须放弃全能政府的治理理念,回到公共权力本身,回到公共事务本身。中共应该摒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种急功近利的短视策略,开放党禁、报禁,开放公众参与政治的管道,放弃对政治权力的绝对垄断,并最终完成宪政体制的确立。否则,党政部门仍然会利用公权力把持大部分资源,大肆寻租、与民争利,使大陆的市场经济成为一潭被权力搅浑的脏水,并最终使经济发展裹足不前。

   

   2003年11月11日 于北京

   (11/11/2003 3: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