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孙文广文集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将历史事实昭示天下 清算历史浩劫的制度根源
   【大纪元2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今年是中共反右运动50周年。当年这场运动的受害者近日纷纷联名或单独上书,要求中共为当年所谓的“右派”彻底平反,并对受害者赔偿物质和精神损失。
   有些签名上书者被当地党委或公安找去训话,但都义正词严地据理力争。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说,“每个个案都在说明一点,老人们觉醒了。经过多少年的锤炼,一旦觉醒,没有恐惧,老一代知识分子也希望为中国和后代子孙尽一点余晖。”
   1957 年6月,中共使用“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等手段,号召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并保证“言者无罪”,实行“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的“三不”方针,结果将55万名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并株连家属。中共当局至今未对这场震惊中外的反右运动进行彻底平反,只在1979年作了个案改正的低调处理,且维持“反右还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结论。
   史若平:很多老人上书索赔

   原山东大学校报和出版社编辑、81岁高龄的史若平去年就曾发起签名活动,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这次签名活动影响较为广泛,至今已有1500多人签名支持。
   史若平1月31日晚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最近很多曾被打成右派的老人们向中央上书,要求赔偿损失,全国各地都有,也有很多人给我来信来电,支持索赔的行动。
   他表示,“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官方公布的数字是55万,实际上至少有上百万,镇压规模相当大,迫害手段极其残酷,持续时间长达22年,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发展。但是,中共至今未对这么一场浩劫承认过错误,他们还是坚持说,‘反右是必要的,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而已’。这非常荒谬,轻描淡写的“扩大化”三个字是无法抹掉这血泪斑斑的历史的。因此我们要求当局赔偿。”
   史若平已著书《寒冷的夏天》,收录了很多57年被打成右派的著名的知识分子写的文章,但因当局阻挠,一直未能正式出版。他准备自费印刷后散发。
   史若平:希望借此唤醒更多的人
   史若平表示,自去年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等上书后,至今未收到任何答覆。
   “中共很难接受索赔的要求,因为这涉及到它们的根本体制问题。这场灾难主要是中共专制主义独裁制度造成的。”
   他说,“虽然我们也不幻想他们真的能给予赔偿,但还是要作这项努力,因为我们感到一种责任感,希望借此还原历史真相,唤醒更多的人。”
   孙文广:清算历史浩劫的制度根源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当局不但不承认反右运动的错误,给蒙冤受难的右派彻底平反,而且企图把它从历史上“蒸发”,这是大家都不能接受的,这么一场巨难不能就这么过去。
   “索赔的行动,一方面是为了在道义上谴责当权者,还当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以清白和公道。另一方面,也展现一段真实的历史,鼓励更多的中国民众在各个方面争取自己的权利,不断推动中国自由化、民主化的进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他说,“签名的人都是70、80岁的老人,这些人要求索赔,都不是从个人得失来考虑,而是为了要追求真理和道义,也让年轻一代知道57年的知识分子争取自由民主的遭遇,同时也为了清算历史浩劫的制度根源,为后代子孙的幸福生活创造一个基础。”
   邵正祥:将历史事实昭示天下
   云南昆明78岁的邵正祥曾任中国电力工业部北京水电设计院测量队长、昆明水电设计院测量队长,1957年6月20日他在《云南日报》上发表了被删改过的文章,仗义执言为储安平辩护,因而被打成右派,被投入劳教并监禁了21年。
   邵正祥对大纪元表示,反右运动迄今50年,60岁以下的人,对那场灾难已茫然不知,但对我们仍是一场噩梦。风华正茂的青年,完全葬送了一生中最宝贵的黄金时期。受害者中,近30-40%的人,怀着彻底落实政策的期盼,在贫病中含恨离开了人世,目前幸存的已气息奄奄,朝不保夕……
   他说,“我们相信这个巨大的冤案决不会被人为拖延、淡化、冷却而使之自行消亡,我们要将历史事实昭示天下。”
   孙文广:反右是红色恐怖运动
   
   孙文广说,反右运动是中共建政后对知识分子最大的一次打击,是制造恐惧的一次红色恐怖运动。当时被打击的都是有思想、有气节的、敢于提批评意见、崇尚自由民主的知识分子,之后有思考能力的人都不讲话了,这也为后来的大跃进等灾难埋下祸根。
   孙文广曾见证了一些著名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的悲惨遭遇。其中包括原山东大学副校长、一级教授、著名文学家陆侃如,他因提出“大学要办好,需要废除党委领导制”而被当局打成右派。
   孙文广的老师、物理系一级教授束星北是当时全国拔尖的物理教授,曾在美国和德国都做过研究。他曾写过一首诗讽刺共产党的诗:“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谁要山下走,不准把头抬”,因此被打成右派遭到迫害。
   孙文广:一旦觉醒,没有恐惧
   据孙文广介绍,由于中央下令,几乎所有签名的人都被当地党委找去训话,但每一个人都义正词严地据理力争,坚持签名是正确的。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找孙文广谈话时称,“有话在国内讲,怎么到外面去签名呢?”孙文广对他说,我也非常想在国内讲,但没有渠道啊……
   史若平透露,这次的签名活动震惊了中央,中央下令,各地都通过党组织找大家谈话。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搞签名?为什么要在海外平台弄?”我回答说,为了表示不是我个人的意见。
   邵正祥签名后,昆明市公安局的三个领导通过他们单位的党委办公室主任、退休办的负责人找他问话。邵正祥将他所有的文章和签名都带去,与警察理论。
   孙文广说,“每个个案都在说明一点,老人们觉醒了。经过多少年的锤炼,一旦觉醒,没有恐惧,老一代知识分子也希望为中国和后代子孙尽一点余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