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
孙文广文集
·孙文广:公园悼念孙中山、赵紫阳(组图)
·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120411
·从薄熙来案看司法独立与阳光权力120417
·五一前我家首次被站岗120430
·祝贺光诚、学习光诚、捍卫权利【120502】
·陈光诚赴美周永康最高兴
·今天打通陈光诚电话120509
·见义勇为江天勇120510
·我与老鼠对话
·周永康在北京建东师古村——五论陈光诚事件
·山东济南聚会悼念六四120531
·6月3日我们去中山公园纪念六四120603
·必须查究致死李旺阳的责任120607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为什邡90后叫好 ——兼评《环球时报》社论120706
·建议撤销特警——什邡再论
·《环球》不该反对学生维权——三论什邡120714
·从伦敦看国营体育穷途末路120820
·建议修改奥运规章 制止国家不当行为120828
·学香港反洗脑、反愚民120912
·不审薄熙来天理不容120925
·为法办薄熙来叫好120929
·孙文广:莫言获奖理应祝贺
·济南国保阻止给暴拆受害老人送棉衣121024
·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121031
·32年前狱中上书议修党章去毛化121107
·改旗易帜是邪路吗?——评十八大政治报告121112
·从朝鲜看中共对外政策——再评中共十八大121113
·孙文广:黑箱十八大——三评中共18大
·反腐败,要阳光——读鲍彤反腐文章有感
·必须释放刘晓波121210
·孙文广:农村土地 还给农民——论私有化
*
*
*2013年文章*
·南周抗争意义重大【130110】
·孙文广:教师广场下跪也是抗争
·欢迎李红卫劳教光荣归来【130220】
·判农工不判官员法理难容——评禹州截访之判决【130226】
·我要求解除软禁——我的软禁记录【130302】
·从申纪兰看人大制度弊端【130305】
·如果我是2013人大代表【130307】
·我的博客遭枪毙 寿命三天【130311】
·法广采访:中国“两会”在民众淡漠中收场【130315】
·四十余年的抄家回顾【130316】
·20余国保阻我去公园悼先烈【130331】
·孙文广:从失败到成功中山公园悼先贤
·VOA采访:祭孙中山赵紫阳遭禁 济南国保被指违宪【130402】
· 中国人权和两岸走向130412
·评赵常青等的“非法集会”【130423】
·孙文广: 诽谤茅于轼该当何罪?【130509】
·济南纪念六四24周年——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一
·为防六四40员警堵我家门——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二
·李红卫庆生十余人抓进派出所——悼念六四24周年纪评之三130526
·捉放李红卫——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四130527
·抗争后公安押我去游泳——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五130530
·山东济南连续六年聚会悼六四(多图)——六四24周年纪评之六130601
·重发《广场行思录》---六四24周年纪评之七130602
· “优秀”党官奸幼女被快杀灭口130620
·悼念李昌玉130630
·孙文广:赞茅老批老毛——兼论亲儿告发母亲反毛130711
·中共对入侵韩国应反省忏悔130822
·济南审薄我遭殃130824
·今天我的软禁被强化130908
· 自由亚洲 三顾孙文广 130920
·德国之声 孙文广半个世纪的抗争 130921
·城市土地该还给市民——再论私有化
·法广19日报道孙文广呼吁各界支持夏业良教授
·薄熙来二审济南一片紧张 131025
·刘云山济南扰民记 131118
· 近代中国三次土地大掠夺——三论私有化 131209
·曼德拉国葬 我家被封门
· 毛泽东领导的“革命”是邪路——四论私有化
·法广采访:周永康在中国民间名声很差 罪责深重131212
*
*
*2014年文章*
·发展私企必须变更宪法——五论私有化兼论私企外逃140115
·2014年的盼望140202
·评乌克兰聚众示威140223
·从昆明血案看新疆、西藏问题 140313
·问习主席我有权进广场吗?——广场行思录之二140318
·再致习近平请开放天安门广场——广场行思录之三140326
·声援律师 讨伐黑监狱变相劳教
·济南清明悼念 遭国保打压140404
·清明我被绑架旅游 140406
·山东大学“黑监狱”亲临记140421
·89六四大事记 ——纪念六四25周年之一 140502
·忆89六四在山东大学——纪念六四25周年之二140507
·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六四——纪念六四25周年之三140515
·高压政策逼人去广场——纪念六四25周年之四140518
·六四“被旅游”纪——纪念六四25年之五140609
·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140624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140625
·就香港选举接受台湾央广访谈140704
·讨伐背信弃义——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之二140904
·抗议剥夺被选举权——声援港人反假选之三140909
·自由亚洲:鲁人孙文广“山大”长坂坡 独挡保皇军怒吼援港民1409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播杨宪宏先生就"反右"问题,在07年1月下旬,通过电话访问孙文广,并在2月2日播出。内容如下:(根据录音整理,并加上小标题)
   杨宪宏(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主播):今天的节目是焦点访谈,为大家访问的是住在山东省济南市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
   今年是中共在1957年发起反右运动的50周年,一些当年在反右运动中幸存者、受害者的后人最近都纷纷动作,联署或单独上书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要求为当年的右派彻底平反,反省反右运动,补偿受害者及他的后人物质跟精神的损失。
   事实上,孙文广教授所在的山东大学几位反右运动的受害者,早在2005年九月十八号就由山东大学中文系退休的史若平教授执笔,以一群反右受害者及家属子女的名义共同发起签名信,题目是《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要求中共当局对反右运动彻底平反,并且对反右的受害者和已故者及其家属作出物质和精神补偿。目前为止在联名信上签名的反右受害者及家属就有一千两百九十一人。(注:截止07年6月17日,签名已达3789人)

   待会儿打电话到山东济南,请孙文广教授来跟我们一起回顾这一场反右运动的血腥历史,以及在中国现行的政治法律条件底下反右运动的受害人及其家属要求国家赔偿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稍后就进行焦点访谈。
   杨宪宏(以下简称杨):这是中央广播电台,我是杨宪宏,现在进行的是焦点访谈。今天要访问的是住在中国山东省济南市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
   孙教授,请问你在电话线上了吗?
