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对于中国的未来,几乎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个梦想,希望中国富强大概是位居最高的比例。但是富强的奥秘又有几个人能够拎清呢?新浪网开展以“梦想中国”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本人投书一篇,不求结果重在参与。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王光泽

   国庆大典

   2020年10月10日,北京朝阳区的市民吴子民先生很早就起来了,今天是个特别得日子,既是国庆大典,也是自己40岁的生日。他穿上了自己那件最有风采的西装礼服,因为今天他要作为观礼嘉宾参与国庆大典。今年的国庆节,到底算是第几个国庆,作为中国国民代表大会议员的他也糊涂了起来。有一点是比较清楚的,就是今年是退居台湾的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的第一年,这是统一后的第一个国庆节。

   统一后的中国,还叫“中华民国”,但是这个名字是由“中华民主共和国”缩写而来的,涵盖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国名的内涵。如果从1911年中华民国元年算起,今天的国庆就应该是中国废除帝制、走向平民统治的第109个国庆节;如果以新立的国号“中华民主共和国”算起,今年算是中华民主共和国元年,也是“新中国”的第一个国庆,算是开国大典了。

   吴先生7点钟走出家门,步行不远就是北京的地铁1号线,他乘坐地铁直接坐到天安门西。天安门东西两站已经被戒严,宪兵只是允许参加国庆大典的嘉宾和工作人员通行。吴先生通过一系列的安检程序,步上观礼台西翼的国会专区。他举目四望,看见国会代表同仁大部分已经到齐,他忙不迭地给诸位同仁寒暄致意。

   中华民主共和国的国会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改组而来,现在分别称作政协会和国代会,相当于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政协会由中国100多个政党代表和无党籍代表组成,总计240个席位;国代会全称是沿袭中华民国“国民代表大会”的称呼,由各个自治省选举出4个民意代表组成。早在2010年,中国已经按照人数、人文地理、经济圈等各项因素将中国大陆划分为57个直辖市、自治省份和自治区域,加上香港、澳门、台湾三个特别行政区,总计为60个省级架构,共计240名民意代表。政党代表和民意代表共计480人共同组成国会,成为中国最高的立法机构。任何一项立法需要480人的半数以上通过,宪法的修改则需要全民公决和国会三分之二的人数通过。

   国庆大典之前,其中最为重要的步骤是将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画像换成孙中山画像。海峡两岸的共主不是蒋介石,也不是毛泽东,而是中华民国的创始人孙中山。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成了独裁者的代名词,毛泽东更甚,甚至被民众看做是一个希特勒齐名的政治魔鬼。毛泽东纪念堂由于其遗体已经严重风化和腐烂,在医学上保存存在很大困难,不得不于2008年奥运会之前搬迁。由于国内民粹主义的强烈坚持,将毛泽东的遗体从天安门广场迁回湖南韶山老家入土为安,并由毛泽东的粉丝们集资修建泽东陵。2012年,毛泽东纪念堂被改造为人权纪念馆。

   吴先生生于上个世纪的1980年,属于中国大陆刚刚改革开放的新生代。生于1980,一度成为中国文化界和新闻界津津乐道的话题。“是1980年代人给中共专制政权最后一击。”纽约时报评论中国大陆的1980年代时说。

   吴先生还清楚地记得,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50周年国庆大典的时候,他作为一名北京大学法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去参加了集体组织的游行。深受法学思想熏陶的他,看着眼前导弹部队和共军仪仗队的铁流滚滚,此刻已经意识到,这个靠铁血统治维持的中共政权很难再长久。大学毕业之后的他,从律师事务所的助理开始做起,最终成为一名知名大律师,并投身维权运动和反对运动。

   吴先生感觉到,这次国庆和1999年国庆明显不同,那时是戒备森严,中共在全球面前进行最大规模的阅兵,以显示军事威风。而这一次国庆没有军队进场,只是仪仗队在过去之后,天安门广场就成了一场盛大的PARTY。

   新当选的总统林水扁宣誓就职,并发表就职感言。他引用了中共元老胡风的一句话“时间开始了”,他说,胡风先生说中共执掌政权是“时间开始了”,然而那一次历史跟中国开了个巨大的玩笑。中国并没有等来一个自由与繁荣的国度,等来的是漫漫的专制长夜。中国人遭遇了五千年来不遇的集权统治,大约6000万人死于非命。经过五千年炼狱的中国人,今天才真正地完整地统一在一面民主旗帜之下,中国人终于学会了和平交替权力和有效制衡权力。尽管这一步来得太晚了,但是毕竟功夫不负有心人,15亿中国人终于等来了这一天。“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俱往矣,中国人这一次才真正有资格理直气壮地说:“时间开始了。”

   政党轮替开局

   马英九先生2008年获得中华民国总统大位之后,连任两届,2016年自动离任。马总统在位8年期间,为两岸政治和解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开,胡锦涛获得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团系人马在十七大之前全面抢班夺权,中共代际更迭加速,中共从中央高层到基层,大部分为一批年轻、高学历的官员所把持。缺乏学历的转业军人和革命军人的后代逐步淘汰出局。

   胡锦涛在第二任期间,逐步推动了有限的政治改革。2008年,奥运会之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其后,中国大陆的反对运动获得实质性的法律支撑。民间威权人士、法律专家、新闻从业人士成为反对运动的中坚力量。

