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
孙文广文集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历史观,统治中国五十多年,在其指导下的教科书,含有兴奋剂、麻醉剂等毒品。国民身受其害,现在应该清除,应该颠覆。记录片《大国崛起》,比较真实地反映了西方大国崛起的历史,不讲阶级斗争,其积极作用应该肯定。

   (一)统治中国五十余年的历史观

   1949年毛泽东写出了有关“历史”的名言:

   “ 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注1)。随后,这个历史观就在中国大陆占了统治地位的、并建立了一整套教科书。

   我自己是五十多年来历史的见证人。1949年我还是个初中生,在这之前是兵荒马乱,在这之后所接受的全是阶级斗争教育和各种宣传的灌输。我在大学读过的课本就是“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国共产党党史”、后来改为 “中国革命史”(党史的别名)。这些读本中充满了阶级斗争,阶级剥削,阶级压迫,帝国主义等观念。现在的教科书也基本上按照这样的历史观编写出来的。使得中国人真实的历史知识少而又少,极端思想充斥脑海。

   (二)拷打后的醒悟 教科书中有兴奋剂

   在“文革”中,我被关进牛棚,拷打逼供,有的大学生下手十分狠毒,山东大学有些人受不了,十几个人自杀身亡,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咬紧牙关挺过来。这些大学生与我无怨无仇,为什么象发了疯一样折磨我?为什么如此残暴?后来我才想到,这和过去的教育、教科书有关。当时的教科书不管是历史课、政治课、语文课,都是在灌输阶级仇恨,阶级对立,不但历史课是这样,语文课也这样。如:《半夜鸡叫》、《收租院》、《白毛女》。历史课中把中国的落后、贫困的责任都一股脑儿推给剥削阶级、帝国主义。教科书中树立了仇恨思想,仇恨到头要发芽,文革中一部分大学生在我这个“反革命”身上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历史教科书给学生灌输的是阶级仇、民族恨,这是些兴奋剂,是些毒品,它能使人产生仇恨,寻求报复。对本来很正常的事物,产生疯狂的敌对情绪,就像是斗牛场上的疯牛看见红布条一样。回想过去,斗地主,斗右派,斗“反革命”,斗走资派,斗劳教所的不同信仰者,某些人的表现不就是斗牛场上的疯牛吗?现在某些人提起帝国主义就会义愤填膺。

   (三)神化领袖和政党 教科书中有麻醉剂

   在五十多年来使用的教科书中,充满了对领袖和政党的崇拜与迷信,这种迷信思想通过教学和考试强制灌输给学生,很多人自然会想到:既然有了一贯伟大、光荣正确的领袖和政党在领导国家,人们只要紧跟就可以,还有什么必要去思考国家大事?于是很多人把命运交给了崇拜对象,成了驯服的工具,对邪恶势力听之任之。教科书中的这样一些宣传灌输,这样一些素材,是些麻醉剂,也是毒品,这些毒品使人们对公共事务、对自己的政治权利和身边侵犯人权的现象表现出非常的冷漠。

   (四)是狼奶还是毒品?

   在过去的教科书中,把农民暴动、义和团的排外,都说成是革命行动。历史学家袁伟时教授说中学生是吃狼奶长大的,登到《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副刊上(注2),结果冰点遭封,袁先生受批,很多人为他打抱不平。其实袁先生说学生是吃狼奶长大的,这种说法没有错误。

   教科书中宣扬的的阶级仇恨、对领袖和政党的迷信,使人在视觉上产生畸变,把正常视为邪恶,把邪恶看成革命。这些教科书给学生灌输的不是人道、人性,从这一点上讲,可以称之为狼奶,确切地说那是些毒品是些兴奋剂、麻醉品,狼奶的营养要和牛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毒品则不一样,它对人类有害无益。

   (五)对阶级斗争历史观的颠覆

   过去的历史教科书在论述西方近代史时,重复最多的是、“垄断资产阶级”, “帝国主义”等内容,现在使用电脑对《大国崛起》中的荷兰、英国、美国篇的四万六千多字的解说辞进行查找搜索,结果根本找不到“垄断资产阶级”、“帝国主义”、“殖民主义” “剥削”、“剥削阶级”,等用词。推动西方国家走上强国之路的再也不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取而代之的是自由、平等、民权等思想,是议会制度、内阁制度,是两党制,是权利的制衡,是君主立宪。

