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孙文广文集
·我不愿加入政党的说明——读王丹文章有感2005年5月10日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2005年5月14日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禁书与《出版法》70214
·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兼说政协改革70214
·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70304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70317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70401
·李金平清明欲去广场悼紫阳70402
·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70408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五四70429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民主党派705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中共掌握绝对权力,是产生腐败的根本原因,为了消除中国的腐败,必须限制中共权力,取消其特权,政党权力应该限于党内。只有限制了中共权力,建立制衡,才有中国的民主宪政。
   (一)英国从限政到宪政
   回顾英国立宪过程,使人感到,宪政始自于限政,“宪政”可以简单说成是“限政”。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宪政民主的国家,其限制王权的过程引人深思。英国早年约翰王横征暴敛,穷兵黩武,引起众怒,贵族起兵讨伐,最后双方谈判, 1215年形成大宪章,其重要内容为英王必须在法律限制下行使权力。

   四百年后英国王权再度膨胀,克伦威尔起兵,1649年把国王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很多人欢呼,但克伦威尔手握大权后却关闭议会,实行专政,形成新的王权。他死后,出现1688年的光荣革命,改革派和体制内的开明派形成统一战线;赶走国王,树国王女婿和公主为双国王。起事者再一次限制王权,和新国王定下条款,否定君权神授,改成王权议会授予,这次和平过渡,是极好的开端。此后300多年,逐步演化,终成英国的宪政体制。这个体制是从限制王权开始,逐步形成宪政。
   (二)必须限制中共党权
   中国现在虽然没有王权,但有至高无上的中共党权。毛泽东说过“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注1)无限膨胀的中共党权是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最大障碍,我们的重要任务是限制党权,从限制党权开始推进民主,推进宪政。我因在2006年2月发表了《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领导”》,后来遭到警方传讯盘查,但我认为限制中共党权,没有错。
   中国共产党的权力,简称党权,现在遍布中国城乡,各行各业,从上到下,包括立法、司法、行政,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其对于国家权力垄断的彻底性、普遍性从规模上看,当今世界首屈一指。
   中共长期霸占的一些权力,现在应该给予限制,或废除,现择其大项罗列如下:
   (三)国库不该是党库,政党经费应自理
   英国早年税收的权力由国王掌握,因为没有制约,国王可以随意增加,有的税种一度上涨100倍,造成民怨,纷纷要求限制,经过争取后来规定:国王要开征新税必须得到议会的批准。美国独立战争的起因之一,也是反对英国政府的高额税收,当时美洲殖民地的抗税事件屡屡发生。
   现在中共掌控国家财权,其日常经费由国库开支,国库成了党库,中共的党务干部享受公务员待遇,而且他们把“公务员待遇”变成一种赏赐,用以收买民主党派(注2)、工会、作协、妇联 、工商联和名目繁多的学会、协会。由于中共的干部享受公务员待遇和福利,工作安稳轻松,被称为金饭碗,而报考党务部门的公务员,党员又会得到优先,在当前毕业面临失业的严峻形势下,大学生中,特别是文科毕业生,申请入党,成为一股热潮,有些班级的非党学生几乎全部申请入党。我问过一个理科的大学生,他说,他们班有6个入党的名额,申请者有18人,入党名额供不应求。你问这些学生,入党动机是什么?他们会毫不掩饰的说:“为了就业”。有些不是党员的大学生,对就业中党员优先很反感,他们要求公平竞争,反对歧视非党员。
   中共不应该垄断国家的财权,应该反对中共利用特权,私分纳税人的血汗钱。要求公布中共每年从国库中攫取了多少钱财。中共从国库中开支了多少费用,有没有预算?是不是花多少给多少?必须每年公报,让纳税人知道实情,中国的政党制度应该和国际接轨,应该废除政党干部享受公务员的待遇,政党经费不能从国库中实报实销,政党经费应该自理。
   (四)党权严控司法,司法不能独立
   中国1949年以来把公、检、法(公安、检察院、法院)变成专政机关,这些机关牢牢掌握在共产党手中,现在的公安部长就是中共中央的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从中央到地方。各省、市、县各级党委中都设政法委,他们有权力决定抓谁、判谁、判几年,各地的公安局长都是当地党委的常委或副书记,各级公、检、法内部都设立党委。在司法界如果不排除党权的干预,司法独立只是一句空话。现行宪法规定:法院、检察院独立行使职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其中漏掉反对“政党干涉” (注3)。当时我在监狱建议修改宪法,提出要加进:司法机关行使职权“不受政党干涉”的内容。但至今未被接纳。(注4)
   (五)垄断司法权,律师遭殃
   党权垄断司法,律师遭了殃。上世纪初刚刚出现不久的中国律师,1957年全军覆没。律师界的元老张思之先生当时就被扣上右派帽子,1976年四人帮垮台,他重新当上了律师,并为江青集团成员李作鹏辩护过,后来还为魏京生等人辩护,但前提条件是不能做无罪辩护。一个被告,开庭之前 “有罪”、“无罪”已被 “党的领导”决定,这又叫什么辩护?这叫什么律师?
   党的领导朝令夕改,有时会让律师出洋相,有个案子,接案的律师和张思之先生都认为被告无罪,但司法局开庭前告知律师要按有罪辩护,律师只得照办,按有罪辩护,结果开庭宣判却是无罪,被告家属大骂律师,该律师有口难辩,十分狼狈。
   近年来很多律师为受害者做无罪辩护,开展维权活动。结果频频遭到打压。轻者吊销执照,重者坐牢判刑。新近的例子是高举维权旗帜的高智晟律师在2006年12月22日被判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据统计,实行“律师法”以来已有数百名律师被捕。律师在执业中遭到非法侵害,甚至是公检法部门有组织、大规模和连续性暴力侵害,已是不胜枚举。
   当法律的职业捍卫者——律师,自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不能维护自身的权利的时候,由谁去捍卫弱势群体的权利呢?
