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徐水良,接刀!]
孙丰文集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接刀!

   孙丰:徐水良,看刀!
   徐水良说:孙丰兄主张“无修饰无限制的赤裸裸民主”,反对给民主加修饰词。认为“ 赤裸裸的民主才是大自然的纯然造就,她也就是大自然的本身,拥抱赤裸裸民主才是直接的人性。对民主的任何修饰都是由于人的主观意愿”。
   我那阿良,并不是我主张“无修饰无限制的赤裸裸民主”,也不是我“ 反对给民主加修饰词”而是这一讨论开始时喊的就是《只有社会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同时的还有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这立论使我感到似曾相识,在嘴边上却一时想不起,后来,是在梦里,在梦里才终于想起:它就是“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这个强盗命令的逻辑再植,这可是不行的。一是滔老是对着不教竖子、对共产党喊这个口号的,而他还是共产党内的老人。因他是冲着胡锦涛这个实际对象才立这个论的,当然其意义就含有时势的痕迹,有它的积极性,进步性--任何促成共党向文明进化迈步的努力我们都拍掌欢迎--只要它向文明向进化迈进,它在实际上就是走进垮台,崩坍,这是绝无二话的;二是当时我正忙于写《原罪的共产党》没顾上。
   但这个命题和“社会主义”概念一样:含有意识形态痕迹,虽然比社会主义的含有要稀薄,但仍然含有。既含有那就仍有僵化人格异化社会的可能,就得给予足够的警惕,怎么警惕呢?就是加以证明。
   还有:谢滔老注重了现实斗争的需要的一面,却勿视了一个更根本的方面--我们不是为反对共产党、反对胡锦涛才要求宪政要求民主,相反:我们是为在中国实现宪政、实现民主才批判胡竖子批判共产党的,他们垮了、倒了,中国还在,中国人还在,我们就得进行文化重建,伦理再植。冲看重建文化,重植伦理我们才要去证明“只有社会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是个错误命题,行不通,为什么有大路、近路、直路不走非绕圈子,走小道呢?人所需要的(即实际上人能享受和可享受的)只是民主,决不是什么样式、什么形态的民主,只有做为功能的社会才需要考察样式或形态,我的清理是把这二者区别,只是选了国凯来开头--谁叫他是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来。但说的很清楚,我不是冲着他,而是要扭转“只有社会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这一立论所规定的方向性。

   我的立论是有饭咱直接吃就是,不必再唱什么主义好。
   须知:滔老人在这里还错用了一个单称关系范畴--“只有”,他的很积极的立论就蒙上了一层不可靠的意志妄加。国可分中、美、俄、英、法……可人呢?人却是同一个自然事实,别的民族吃下后饿不着也不中毒的东西中国人吃下也绝对不会有问题,让别国倡盛和富有生气的制度也不会让中国人遭罪--不适合中国人的社会主义制度同样也不适合任何民族--这已经为历史实践所证明。怎么能说“只有社会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呢?什么主义都不讲而只讲可行性的国家不是没陷入咱这被救的水平吗?不就是非要用意识形态来做立国之本的国家才沦为被救的吗?那就证明不是什么样的样式或形态的民主而是实际的民主才是救国的法宝--如其说救中国就不如说适合人类--中国人也是人类中的。
   还有:你知道“社会民主主义”这个概念仍然含有意识形态的痕迹吗?这才是我要说要向人们呼喊的。
   你怎么就知我主张的就是你所批评的那态度呢?没有证据。其实我只是要借国凯社民党这名阐明“民主”是一个先验概念,是绝对可靠的;而“社会民主主义”却是个经验(主观加于)概念,并不绝对可靠。实际上人所需要的只是民主,不是某某样式某某形态的民主--因为民主是一个质--人际关系的特定品质;而“社会民主主义”是个方法论或实现程序概念,不是质。是因质的实现、落实需要相应的方法和步骤--才将之提出来的。它只是方法论,而民主是赤裸裸的质,它们不是同级的,不是等价的,不可同日而语。我的目的是呼唤理性澄明的严密性,并不、也未干涉到实践的领地,我想说清的是--能救中国的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这个“民主实现的方法论”,而是最素朴的“民主这个质”。只是质须借助方法,只有当我们在方法论上做比较时才能说其某方法比某某更好些或差些,可咱的清理还没到这一步。请你细地看看,我是否有对方法论的阻止?没有。
   广滔老举克林顿如何如何……这无效于证明美国就是“社会民主主义”制度,或证明“社会民主主义”制度优越。因为它们都是文明,进化,因人类处在文明进化中,只要据于文明和进化,我们选择任何一项能促成人类福祉的方法或步骤就都有充分理由,并不须借助意识形态名义才合法。我还想说:实践也已证明那个(有限)制度具有积极价值,你采纳便是,无须事先证明它归属到姓资还是姓社--今后不要再问姓什么,而只管有无价值:只问那东西好吃不好吃,不问它出自那个意识庙门。只要具有促成人类大家庭更和谐,更幸福,更可被实际享有,我们就接受它,为什么非要说“只有社会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的”呢?其实误中国害中国的并非全是专制,更为深刻原因倒是极权,而且是意识形态极权,这才是我的批判所要完成的--中国及所有共产政权的本质都是--
   ①一党专政+②极权体制+③意识形态异化=意识形态极权政治。
   国民党也专制过,它造成共产党那么大的危害了吗?没有人不承认这差别,原因呢?专制是文明的早期因而也是不成熟的阶段,是不能避免的,属之人类本性内的错误。而意识形态是对人性的异化,是人性的丢失和陷落,所以意识形态极权造成的灾难是空前的,并且极难克服。而“社会民主主义”仍然含有意识形态的色彩,虽然已减弱。我竭斯底力要喊要叫的就是--阻止一切人造意识形态变种的再度复燃,因为意识本身就是形态的--所以就不能在它自身形态之上再造形态。
   这个形态叫做反映与被反映的相符--真(中国话意诚心正)。
   只有真才有善--完满的极致。
   只有善才能美,美即和谐,是果实。

此文于2007年07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