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贵州:梁福庆
   
    关键词:首创“人民权”。英文名称:people's rights [ 英文名称拼写:people's rights 陈西]。
    人民权首创说明:基本含义:全民全能无产公民概念。愿接受英文拼写合作者。
   

    说明:一个由“照搬”同“愚蠢的信念”结合一种“精神”建国的国家胚胎的“人民权”国家的中国人民,在国际人权共同标准之外饱受“无产者”先天(借词)和现实就已被剥夺或转移的“表达权”,所有权的实现且由他人代表实现的人权,它的总和就叫“人民权”。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研讨活动互动探索走过了三届,2005年12月首届贵州“人权周”尚能结合口述、文字形式与心外的、有限的、直接的公众交流,最起码还能够“张张口”,以为能开口就算撑起了一个了不起的开端,一个小小的侥幸的“胜利”。到了以为自己的“身体语言”建立起来的人权价值观,仍然不遗余力地执着下去的精神(骨气啊),共产党的官员却视它(他)当作“敏感”一类的感知对象予以警力锁定、施以传唤当事人、运用国家手段强制其自省、反省、汇报思想,并借以文化帮助之机直至深入贯彻到他人“灵魂深处闹革命”,直到今时今日愈加成性、变本加利,把人搞得精神失常,搞得人异常或失语。贵州的民运人士、《贵阳文化论坛》的自由学者一个不漏地被国安、国保监控起来。此次贵州世界人权研讨活动也应有省外人士参加,但此前已被阻,庆祝被迫改成“步行”。中国人权心灵探索之路可说是越走越短,越往下风险就越大,然而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及其脆弱,贵州民运还撑得住多久,是个变数。
    由于心灵被动恐惧,对于外界力量直接是什么,应当由科学、民主、法制、真理形式来解答,而不应当是作用力外物来解决。它的人权与器官、人权与感知、人权与中国文化(非文明化)、人权与自然、人权与语言(人体器官感知发生内在变异的语言科学)、人权与执政党……。特别是公有制国家人民权(个体)是否具有完全能力是个实证科学,“民运”有关中国人权实践对实证的贡献当然就关联到胡锦涛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及其共同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当然,中国人权是怎样的如何进行的,都应当在科学的起点上互动。
    这里从中提出一个要点,就是公有制国家人民权概念,他与其他国家,与其资本主义形态有其质同形不同的区别,即源于资本关系介于民主的区别。根据什么样的民主形成什么样的人权概念。依据公有制国家持存的土地、生产资料、生产工具、资本与货币等全民的内涵与人民是他的外延关系上,人被赋予了全能,每个个体的权利主体一律平等,只有国家职能的差别而没有特权之分。在概称上,人权可以是人民权,人民权即人权。新华时评:努力形成全社会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文化,文中就有“人民的人权”一句。虽然人民与人权之间加了“的”字,它不但构成“人民权”语法定语,还是肯定、必然和统一命题式。它在表达上直接或直观就具有了语用(话语权)、产生和来源、公有制标识的人权(人民权)自我本质的根据、完善的、不可分离的、独立的、个体整一概念的人称“词”。从人权国际公约国框架内分离出公有制的个体标识,是十分益于国际人权事业交流——摈除误解、消解障碍、自明开放——推动人权进步和增益人类普遍幸福感,减轻恐惧源应当作出的人权良知的努力。
    那么,中国的人权状况究竟真实的程度怎样,中国政府发布的2005《中国人权白皮书》其形式和观点,其实就是站位在语用“宾词”上展开的文化意识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说辞。
    之于中国人的老祖宗走文化否定之路一直传承下来的遗产,这个东西本体是无增无减的,除了“否定还是否定”。文化定义一切。马克思的思想到了这个东西里面,在经过它的特色机理否定之否定之后,就变成了我们所说的“宾词”位上的“中国化”。举实例说1),这些天国安公安频繁地传唤陈西,陈西的家属就紧紧的盯紧要人,听听国安公安干部话里的话:
    你们明明知道是一党专制,那你们还闹什么?
    这个实例说明“宾词”上的上层建筑、体制编制、表达方式,都受到它和他的改变和否定,国安公安干部不受表达的约束,抽象的看,显象的本质实物性极强,语言一针见血。他不管什么“和谐社会”或是什么“科学发展观”,不知道(知道又能怎么样)耻辱对主谓更高层次上质量规定以致命打击怎样,这就是文化治国无科学存在且中国人的最可悲处。
    这里面与我们直接的文化传统、深度的生活世界、时间残留物“文革”意识的流毒裂变成持续的外部文化角色,并且黏敷在活人心智周围,给我们中国人的人权环境直至异常地失去感知这块神圣宝地不说,今后的所有努力都将白费,我们的子孙将继续背负着“中国没有哲学”撮我辈脊梁骨。
    看看2006年11月17日“中国人权展”在北京开幕的一则主题语的实例2):
    首届中国人权展:让观众“零距离”感知中国人权[ 2007年05月11日 17:42:04 来源:新华网]
    是不是很理性?昏了头还是过了火?你怎么知道观众(全世界的每一个人)的感性和知性实体能见或对象反映不存在距离的问题;“中国人权”不但有此特质(异与)超常识功能说,不如说——观众一见你就笑——来的痛快。“中国人权展”的主题用语制作的档次如此低劣,文化虎胆撕碎人们的心灵,使学术思想永无天日。
    “人权周”里“人民权”中国公民要用“步行”庆祝《世界人权宣言》六十周年,一边要保护好“人民权”中的知性和感性免受外部的侵扰,一边品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郎先生“人权日”致辞》一起同庆。
    记得中国字典里一个不常用的字——爿(pian拼音),意思是此物是被劈开,彼物是此物的一半,也可作被无限可分之物。【贵州通志·前事志】记载“贵州,殷为鬼方”,“牂牁之表”着以字代物记事,实际字外面的事物并不甚详,这种观念的文化理念延续至今觉得很有一番意味。比如什么是“危险分子”,什么叫“三无人员”,“阶级敌人”,“敌对分子”,“搞民运的”等等,是些字词组织的文化观念在制作者主观上的事实,非科学的。“人民权”概念能够反思内在的本质并显现在直观上。简单说来,中国人的人权是国权,主体是个人,按理都是一票否决的人民权,绝对共产主义人格的全能样式,同时又是发达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不可想象的。但人民权的主体个人为什么言论不自由,全民无意识,因言受刑打入文字狱?说中国假大空是粗浅的认识,在文字里找原因也是行不通的。它只有变革,“人民权”变革!
   
    2007年12月10日征求意见稿
    [email protected] 梁福庆
    英文名称拼写:people's rights 陈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