   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北京大学法学学士、经济学博士李克强当选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实现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的顺利交替。李克强顺应时代潮流,面对国际和国内的双重压力,不得不于2015年开放党禁、报禁、开放省级以下的议会代表和行政长官的选举,同年颁布《政党法》、《新闻法》和修改《选举法》。

   中国大陆原来拥有7000万党员的中国共产党迅速分裂瓦解,只有一百多万党员仍然信奉原教旨共产主义,他们仍然聚集在镰刀虎头的旗帜之下,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共产党的立党思想。但是由于新颁布的政党法明确规定:“任何政党不得煽动暴力、国土分裂、族群阶级和宗教仇恨”,共产党去掉了党章中暴力成分,仍然是中国的一个合法政党,公开活动。

   中国人的本性是树倒猢狲散,更多的共产党人害怕为中共的统治黑账埋单,大部分共产党人分化成立了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国农工党,分别拥有千万党员之众。其余的5000多万中共党员大部分退党,或转向其它政治党派。

   中国民主党自从1998年公开活动到党禁的开放,历时17年的时间,终于获得合法的地位,并在五年时间内成长为中国第一大党,全国性党员达到3000万人。原来中华民国的民主进步党已经完全放弃了台独党纲,和中国大陆的中国民主党合流,原来的民主进步党成为中国民主党在台湾的一个分部。

   原来中华民国的其它政党悉数来大陆发展,已经从台湾的本土型政党演化为全国性政党。“每个政党的人数都多得吓死人,是屈居台湾时无法比拟的。”香港《东方日报》的评论说。

   中国国民党成为中国第二大党,人数从败退到台湾的几百万党员跃升到2000多万党员,人数直逼第一大党中国民主党。

   2015年,中共领导人李克强和台湾领导人马英九正式会谈,就两岸统一问题制定了5年的过渡时间表。两岸签署了统一条约,更改了国号、国歌、国旗、国徽,以及规定了两岸三地包括港澳在内的法律融合和对接问题。

   2016年,中国国民党由于和中国大陆的关系改善以及在统一问题上的实质性进展,再次赢得台湾的政权,连战之子连胜文46岁即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这是退居台湾的中华民国最后一任总统,被媒体称作“末代总统”。连胜文赶上了最后一班,完成了连战竞选总统时屡战屡败的遗愿。

   民进党在台湾的没落,并未阻止其东山再起。民进党和中国大陆的民主党融为一体之后,凭借当年在台湾丰厚的反对党经验,迅速成为中国大陆民主化的中坚力量。中国民主党获得合法地位之后,2016年举行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台湾省籍的林水扁当选为中国民主党党主席。

   根据两岸统一时间表,统一后的中国将于2020年举行首次大选。中国民主党主席林水扁一举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

   统一后的中国,杂糅了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英美法系、葡萄牙的大陆法系等诸多法域的特色,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和法制体系。中华民国宪法规定,官方任何文书公告,需用中文简体字、中文繁体字、英文和葡萄牙文四种文字颁布。

   由于英文成为官方文字,中国人会讲英文的人数剧增。到2020年,中国任何一个大中型城市随时都能看到外国人的身影,很多外国人甚至申请中国国籍。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人口输出国,也成为全球最大的人口吸纳国。华人遍布全球的各个角落,各种肤色的外国人归化为中国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移民国家,上海、北京、广州等地更是全球闻名的国际性都市。

   一个人的游行

   中国在2008年举办奥运会之后,民族信心大大增强,果断停止了一切不符合世界潮流和国际标准的做法。废除了计划生育制度、土地公有制、户籍制度,国民持身份证和社保卡即可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旅行、居住和工作,随意生育子女,当然由于巨大的生活压力,更多的人选择生育一个子女。

   中国还有限度地适用死刑,每年枪决的死刑犯基本上都是暴力犯罪和恐怖犯罪分子,人数已经从1983年的24000人下降到2015年的1000人。2020年,统一后的中华民国更是废除了死刑,死刑从此从中国的历史上消失。

   中国在人权保障上的进步获得了联合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和支持。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每年提供高达100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帮助中国训练司法官员、行政官员和律师。

   2008年,美国启动普林斯顿大学制定的“民主政府同盟”计划,组建民主政府联合体。2015年“民主政府同盟”将中国纳入其中。中国因为儒家和佛教影响的底蕴,加上民主制度,更显得温和圆融,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国家之一。

   但是政治改革和外交上的巨大成功,并不表明国内社会一切太平。吴先生所在的小区就出了个这样的“乱子”。他们小区有个张老太太,今年65岁,喜欢带着三岁的孙子养小鸡。不凑巧的是,她将小鸡带到小区旁边的街道上晒太阳,结果丢失了5只。张老太太迅速报警,但是警方出警速度有点慢,这5只小鸡被大街上来往的车辆给碾死了。

   张老太太和孙子哭得死去活来,她要去法院控告警方不作为,并申请到天安门游行。张老太太找到吴先生哭诉。吴先生劝导她不要去天安门游行,小题大做了,就是游行到朝阳警察分局游行一下就行了。张老太太不依不饶,非得要去。还好,警方顺利批准,但是说明10月10日是国庆大典,10月11日方可。国庆次日,张老太太就带着孙子来到天安门广场,胸前挂着白花,举着一面小小的横幅“鼠年丧鸡,流年不利。”孙子更绝,举着一面小旗,上书“警察叔叔请还给我的小鸡。”胸前还挂了一只鸡娃娃的玩具,按一下还会朝外喷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