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孙丰文集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孙丰: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二、胡哥要"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他的"坚持"是什么?
   
   这里要回答的不是什么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而是胡锦涛的"坚持"--即这

   
   是心理学上的认定,在这里我们的研究对象是胡锦涛和他所"坚持"的社会主义
   意识形态,研究目的是揭示这二者之间的联系--在胡的主观感觉里他自己觉得
   这是坚持,因这是他自觉要求的,当然是他的意志的使用,"坚持"就揭示他的
   意识的感觉方面,感觉到是他自身把某种承传下来的原则往下传递。但是这并不
   能保证他对所坚持的东西有认知和识别:
   
   他不知他所要坚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不知他所坚持的东西是否是个真东西,有无客观上的存在?
   他不知他所坚持的东西对人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甚至他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坚持。
   
   回答了这四个问题,你就会觉出我所言不虚,且意义重大。
   
   胡锦涛要坚持的是"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可他,连同他们全党
   是否知道"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什么?不知!他们建了一辈子
   社会主义却没去想想什么是"社会主义"。后来就吹牛说:邓小平的贡献是回答
   了"什么是社会主义"。邓小平是怎么回答的呢?他的回答是:
   有利于增强综合国力;有利于改善和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共同富余。
   如果这三条就是社会主义,那么美、英、法、德、日……早就是了,难道资本主
   
   义是为了削弱综合国力?资本主义是为了降底和恶化人民的物质生活?资本主义是为了贫穷?因而孙丰说邓小平对社会主义的定义是满天过海,因为这是社会的而非主义的最一般价值。邓小平就用社会主义这只鸠去占了社会的窠。实际上邓小平说的那三条是社会的一般职能,而不是主义的。功能只属于社会决不属于它的"主义"。社会
   主义的真正来历是基督教教父时代的异端,在马克思的潜意识储存--他有一种把自己从周围区别出来的不自觉欲求,当然在事实上又没有反对和敌视自身的主体,就造
   出了社会主义,用以敌视准备敌视的主义。
   
   什么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呢?邓小平没有去定义,他提出一个"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虽提出这个概念他自己并没赋予它以意义,实践上就成了"凡是我所不如意的"统统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人的意志是不可能自设为敌的,总是不自觉地就把自己所不能接受的都设为敌对了,这种设定里并不含可知识性,只是一种情绪辐射--无论何时、何地、何原因,只要是情绪上接受不了的,统统都是"资产阶级自化",甚至领导者想与美女通通奸,美女不干,领导就说你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章美人不让毛主席睡了,毛主席就说乔老爷是帝、修、反外交路线了……这样的例子多啦!
   
   胡锦涛可知道他要坚持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什么吗?他连想到这是个问题也未曾想到。就如初生儿之学说话,根本不知什么是爸妈,知道什么是爸妈的是他的真爸妈。只是婴儿有一个可以接受音符刺激的脑皮层,大人怎么教,他的脑皮层就怎么留下了那种信号,随着意识的逐渐形成而形成知觉罢了。我恳求朋友和胡哥明白:人脑之受信号的剌激就像天要下雨,大地可是来者不拒,也拒不了的。有无理解力都照接收不误--鸯鹉不是也能喊毛主席万岁吗?所以胡哥你脑子里的"社会主义意识态"只是一个物质外壳,包含的是什么你不知道,你也没有知道的要求。当你壮而行,面对要处理的问题时,你意识形成时前代人或环境中的人是怎么处理这类事情的,在你脑子里都储有表象,你的智慧就像现代生产线,电脑输入什么程序它就执行那一操作罢了,你只是机械地反射。你来看你说的话:"坚持共产党员的的先性"、"坚持科学发展观"……你的理性只是把"先进性"与"共产党员"做了连结,把"科学"、"发展"、"观"做了连结,使"先进性"属于共产党;使"观"属于"发展",又使"科学"属于"观"。但究竟什么是"先进",什么是"观",什么是"发展"、"科学"?它们能不能连结成一个完整的思想?你不只是不知道,你也从来没想过,你并没分别地对着这些语言的单位使用知性,你胡哥的知性能力还处在自然应用而非自觉应用的阶段。所以你的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仅仅是把你青年时唱的歌,向党支部写的决心书,那时人与"组织"的模式返换回环境罢了。
   
   所以你明明知道现实社会是假、大、空、套和八股,你也真想改变它,你的用心是真实的,迫切的,但由于你的知性不是训练的和自觉的,你用来制止假、大、空、套、八股的讲话还是假、大、空、套、八股。你纠的结果呢当然也还是假、大、空、套、八股。让孙丰来教教你什么是知性的使用吧,这事一点就通:假、大、空、套、八股就是不是人的七情六欲的,不是人话的党话;什么是人话?中国古典小说《三言两拍》、《水浒》、《三国演义》上那些话全是人话;而当代的阿庆嫂、郭建光、沙奶奶、李铁梅、李玉和,《长征组歌》、《长征》、《大决战》……统统不是人话是党话,是假、大、空、套、八股……所以胡哥所要坚持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实践上就是在坚持假、大、空、套、八股!这样我就赋予了这些单词以意义,使它们成为表义的概念,使它们有了任什么人一读就能把握到的思想,我这样作就是对知性的使用,经我的理性所连结的句子就生动活泼,人味十足。我知道你们也是很愿意读的,因它太生动太人味。胡哥、温哥和吴哥,这么一段文字,我没讲腐败,现在来点晴什么是腐败?腐败就是假、大、空、套、八股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人的七情六欲的逼迫造成的人与社会之间的脱节,不相容性,脱节出一种陷坑。人要说人话,党却要人说党话,人恐惧党而不得不说党话,人"是"人又不能不说人话,这两种话间的脱节就才构成出一种看不见的却强大无比的机制力量,它的影响力就是腐败。
   
   吴哥写给"纠风会议"的信,华建民的会议动员报告都依旧是假、大、空、套、八股,它怎么能反了,能铲除了假、大、空、套、八股所逼出来的产品(腐败)呢?
   
   反腐败的唯一道路就是恢复人性人话!当然得彻底地消灭党话!
   
   请读下节:要诚的是人,要作假放是党,
    人力和党力的夹角就是腐败之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