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刘国凯,你得回答--]
孙丰文集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国凯,你得回答--


   
   
   
   孙丰:刘国凯,你得回答:
    “民主”到底有哪些错误?还非得加上个“社会”来做修饰?
    未经修饰的“民主”是毒品,还是艾滋病?
    为什么赤裸裸的民主不要,非学那邓屠加限制而后才算数?
    (邓在“社会主义”前加限制成分“中国特色”)
    一加特色还有原味?还是原汁?
    水里掺果汁,它还叫水吗?
    赤裸裸的民主才是大自然的纯然造就,她也就是自然本身
    拥抱赤裸裸民主才是直接的人性
    对民主的任何修饰都是出于一部分人的意愿
    “社会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民主”一样,都不是正宗民主
    是在纯然的民主里灌水后的假货
    无论咱中国,还是全人类
    任何地方的人所需的都是那无修饰无遮掩的赤裸裸民主
    也只有赤裸裸民主才是人所直接需要和直接可享的
   
    哎呀呀,我那伙计们,只有民主!
    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也没有社会民主主义民主!
   ----以上调侃只因与国凯是有朋,为让空气活泼些。其实此文不是对国凯做发问,而是参入社会民主主义的大讨论,刘是社会民主主义的代表。对谢滔老发文以来有关社会民主主义的争论,憋着一句发问:纯粹的民主不要,干吗非要掺上“社会”二字?没必要!而且“社会”也掺不到民主里去--它们不能还原到一个共同概念里。社会不是可溶化于水的糖或盐,民主也不是溶化社会的水,它二者不共一个血本,不是同一DNA。社会不能嫁接在民主里成为民主的成分,就像公狗干了什么别的畜兽也不会像马配驴产骡那样合成出混血狗。相反,民主却是社会职能的内容,是社会所要贯彻的。就像人的手能抓任何工具,任何工具都不能抓人的手那样,它们是不能倒过来的。
   只做为与共产党的论战这个立论还有意义,它还是进化。问题是共产党已不须我们来斗来打,它的垮台已由它天然的逻辑非法性提上日程,而且就在脚下,不能逆转。咱们面临的任务只是:一,在共产党怦然倒塌时承担起对民族的责任,把震荡的破坏度减到最低;二,确立民族文化重建的方向,即怎样来选择民主制度?怎样尽快回到我们伦理的起源。面对任务:“社会民主主义”不只是纸上的兵,还引导人们从真民主上的悄悄然脱离。
   未来中国的宪政只应是赤裸裸民主!而不是任何修饰词之下的的民主。
   此文只是说我要介入讨论了很久的这个命题。主要思想已寓在这个调侃里。
   
