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孙文广文集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百年祸国第一人40317
·千古罪人毛泽东40327
·劳驾代我签个名40328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40331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40401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40416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的责任4041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4052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2004-5-27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528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40529
·希特勒与毛泽东40601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602
·致刘荻2004年10月12日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六评毛泽东2004-5-27
·劳驾代我签个名——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二 2004年3月29日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声援丁子霖 纪念六四15周年之三2004年3月31日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纪念六四15周年之四2003年4月1日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2004-4-16
·百年祸国第一人——五评毛泽东2004/5/8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六评毛泽东2004/5/14
·关于欧阳懿案的感想和建议2004/5/17
*
*
2005年文章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 2005-1-17
·该给赵紫阳开追悼会--悼念赵紫阳之22005-1-18
·评新华社报导赵紫阳逝世--悼念紫阳之三2005-1-19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五2004-5-29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2004/7/5
·该给地主翻案04年7月号
·希特勒与毛泽东——七评毛泽东2004/7/29
·《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前言2004-6-1
·港台归来话自由2004-08-29
·支持“黑衣上街”--悼念紫阳之五2005-1-28
·89年谁犯了“严重错误”???--悼念紫阳之六2005年1月30
·评江泽民“赖着不走,厚颜无耻”——港台归来之二2004-08-31
·江泽民是否违宪卖国?——港台归来之三2004-09-07
·香港该识破北京花招——港台归来之四2004-9-9
·孙文广声援贺卫方强烈抗议封杀北大“一塌糊涂”网站2004年9月18日
·民意的胜利——评江泽民辞职2004-9-20
·中国现有两个军委主席——再评江泽民辞职2004-9-21
·梦断太上皇——三评江泽民辞职2004-9-22
·再请劳驾代我签个名——声援北大教师之2/2004-9-24
·山东大学师生热烈欢迎贺卫方 ——声援北大教授贺卫方之三2004-9-28
·为焦国标鸣不平——声援北大教师之四2004年10月10日
·政治局听讲苏东共党失败——常委只有曾庆红、李长春缺席2004年10月18日
·现在论定胡锦涛为时过早——四评江泽民辞职2004年10月19日
·劳工要争结社自由——评万州事件2004年10月25日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2004年10月
·“一塌糊涂”与江泽民──江泽民是出版自由的杀手2004-11-3
·声援刘晓波余杰2004-12-14
·山东大学分房风波——感触群体上访之一2004-12-19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2005-1-17
·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四致两会公开信2005/3/5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江全退后的两件大事2005年3月8日
·“一胎化”与“大跃进"——三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回武汉探家,在当地解放公园亭子处拍摄了一些中老年居民的聚会场面,结果不但遭当地警方跟踪,而且还将艾晓明教授押到派出所,将其摄像机录像带没收,照相机拿走。艾教授为了记录民间的聚会活动,人身自由受到非法侵犯,个人财物被抢走,她公开在网络上寻求援助,我们应该声援他。她的电话是:13430348391、020-84035157.

   本人多次遭遇官方强行“禁止照相”,现记录如下:

   (一)我给省委大门拍照被强行删除

   两年前,我陪朋友去山东省委交涉有关台湾衣复恩先生(原蒋介石座机长空军中将)1949年前在济南的房产事宜,打的到了山东省委门前对面马路上,我在出租车上透过玻璃拍摄了省委大门前戒备森严的景象,(所以在车中拍照是担心公开拍照会遇到麻烦),当我下车过了马路要进省委大门时,被一位便衣警察栏住问道:

   “你刚才照相了吗?”

   我一怔,只得回答:“照了”。

   他说:“你把它消了。”

   我看那势头、那场合,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在对方的监视下,把刚才拍下的两张照片从数码相机中删掉。

   后来朋友告诉我,党政机关门前都有摄像头,从暗中监视人们的行动。现在我知道了,在省委门前,即使在出租车中照相,也会被警方清楚地看到,公安监视系统已经高度现代化了。

   (二)法院门前照像结果遭殴打相机被抢走

   2006年7月我与高智晟等一行十余人去沂南旁听陈光诚的开庭,到了法院他们宣布开庭延期,我们只得在法院门前照张相,以做记录和纪念。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窜出二十多个彪形大汉,把我们的照相机、摄像机抢走,把携带照相机的人一个个摔倒在地。随后警察还要把我们押到派出所做笔录,诬蔑我们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权”。(详情见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纪》)。于是我知道除了省委,在法院门前也是禁止照相的。

