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孙文广文集
·暴力断我四根肋骨纪2009年7月31日
·问责利津陈庄打砸抢暴力见闻二2009年8月13日
·郭泉的伟大母亲90818
·暴力见闻三法院门前的暴力90820
·暴力见闻四高智晟遇黑色暴力90822
·达赖访台、民调与通媒90903
·达赖访台、民调与通媒2009年9月3日
·五评新疆事件 王乐泉该下台2009年9月6日
·致胡温 建议取消国庆大游行90910
·流水、民意、堰塞湖 90917
·我收到“放血”恐吓90919
·增加“国庆口号”的建议2009年9月23日
·孙文广请最高法枪下留人——六评新疆事件91014
·民族和解与开庭审判——七评新疆事件91019
·请奥巴马维护美国尊严2009年10月30日
·该拆中国柏林墙2009年11月9日
·1958我当农民见证公社化和饥荒91130
·山东各界纪念《08宪章》一周年2009年12月7日
·自由亚洲造谣?或当局伸黑手?2009年12月18日
·联邦制与两岸关系2009年12月29日
·恶法非法刘晓波无罪2009年12月31日
*
*
2010年文章
·成都要办人民公社?—论农业发展两条道路100227
·普选、直选应入宪法 —给全国两会信100302
·竞选启示修改选举法——给全国人大信之二100304
·必须制止截访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三100308
·临沂访民六人在京被绑架 ——给人大信之四100309
·访民李红卫家人被绑架——给全国人大信之五100309
·新疆八个月后开放电邮——论索赔和究责100323
·请听疆民心声——再论索赔和究责100327
·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100329
·2010清明节声明—悼念英烈 拒绝遗忘100401
·2010年清明祭奠日记100406
· 当局不该急着杀人—论袭童案100517
·六四判死缓济南段练昨结婚100524
·济南聚会纪念六四21周年100530
·明灯烛光悼六四100604
·赵紫阳要走宪政道路—纪念六四21周年100606
·新作《逆风33年》前言、后记100720
·逆风33年》分类、编年目录100721
·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100722
·应该修宪除去马列毛邓——《逆风33年》选篇之2 100724
·建议修宪去「共产意识形态」——逆风33年选篇之4 100726
·宪法中不该有人物姓名——逆风33年选篇之5 100727
·我看韩寒100730
·建议修宪去“社会主义”100818
·抗议封杀郭德纲100816
·建议改国名去“人民”100818
·电话骚扰疑似栽赃法轮功1009029
·涉及12城市的恶性电话骚扰100905
·反对掠夺宅基地100930
·济南各界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01009
·刘晓波获奖后致五中全会101013
·亚运短信101113
·韩足打败中国我叫好101118
·上海大火必须追究领导责任101122
·台湾选举与上海大火101126
·德国之声茅于轼孙文广出境遭拒绝101202
·我为何争取去奥斯陆?101207
·遭遇电话窃听、骚扰和盗用1012
·从纳粹、苏联到中国的金牌体育101230
*
*
2011年文章
·请胡锦涛看望无家可归者110108
·请胡锦涛放了高智晟——看胡总如何下台之二110112
·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李红卫公园演讲频被骚扰(自由亚洲报道)110128
·除夕看望遭非法暴拆的窝民110202
·上海暴拆民宅建豪华党校110209
·埃及变天对中国民众的启示110212
·声援上海冯正虎110218
·修法四建议110302致:2011两会
·还我电脑110308
·抗议4次抄我电脑110320
·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110323
·从中东到中国,从革命到散步(法广)110327
·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110412
·广场行思录110419
·评央视《永远跟党走》110505—看全国大学生校园文艺会演有感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110601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
·中共党员该反思历史——写于中共90生日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访民李红卫被劳教1年9个月
·目睹李红卫遭截访
·去劳教所看李红卫有感110716
·我为何退出股市?110721
·新华社造假?建议开放外媒采访
·一位初中生的问题110805
·为大连集会示威叫好110817
·女警仗势逞凶于山大门外(视频)110818
·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
·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110828
·给胡温提几点建议110904
·李雙江成名爹 自食其果110908
·110911民愤突发与官方封锁 李双江儿打人思考之二1109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将历史事实昭示天下 清算历史浩劫的制度根源
   【大纪元2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今年是中共反右运动50周年。当年这场运动的受害者近日纷纷联名或单独上书,要求中共为当年所谓的“右派”彻底平反,并对受害者赔偿物质和精神损失。
   有些签名上书者被当地党委或公安找去训话,但都义正词严地据理力争。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说,“每个个案都在说明一点,老人们觉醒了。经过多少年的锤炼,一旦觉醒,没有恐惧,老一代知识分子也希望为中国和后代子孙尽一点余晖。”
