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接入互联网十周年

   王光泽

   邓后时代,网路大潮与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期而遇。1994年,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刚刚走过16个年头,那年的4月20日,NCFC工程通过美国Sprint公司连入Internet的64K国际专线开通,实现了与Internet的全功能连接。从此,中国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真正拥有完全功能的Internet国家。

   从互联网在中国大陆的诞生,迄今正好10周年。中国互联网路资讯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路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中国网民数量已达8700万人,比去年同期增长27.9%。其中35岁以下的青少年网民达到82%,60岁以上的网民0.7%。中国上网电脑总数已达3630万台。统计资料还显示,中国大陆已经仅次于美国,跻身于全球第二大网路国家。

   尽管中共不惜花费纳税人的巨资构筑了一道道网路防火墙,并且不惜投入高昂的行政管理成本监管遍地开花的网吧,网路还是给大陆人民带来了空前的自由。大陆网民不仅能够翻越防火墙,直接阅读各种海外的最新资讯,还能够在网路上发表形形色色的见解,组织形形色色的网路团体。

   互联网勃兴之后,中国大陆五十多年来铁板一块的政治生态终于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大陆网民已经突破了“党禁”和“报禁”,在网路这个虚拟世界里部分实现了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且构筑了一套独立于官方之外的话语体系。官方和民间的这两套话语体系之间既有攻防,也有互动,并日渐推动着这个红色帝国的和平转型。

   网路知识分子的崛起

   在纸媒体时代,中共对媒体的监管易如反掌,中国大陆的言论空间就局限在一些党的喉舌上。纸媒体时代的知识分子大都是体制内人士,寄生于各家媒体和各间学院里。他们基本上是执政当局的吹鼓手和轿夫,很难有特立独行的思想。连曾经是国内唯一一家号称知识分子报纸的光明日报,在中共的轮番整肃之后,也逐步沦为第二张“党报”,在上面撰文的知识分子也就成了中共意识形态的注脚者。

   网路时代到来之后,完全独立于官方立场的民间公共知识分子开始出现,御用知识分子大行其道的状态方才有所改变。

   在今年的《议报》周刊149期上,杨银波先生列举了中国大陆43名最为著名的网路知识分子。包括余杰、刘晓波、王怡在内的政论作家,大部分都很年轻,年龄在30岁至40岁居多。有些新生代知识群体年龄更小,例如,24岁的刘荻小姐已经是文笔成熟练达的政论作家了。在中共严格的新闻出版审查体制下,他们并没有多少出头露面的机会。他们的大部分甚至全部的文字作品只是见诸于网路,但是他们获得的影响力并不亚于那些在纸媒体上发言的知识分子,甚至成为网路上的文化游侠、真正意义上的知识明星。

   不仅如此,大陆传统媒体也开始正式接受网路知识分子的概念。2004年9月7日,南方日报属下的《南方人物周刊》推出了中国最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一时成为大陆知识界和新闻界的热门话题,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提出了网路公共知识分子这一概念,并把王怡作为网路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

   王怡,是个很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性人物。他并非生活在上海、北京这样的中心城市,而是生活在成都这样的一个西部城市。随着网路的延伸和普及,他获得资讯的质与量一点都不亚于一些中心城市。在网路上发言之前,他从未有过纸媒体上发言的经历,他直接在网路上实现了自己的写作愿望,并且在三十岁的年龄就达到了一般在纸媒体上发言的知识分子穷尽一生也难以达到的影响力。

   王怡等网路知识分子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反对人士,但是由于网路空间的自由特性,他们通常比纸媒体时代的知识分子更能够独立判断、大胆发言。从台湾政治转型的经验来看,威权政体的终结者虽然不是殷海光,而是陈水扁这样的职业政治家,但是网路知识阶层的出现,意味着真正具有独立意味的知识分子开始能够在大陆得以存活并且逐步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在野的话语体系与行为方式

   网路具有以下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优势:第一,在中国大陆任何地方都可以实现和国际资讯的对接,除了宽带、电话线等有线的接口之外,大陆有些地方的无线运营商还开发了价格低廉的无线上网业务,有的无线包月业务仅仅收费20元。也就是说,大陆的网民完全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实时接受丰富全面的资讯。第二,网路资讯可以无孔不入,能够透过各种私密的渠道进行传递。第三,网路具有极强的互动性,能够及时和交流对象进行沟通。

   基于网路以上的本质特性,以及国内外无数中国网民的技术努力,中共目前的网路监控行动,很难取得实质性的效果,阻断网路的信息流通。由此,大陆的网路知识分子逐渐通过发言、沟通形成了一定的气候,并形成了相对独特的话语体系,并且事实上形成了网路中国和现实中国的分野。现实中国是中共掌控下的媒体谎言连篇、铁幕重重,恰恰相反,网路中国能够集中体现中国民间社会的真实风貌。网路的出现最终打破了中国大陆官民一体、政教合一政治结构,催生出了相对独立、相对真实的中国民间社会。

   前苏联政权土崩瓦解之前,官方的话语体系和民间的话语体系出现了严重的分裂,出现了各说一套的局面。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格局正是如此,例如:纸媒体上,中共在花费巨大人力物力宣讲“三个代表”,但是网路上一片嘲弄之声,所谓的主流政治话语成了中共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民间社会在网路上凝聚了自己的价值共识,形成自己的网路文化,对中共宣传机器的喝令置若罔闻。

