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北京失踪纪]
孙文广文集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失踪纪

    独立中文笔会决定12月22日在北京召开新年颁奖餐会,我要去参加,自从2004年加入笔会,几年来一直盼望能与其他成员一起相聚,切磋心得体会,议论大事。今年2月笔会在香港开会,我被济南公安一纸不准出境的《决定书》挡住。
   (一)我要去北京参加笔会聚餐今年的北京餐聚,我一定要参加。并将想法告诉了知已的朋友,他们说:你去北京开会,一要不动声色,二要保密,特别在电话中不要谈及。我的电话被窃听,已是很多人的共识。朋友们还告诉我,外出一定要关手机,现代科技已经能根据手机准确给你定位。
   所以我去北京的事,除几位政见完全相同的朋友,对外一概不说,甚至对我的家人也谎称去“旅游”,(不仅怕泄密,还怕引起惶恐)。我托好友买了动车组21日的火车票。
   (二)出门遇跟踪21日一早,我关了手机,除了车票、钱、通信录之外,几乎是空手出了家门。就在出门的一刹间,发现有人跟踪。就是去年“六四”进北京前跟随我的人,心想不好,立刻改变计划,按预设第二方案,打的进市区。那天雾很大,转了几个圈,转乘汽车,绕道天津去北京,原来的动车组火车三个半小时可到北京,现在却用了近九个小时才到目的地,住旅馆怕被警方查到,找了个胆子大的朋友家住下。
   第二天上午(22日)收到消息,餐聚因为警方打压取消了。

   (三)孙文广失踪了为了在北京多停留两天,会见朋友,所以我的行踪依然保密,手机不开,甚至把电池都取出来了。
   我与朋友们联系,都是使用马路上的公用电话,打完电话就马上离开,那么大的北京,谁能找到我?
   21、22日两天,我济南家里也没有人,很多朋友找不到我,说“孙文广去北京后失踪了”。
   (四)为躲避警方,只能放弃现代工具返回原始现在为了逃避警方的窃听、跟踪、软禁,人们只得放弃一些现代的工具方法,而采用原始的落后的工具和手段。现在最先进的通信工具是手机、互联网,但这些工具都容易被窃听、监控、定位,有人要干点自己的事,防止窃听、定位,必须关上手机,甚至取出手机中的电池。
   互联网被警方掌控更是尽人皆知,现在很多人就不敢在互联网上谈隐私,这样就退回到原始的口耳相传的通讯方式,如这次我告诉北京朋友,就是靠传口信。
   为了躲避手机和家中电话的窃听,有人用马路电话,打时间差,先告诉对方所用公话号码,让对方也找个公话打回来,只要时间快,警方还来不及追踪,电话已经讲完了。
   出行为了保证安全,防止阻截、扣押,坐飞机、住旅馆都是绝对危险的,因为要登记身份证。为此出行时就只能放弃现代交通工具,如飞机,甚至火车。近者可以用自行车,远者改用长途汽车。(因长途汽车班次多,上车下车点可以变化,阻截有相当困难)。但是后一种工具,虽然比较安全,却会增加劳累,花更多时间。
   (五)一党专政制造的倒退一党专政的打压,让人放弃现代生活方式,退回原始,这是很可悲现象,但是你要有所作为,就必须考虑使用这种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方式。你要追求现代化的民主、自由、法制社会,却必须使用落后的甚至原始的方式,这就是极权下的一幅很有讽刺意义的图画,我想这也是极权下推动民主化特困难的原因之一。
   (六)破坏一餐聚,多少违法事为了破坏这次餐聚,北京当局干了多少违法事?
   把守法公民廖亦武从北京绑架回四川。12月14日开始,将上海公民李剑虹(笔名小乔)软禁在家中,19日又把她强行关到一家旅馆中封闭软禁。
   为了防止笔会成员和一些有可能参会的非会员去聚餐,在北京当地有二十余人被软禁或警告。(详见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的报道《独立中文笔会迎新颂奖遇阻挠》)派警员到家中和工作单位进行谈话,或借谈话阻止外出。警方的很多行动都是违法的。其目的是阻止公民的合法活动,是侵犯公民的自由权利,他们为此不惜付出道义和法律的代价。现在和将来都会遭到谴责。
   (七)打压的成本对民主力量的打压,要付出代价。要在人力和物力上付出成本。为了对付廖亦武,要从四川派出三个警员,把他用飞机押送回四川,这来回七张飞机票就要上万元,还要警员的出差费,北京警员的费用,要花多少钱!
   上海李剑虹(小乔)从14日开始到23日一直被软禁,包括在旅馆中的软禁,要花多少钱?软禁是要24小时值班的,警员的加班费、正常的工资、奖金、还有福利等,再加警车的费用,要花多少钱?这次软禁、警戒、告戒,总共二十多人,到底要花多少钱?为了制止一次三十到四十个文人的餐聚,要调动那么多的人,花那么多的钱,值得么?很多人都会动脑筋,不但有一般老百姓,还有警员,他们会问:用这些人、财、物,干什么事不行?
   这些钱都是公民的血汗,当权者为了维护统治的稳定“和谐”而不惜成本,当权者的这种行为,亮在光天化日之下,也会有唤醒民众的作用。
   (八)北京失踪不虚行刘少奇在遇难时讲过一句话“历史终究由人民来书写的”。将来人们在评论中国的历史,记录中国的历史的时候,总有一天要把这些倒行逆施算一笔总账,会把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加以清算,看看他们到底使用了多少人民血汗来镇压民主活动,侵犯公民的正当权利。种种事实都说明,当权者已经十分心虚,一个几十人的文人餐会,也值得他们大动干戈,兴师动众。
   明眼人会看到,这次餐会的遭遇破坏,失败者可能不是操办、召集人,而是镇压者。人们还会不断的举办多种类似餐会的形式,让那些倒行逆施者疲于奔命,最后让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认识到民意不可违,民心不可伤,潮流不可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虽然22日餐会遭破坏,但是23日我们几个人,包括浦志强、刘晓波等还是在一起吃了饭,笑谈当局的疲于奔命,胆小如鼠。我们认为组织会餐者的精力并没有白白的耗费,以后较大的餐会不容易,较小的餐会还可以不断地举行。
   22日上午,我还和北京守灵钉子户李金平一起吃了饭,了解到北京朝阳区官商勾结,强制拆迁的过程,后来还去他家看了现场。这次“北京失踪”也算不虚此行。(李金平家电话010-65791139)
   2007年12月26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1365531735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