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孙丰文集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三代表、科学观、中国梦”就是四凤!
·改造大学新闻,是对人类伦理根系的摧残!
·改造大学新闻系,是对人类伦理根脉的摧残!(2)
·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邓、江、胡间的斗争就是对多党制的呼唤!
·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不了改革!
·章立凡把话说倒了,应为“共产主义是毛泽东的负责产”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1)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周、薄也喊“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基础”
·是共产主义犯法还是“异见人士”犯法?
·“革命”与“正能量”都是本己性自涵
·雾霾攻陷中国,证明“科学发展观”就是“形式主义”!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不做李自成”不过就是张决心书
·做了李自成又有何妨?只要人人过得好。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孙丰: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1)
    胡哥、温哥、吴哥,我真诚地希望咱们间能发生卓有成效地对话,还就
   是期望咱哥们几个知知音,不亦乐乎!坦白说我的活动就是为扫荡共产主义

   ,扫荡共产党,但不是扫荡你们,你们和我一样是有血有肉有胳膊有腿的人
   ,不是幽灵的党。遗憾的是你们钙化到连人情人味都没了,连自己是人不是
   党都不知道了。我的工作是建立在你们既是人就和我同处在一个理性里这个
   事实上,只要我的阐述具有证明上的可靠性,透彻性,你们中那些客观持平
   的人就有被开发的可能,我就是想拉着你们与我一道来为共产主义掘墓。我
   也相信我们哥们几个已经在许多方面默契和共识,只是你们在谎言里浸的太
   久,不敢承认自己是人不敢和我这个纯粹人握手罢了。你们在广州召开的“
   纠风工作会议”正好又是一次可借为理性批判的,临界的和可直观的例子,
   咱们当然不应放过。前苏联有电影《第四十一个》,沦落到那荒山孤岛上,
   哪有什么阶级敌人--阶级敌人也相亲相爱得天翻地覆,死去活来,一旦回
   到了那个虚幻的幽灵里,就亲手把爱人杀在枪下,咱何若呢?!
   爱天爱地爱爸爱妈爱爱人爱朋友……更应有勇气去爱怨家!
   你们这次“纠风工作会议”的立基是不贴谱的,什么叫立基呢?就是任务所
   落其内的那个地基,即你们把要纠的“风”所还原的那个基础。什么是不贴
   谱呢?谱就是事物所归属的类,事物的来垄或去脉,不贴谱就是没把要完成
   的任务归到它所属的类或它的来垄去脉里,就是锣公没配到锣帽里。从去秋
   温哥就把“风气”还原为制度,我断定温哥不是因不懂而还错了原,怕是你
   们文化的品质不许他往真原里还。所以做为你们当下任务的“纠风”就连头
   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水平都达不到,又纠的什么风呢?我相信我的批判不是
   空忙,从锋茫上看它是对着你们的,其实所对是我们共同的理性,通过对你
   们一些理性成果的清理来澄明我们能力的构成。我热烈地盼望你们能明智起
   来,别像你们手下那些警弟警妹,还不知我孙二说的嘛就瞎喳瞎虎。中国又
   不是你们的私产,俺祖上也是大汉里的一脉,当然就是民族的一员,就有关
   心它和对它负责的天然资格。希望你们三位能接受影响,别正天说废话,干
   些劳而无功却大伤元气的废品,还是蹬堂入室直捣要害为明智。
   一、既然“不正之风”被叫做“风”
    那它就是“风”而非制度
    “风”能包含制度,制度却包含不了“风”气
    “风”是什么?或者什么东西才能在社会上造成“风”气?
    “风”就是文化,也只有文化才能造成一股“风”气
    制度是由文化所建,就被文化所涵,是文化成果之一种
    制度怎么能克服了包含它的文化的矛盾呢?
