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孙文广文集
·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91130
·山东各界纪念《08宪章》一周年2009年12月7日
·自由亚洲造谣?或当局伸黑手?2009年12月18日
·联邦制与两岸关系2009年12月29日
·恶法非法刘晓波无罪2009年12月31日
*
*
2010年文章
·成都要办人民公社?—论农业发展两条道路100227
·普选、直选应入宪法 —给全国两会信100302
·竞选启示修改选举法——给全国人大信之二100304
·必须制止截访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三100308
·临沂访民六人在京被绑架 ——给人大信之四100309
·访民李红卫家人被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五100309
·新疆八个月后开放电邮——论索赔和究责100323
·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100327
·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100329
·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100401
·2010年清明祭奠日记100406
· 当局不该急着杀人—论袭童案100517
·六四判死缓济南段练昨结婚100524
·济南聚会纪念六四21周年100530
·明灯烛光悼六四100604
·赵紫阳要走宪政道路—纪念六四21周年100606
·新作《逆风33年》前言、后记100720
·逆风33年》分类、编年目录100721
·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100722
·应该修宪除去马列毛邓——《逆风33年》选篇之2 100724
·建议修宪去「共产意识形态」——逆风33年选篇之4 100726
·宪法中不该有人物姓名——逆风33年选篇之5 100727
·我看韩寒100730
·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100818
·抗议封杀郭德纲100816
·建议改国名去“人民”100818
·电话骚扰疑似栽赃法轮功1009029
·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100905
·反对掠夺宅基地100930
·济南各界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01009
·刘晓波获奖后致五中全会101013
·亚运短信101113
·韩足打败中国我叫好101118
·上海大火必须追究领导责任101122
·台湾选举与上海大火101126
·德国之声茅于轼孙文广出境遭拒绝101202
·我为何争取去奥斯陆?101207
·遭遇电话窃听、骚扰和盗用1012
·从纳粹、苏联到中国的金牌体育101230
*
*
2011年文章
·请胡锦涛看望无家可归者110108
·请胡锦涛放了高智晟——看胡总如何下台之二110112
·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李红卫公园演讲频被骚扰(自由亚洲报道)110128
·除夕看望遭非法暴拆的窝民110202
·上海暴拆民宅建豪华党校110209
·埃及变天对中国民众的启示110212
·声援上海冯正虎110218
·修法四建议110302致:2011两会
·还我电脑110308
·抗议4次抄我电脑110320
·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110323
·从中东到中国,从革命到散步(法广)110327
·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110412
·广场行思录110419
·评央视《永远跟党走》110505—看全国大学生校园文艺会演有感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110601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
·中共党员该反思历史——写于中共90生日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访民李红卫被劳教1年9个月
·目睹李红卫遭截访
·去劳教所看李红卫有感110716
·我为何退出股市?110721
·新华社造假?建议开放外媒采访
·一位初中生的问题110805
·为大连集会示威叫好110817
·女警仗势逞凶于山大门外(视频)110818
·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
·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110828
