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
孙文广文集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

   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对媒体说:“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本人是民建会员,对其观点不敢苟同,现提出商榷:

   (成思危先生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简称“民建”,大陆八个“民主党派”之一中央主席,是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享受国家领导人待遇,近年频频在媒体曝光,相当显眼。)

   (一)橄榄球赛和政党制度

   成主席说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注一)。

   我认为“球赛”的制度和文化(包括橄榄球赛),在很多方面,能为我们建立政党制度提供借鉴与启示。例如球赛的竞争性,把球场视做竞争场,球队之间完全平等、独立,每个球队都有取胜的机会,都有被淘汰的危险。在球场上绝对不能规定哪个球队是领导者,谁是终生的冠军,人们欢迎对冠军的挑战。球场上双方要在体力、智力、技巧、谋略上进行竞争。竞争的双方必须遵守规则,球员犯规要受警告、吃黄牌、吃红牌要下场,有的还要判停赛几年。这种建立在平等竞争基础上的球赛制度,值得我们在制定政党制度时学习。

   (二)世界杯与球赛文化

   今年看世界杯足球赛,我脑海中闪现一个想法:中国的民主化、法制化,为什么这么难,这么慢?是不是与中国的大型球赛活动开展比较晚,不够普及有关?

   中国古代虽然也有球类运动,《水浒传》介绍在宋朝就有人踢球,但那种踢球好象只是一种表演的杂耍,没有进门得分,撞人犯规等严格的制度,不像西方的球赛有严密的制度,所以不久就淡出历史了。

   中国古代文化宝藏很多,但缺少竞争文化和球赛文化,这可能是中国民主化、法制化进展慢的一个原因。环顾现代民主社会,一些发达国家,大型球类竞赛都很活跃、普及。如英、法、意、德的足球运动,美国的蓝球和橄榄球,这些球类活动,不但参赛人众多,而且观众更多,当代重要球赛通过电视,有几亿人观看。这样天长日久,崇尚平等竞争,尊重游戏规则的球赛文化会影响国民素质、影响国家的政治文化。发展中国家,像南美洲,盛行足球运动,出了很多球星,在那里民主化的进程也较之亚洲进展更快。

   成主席说:“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这说明他对西方民主制度和美国的橄榄球都存在着偏见。美国的橄榄球比赛,规则很明细,而且还有很多保护措施,比赛紧张刺激,受到众多美国人喜爱。对这项运动,各人喜好与否,会有差别,正所谓:“罗卜白菜各有所好”。但做为政治人物,如果厌恶竞争文化却绝不是件好事。成主席如果没参加过球类运动,也建议他多看看球赛。

   (三)西方政党制度不是压倒对方

   不能说西方的政党制度是“一定要把对方压倒”。在西方民主国家通过竞选一党上台,另一方成了在野,这是正常更迭,在野党仍有很大活动空间,可以代表民意监督、反对执政党,促使执政党听取民间呼声,保持清廉,也可以揭发执政党的贪腐,可以准备下次选举,在中央失去政权后还可以参加地方和议会的竞选。政党轮替并没有一定压倒谁的意思。

   最近美国中期议会选举,反对派民主党获胜,执政的共和党总统布什立刻请反对党众议院的议会领袖佩洛西吃饭,共商大计。外国媒体报道,美国两个冤家对头在白宫共进午餐,经过一个小时密谈,会见了记者,强调寻找共同立场,回避细节问题。他们完全友好相待,没有把谁压倒。

   西方的政党制度,可能不是最完善的制度,但这个制度,较一党专政却不知先进了多少倍,文明了多少倍。西方政党制度应该是我们借鉴和学习的好榜样。成主席对其如此鄙视没有道理。

   (四)大合唱不应是中国的政党制度

   成主席说(注1):“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唱大合唱,就要有主旋律……”

   我认为“大合唱”不应该是中国的政党制度。大合唱是少数人的表演活动,参加者是出于某种爱好,别人无权反对,大合唱不能强迫别人去听去看去遵守。

   但政党制度,一旦成为法律,全民都要遵守,谁都不能违犯。过去中国实行一党专政制度,谁反对都要遭惩罚,包括打“右派”、打“反党”、 打“反革命”、打“颠覆政府”,轻则开除公职,剥夺子女升学权,重则判刑,甚至杀头。

