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 台广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清明节71219]
孙文广文集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广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清明节71219


   
   2007年4月,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播杨宪宏就清明节采访孙文广。4月11日播出,现将采访内容根据录音整理如下(小标题后加):
   杨宪宏(台湾央广主播,以下简称杨):

   清明节刚过,我们在上个星期节目当中访问,亲自到北京富强胡同赵紫阳先生家中去祭拜、悼念赵紫阳,然后一行十人被中共警察拘捕的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先生。我们今天要访问的孙文广先生,在这之前他在网上发表文章,题目叫做《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鼓励人们在清明节的时候走出家门,悼念心中的烈士。孙教授还说中国必须重建悼念文化。
   孙教授在2005年的3月曾经写公开信给中国人大和政协的会议,建议大陆学习台湾、香港,清明节定为国家假日,学习台湾和香港人不忘传统、不忘祖先文化。同时也身体力行,在清明节的时候,到济南的英雄山去悼念赵紫阳先生。
   孙文广教授在中国大陆要重建清明节文化有特别反省的思考啊,待会儿我们就打电话到山东济南去,今年73岁的孙文广教授跟我们谈一谈他对中国文化问题的思考。稍后我们就进行焦点访谈。
   杨宪宏:这是中央广播电台,您收听的节目是“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现在进行的是焦点访谈的单元,我是杨宪宏。今天要访问的是住在中国山东省济南市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孙教授,请问你在电话线上了吗?
   孙文广(以下简称孙):是的,在电话线上。
   杨:谢谢孙教授,很高兴又听到你的声音。
   (一)访谈主题——清明节让我们纪念先人
   杨:我先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来宾还有访谈的主题。
   孙文广教授今年已经73岁了。一九五七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之后就在学校当老师,由于坚持自由的精神跟敢于讲话的作风,让他在一九六0年以后中国的很多政治运动中受到抄家、批斗、入狱,种种的迫害。一直到一九八二年才获得平反回到山东大学来工作。孙教授在一九八五年转入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来任教,多次发表论文批判极左的经济理论。现在孙教授已经退休了。
   今天我们要谈的主题是清明节。孙文广教授最近几年一直在中国大陆提倡应该重视清明节,建议清明节定为国定假日,人们在清明节的时候走出家门,到人民英雄纪念碑等地方悼念自己心中的烈士。首先我请教孙文广教授,就是今年清明节前夕您写这个文章,想到清明节的时候出门悼念烈士。能不能谈一谈您认为这样的一个活动的意义啊,对你来说有特别的情感或特别的感触吗?
   孙:好的。今年在清明节之前我曾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要在清明节这天走出家门,去悼念先烈。各个城市都有烈士陵墓、陵园,还有英雄纪念碑,烈士纪念碑什么的。济南就有一个烈士陵园,在英雄山上,上面有一个碑文啊,就是英雄纪念碑、烈士纪念碑。我想走出家门这个想法不是一天啦。在两年多以前, 2005年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还给两会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协写了一封信,建议把四五清明节定为国定的假日,放假一天,大家就有时间去纪念先烈、纪念自己的祖先。但是这个到现在没有下文。去年我又到了英雄山,05年我是去悼念赵紫阳先生,因为当年他去世了。去年我自己又去了一次。今年我想应该事先说明自己这个想法。我觉得在中国应该重建悼念文化或者清明节的文化,要纪念过去的先人,包括一些为了社会上的民主、自由而献身的一些先烈,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大家都记住先人对我们这些后代做出的贡献,纪念他们,也督促我们自己对社会、对人类要负责。我们国家很早就有这个传统,据说在商代的时候就有纪念、祭祀的活动,一代代传下来,这里边有很多值得我们现在继承的东西。
   杨:谈到这里我先插你一段话啊,这个我是有点惊讶,我以为啊,因为在台湾,至少在台湾,我知道清明节大家都去扫墓,我们就是去扫自己祖先的墓啊。清明节扫墓这一件事情,难道在中国现在没有这样子的、有一个节日假日去处理吗?因为你谈到清明节没有放假。没有固定假日。
   孙:没有固定假日。
   杨:那什么时候去扫墓呢?
   孙:扫墓的话,有的人退休,那一天他当然可以去啦,不退休的话就找一个礼拜天啊或者其他时间。
   杨:就是自己找日子去。
   孙:是啊。
   杨:也是都在这个清明时节去吗?
   孙:清明前后吧。
   杨:所以中国大陆的朋友、中国人也是这样做吗?