·给胡温提几点建议110904
·李雙江成名爹 自食其果110908
·110911民愤突发与官方封锁 李双江儿打人思考之二110922
·与大学生讨论吃饭问题——寄语大学生之一110930
·我看出租车罢工111017
·广场示威 解体专制——评卡扎菲之死111024
·山东济南四起聚会为陈光诚庆生111112
·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111112
·抗议撕我选举张贴物111126
·投票日不得投票111213
·山大选举违法求索人证物证
·台湾央广专访孙文广参选111220
·讨论选举无效--台湾央广再访孙文广111222
·讨论选举无效--台湾央广再访孙文广111222
*
*
*2012年文章*
·六四判刑6年解金玉昨日婚礼
·孙文广倪文华等呼吁废劳教放李红卫12030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人大制度的改革,关键是直接竞选人大代表,然后由这些代表讨论、推动人大制度改革,由他们推动立法,监督行政、司法。现在各级“人大”都是橡皮图章,手握这个图章的是中共的当权者,重要的是使人大从中共的掌控中解脱出来。
   (一)直接竞选人大代表是关键
   中国的“人大” (“人民代表大会”,简称“人大”),应该相当于海外的议会。据统计,现在世界上180个国家的议会中,一院制的议会和两院制的下院,大约只有6个国家的议会不是直接选举产生 。
   印度在1947年独立后就立即推行全国范围的议会直接选举,1935年就开始了省议会议员的直接选举。
   甚至在极权国家苏联, 1936年制定宪法后就实现了最高苏维埃代表的直接选举。(注一)

   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实现省、市级“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这比印度落后82年,比苏联也落后了81年。中国应该尽快推行各级人大代表的直选,当权者必须制定出推行这项选举的日程表。这是把人大从“橡皮图章”变成 “民意代表机构”的第一步。
   现在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是经过多次间接选举产生的,代表中还要选“常委”、“常委”再选主席团。这种多层次的间接选举,为执政党提供了操纵、控制的极大空间。最后牢牢掌握会议进程的是党委,是设在各分组的党支部,代表中的民主党派成员、演员、运动员、院士、都是些摆设,是些政治花瓶。
   (二)人大代表要专职化
   人大的功能应该是立法、监督行政和司法;这些功能,现在正是是我国政治生活中最薄弱的环节。中国人大代表不是专职的,人大代表都有其他的工作,据报道,全国人大代表中,70%左右来自于行政、司法和企事业单位的领导;这些官员是本应是接受人大监督的对象,现在竟成了人大代表的主体,要当人大代表,应该辞掉官衔,摘下乌纱,不能既是裁判又当球员,这是世界通则,现在出现的乱象,源头在中共垄断政治资源。
   一些体育、演艺、科学界的顶尖人物和劳动模范,被安排为人大代表,每年开几天人大会,只是一种“客串”“应景”而已。他们从事本专业要拿出全部精力,哪有时间去考虑“人大”代表的工作。
   人大代表必须像民主国家的议员一样,是专职的,专职才能专心致志,才可能排除官员的掌控。
   (三)减少代表人数、实行薪给制、废除列席代表制度
   现在全国人大代表约3000人,这么多的人怎么开会?怎么讨论?所以只能接受中共的操纵、控制,当橡皮图章。
   人大应该大大的精简。人少了可以提高效能,节约开支。人数减少到多少为宜?可以参照民主国家,美国的参议院只有100多人。
   台湾的立法院原来是225人,现在正准备缩减为113人。专职的人大代表,应该有薪水,台湾的立法委员每月薪水折合人民币为20万元,我们可以稍低些,但也不能太低,因为人大代表随选举而上下,竞选要耗费时间和金钱,退职后还要找工作,这些问题都要考虑。为了保证人大代表的工作,还要为他们聘助手,设办公室。台湾立法委员每月的办公费折合用为30万元人民币,(可以雇用几名助手)。
   现在省市人大、政协都设立列席代表,他们是由各级中共党委派送的,不经任何选举程序而参加人大政协会议,这种制度是为执政党操纵控制人大服务的,不符合现代民主制度的原则,应该废除。
   (四)废除人大的常委制、分组制、主席团制
   精减人大代表之后,应该废除人大常委制度。全国人大代表经过多次间接选举产生,最后选常委,缺少代表性,这个制度应该废除。
   现在全国人大开会的分组,是以省、市为单位,组长或召集人一般是省里的党委书记或省长,这种分组制度,是为了保证党的领导,这样的分组制度应该废除。
   减少代表名额后,人大会议主要是开大会。任何政党,组织党员代表开会,无党派代表集会,都可以自由举行,只要不影响大会召开,都是允许的,不能以非组织活动论处。
   人大会议不必要设主席团,现在的主席团有数十人甚至近百人,每次召开大会他们都要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由服务员给他们倒水喝,主席团的成员不是经过差额选举产生,是会议主持者操纵下的产物,没有什么代表性,建议废除。