   大合唱作为演艺形式,表演的好,可以娱乐大众,即使不受大众欢迎,但至少可以使一些参加者陶醉。大合唱要聘请有专业技能的指挥者。而民主国家的政党制度,必须保证执政党要有全体国民的多数认可,要经过选举产生。成主席认为中国大合唱的指挥者,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担任,换了他谁也不能担当,这是一种政党崇拜,是一党专政的思想基础。而现代的政党制度的思想基础,是尊崇、自由、平等和公平竞争,由选民决定谁执政。

   大合唱要有主旋律,在大合唱中不能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但是作为国家的政党制度却必须要保障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每个人都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唱出不同的调子,这与大合唱完全不同。一个政党制度只准唱一个调子,只准有一个终身的指挥者,那就是一党专政。

   中国不应该推行一党专政的政党制度。一个国家的政党制度涉及公民的根本利益,政党制度应该保护全体公民的权利。

   (五)从宪法和“党派”章程看民主党派

   在中国的宪法中和各个“民主党派”的章程中都确定了“民主党派”的身份。早期的中共宪法中,还没有提及“多党”的问题。1989年六四之后,原来的政治体制改革发生了逆转,为了加强中共对“党派”的领导,在1993年修改宪法时特地加上了“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后来在各“民主党派”的章程中都重点突出了“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民建的章程加入了:

   “本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协商制度中的参政党”的内容。

   现在全世界只有在中国、北朝鲜几个共产极权国家的宪法中,还保留了“共产党领导”的内容。全世界还有哪个政党,在自己的章程中规定,必须接受另一个政党的领导?除了中国的“民主党派”,可能很难找到其他的政党了,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

   中国所有“民主党派”都承认了自己的被领导地位,直到今天还没有听到反对声音。这是极不正常的。政党本是现代社会,民主制度的产物,各个政党之间,在法律上应是平等的关系,它们之间要互相监督,互相竞争,代表不同的群体,通过正常的竞争使国家的行政司法能够保持公正,中立,廉洁,避免专制,贪腐。而在中国,通过强权统治,以宪法形式,确立一党独尊的绝对领导地位,并强迫其他“党派”就范,俯首称臣,这种一党专政下的政党制度,不可能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可能建设民主和谐社会。

   (六)修改公务员法,端掉政党铁饭碗

   按照现在中国的公务员法,政党中的党务工作者,可以享受公务员待遇,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可以按月从国库领工资,享受公费医疗,退休后享受养老金待遇。这是极端不合理的制度。这种公务员制度,使得国库成了执政党的党库,强化了一党专政,扶持了一批“花瓶政党”。

   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党,能否存在,能否兴盛壮大,仰仗于它是否能够代表民意,是否能在竞选之中胜出。国家不能给某几个政党,提供终身的保障,政党中的党务工作者不应该享受公务员待遇。

   成主席在今年8月接受香港《凤凰周刊》采访时说,中共不久前公布五号文件,“是中国政党制度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他说:“我觉得强调了“民主党派”参政和履行职能的重要性,并且给予了制度化的保证……,例如在《公务员法》中将“民主党派”机关人员也列为公务员,和中共一样,这实际上落实了五号文件的精神。像这样将党派机关人员定位为公务员在世界上是不多的。”

   成主席明明知道在世界上把党派工作人员定位为公务员是不多的,中国的执政党打破了世界的惯例,利用自己的特权,让自己的党员享受公务员待遇,现在分一杯羹给“民主党派”,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缺少自尊的表现,在全国大众面前树了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一个执政党,把国库变成了党库,从中自肥,这应该爱到国人的遣责。做为“民建”的主席本应与其划清界限,现在只因为自己得到了好处,而喜不胜收,夸之为“里程碑”。这种心态,这种举止,怎能叫人不称之为“花瓶党”呢?这不但污辱了自己,也污辱了广大的“民建”会员。希望成思危先生自重。

   中国应该建立科学的现代化的政党制度,为此必须制定政党法,修改宪法,修改公务员法。防止执政党享受特权,也防止执政党利用公务员法来腐蚀其他政党。

   2006年11月19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注一::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年9月20日第4版,《报刊文摘》9月25日第二版摘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