   孙文广(以下简称孙):是的,我在电话线上。
   杨:哎,谢谢,孙教授,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谢谢你接受我们的访谈。
   (一)要求平反右派的公开信始末
   杨:我先来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来宾,还有我们的主题。
   孙文广教授今年已经73岁了。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发起的这一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之后留校当老师,由于坚持自由的精神跟敢于讲话的作风,让他在一九六0年以后中国的每一次政治运动中都被批斗,入狱,受到种种迫害。到一九八二年才获得平反回到山东大学工作。
   孙教授在一九八五年转入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来任教,多次发表论文批判极左的经济理论。现在孙教授已经退休了。
   今天我们要谈的主题是,五十年前的反右运动还有反右运动受害者,以及其子女家属要求平反和国家赔偿这个诉求。我们知道二00五年发起这个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联名信,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跟精神损失的山东大学一群退休老师啊,都是孙文广教授的朋友,那么请谈一谈你所知道签这封签名信的背景,孙教授。
   孙:可以的。这封签名信,是我们学校的史若平老师还有李昌玉老师他们五六个人发起的。它们发起之前也和我商量过。这封信的发起者、反右受害者家属子女,都是反右运动的受害者,其中有的人像发起者史若平老师,他今年都八十多岁了,打右派以后二十二年受尽了苦难,他一直认为右派的问题处理得是不当的,因为七九年给他们改正,不平反,而且中央再三声明:反右派没有错,只是扩大化。他们对这个很不服啦,一直有所反映,但是不为当局所接受。那么最后他们就搞了个签名信,而且把签名信发表到海外的网上,即《议报》的签名网上。这个信发出去以后我也签了名,后来各级党委找这些签名的人谈话,包括山东大学的,包括我,包括史若平老师,其他的有在北京的,在云南的,在四川的,凡是签名的人几乎个个都被找去谈话,问的主要就是,你们这个有意见可以写信啊,为什么要去海外发表呢?这是不对的。
   找谈话的人几乎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理直气壮地和他们辩论,说我们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合情合理的,国内不能发表,我们就到国外去,因为国内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出版自由。
   而且谈话更加可笑的是,有的(单位)不但当地党委来谈,而且带着公安局的干部来谈话,带有威胁的性质。因为这个事情只是一些言论啊,这些要求跟公安是没有关系的,谈什么东西呢?
   现在他们搞这个签名信,还有很多人打电话来、写信来要求签名,因为这个签名网络经常不通,没有签上去。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二)右派的六条标准及打右派真相
   杨:我们知道孙文广教授本人并没有在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分子。可是在两年之后发起的反右倾运动以后就连续被批判,进出监狱直到一九八二年才被平反。以您的见闻跟您的经历,您怎么看反右和反右倾运动啊?什么是右派分子呢?当时迫害有多严重?
   孙:是这样的,反右打右派的时候有六条标准,六条中最主要的有两条,后来他(中共)一再强调,(一条是)反党,反对共产党,另外一条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你就可以成右派了。
   杨:就右派啦,(笑)原来是这样。
   孙:当时我在学校里面,怎么叫反党呢?譬如你对党支部书记批评了几句,那就是"反党"了。你对现实有些不满,讲了几句话,那就是反对社会主义。
   杨:哎哟,社会主义不是常常批评吗?