   毛泽东讲:

   “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注3)。

   而大国崛起中所叙述的英国1688年的“光荣革命”却是当时体制外的改革派和体制内的开明派相结合,发动的一场和平的改革。只是赶走了老国王,让国王的女婿(驸马爷)登上王位。条件是他们必须接受议会的约束,议会的权利高于王权,压倒王权。这就是著名的英国 “光荣革命”,(注4)历史学家多认为这是英国走上民主化道路和大国崛起的起点。“光荣革命”是和平过渡,是妥协的产物。正是这个和平革命(和我们的教科书讲的“革命”截然不同),史家认为不论在英国还是在世界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大国崛起》论述的几个首先崛起的西方大国,在大陆的教科书中,他们几乎都是新老“帝国主义”,都是一色的妖魔,过去对他们不要说是学习,就是借鉴都不可以,现在不仅借鉴还要学习,而且还要拿到中央台去放映。这是不是要颠覆中国大陆五十多年,占统治地位的历史观和历史教科书吗?《大国崛起》的积极作用不能低估。

   (六)苏联解体后的教科书问题

   1991年原苏联解体,十几个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走上民主化的道路,结果发现原来的教科书根本不能用了。有些地区只得停止历史教学等待编出新教材。

   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在1949年之后都是仿照苏联的模式,我在大学念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就是1938年联共(布)中央审定,1949年莫斯科外国文书籍出版局印行的。东欧的情况和苏联的过程大同小异。一旦政治上彻底改革开放之后,大家睁开了眼睛,才发现,孩子的教科书中有很多毒品,手边又找不到合适的教材,周围人中又难于找到真懂历史的教师,于是有些地方就把历史课停下来,让孩子们先休息一下,等着大人去编书,去培训教师。

   1949年后,中国提出“向苏联一边倒”、“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今天中国要在政治上改革开放,有没有准备好教科书?开明的领导人,应该未雨绸缪,先做准备,公开讨论教科书问题,把那些已被公认的,明摆着的毒品从教科书中删除。

   (七)如何消除流毒

   中国人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中,被强制的灌输了一些极端的意识形态,一些有毒的东西潜藏于教科书、媒体的宣传,文学作品之中,天长日久一些毒素已经渗入大众的血液,日积月累,成为中国革新的最大困难之一。现在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如何清除藏在人们头脑中的毒素?改编教科书是一个办法,停止再向学生们灌输毒素,拯救孩子。但成年人怎么办?国民意识如何改变?我想应该利用大众传媒,特别是最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来拨乱反正,还要利用多种形式包括文学艺术。大家都要为改造社会意识出把力,这也是反省自我的一个机会。现在中央电视台有个百家讲坛。有些非常精彩的内容。但是我想,是否可以多接触一些近代史,对那些被歪曲的历史,给出一些校正,这是件影响很大,很有意义的事情,为了播出必须争取“领导”放行,为此就要灵活,不能追求绝对的纯正。

   我们应该感谢《大国崛起》的策划者、学术指导和编导。我们还应该感谢在之前的“走向共和”,“河殇”, “苦恋”,还有五六十年代的遭到大批判的“毒草”的作者们。他们的作品让国人了解更多真实的历史,为人们提供借鉴历史的机会。历史会纪念他们的。

   当然不是说《大国崛起》已经是完美无缺,也不是说它每一集都写得很好,但是在目前的中国,在大型纪录片中,它的出现是难能可贵的,对国人的思想有着启迪的作用。《大国崛起》介绍西方国家的强国之路,要比大陆过去的教科书真实得多,理性得多。

   我国的教科书中有毒品,上亿的孩子正在接受教育,成年人也接受过灌输。我们应该大声疾呼,救救孩子,救救国人,讨论教科书,修改教科书,还给国人真实的历史。

   注1:毛泽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1949年8月14日

   注2:2006年1月11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副刊

   注3: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注4,钱乘旦主编,李季山著《走向民主——英国第一次宪政改革P10》

   2006年12月13日于山东大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