   (六)党管干部,普选遥遥无期
   多年来中国大小官员的升迁沉浮都由共产党决定,间接选举实际上是党委领导下的走过场。党管干部范围十分广泛,包括政府,司法,军队,教育,国营企业,共青团,民主党派,工会,作协,文联,……全国官员都由党管。各地党委一把手和组织部长,在任命官员时起着决定作用,于是各地买官卖官跑官之风越刮越烈。全国上下,揭发出来很多贪污犯,很多就是当地党委的一把手。有的地方,还批发官帽。这种腐败现象造成的结果是官员们看上级眼色行事,不把精力放在政绩上,也不去了解民情民意、民间支持率,只要巴结好上级党领导,就能升官、保官发大财。这就是党管干部所造成的恶果。
   这种一党专政下的党管干部的制度,它较之中国从隋朝开始直到满清的科举制度更为落后,满清的科举制度下,出过李鸿章、张之洞、曾国藩、左宗棠等一些很有作为的高官,还出过象康有为、梁启超一些改革派。一党专政、党管干部的制度,是一种制造腐败、庸才、贪才的制度。
   必须限制党权,废除党管干部的特权,共产党不应该享有任免官员的特权。政务官,包括国家元首、省、市、县、乡、镇长,都应该普选产生。有人说,选举也可能有贿选,但是向成千上万的选民行贿,要比向几个党内高官行贿困难得多,也更容易查办。普选可以让官员们上任之前就养成重视民意的习惯,而不是培养奉承拍马的做官术。
   (七)废除政党干涉新闻、出版、演出的权力
   共产党从1949年建国伊始,就通过他的中宣部对出版、新闻及演出严加控制。
   五十年代一部名为《武训传》的电影,在中共主席毛泽东亲自指挥导演下开展全国大批判,《海瑞罢官》1965年公演,由毛泽东授意开展批判,编者北京市副市长吴晗最后被逼死,一般认为这是“文革”的序幕。七十年代,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江青发动对电影《海霞》《创业》进行批判。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则有中共高层左派发动的对电影剧本《苦恋》的大批判。因为全国大批判的方式已为国人厌恶,甚至出现作品越批越火的现象,所以后来停止大批判,但对文学作品进行检查审批没有停止,有些作品或者胎死黑暗中,或者发表不久遭当头棒喝,打入冷宫。
   中共管制学术界是通过他的两个《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进行的,其中一个发表于1945年,一个发表于1981年(注5),这两个《决议》成了人文科学论文和文学作品的桎梏,这方面的论文和作品的发表,先经有关中共有关部门,根据两个决议进行的审查。
   马克思160年之前曾经批判过普鲁士的书报检查制度。一百多年之后中共对书报的遏制与打压,已经远远超过了19世纪普鲁士的书报检查制度。而且在打压、遏制作者方面,已经创造了很多更加严酷的现代的方式。
   如果说毛泽东时代主要是公开打压作者,现在已改变为打压编辑、社长,甚至采取连坐制,关闭出版社、杂志社。先逼迫编辑和出版机构就范,这其中操刀手和挥舞棍棒者,就是“中宣部”,北大教授焦国标写了名篇“讨伐中宣部”,结果他本人被赶下了讲堂,被逼离开了北大。
   最近温家宝公开讲,希望在文学界出现大师级人物。其实要在有13亿人口中出现几个大师,并不难很简单,只要中共退出在学术界、文学界、新闻界的权力,还给国人自由权利,大师级人物自然会层出不穷。
   (八)政党不该领导军队 军队应该国有化
   中共以“枪杆子出政权”建国,五十年多来牢牢地控制着军队,“支部建在连上”是他们取得政权和掌握政权的秘诀。为了发动文革,他们不惜把当时的国防部长林彪树为二号人物接班人,为了平定“文革”混乱,他们把军代表派到学校、工厂、企业、机关,掌控局势。1989年六四前派重兵到北京镇压学生运动。有人说,中国的政权,实际是军政权。中共完全控制军权,是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最大障碍之一,为了在中国实现民主化,军队必须国家化,政党不应该掌控军队。在军队不应该保持党组织,在中国要实行宪政,要从限制中共的军权开始。
   (九)应该废除党委领导的校长负责制
   现在大陆高校实行(共产)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按照这个制度,党委书记是高校的一把手。高校重大方针、人员任命,必须经党委决定。
   高校党委书记由上级党委派来,很少有大学教学、科研经历,这当然是外行领导内行,有些书记以加强党的领导为已任,在教学科研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马列毛思想,无产阶级专政),对大学生坚持共产意识形态灌输。
   1957年山东大学的副校长、文学史专家陆侃如教授建议废除高校党委领导制,结果被打成极右派,遭到各种折磨,被赶到一间25平米的学生宿舍居住,妻子冯沅君(著名文学史专家)死后,他无儿无女孤独一人,70多岁无人照应, 1974年为了生活,请来一位农村妇女照顾自己,后来两人产生感情,申请结婚,受到非议,不被批准,在凄惨中离开人世。(注6)
   上世纪八十年代,赵紫阳出任中共总书记时,曾试探取消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在山东大学等高校试点,“六四”学生运动遭镇压后,赵紫阳被软禁,山东大学重归旧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