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关键词:大制度、小社会、人民大制度、听信主义、制度产品、坏力。
   
    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出现了并掀起了几波狠批谢韬教授在《炎黄春秋》今年第二期发表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的“文革”式批判围剿,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和上海大江书社共同举办的“关于《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问题座谈会”上,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冯金华和上海大江书社大江书友会等50余位书友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上海大江书社顾问、原上海感光胶片厂厂长肖景祥同志主持。座谈会上同志们满怀义愤,畅所欲言。座谈会开了三个小时,大家都言犹未尽,甚至出现了“只要一分钟”、“只说一句话”的场面。《大冮·旗帜网》。河南省《资本论》研究会及中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坛举行座谈会《批判谢韬教授“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错误言论》,与会学者围绕谢涛上述文章中的错误观点,从多方面进行了初步的批判、归纳和点评,归纳出42条。《记者:徐祥军》。
   

    与其问思想是什么,不如让人们知道党务工作是什么。思想战线上党务工作,不管在哪都一样,在现实和客观上,虽然文革结束30多年但它的工作效率(全面斗争,无情打击),仍堪称特色中的特色流于今天,革命的豪言壮语,群起激愤这种荒唐的阶级特质依然驻留在一些人的头脑中,不愿意退出它的历史范畴。其实质,不外乎:视一切异己思想将革命进行到底。(其实,中国特色里已经分不出什么私啊公啊,照舅吧。)
   
    “构成民主社会主义模式的是民主宪政、混合私有制、社会市场经济、福利保障制度。民主社会主义核心是民主。没有民主的保障,其它三项都会异化和变质。”〔(转自《炎黄春秋》2007年第2期)〕谢韬教授总结一句话:“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要作具体分析,理性的认识,不以口号看世界。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扩展出来或延续的“口号”形式,作为纲,全国举目张,不一定就科学,一些人自觉或不自觉地披上它作为真理的形式护身,对待言论进行“文革”式清算,打压学术言论,学术一家,文化信息和学术交流封锁,专有名词不开放等等,人人都以口号看世界,世界怎么会“平”呢。
   
    近日人民网>>时政>>时事观察专题文章《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道路》,文章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长期奋斗和反复探索,终于成功地建立起了一整套符合中国国情和社会发展要求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初步掌握了在中国当代社会历史条件下民主政治建设的基本规律,已经走上了一条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新路。对于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我们要倍加珍惜,而绝不能妄自菲薄。我们要深刻认识和把握当代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规律,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道路继续探索前进,进一步发挥我们的制度优势,并使之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这篇专题文章其实质就是“民主的”社会主义之争。全文是在围绕着“什么是、知不知道”表述所争之物(假定):“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将民主倒置过来的“党主”至上的社会主义之争。
   
    社会主义最基本的、一般的运动,都是“唯物”的运动。民主、人权、自由、法制、和谐与发展,人民起来维权,都是理所当然的“唯物的”民主主义者,换句话说,人民就是马克思主义正宗。因为,只有人民这个“唯”才是正确的历史;才是正宗的马克思主义的“民主”。“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或者、仅当由民作主的关系,指导一个政党执政的关系,而不是倒置过来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这种提法加于的社会主义民主。
   
    社会主义之争,争的就是民主。中国做不到民主,中国的道路永远不会平坦。中国在经过新中国成立58个春秋寒暑,人民已经“唯物”地意识到了“增量”会坏事,“增值”才能确保“普遍性质和普遍联系”的基本权利更上一层楼,社会生产力进一步得到提高,才能历史地与时俱进跟进时代的发展。实现“增值”就需要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扩展出来或延续的“口号形式”下自我解放出来,所以,人民正在觉悟,不做“听信主义”要自信。核心是民主。
   
    大制度与解放生产力
   
    “大制度”是指单一制之上更为普适的制度产品,用于社会分析,经验借鉴、制度交流、摒除偏见、更新基层、发展生产力。我国的基本制度,制度产品单一,社会生产力领导力品种,主要依靠我们的“领导干部”这个定制品种,制度的任何相应产品(不包括政策或政策的制定)与百姓个人的“民主”参与,相去甚远。民主意识仅仅停留在“领导干部”个人,至于人民群众的个人,只能在生产资料和劳动工资、社保制度中找到。人人之间横着我们的“领导干部”个人,群众的社会生活也仅仅缩小到“领导干部个人”意识及其他个人的喜好上,尤其是2000年以后领导干部腐败给我们党造成的恶劣影响,以及人民群众眼中消失了“父母官”则长出的却是仇视的“贪官”,社会主义民主隔山望水,基层民主更是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
    这里作这样的制度分析,说明我国单一制中“小社会”存在着“大制度”要素,由小到大、由低级到高级变革的可能性前提,民主、人权、自由、法制、和谐与发展和“人人”普遍适合,“大制度”作为真理制作者,社会主义公有制“大生产力”必然得到体现。
    《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文中指出:“民主社会主义剔除了马克思主义中的空想成分,使马克思主义由空想变成了现实。作为活着的马克思主义,在工人运动中生根的马克思主义,是给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带来高工资、高福利的民主社会主义,而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乌托邦。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上写的是民主社会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是坚持民主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党人既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又代表全社会的共同利益,有广泛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不是挑起阶级冲突,激化社会矛盾,而是把社会各阶级团结起来,促进经济的发展,在社会财富总量的不断增加中,调节分配,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党和人民的关系始终要走上一个主权多党协商的统一制度,香港、澳门实行地区自治;台湾和平统一后的制度确立,要不要考虑多党协商的统一制度,它的过渡性与地域政治的改革,究竟是“民主社会主义”好呢还是“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民主主义”谁为适当?作这样的思考,政治上,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不能只讲阶级成果,不能只讲建设而回避政治改革。中国有着及其深厚的多民族文化和工农阶级从革命的阶级走上国家领导阶级,阶级的感情在处理民主政治建设、民主政治改革的社会个阶级、阶层各个层次的复杂关系上,要作阶级分析,但是,阶级的分析概念(比如阶级矛盾)决不是,也决不能取代改革进程中综合性的民族利益、国家整体利益、特别是个人利益,并与之对立起来,利用阶级矛盾挑起阶级仇恨,阻碍民主政治改革,若说“党内民主”领导党外民主模式“已经走上了一条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新路。”本人不敢妄自菲薄,但起码是由阶级的分析概念得出的结论,人民民主难保不会演化成“阶级民主”、“阶层民主”、“集中民主”这类演化或者叫作社会基本矛盾演化式的种类从中繁衍出来,大社会生产力必然变成小社会类集的“坏生产力”、死角和死眼的社会。比如,我国的信访制度就是一个小社会特征;权大于法的党团特征;领导干部腐败的权利社会特征;主妇式总理特征……大制度的优越性发挥不出来……。(一个小小的部门、企业单位的厂长、经理、书记都能够,也乐意去解决困难职工的家庭琐碎生活问题、愿作职工的父母官、企业的家长。)矛盾律阴影下的必然产物。这就是社会主义主要矛盾和主要问题的特征:大制度小社会。要解决这个矛盾,如果运用量变对立统一的理论,解决不了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它的历史任务“奔小康”要达到共同富裕的未来问题,如果阶级消灭,社会主义公有制无产阶级上升为人民大制度,领导干部退出而采用国家公务员制度,空想的基础被消灭,也就解决了生产力内在设定的“坏力”腐败问题。象“父母官、家长制、领导干部”就只有到词典里去找,不再是人们的社会意识的现实。
   
    上述用本文标题结束文中的各论点: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2007年5月21日贵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