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王丹文集
·大陆民运面临转型
·我毕业了
·凌鋒對中共另類賀詞
·台湾民主运动经验的可比性与不可比性
·中国改革停顿
·困兽犹斗的李鹏
·中国金融“黑洞”犹如火山口
·来自党内的“新思维”
·许良英文集出版感言
·王丹、王军涛:致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
·军备竞赛危害中国前途
·江泽民的台湾情结
·大陆工运的六个新特点
·胡锦涛的"鸭子划水" 战术
·印度对中国的挑战正在形成
·胡锦涛出访的规格
·王丹、胡平、陈军、王军涛:关于杨建利先生回国失踪的声明
·当法律抵触了正义时——杨健利回国的意义
·王丹、王军涛:王若水对中国青年影响深远
·中共不应对俄国抱有幻想
·北京建筑批判(四)——用民族的现代精神拯救古都
·从《学习时报》的新动向 观察胡锦涛
·9.11带来的启发
·江泽民的“造神”运动
·看中国前途——太平盛世背后弥漫着悲观气氛
·新贵阶层在社会转形中扮演的角色
·亲美情结与高调反美的矛盾
·政治改革已呼之欲出
·注定平庸的前五年
·如果美国出兵伊拉克
·港府无耻
·让中国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安全家园-中国宪政协会主席、中国司法观察协调人王丹就朱小华案件答记者问
·钓鱼岛事件考验曾庆红
·公民抗命瘫痪恶法
·二十三条的修改只是技术性的
·重判王炳章自彰其恶
·王炳章案与中美关系
·反战不应被当作时尚
· 左派知识分子的作秀
·机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朱镕基留给人的思考
·还海外公民合法身份
· 当局到底避讳什么?
·充满反战色彩的奥斯卡奖
·美国不会因反恐战争更改对华人权政策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继重庆、济南因暴雨成灾造成人员伤亡之后,8月2日,郑州同样陷入一片汪洋,市区12条道路中断交通,大量公交车被水淹没,至少6人受伤。短短20天内,重庆、济南、郑州三座大型城市的被淹提醒我们,城市的防汛防灾体系几乎不堪一击。图片:郑州市民在围观一辆被洪水近于淹没的汽车(07年8月2日法新社)

   管理学认为,当同一错误反复发生,责任不应仅由具体管理者承担,更要追究事件背后的体制弊病。实际上,今年的雨季不过刚刚开始,至少已有三座大型城市因雨灾而陷入暂时性休克,这表明中国城市的防汛隐患不仅十分严重,而且可能普遍存在问题。

   在1998年长江洪水过后,中央及地方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用于防洪建设,近年大江大河主流未发生大的洪水,防洪建设的实际效果尚未经受考验,而重庆、济南、郑州三座城市的雨灾却暴露了防洪体系头疼治头、脚疼治脚的短期行为模式。前所未有的城市大扩张中,防汛问题显然被忽略了,因为它是不见政绩的,政府主导的城市开发既然不重视城市排水系统的扩容,城市便只能象一个纸糊的灯笼,无论有多光鲜好看,一阵雨水就能将它浸泡出原形。

   我们如果将地上建筑比喻为一个城市的面子,那么,地下设施显然就是里子,而且,从规划、设计、施工的角度,地下设施更属百年大计,必须具有前瞻性,否则将给城市安全埋下巨大隐患,但重庆、济南、郑州的雨灾却表明,“科学发展观”在城市规划和建设者那里只是一句空话,隐患早已埋下,只是因为各系统各单位文过饰非的习惯而将这些隐患掩盖了起来而已,如果没有这连续发生的水灾,我们就无法发现城市建设中存在的严重问题,在一个不受监督的权力体制之下,只有灾难才会让我们看到问题,也只有灾难才能让那些“永远正确”的“英明领导们”暂时闭上吹牛的嘴巴。

   而且,当雨灾如此密集地发生,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隐患绝不仅仅存在于防汛领域。

   

   

   "三座相距遥远的大城市相继发生雨灾的事实说明,这不是什么天灾,而是典型的人祸,是既无远虑,也不防范近忧的结果。"

   同时,《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也在雨水中现了原形。国务院2006年初发布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将突发公共事件分为四类,第一类便是自然灾害,自然灾害主要包括水旱灾害,气象灾害,地震灾害,地质灾害,海洋灾害,生物灾害和森林草原火灾等。这就清楚地表明,城市因暴雨造成的灾害属于《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范畴,而该预案的编制目的之一便是“提高政府保障公共安全和处置突发公共事件的能力”,也就是说,政府应承担突发公共事件的主要责任。

   事实上,在雨灾面前,政府可以动用的力量很多,比如动用广播、电视、手机短信等媒介向市民发布实时通报和预警、临时征用通讯交通等设备、政府工作人员在事件发生时进入一线指挥和救助等,可是,在重庆、济南、郑州的雨灾面前,我们看到的多是政府的事后介入,而且在济南,当银座地下超市善后工作尚未完成时,竟然就针对事件真相问题发生了抓捕网友的事件,这表明政府的工作严重错位、是非颠倒,可见《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为了应付可能的“社会稳定”问题,而不是把维护民众的利益当作重点。

   基础性建设既已严重欠缺,应急预案又只是纸上谈兵的花架子,那么,当雨水来时,城市的脆弱无助也就可以想见了,三座相距遥远的大城市相继发生雨灾的事实说明,这不是什么天灾,而是典型的人祸,是既无远虑,也不防范近忧的结果。因此,政府无法推卸责任,民众有权就城市雨灾问题问责政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