   1957 年6月,中共使用“引蛇出洞”、“诱敌深入”等手段,号召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并保证“言者无罪”,实行“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的“三不”方针,结果将55万名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并株连家属。中共当局至今未对这场震惊中外的反右运动进行彻底平反,只在1979年作了个案改正的低调处理,且维持“反右还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结论。
   史若平:很多老人上书索赔

   原山东大学校报和出版社编辑、81岁高龄的史若平去年就曾发起签名活动,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这次签名活动影响较为广泛,至今已有1500多人签名支持。
   史若平1月31日晚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最近很多曾被打成右派的老人们向中央上书,要求赔偿损失,全国各地都有,也有很多人给我来信来电,支持索赔的行动。
   他表示,“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官方公布的数字是55万,实际上至少有上百万,镇压规模相当大,迫害手段极其残酷,持续时间长达22年,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发展。但是,中共至今未对这么一场浩劫承认过错误,他们还是坚持说,‘反右是必要的,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而已’。这非常荒谬,轻描淡写的“扩大化”三个字是无法抹掉这血泪斑斑的历史的。因此我们要求当局赔偿。”
   史若平已著书《寒冷的夏天》,收录了很多57年被打成右派的著名的知识分子写的文章,但因当局阻挠,一直未能正式出版。他准备自费印刷后散发。
   史若平:希望借此唤醒更多的人
   史若平表示,自去年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等上书后,至今未收到任何答覆。
   “中共很难接受索赔的要求,因为这涉及到它们的根本体制问题。这场灾难主要是中共专制主义独裁制度造成的。”
   他说,“虽然我们也不幻想他们真的能给予赔偿,但还是要作这项努力,因为我们感到一种责任感,希望借此还原历史真相,唤醒更多的人。”
   孙文广:清算历史浩劫的制度根源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当局不但不承认反右运动的错误,给蒙冤受难的右派彻底平反,而且企图把它从历史上“蒸发”,这是大家都不能接受的,这么一场巨难不能就这么过去。
   “索赔的行动,一方面是为了在道义上谴责当权者,还当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以清白和公道。另一方面,也展现一段真实的历史,鼓励更多的中国民众在各个方面争取自己的权利,不断推动中国自由化、民主化的进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他说,“签名的人都是70、80岁的老人,这些人要求索赔,都不是从个人得失来考虑,而是为了要追求真理和道义,也让年轻一代知道57年的知识分子争取自由民主的遭遇,同时也为了清算历史浩劫的制度根源,为后代子孙的幸福生活创造一个基础。”
   邵正祥:将历史事实昭示天下
   云南昆明78岁的邵正祥曾任中国电力工业部北京水电设计院测量队长、昆明水电设计院测量队长,1957年6月20日他在《云南日报》上发表了被删改过的文章,仗义执言为储安平辩护,因而被打成右派,被投入劳教并监禁了21年。
   邵正祥对大纪元表示,反右运动迄今50年,60岁以下的人,对那场灾难已茫然不知,但对我们仍是一场噩梦。风华正茂的青年,完全葬送了一生中最宝贵的黄金时期。受害者中,近30-40%的人,怀着彻底落实政策的期盼,在贫病中含恨离开了人世,目前幸存的已气息奄奄,朝不保夕……
   他说,“我们相信这个巨大的冤案决不会被人为拖延、淡化、冷却而使之自行消亡,我们要将历史事实昭示天下。”
   孙文广:反右是红色恐怖运动
   
   孙文广说,反右运动是中共建政后对知识分子最大的一次打击,是制造恐惧的一次红色恐怖运动。当时被打击的都是有思想、有气节的、敢于提批评意见、崇尚自由民主的知识分子,之后有思考能力的人都不讲话了,这也为后来的大跃进等灾难埋下祸根。
   孙文广曾见证了一些著名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的悲惨遭遇。其中包括原山东大学副校长、一级教授、著名文学家陆侃如,他因提出“大学要办好,需要废除党委领导制”而被当局打成右派。
   孙文广的老师、物理系一级教授束星北是当时全国拔尖的物理教授,曾在美国和德国都做过研究。他曾写过一首诗讽刺共产党的诗:“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谁要山下走,不准把头抬”,因此被打成右派遭到迫害。
   孙文广:一旦觉醒,没有恐惧
   据孙文广介绍,由于中央下令,几乎所有签名的人都被当地党委找去训话,但每一个人都义正词严地据理力争,坚持签名是正确的。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找孙文广谈话时称,“有话在国内讲,怎么到外面去签名呢?”孙文广对他说,我也非常想在国内讲,但没有渠道啊……
   史若平透露,这次的签名活动震惊了中央,中央下令,各地都通过党组织找大家谈话。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搞签名?为什么要在海外平台弄?”我回答说,为了表示不是我个人的意见。
   邵正祥签名后,昆明市公安局的三个领导通过他们单位的党委办公室主任、退休办的负责人找他问话。邵正祥将他所有的文章和签名都带去,与警察理论。
   孙文广说,“每个个案都在说明一点,老人们觉醒了。经过多少年的锤炼,一旦觉醒,没有恐惧,老一代知识分子也希望为中国和后代子孙尽一点余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