   孙:大陆也是这样的。
   杨:可是没有假日,自己找星期天啊,也是在这一段时节啦(孙:就是在这个前后),因为那个非常有名的诗啊: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就是这个诗所描述的情景啊,就是清明时节,那这个诗显然不是近代的诗。它是已经多少年来就是宗祠。那中国有一个这样的传统,就是在这样一个清明时节,现在这段时间去扫墓,所以路上行上欲断魂。就是说想起自己的亲人,一年才能见一面,所以来扫他们的墓,心里想起来是悲从中来吧,这样的一种心情。这个我蛮惊讶的。抱歉,因为我可能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不知道,因为在台湾这个日子是放假的,那么大家趁着这个放假日去扫墓。
   孙:香港也是这样。
   杨:香港也是这样,香港也是如此。
   (二)台湾的清明习俗
   我们趁这段放假,台湾过去还不止放一天啊,有一个连续假期,我们叫做春假。这个时间春假,混合三.二九,因为台湾好像还有个三.二九的节日,就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啊,我们也放假。不是那个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推翻满清嘛,七十二烈士在1910年的时候推翻了满清政府的时候,当时不是有一些那样的烈士葬在黄花岗吗?在广东,葬在广东黄花岗,有七十二个烈士。这个三.二九这个日子我们台湾是定为青年节,不是清明,是青年,然后四月五号是清明节。那一般来说就是三.二九一直放到四月五号,我们有个长假。就是学校这时候都是期中考试结束了。期中考会在三.二九之前结束,然后就放大假。放大假的目的一方面纪念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一方面思念自己的祖先,就是这两件事情在一起,那就让学生放假。那当然学生放假有没有去悼念祖先或烈士这个不一定啦,哈哈哈,去狂欢去啦。可是那大家还是因为这一段假日比较长,所以大家都可以安排这一段日子回家团聚啊,合家扫墓。
   台湾扫墓的习惯是家里大大小小一起去爬山,那你可以看到,整个清明节的时候整条路上都是拿着,如果是佛教徒啊他们就拿香,如果是基督徒他们就拿花,就上山去。在那个坟墓上面有人有香,有插香的地方,把香插上去,就是大家来祭拜。有人也带着野餐上山,然后就在墓前面大家野餐,就邀请先人,当然都是喃喃念念的,就是说大家带东西来了,这个都是你最喜欢吃的,我们一起吃,这样子。那现在台湾的墓园其实都像观光区啦,都是很绿化的地方,所以也很舒服。也没有那种阴森森的味,其实都很漂亮,那个墓园大部分都是建的非常好。又有石头做的椅子啊,可以坐那边吃东西。到的时候先拜,大家先三鞠躬嘛,有时候拿香拜,拜完了以后大家吃东西或聊天,讲讲话,然后对着墓碑报告过去一年大儿子怎么了,小儿子怎么了。
   孙:噢,还有这种仪式。
   杨:就是大家会讲讲话,跟爸爸还有妈妈,跟祖父,或是曾祖父对话。因为各个不同时代这样的墓很多,像我们家族,我们可以一直扫墓扫到比曾祖父更高的那一层的,就是太曾祖父吧,应该是这样说吧,太曾祖父,曾祖父,祖父,爸爸,几个墓都散在不同地方,所以其实工程很大,一车子人,然后就是弄到下午吧,早上一早出发,一个墓一个墓去,然后每个墓都带鲜花去,然后祭拜,然后在那里吃吃东西,聊聊天,如果看到墓园稍微有些地方要修缮的话,通知墓园管理当局的人,告诉他们要修缮,随便讲讲需要多少钱,什么时候修,如何,这样子。
   但平常有时候家里有大事的时候,有时候大家会讲是不是应该去跟爸爸讲,爸爸其实已经过世了,可是我们,不一定是清明节,还是会去,去看看他,然后跟他讲讲话,当然就不一定是清明节,可是清明节是一定会去的。所以一年去墓园啊,不止去一次,有时候去个三五次都常有的事。那当然就是因为爸爸很亲嘛,祖父也是,祖父的墓也会常去,因为也都还是认识的,到了曾祖父就不认识了,就因为那个时代已经很久了,从小时候看到就是照片,是几张照片。那家里头会有一个地方,供着祖先的照片,或是油画,像祖父跟爸爸就都是油画,那曾祖父就是他当年拍的照片,再去照象馆翻摄,翻拍那个照片,好大一张就挂在那个地方。所以小朋友的时候,就会去看说这个就是曾祖父,我们家里有祖谱,可以看到曾祖父的字,就是曾祖父写的字,我们每一代都有一个长子负责这个祖谱,要记录,记下一生大事纪,就是这一辈这个负责写祖谱的人,他要详述这个家族在这个世代里头,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当然也有一点恩仇录的意思啊。
   (三)主播的家族史:杨皮叶骨
   孙教授你知不知道这种历史啊,就是从中国移民到台湾以后,曾经发生过地方性的械斗,就是像漳泉械斗,就是从福建漳州来的人,跟福建泉州来的人,因为不管是语言或是生活习惯的不同,或是争地盘,不管是什么原因,械斗常常抄家灭族,非常惨烈,那好像我们杨家,我姓杨,杨家,其实我本来不姓杨,我们本姓其实应该是叶,为什么呢?因为在姓氏当权械斗底下还有姓氏械斗,杨家村,陈家村,隔村而已,互相可能因为水的问题,或各种问题,路权的问题就引起纷争。那在某一个世代当中陈家灭了杨家,灭到只剩下一个女的活着,这个女的是逃出去的,躲在这个芦苇田里头,躲过那个劫难。后来啊,她嫁给姓叶的,她生的第二个儿子,或是最后一个儿子继姓杨,有一个这样的历史,那祖谱里面有写,祖谱里写的是说:嫁给姓叶,然后过继一个姓杨的。所以我们的祖谱里头说,我们这个家族是杨皮叶骨,姓杨的皮,可是我们是叶家的骨。它详述了这一段械斗。中间还有个恩怨,就是从此我们这个姓杨这一家啊,从此跟陈家不相往来,就是不可以有婚姻啊,不可以有婚姻的关系这样子,非常有趣。我看那一段祖谱看得是惊心动魄。
   为什么讲这个事呢?因为我们常常会在清明节时翻阅祖谱,就是把祖谱重新拿过来讲一遍,然后这中间可能有一些新加入的,比如说媳妇,或是说新的小孩长大一点,都过了一年,他又长大,去年他还什么事都不懂,今年可能懂一点了。我们小时候听大人在清明节讲述这种故事的时候,简直是不可思议。其实我刚才讲我家族的故事啦。所以也给孙教授,因为我看您的文章很感动,您的那个文章讲的是说,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您是认为像这样的文化在中国,难道没有吗?我的感觉好像,我不知道,就是应该有的不是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