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丰文集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丰:不能让童工案这么不了了之
   
   从性质上说,在人身侵犯的野蛮和惨忍程度上童奴案并不亚于六
   
   四屠杀。当然六四镇压具有示范和先导的作用,它的严重性不仅

   
   是死了很多人,而且摧毁了人类伦理。屠杀一旦发生,人心便是
   
   :政权可以一不高兴就杀人,还有什么行为能算得上是罪恶呢?
   
   还有什么事是不可以干的呢?什么行为才能算得上伤天害理呢?
   心灵的标准没有了!
   
   只要有功利于己,都可以干,不论采用什么手段--这就是伦理
   
   的沦丧。
   
   所以说邓小平的最大罪恶乃是扫荡了中华伦理。屠杀令一下,整
   
   个民族的腐败和政权向黑社会沦陷就势不可挽。不管下达屠杀令
   
   的邓小平意识到没有,枪声一响就不再有理可伦。无论人想干什
   
   么,在实施前都有个怎么去干的自问,这就是伦理。国家杀人做
   
   为事实发生后,发财心切的人自然就泛起:国家都不拿杀人当回
   
   事,我又何须尊理讲理呢?这就是六四镇压的后果--摧毁了中
   
   华民族几千年所建立的心理依凭。邓小平最不可饶恕的罪行就是
   
   瓦解了民族得以存身立命的心灵依托,解体了维系我们的文化。
   
   如果六四杀人符合人类伦理,那邓琳、邓榕又何须喊叫呢?什么
   
   集体决定,责任不能让一个人承担?……既然屠杀是对的,还怕
   
   承担吗?只有邓淋、邓榕的心先已判定了他爹的行为是罪行,才
   
   有推卸的必要和努力--这才是此地无银!邓小平自己已坦然承
   
   认他的行为是犯罪,否则他不会在还没杀人时就为杀人做下辩护
   
   ,造下理由:六月二日上午他与李先念、彭真、杨尚昆、簿一波
   
   、王震、李鹏、乔石、姚依林开会时说:“我们不在乎别人说我
   
   们什么……”,试问事情还没发生,他怎么知道别人要说他呢?
   
   他怎么知道“这说”是对他作出屠夫的谴责呢?这证明这里的邓小
   
   平不自觉流露出自然人格,与常人一样认定他将采取的杀人手段
   
   是野兽行径。只是他的党人格占了上风,他才“别国的社会制度
   
   我们管不了”(暗含:不能去杀),可中国的事他能管了,他就
   
   不管别国人谴不谴责,非杀不可了。邓小平的自然人格都承认了
   
   他的党人格是犯罪,又哪有邓琳、邓榕撇清的份?
   
   从人权上说,山西砖窖童奴案在性质上比六四屠杀更惨忍、更野
   
   蛮,因为这是些儿童。我们无法想像:那些非法窖主、包工头、
   
   打手,还有让人不能容忍的倒卖童工的警察和劳动监察干部,他
   
   们谁没有孩子吗?他们的心是肉的还是狼的?那是些从八到十三
   
   岁的孩子呀,稚嫩得一掐一包水,且不说繁重的劳动,他们连起
   
   码的行为能力都不具备,还处在受监护的地位,是什么都不懂的
   
   娃娃呀,狼心狗肺的家伙们怎么能忍心来糟塌甚至杀死这些弱不
   
   禁风的幼苗?他们怎么下得去手呢?这是我怎么想也想不通的。
   
   须知:十八年前在天安门广场上争取民主的(无论是学生还是市
   
   民)却都是有行为能力并能对自已负起责任的成人。
   
   因此孙丰说:山西童奴案的性质比六四惨案更加野蛮和血腥,更
   
   耸人听闻!更严重的问题是它存在了十年,十年呀!国府领导人
   
   民抗击日寇也才用了八年!野兽的“731部队”也不过如此,可
   
   那是另一个民族对别民族的蹂躏,山西童奴案却是我们本民族中
   
   的败类对我们自己孩子的罪孽,他们怎么能下得了手呢!这帮畜
   
   牲!多少孩子永远地离开了世界!罪孽的共产主义!
   
   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山西童奴案不是没暴露没揭发,请看:
   
