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

     
   十天前我买好了六月四日去北京的最快列车(动车组)车票。但是在六四前几天我家楼下已经被站了岗,有人、有车,我到哪里都有"跟班".
   六月三日我给书记打电话,说:我买了明天7:40上北京的车票,去北京是我的自由权利。去年警方派警员7人,驱车约千里到北京火车站将我押回济南,这种行动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劳民伤财,挥霍了纳税人的血汗,希望书记通知国保,撤消现在对我的监视和跟踪,不要再兴师动众到北京押我回来。
   于是两位书记晚间到我家,在这之前一小时,我老伴医院的院长也登门来做她的工作。他们好说歹说要我不去北京,说:要从自己的身体考虑,从家庭考虑,不能在六四这个敏感时间去北京,又说这是学校领导的意见。
   考虑到家人的恳求、现状和可能性,再加上两位书记坐在家中,态度执着,坚决,我若不答应,可能会一直坐下去。最后终于答应今年不去北京了。但是我再三说明,明年我还是要去的。

   一位书记说火车票他们可以代我退掉,我表示希望把票留作纪念,(事实上我早已经把这张票扫描存入了计算机。)但他们还是坚持让我把票交给他,(可能怕我拿着票明早再走了)最后我把票给了他,他按原价退给我183元。我说退票要手续费,只能退70%,他说"我有办法退".在他们临走前,我再次表示明年六四我还是要去北京的,我有人身自由。老伴接过话头说:"明年说不定六四已经平反,去也没有问题了。"
   前几天我就有一个想法,如果这次去北京悼六四不能成行(当时估计可能在家门口被截住或者被国保从北京押回来),今年六四之夜我将在家中悼念六四。我的悼念方式是:在一间居室通宵彻夜开着长明灯,让灯光表达我悼念英烈的心情。有朋友说用蜡烛,但我已七十多岁,怕睡后不能续燃,也怕引起火灾,所以以长明灯代替。
   我现在已是73岁的老人,从1989年开始,我发誓要纪念六四,追求六四平反,为此每年六四发表文章,第一篇是02年的"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 04年我去香港参加六四烛光晚会,05与刘荻等四人到天安门广场悼六四,06年到了北京站被警车押回,07年被强制在家,只得在家中以通宵明灯悼六四。
   我希望有志于"纪念六四,追求六四平反"的朋友们,探索出更多适合于自己的纪念行动。一位年轻朋友,知道我被困在家中不能去北京,深夜发短信来说:"我明天代表你去天安门广场,我到目前还是自由的。" 这使我得到很大的安慰,我回他 "非常感谢".
   我现在写此短文,也是告诉那些在天安门广场等我的朋友们,以及关心六四平反而未能谋面的同道们。
   2006年6月4日被监视居住于山东大学东区新校宿舍(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