   孙:对啊,当时是不允许的,不可以的。你怎么(说)社会主义不好呢?那什么好呢?蒋介石好吗?那你是反动吧。
   杨:蒋介石也不好吗?(笑)
   孙:是啊,蒋介石也不好。
   杨:那共产党也不好,毛泽东也不好。(笑)
   孙:主要是这两条,还有分裂社会主义阵营也是一条罪状。怎么来的呢?当时有的人对苏联不太满意啊,讲几句苏联到东北拿走我们的机器,(杨:是啊是啊,那个性质很恶劣,强盗)是啊强盗,你要是讲了几句,透露了几句,他就讲你要分裂社会主义阵营(笑)。当时中国和苏联是社会主义阵营吧,所以这是很笑话的。后来它和苏联闹翻了,苏联成了社会帝国主义了,那么它就来一条,你要是同情苏联的话,你就是苏修。
   杨:苏修,哈哈,又是右派?
   孙:是啊,又来了。
   杨:它不喜欢你,就说你是右派。
   孙:有的单位就是这样啦,上边给它一个任务,要打八个右派,已经打了七个了,还差一个,那随便找一个给他加上一个什么名目,戴个右派帽子。
   有的人打了右派以后,把他赶到农村,赶到农场劳动,过了二十年以后,要改正了,他回来找,要给他改正,(领导人问:)改正?你是右派吗?就查,查了半天,没有他的档案,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是谁)把他打成右派?
   杨:(笑),好可怜啊。
   孙:是啊很可怜的。
   杨:怎么这么凄惨,连个理由都找不到了。
   孙:是啊,理由也找不到,这种情况不止一起,好几起。没有地方负责,可打成了右派,他已经被赶到农村二十二年了。这种情况很多。
   (三)右派的平反与改正
   杨:一九七八年九月十七日中共当时中央转发《贯彻中央有关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好长啊这个名字,到一九八0年五月,曾经被划为右派的五十五万人几乎全被平反(孙注:实际上是改正,不是平反)了,有些右派后来还是被任用了,升了官,最著名的就是朱镕基,还当了国务院的总理啊。从这个意义来看,中共是为一些右派分子来平反了,那为什么反右运动受害者及其子女,就是没有在被像朱镕基平反一样,列入一个国家应该有的程序,而是他们自己要求平反赔偿呢?
   孙:是这样的。他这个右派打了五十五万吧,打了之后,当时这个处分是很严重的,就是给他降职,有的开除,降职就是原来拿的工资比较高,给你降一级两级,有的降五级六级,比如山东大学我的老师束星北,很有名的一个老师,他打了右派以后,本来工资是二百多块,打了以后给他降下来,后来七九年改正了以后,就给他恢复到原来的工资,那这二十二年给降了五级了,少发的工资他不补,这二十二年是很大的一块了。
   这和共产党打"走资派"很不一样。文化大革命中打"走资派"恢复了以后,是按没有降工资时来补的,不是降了就降了,不是这样的。右派是这样的,打了二十二年右派以后,回来,按照当年打右派以前的工资现在每月给你发点工资,当中这二十二年他不给补。共产党的干部打"走资派"不是这样的,他当时给降了之后再给补回来。
   另外精神损失也了不得的。这几年有的关在监狱里,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很多的啦。精神损失要补的吧?没有。这是很不公平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共产党中央的文件写的是:反右派是必要的,没有错,只是扩大化了一点。这个讲法很不客观了,二十二年里打的五十五万右派啊,最后不改正只有几个呢,官方讲不改正的只有五(六)个人。那你还讲这个运动怎么是对的呢?这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错了嘛,所以他这个讲法也不对,老右心里感到不服,要求重新评价,要求平反。因为原来他讲的不是平反,是改正。你不是右派,但你有错,改正之后你不是右派了,但不是平反。平反的话就要有赔偿损失了。
   杨:不用平反,是吧?
   孙:不用平反这个词。那么大家提出来了,要求他平反,要求他补偿物质的和精神的损失。这个大家都很同情的。我们这些不是右派的,没打右派的也都签了名帮助他们。
   杨:所以文革结束之后,中共当局对反右运动的检讨是相当反复啊。那到了一九八一年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面给反右运动定性,那时是这么说的:
   "这一年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出批评建议,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正常步骤,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跟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的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的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
   就是你刚才提到的,认为反右是对的。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扩大化了,就是你刚才提到的说是必要的,可是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分子和爱国人士跟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讲讲就算了。那一方面发动反右运动是对的,只是扩大化了,可是刚刚数字在当时反右时55万人啊,最后剩下的章罗同盟等六人没有获得改正,换句话说反右的准确性只占55万分之六,大部分是错的,(孙:笑)扩大了近十万倍啊,这怎么肯定反右运动正确性呢?根本把岳飞当张飞这样打嘛。哈哈,这个怎么承担?这个不承担?这个十一届六中全会拿出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讲啊,这当然会引起人家不满啊,这是不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呢?
   孙:是的。因为当年打右派的时候,五十五万右派是占了全国知识分子总数的百分之十啦,知识分子十个人里边有一个人打成右派,这个影响面是相当大的,还有他的子女呢,还有他的配偶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