   (1)《山西黑窑十年前就被曝光》
   
   (2)《陈建教,人称“小黑脸”,一个带着侠士色彩的传奇汉子
   
   ,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先进工作者,湖南省第八、九、十届人大代
   
   表,2005年度中国十大法治人物。
   他曾经卧底京城黑工地,救出大批被困的民工,也曾经卧底长途
   
   车,一手掌握了长途车上犯罪分子的底细,然后推动多省力量进
   
   行毁灭性打击。》
   
   胡锦涛还有什么脸跑香港去臭摆?温家宝还有什么脸正天哭鼻子
   
   抹泪出羊相?!山西从十年前就发生拐骗黑奴下窖的案子,如果
   
   共产党政权真有一点良知能让它发展到今天这种绑架、贩卖一条
   
   龙的程度吗?这个事实证明了:共产党政权已不是管理国家,它
   
   的官员忙着搜刮民脂民膏,政权为自己的腐朽所致与民众的对立
   
   尖锐到残酷镇压都已无用的地步,因而导致了它内部的分裂与冲
   
   突,使政令废驰,难出中南海。因共产政权已陷于崩溃前的挣扎
   
   ,它实际上早已无力施政,以九九年南联盟使馆炸案和法输功镇
   
   压为界,这个政权就不再履行社会职能,其主要的功能都用在对
   
   崩溃的防备和堵截上,它的党系统和政府方面的社会职能系统都
   
   只用在对人的控制和对付事变上,政权的功能全处在被动的地位
   
   ,被对垮台和受审的恐惧所制约,根本没有心思也没有余力来实
   
   施正常的国家管理。即使初闻童奴案曾引起愤怒与震惊,产生过
   
   有所作为的冲幼,但丑闻进一步曝光所可能引发的震动立刻就使
   
   他们恐惧了,退缩了。就只有死盯盯地弱化事态的程度和性质,
   
   以掩饰内心的恐惧和避免引发火山爆发。
   
   许多人直指胡、温,呼吁追究他们渎职罪,不作为罪,这是理所
   
   当然的,试问世界上哪个国家发生了这种案件总统能够继续坐下
   
   去?还有人提出这是制度问题,其实仍旧没有击中要言,这一案
   
   件的本质应是--
   
   共产主义政权的性质所决定!
   
   所谓政权的性质也就是政权对什么负责的问题。共产政权以实现
   
   共产主义理念为最终目标,是对制度负责,这就是它的性质。可
   
   是人是已有性质的,人来到世界并且活着是为它的先验性质所使
   
   然,一切物质所能实现的只能是自身的性质,人怎么能放弃生命
   
   性去服从共产主义呢?要让人享受到自由就只有废止共产主义。
   
   而要想共产不被废弃就只有牺性人去对主义负起责任。胡锦涛是
   
   个不思维而被成见束缚死了的人,这些思想他是根本无法理解的
   
   ,他的全部活动都是在对政权负责,以政权不丢在他手里为最高
   
   责任,即便案子初露时闪过一刹那的愤怒也立马因不是他要负的
   
   责任而松驰。所以:“22日,中国劳动保障部、公安部、全国总
   
   工会联合工作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山西打击黑砖窑专项行动
   
   已解救农民工359人、童工(包括待确认年龄的)共21人。可
   
   是, 400个呼救的家长只有二人领回了他们的孩子,有父母出
   
   面求救有名有姓的孩子就有1,000 多人仍然不知下落”。
   即使“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亲临
   
   山西省洪洞县一个黑砖场视察,到了现场却发现,那些包身工、
   
   奴童竟不见了,八名痴呆者也不知去向,而他们所居住的黑屋也
   
   被身分不明者"毁尸灭迹",现场只留下一堆瓦砾,连那六条众
   
   所周知的凶猛的狼犬也一条都不见了。头一天才去过黑砖场调查
   
   的县干部说:"昨天来时还是好好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
   
   一切都是在"惊动了胡、温"并下了"严查"命令之后发生的…
   
   …”。胡锦涛们也不为所动,因为在他看来,死再多的孩子也不
   
   会动摇他的政权,但异见人士和卫权活动直接对着的就是政权。
   
   他们最初的震怒有可能是真的,但那仅仅是一刹那,跟上的活动
   
   就只是装装样子了,他们不敢实也不敢真,一求真一务实共产党
   
   就不仅得玩完,而且他们全得受审判。
   
   山西童奴案为什么追查不力?就因他们怕真相暴露于光天下,怕
   
   人民追究他们的责任,怕一旦玩完自己被押上审判台。
   
   基于上述:海外民运应有所做为,我们不能让国内的父老失望,
   
   良心也不许我们麻木下去,与其互相攻击抓线人倒还不如把精力
   
   用在对胡锦涛政权的遣责上,童奴案不是一件小事情,无论规模
   
   和惨忍程度都超过了六四,而且就在共产党的咽喉七寸上,现在
   
   不是发掘而是在深度上穷追的时机,我们自己吃的苦已经够多了
   
   ,不能再看着这些全无招架之力的孩子在狼口里挣扎。我也来求
   
   求大家,千万别放过!国内的兰丝带行动受到了阻挠,我们海外
   
   的人士不接这个火把孩子们靠谁去?
   
   九七年,看了一则报导:一位三十多岁的母亲在地里劳作,把两
   
   个女儿放在地头的摇篮里,谁知上来一只母狼,这位母亲为了女
   
   儿就赤手空拳的与母狼搏斗,她的脸(腮)被狼抓去,肩胛被狼
   
   撕开,露着骨头,手被狼咬断,她一边喊,一边斗,就是拖着狼
   
   不松手,直到人们上来把狼打死。这就是母爱,让我们这些披了
   
   六四光环的还活着的父辈为还处在狼口里的孩子们呼喊吧!救救
   
   他们!救救中华!
   
   我们都来学习这位田亲,学习河南电视台记者付振中先生,与共
   
   产恶狼誓不两立,一定要斗垮它审判它!
   
   对共产恶狼只有一个方针:坚决地打倒!审判!
   
   上吧!朋友们和同志们!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