   在中国官方可以到处装摄像头、窃听器,监视百姓,而不准民众在光天化日下照像,这正是州官可放火,百姓不准点灯“。

   (三)公民采录权与官僚们的黑社会

   中共省委门前、沂南法院门前、公园中的维权讲座现场都禁止照相。那些躲在这些衙门背后的官僚们,他们的心地是黑暗的,怕光亮怕曝光,他们得了畏光症,他们是些见不得阳光、与黑暗共生共存的鬼类,他们用专政的手段剥夺公民的采录权,他们把霸占的地盘建成了黑社会。我们应该捍卫自己的采录权,我们应该撕下他们的遮羞布,曝露他们的嘴脸。

   (四)支持武汉花楼街居民维权**

   武汉花楼街居民维护自身权益,反对强制拆迁行动早有传闻,据我电话询问了解,当地维权者喻正华先生(027-62639610)告诉我,7月23日有将近千名警员到花楼街撕下了维权的横幅和标语,居民对此十分反感,于是请了法律工作者,在公园给大家讲些法律常识。此事引起警方不满,于是抢走艾教授的照相器材。

   中国公民有采录真相的合法权利。警察本应是公民合法权益的维护者,现在却成了剥夺公民权利的执行者。堂堂的中国公民,大学教授,只因为支持维权,采录公民聚会的现场竟然成了专政对象,被押进派出所,摄像器材被没收。

   我们应该要求惩处那些在公园中剥夺公民采录器材的警察和背后的策划者们。我们要求惩处那些在公园中抢劫公民相机的警察和下令抢劫的官员。我们应该声援走到了维权第一线的艾晓明教授。

   2007年7月31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附上:

   艾晓明民间记录工作者艾晓明求援

   昨天,7月25日上午,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在老家武汉解放公园一个亭子处,拍摄了武汉一些老街老厂中老年居民的聚会,这些人聚在这里,有一位维权工作者丁先生发言,一位老工人发言。现场也有很多便衣在外围徘徊。后来帮助艾晓明背三角架的程先生身旁就站了一位武汉市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当艾晓明和程先生离开亭子准备前往茶舍拍摄老百姓娱乐演唱时,走到一块草地上,若干警察跟上来,一位警察检查证件,其他的就打电话。

   此时大约是十点半,艾晓明的手机被拿走,艾晓明和小程随后被带到解放公园附近劳动街派出所分别询问。

   在询问期间,有多个电话打进,虽然手机还给艾晓明,但不允许接听;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后来家人来一紧急短信,艾晓明看后只好拜托警察发信息:"已经知道了".艾晓明的照相机(因为是其他人拿过,所以不知道其中是否有照片)被拿走处理;艾晓明的摄像机录像带被没收。经过几位警察的询问、教育,大约两点差十分基本结束,警方不同意艾晓明自行叫车回家,派车送其送返住处。

   今天早上,艾晓明接到数个来自武汉的电话,昨天在录像带上出现的演讲者丁先生被公安要求谈话,花楼街喻正华先生家去了多名警察,要求喻先生去谈话。喻先生目前不敢回家。

   艾晓明昨天离开派出所时请求警察,第一,不要伤害录像带上的老百姓;第二,不要销毁录像带,哪怕保存二十年、三十年,也是艾晓明的东西,恳请璧还。由于惦记家中八十进三的老父亲,艾晓明未来得及向警方要求提供收条。今日接到喻先生电话后,为他的安危万分担心。喻先生家庭电话:027-62639610

   艾晓明手机:13430348391,家庭电话:020-……

   各位朋友:

   由于记录民间历史的工作必须到达现场,又由于公民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多项权利在实际生活中得不到保障。为避免昨天那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艾晓明特别发去相关工作资料,如果艾晓明在前往拍摄途中失踪,或家人朋友在电话联络范围内无法与之沟通,尤其是在失踪24小时之后仍未得到通知,手机不通或下落不明,拜托各位朋友呼吁关注和救援。谢谢。

   艾晓明敬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