   过去苏联最高会议代表有2000人之多(注二),因为代表太多,根本无法集中,实权集中在“主席团”,形成“寡头政治”,苏联解体后废除了这种制度,我们一直坚持主席团制度到现在。
   (五)不该歧视农民
   中国建国后一直坚持城乡居民选举权利不平等的制度,一个农民的选举权,只相当于一个城市人的四分之一,城市居民26万人选一名代表,而农民则要100万人才能选一名代表(注三)。这个制度继承了早年苏联的传统,苏联1936年前的法律规定,在选举最高会议代表时,农民每25万人选一人,而城市工人则以5万人选代表一人(注四)。1936年后苏联改了,而中国却一直坚持到现在。
   (六)“人大”必须对媒体开放
   “人大”活动应该是公开、透明的,必须对媒体开放,接受国人监督。人大代表发言(包括书面发言),媒体应该可以自由报道,人大代表可以接受国内外媒体自由采访。这既可以使代表的政见、参政活动让选民知晓,也便于选民监督代表,增长知识,提高参政议政意识,为他们提供进入政界的现场教育。
   现在封闭式的人大会议必须改变,由政党控制媒体的采访报道必须被禁止。
   (七)延长开会时间
   现在中国全国人大每年开会十几天,会议太短,应该延长。对于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有很多重大问题要讨论、要辨论,还要质询官员,所以必须延长人大的开会时间。
   外国的议会一般都开几个月。芬兰议会会期为4个月,日本、希腊为5个月,奥地利、法国、英国为6个月,德国为25周,美国约9个月(1年内),印度国会每年也不少于4个月(注五)。 有的民主国家一年分几次召开议会,例如,英国众议院经常举行会议,一般每星期开四天,每年开会175天至200天。美国国会每年至少召集一次会议。一般在每年的1月3日正午开始,在7月末休会。如有必要,可以延长会期,甚至全年开会。法国国会两院依法同时举行两期常会,第一期自10月2日开始,开80天,主要讨论预算问题;第二期从4月2日开始,开90天,主要讨论立法问题。另外,根据总理或国民议会多数要求,国会可以举行临时会议,临时会议的会期一般不超过12天。日本国会每年举行一次常会,一般在12月份召开,会期为150天,经两院一致决议,可以适当延长会期。经参、众两院中的任何一院的1/4议员提议,可以召开临时会议。”(注六)
   据说中国满清时议会会期是3个月,第一次会开了约100天,我国的全国人大会议,因为国家大,事物多,应该参照先进国家适当延长。
   中国“人大”会议,五十多年来坚持参者多,会期短,只是为执政党操控会议方便。改革“人大”制度正是要打破这个模式,改成参者少,会期长的制度。
   我们的省市级人大每年开会几天时间,全国人大也只开十几天会,怎么深入讨论问题?所以只能走过场,不能解决实质问题,纯属一个装饰品,橡皮图章。
   (八)议会(人大)制度研究与学术自由
   中国的“人大”, 该改称议会,便于和国际接轨、学习民主国家的经验,也便于建立本国制度。当前必须大力开展议会(人大)制度的学术研究。
   2004年4月山东大学举办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我去旁听。在会上《中国法学》原总编郭道晖,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山东大学的肖金明、王德志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姜峰先生等几位都提供了很精彩的报告。(本文中的一些数字正是引自这次会议的代表的论文,特此表示感谢)
   但是会上也有少数人,把马、列、毛的著作视为经典,当成研究的根据。他们的报告显得教条,老套。有位参会者在一篇6页的报告中竟40余次从正面引用马、列、毛的著作,对此贺卫方教授提出了商榷意见。
   会后与贺卫方教授交流,他感到在讨论宪法和宪政问题时,不少人难于畅所欲言。不像讨论民法等具体法律时那样气氛热烈。有人也表示,现在讨论宪政宪法、人大制度一些敏感的学术问题难于公开发表。必须从理论上研究讨论议会制度,讨论人大制度及其改革,才能指导行动,而科学研究必须要有充分的学术自由和环境。包括学术著作的出版自由。
   
   注一:郦士伟《对完善人大选举制度的几点思考》《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00.03
   注二:邹文海著《比较宪法》P387,台湾三民书店出版
   注三:姜峰:《作为交涉场合的议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P176
   注四:邹文海著《比较宪法》P25,台湾三民书店出版
   注五:邹平学《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宪政思考》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
   注六:王德志《完善我国人民代表大会监督制度的几点思考》)(《“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
   2007年3月7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