   在网路上,网民不仅实现了对中共话语体系的瓦解和颠覆,在实际的政治形态上,网民也打破了中共严防死守的政治禁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规定的几种公民政治权利,在中国大陆的网路里都得到不同程度的实现。

   言论自由:虽然每个网站有自我过滤和自我监控的功能,但是由于网路上的发言机会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网民们还是能找到突破口进行发表自己的政治见解。就是国内的网站发不了,还可以绕过网路封锁,直接登陆海外网站进行发言。一旦网路上出现精辟独到的文章,就会通过各种渠道迅速复制,迅速转化成具有影响力的公共话语。

   新闻自由:其中最主要的表现是从SARS、孙志刚案等一系列事件之后,网路信息传播的能力得到极大程度的发挥,并且对已经部分商业化的大陆媒体形成巨大的竞争压力。在SARS事件之前,网路跟着传统媒体跑,SARS事件之后,就出现了传统媒体跟着网路跑这一明显的转向。一旦传统媒体没有跟上网路信息,就可能有遗漏重大的新闻话题。这种局面的直接后果是,传统媒体的编辑记者们不断地冲锋陷阵、冲撞大陆新闻管制的底线。

   集会自由:大陆的新闻网站为了提高点击率,每条重大新闻的后面都允许跟贴。每一个重大新闻事件的出现,网路上民意就会迅速聚集,跟贴洋洋千万条。这种民意的聚集和呼啸,甚至能够改变中共高层的政治策略,推动某些公共政策的重新审视和重新拟定。如辽宁省的刘涌案、黑龙江省的宝马案,都引发网路上潮水般的发言,敦促当局检讨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由于强大民意的推动,这些地方性事件就会迅速演变成一起全国性事件,地方官员想将其控制在小范围内解决的如意算盘就会落空。网路民意推动地方官员主动改变事件的处理方式或者引起中央高层介入的个案已经屡见不鲜。

   结社自由:论坛是网路社会中最为常见的一种交流方式,通常是志趣相投的网友通过注册获得身份认同之后,进入论坛就某类问题进行发言、讨论。每个论坛实际上就是一个规模不等的网路社团,他们有自己的活动规则、活动目标。由于网路的虚拟性,在网路上成立社团组织的成本极其低廉,甚至在聊天软件上就可以集结成一个社团组织。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共要想成功地监控每个个体的活动几乎没有可能。

   示威自由:在2001年兴起的网路签名运动,实际上就是一种示威和抗议。尽管有人嘲讽签名运动实际上就是一群无力行动的知识分子的意淫。这种嘲讽的背后我们无法探测他们的立场,但是无论如何,在红色帝国的铁血政策统治了半个世纪之后,开始有独立知识分子就某些公共事件独立发声,已经非常难能可贵,这本身就是一种行动,并将为大陆知识份子进一步走出网路走出书斋凝聚信心和道义力量。

   对抗、互动与和解

   长期被统治得哑口无言的中国民众,在遭遇网路之初,惊喜之余还有些不知所措。突然出现的资讯世界尚未带来社会的和谐,而是通过语言暴力、信息垃圾深化了既有的社会对抗和族群分裂。

   中共统治大陆55年来,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高压下,原本就很紧张的族群关系得以透过网路大量释放。但是由于网路这一虚拟世界尚未建立相应的程序和规则,更没有相应的约束机制,所以族群的敌对情绪被成倍地放大。从网路上的交锋来看,原教旨共产主义和民主派之间、民族主义与国际主义之间、新左派和新自由派之间、统派和独派之间、新兴的中产阶层和底层民众之间均存在着深深的政治裂痕和紧张关系。网民们的发言以非理性成分居多,流氓式的口水泛滥成灾,中国网民遭遇了比“文革”以来最为复杂最为残酷的语言暴力。

   面对网路世界,存在着晕眩感的不仅是普通网民,还有自以为掌控一切的统治当局。网路民意的兴起,使得中共统治当局感觉到自己话语权力受到挑战,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其中最有力的例证就是对网路的围堵随着内政外交的各种变化时紧时松,缺乏一贯性的政治动作,表现出非常混乱的政治理性。

   从中共这些年监控网路的特点来看,主要手段有三种:一是设置防火墙,禁止大陆民众登陆一些敏感的网站;二是安装信息过滤软件,禁止访问带有敏感词汇的网页和邮件;三是强力监控网吧,提高网吧设立门槛,安装报警软件,安插网吧巡检人员,实行上网实名制。

   前两者主要对一些在私人空间上网的网民构成较大的威胁。通过海外的电子邮件渗透和国内网民之间的信息交换,一般稍懂网路技术的网民都可以突破网禁,查阅任何自己需要的信息。但是中国大部分网民还很贫穷,没有能力购置自己的电脑和安装独立的网路接口,他们不得不依赖于网吧这样的公共资源。可是,大陆的网吧已经身陷白色恐怖之中,一有风吹草动就陷入灭顶之灾。在江苏、江西等地,相关管理部门甚至鼓动民间力量对网路自由进行反制,有些社区的退休老人当起了义务网路巡查员,查看网民是否登陆敏感网站和色情网站。由于网吧的监控严格细密、有关网吧的网路自由目前尚无更好的办法进行突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