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孙文广文集
·上书内参和医院杀生——再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8日
·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年3月24日
·软禁中的赵紫阳2005年2月4日
·反对倒退 抵制逆流——抗议封锁清华BBS之二2005年3月27日
·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致全国人大政协公开信2007年10月23日
·从“光荣革命”到“橙色革命”——浅论非暴力革命2005年3 月1 日
·访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4/2
·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纪念四五运动29周年2005年3月30日
·英雄山上祭紫阳——四五清明纪事2005年4月10日
·盼国共会谈促两岸媒体交流2005年4月23日
·自由先于民主——再论连战北大演讲2005年5月1日
·我不愿加入政党的说明——读王丹文章有感2005年5月10日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2005年5月14日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回武汉探家,在当地解放公园亭子处拍摄了一些中老年居民的聚会场面,结果不但遭当地警方跟踪,而且还将艾晓明教授押到派出所,将其摄像机录像带没收,照相机拿走。艾教授为了记录民间的聚会活动,人身自由受到非法侵犯,个人财物被抢走,她公开在网络上寻求援助,我们应该声援他。她的电话是:13430348391、020-84035157.

   本人多次遭遇官方强行“禁止照相”,现记录如下:

   (一)我给省委大门拍照被强行删除

   两年前,我陪朋友去山东省委交涉有关台湾衣复恩先生(原蒋介石座机长空军中将)1949年前在济南的房产事宜,打的到了山东省委门前对面马路上,我在出租车上透过玻璃拍摄了省委大门前戒备森严的景象,(所以在车中拍照是担心公开拍照会遇到麻烦),当我下车过了马路要进省委大门时,被一位便衣警察栏住问道:

   “你刚才照相了吗?”

   我一怔,只得回答:“照了”。

   他说:“你把它消了。”

   我看那势头、那场合,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在对方的监视下,把刚才拍下的两张照片从数码相机中删掉。

   后来朋友告诉我,党政机关门前都有摄像头,从暗中监视人们的行动。现在我知道了,在省委门前,即使在出租车中照相,也会被警方清楚地看到,公安监视系统已经高度现代化了。

   (二)法院门前照像结果遭殴打相机被抢走

   2006年7月我与高智晟等一行十余人去沂南旁听陈光诚的开庭,到了法院他们宣布开庭延期,我们只得在法院门前照张相,以做记录和纪念。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窜出二十多个彪形大汉,把我们的照相机、摄像机抢走,把携带照相机的人一个个摔倒在地。随后警察还要把我们押到派出所做笔录,诬蔑我们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权”。(详情见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纪》)。于是我知道除了省委,在法院门前也是禁止照相的。

   在中国官方可以到处装摄像头、窃听器,监视百姓,而不准民众在光天化日下照像,这正是州官可放火,百姓不准点灯“。

   (三)公民采录权与官僚们的黑社会

   中共省委门前、沂南法院门前、公园中的维权讲座现场都禁止照相。那些躲在这些衙门背后的官僚们,他们的心地是黑暗的,怕光亮怕曝光,他们得了畏光症,他们是些见不得阳光、与黑暗共生共存的鬼类,他们用专政的手段剥夺公民的采录权,他们把霸占的地盘建成了黑社会。我们应该捍卫自己的采录权,我们应该撕下他们的遮羞布,曝露他们的嘴脸。

   (四)支持武汉花楼街居民维权**

   武汉花楼街居民维护自身权益,反对强制拆迁行动早有传闻,据我电话询问了解,当地维权者喻正华先生(027-62639610)告诉我,7月23日有将近千名警员到花楼街撕下了维权的横幅和标语,居民对此十分反感,于是请了法律工作者,在公园给大家讲些法律常识。此事引起警方不满,于是抢走艾教授的照相器材。

   中国公民有采录真相的合法权利。警察本应是公民合法权益的维护者,现在却成了剥夺公民权利的执行者。堂堂的中国公民,大学教授,只因为支持维权,采录公民聚会的现场竟然成了专政对象,被押进派出所,摄像器材被没收。

   我们应该要求惩处那些在公园中剥夺公民采录器材的警察和背后的策划者们。我们要求惩处那些在公园中抢劫公民相机的警察和下令抢劫的官员。我们应该声援走到了维权第一线的艾晓明教授。

   2007年7月31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附上:

   艾晓明民间记录工作者艾晓明求援

   昨天,7月25日上午,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在老家武汉解放公园一个亭子处,拍摄了武汉一些老街老厂中老年居民的聚会,这些人聚在这里,有一位维权工作者丁先生发言,一位老工人发言。现场也有很多便衣在外围徘徊。后来帮助艾晓明背三角架的程先生身旁就站了一位武汉市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当艾晓明和程先生离开亭子准备前往茶舍拍摄老百姓娱乐演唱时,走到一块草地上,若干警察跟上来,一位警察检查证件,其他的就打电话。

   此时大约是十点半,艾晓明的手机被拿走,艾晓明和小程随后被带到解放公园附近劳动街派出所分别询问。

   在询问期间,有多个电话打进,虽然手机还给艾晓明,但不允许接听;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后来家人来一紧急短信,艾晓明看后只好拜托警察发信息:"已经知道了".艾晓明的照相机(因为是其他人拿过,所以不知道其中是否有照片)被拿走处理;艾晓明的摄像机录像带被没收。经过几位警察的询问、教育,大约两点差十分基本结束,警方不同意艾晓明自行叫车回家,派车送其送返住处。

   今天早上,艾晓明接到数个来自武汉的电话,昨天在录像带上出现的演讲者丁先生被公安要求谈话,花楼街喻正华先生家去了多名警察,要求喻先生去谈话。喻先生目前不敢回家。

   艾晓明昨天离开派出所时请求警察,第一,不要伤害录像带上的老百姓;第二,不要销毁录像带,哪怕保存二十年、三十年,也是艾晓明的东西,恳请璧还。由于惦记家中八十进三的老父亲,艾晓明未来得及向警方要求提供收条。今日接到喻先生电话后,为他的安危万分担心。喻先生家庭电话:027-62639610

   艾晓明手机:13430348391,家庭电话:020-……

   各位朋友:

   由于记录民间历史的工作必须到达现场,又由于公民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多项权利在实际生活中得不到保障。为避免昨天那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艾晓明特别发去相关工作资料,如果艾晓明在前往拍摄途中失踪,或家人朋友在电话联络范围内无法与之沟通,尤其是在失踪24小时之后仍未得到通知,手机不通或下落不明,拜托各位朋友呼吁关注和救援。谢谢。

   艾晓明敬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