    我还没出招,国凯就海陆空左中右三军迎了上来,不错--
    我直捣的就是:“社会民主主义是民主主义的继承和升华”这个命题
    国凯讲的那一切,无非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来垄和根脉
    可“民主”呢?它既不在经里也不在典里,它直接出在大自然的造就里
   我们需要这样的辩论,不只是我们间的事,而是秩序重建所需要。请国凯将驳文发表,让我们辩论下去,因为我们的辩论透视出来的不只是彼此的信赖与尊重,而且是对真理的向往和真理是可证明的坚信。辩论逼迫着我们只去捍卫各自的论点,这就在客观上使我们将智慧用到论点的澄清上,这也就是理性的批判。我们所向望的社会就应是保证每一个有批判兴趣的人的自由的批判空间,我们需要一个始终高扬批判精神的社会,在批判中捍卫我们伦理的出发点,光大“人人是人,因而人人尊重人人”这个人类文化的唯一基石。不错:
   我所要批判的就是:《社会民主主义是民主主义的继承和升华》这个命题。
   因为这是一个主观命题,它的宾词“民主主义”里“民主”含的却是天然性,并不需借助人的主观赋予,民主就在那里。而主词“社会民主义义”却完全是主观概念,必须赖于人的主观赋予,无论举出多少人物,都只是这个概念的创立者,可“民主”并不需谁来创立,它天然地在那里,支撑起人类的进化。为什么不去拥抱非创立的天然本色而去接受某些人的个别创建呢?人类可是自然界里的事实,非主观创立!所以人能直接享受的只是天然的民主,不是定语限制后的那个民主--定语的限制只能对社会,对制度,因人永远只是用自身的能力在感知,来享受。享受民主的条件就是得依靠被感觉到。人的感知能力也只能享受可感知的进入生命的过程--可感知的过程得以实际进入到感知能力为先决条件。即那过程得实际发生在感知能力里,能实际发生在感知能力里的过程只能是未被任何定语修饰的民主--也就是人感觉到自己的身(生命)心(意志)是否受到妨碍或限制。人只能感觉到身心受没受妨得或限制,并不能感知马克思主义限制的得当性或伯恩斯坦主义限制的不得当性--所以:人的感知能力只能感知纯然的民主决不能感知“社会主义民主”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就如人所享受的只能是纯然的自由,决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自由还是资产阶级的自由,更别说资产阶级自由化了。邓小平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个不可知的白句。其实只有在社会贯彻里才涉及到何种主义的民主或何种主义的自由。所以“何种主义”就不是自然的人的事,那只是主宰者的心愿,是治术所需的口实。人是因饿而吃,不是为革命、为组织、为理想而吃!我们才不管它伟不伟大或据于何典呢!
    咱不就是要画蛇吗?画就是!
    为什么非要添足?
    添上什么脚,不管那脚有几只丫几个趾,它都不再是蛇!
    不就是要民主吗?要就是!何必加限制成分?
    不管那限制成分是酸、甜、苦、辣,都是外来,都不再是民主
    加什么定语成分都非原汁,当然也没有原味
    加什么定语也都必损伤纯正意义的民主
    “社会民主主义”论靠的是引经和据典
    那人人可享的民主呢?却就在那灯火烂珊里--
    打咱们从母腹里哇哇坠地
    就张三是张三,国凯是国凯,孙丰是孙丰,阿涛是阿涛
    --物质从存在之始就是个体独立的、自足的
    生命也是物质呀
    有理性的物质存在也还是物质存在
    只要是存在物就都是个体自身完满并独立
    民主不过是个体自身完满与独立从后天心灵里的通过
    --生命独立、完满+被意识到=民主
    做为人,国凯老弟、我,再加阿涛阿宝,咱谁是从经典里引出来的?
    没有!人人都是爹娘爱出来的
    是自然生命的刘国凯因体验到身心受限才立志去争民主的
    谁都不是靠了引经据典才体验到民主不民主的
    不去引经据典,“民主”就没爹没娘,找不着家谱是咋的?
    难道民主不能被还原?
    还原才是理论的命脉所在!
    何谓理论?理论就是将抽象的概念还原到可加直观
    滔老的文章不是建立在对“民主”概念的还原上
    国凯是回答谁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开山鼻祖
    为什么不靠还原而去寻求经典的支持?乖乖!
    难道经典不是为阐述道理?
    难道道理不是为求“理值”的真假?
    因此,一切天然合法的原则就是合法--
    民主不是靠了对经典的考察,而是来自然力的不可抗
    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就天然找到民主的出处--
    它就是生命独立、完满+被意识到
    义无反顾地去要民主吧
    决不可设想任何有条件的民主!!
    一、刘国凯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来自引经据典--请看
    (以下是国凯的讲话)“1834年法国圣西门学派的勒鲁在他与雷诺合编的《新百科全书》上发表“论个人主义与 社会主义” 一文。不久雷诺也出版了一部名为《论改革派和现代社会主义》一书,社 会主义一词由此广为流传。勒鲁和雷诺并被视为“社会主义” 一词的首创者。 其实,在此之前的1832年,在圣西门学派主办的《地球》杂志上,已有文章把社会主义 解释为人与人有组织的关系。而“社会主义” 一词最早是出现在1827年英国欧文主义 者主办的杂志《合作》上。1935年,欧文在英国组织“社会主义研究会” 。1840年, 这个研究会出版《社会主义或理性社会制度》一书。 显然,在那个时代,“社会主义” 是一群社会改革者心目中理想的社会形态。这种社 会理性和谐,没有企业主与劳工之间激烈的矛盾和冲突。然而,这也同时意味着“社会 主义” 一词在那个时代还不是一种政治制度,更不是一种变革社会的手段和方式。 社会民主主义一词出现得比社会主义要迟。1848年,德国的社会改革者司徒卢威自称社 会民主主义者。1849年初,斯蒂凡创办《博爱报》,也自称社会民主主义者。1849年9 月,马克思、恩格斯在伦敦组织“社会民主主义德国流亡者委员会” ,这些就是社会 民主主义最早的版本。显然“社会民主主义”与那时的“社会主义” 不同。它不再仅 仅是一种理想中的社会形态,而是一种变革社会的途径、方式。
    那么这个途径和方式是怎样的呢?在二十多年后马克思、恩格斯拒不承认自己是社会民 主主义者时对社会民主主义作了这样的诠译。马克思说:“无产阶级的社会要求失去革 命锋芒而获得了民主主义色彩,小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要求失去了纯政治的形式而获得 了社会主义的色彩。这样就产生了社会民主派。社会民主派的特殊性质表现在它要求民 主共和制度并不是为了消灭两极,即资本和雇佣制度,而是为了缓和资本和雇用劳动的 对抗使之变得协调起来,是以民主主义的方法来改造社会。”恩格斯补充说:“而我们 的利益和任务却是要不断地进行革命,直到把一切大大小小的有产阶级统治消灭掉,直 到无产阶级取得国家政权。
    应该说,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民主主义改造社会的方法途径的诠译是相当准确的。 那么民主社会主义又是怎么得来的呢?民主社会主义一词首创于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创始 人之一威廉. 李卜克内西。1888年他在一篇文章中说:“民主社会主义深信政治问题和 社会问题有着紧密的关系。”但在此之后,民主社会主义一词几乎被人们遗忘。直到大 半个世纪后,第二国际的后裔社会党国际在1951年成立时,在其纲领《法兰克富声明》 中,将其思想体系表述为民主社会主义。此后,社会民主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互用、通 用。在偏重于历史渊源时,多称社会民主主义。在偏重实际政治斗争时多称民主社会主 义。因为欧洲民主社会的右翼政治势力为了在中间选民中争取选票,总是竭力把社会民 主党抹黑为苏共、中共的同类,说社会民主主义与苏共、中共奉行的社会主义是一回 事。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表明自己的理念与苏共、中共的根本区别,欧洲各社会民主主 义政党遂将其奉行的理念称之为民主社会主义,以与苏共、中共的专制社会主义相区 别。 这其实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就其社会主义的原意来说,社会主义就意味着民主。但由於 一度强大的苏共,和现在表面上仍然强大的中共仍然在唱着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 主义)的调子,迫使欧洲社会民主党为了在选战中不致被右翼抹黑,失去中间选民的选 票,而将其理念表述为民主社会主义。这样一来,倒好象社会主义一词没有民主的本意 了。 在“苏东波”之后的今天,欧洲社会民主党又有多用社会民主主义一词的趋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