    既是“风”不正,当然只能靠换上“正风”来纠正
    更换文化的特定品质才是再使风气纯的途径
    且,这途径是唯一的
    全社会或社会的主流照一种方式来行为才叫“风”气
    只有塑造我们心灵的那些材料和模式首先具有这些性质
    一定时代的人才能被它塑成为该种性质之果
    一定时代的风气就是那个时代的文化的特别质量
    所以,正确的提法应是--更换文化!
    用什么来更?又更去什么呢?
    用普遍有效性更换掉共产主义这个个别有效性
    温哥说:“纠正不正之风,关键在建立制度。国务院各部门要带头。”
   温哥你说错了:你们哪天不在建立建全制度?从陈云说出“我党腐败”到今
   天已二十四年,八九年差点削掉共产脑袋至今日也已一十八载,你们哪天不
   建立建全制度?建来建去的都建到全党腐成一窝烂泥巴,败成一堆臭屎堆,
   还制度来制度去的,你们也不感絮烦?
    吴哥说:“纠风工作事关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事关反腐倡廉工作全局,
   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这里说的只是纠风的迫切性和必须性,并不是对
   “风气不正”是什么的还原,吴哥并没说“不正之风”到底是什么,也没把
   “不正之风”还原到一个更基始的,能包含它的概念里。对现实风气的痛恨
   已是人人,没有一点虚饰,是否应提到迫切的位置和当务的日程不须再说。
   而吴哥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纠风办要在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充分
   发挥行业主管部门的作用,加强组织协调和监督检查,依靠人民群众的有序
   参与和大力支持,下大气力解决……”其实是些老生常淡,不关痛痒,是些
   八股九股的套话,不只是屁用没一点,而且它本身就透视出一种气象--遇
   腐阔败的靡烂之气,直接就是腐败的菌种。因为贪污、自盗、作假……至少
   还是行为--是腐靡文化结出的果实,就间接了一个环节,而吴哥写的信呢
   ?却直接就是意志,是心灵的具体运用,它向公众展现的就是:继续说套话
   ,继续缚衍塞责,继续腐靡--那不就是说--你们继续腐吧败吧,谁撞到
   枪口上算命运不济,撞不上你就疯狂地往下腐往下败吧!
   我那吴哥哥,我说的不对吗?真反腐败,不须开会,不须山盟和海誓,你直
   接去办多干脆,多有带动性--反正你手里案件不下十万八万,闷声不响的
   去做了,才是惊雷,那环宇才会自廓清。你们共产党的大毛病之一就是说空
   话,就是打雷不雨。空话本身动摇的不一定是财产,可比直接动摇财产更可
   怕,更危害国本,更腐殖伦理根脉--空话是出于虚心和假情,可空话就是
   人的一种真境实界,是真真实实的恶劣人品呀。它直接就是精神的原材料,
   直接的对人发生塑造,是最具机械力的灵魂范摸。你们也不想想:拿假话能
   造出真心灵?胡哥你就是以假反假,以虚治虚,以缚衍待缚衍的典型,就你
   那些“思想”、“理论”,它能不推动更腐败才怪呢!没有真心灵怎能开出
   新风气?意诚才能开金石,山盟海哲只能造假相,陷陷坑。
   只有人应用的智慧的品质才有个腐败问题,是人的心灵腐败!
   如何消除腐败呢?就是把塑造现时我国民众心灵的那精神范模给换掉;把我
   们环境里那些既成的精神因子给换掉。简单地说就是放弃共产主义和清除由
   共产主义发酵出来的那些具体的文化成果,一句话让中国从党社会回到人的
   社会里去,取消全部由党由共产主义辐射而形成的语汇,纯净制造心灵的语
   汇环境,禁止去说一切非人情人欲人伦人纲人常话的荒唐话。
   也就是毫不留情地扫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什么是腐败?要纠的“风”究竟是什么?听听孙二震耳欲溃的醒世忠告吧:
   腐败就是构成一定时代的官方精神或心灵的那一主流文化,与人性的脱节和
   悖离所引发的人性分裂,是因人不能说人话无所适从所致的社会表现。具体
   到我们这个现实时代:
   就是党话对人话的冲击。
   就是人伦被党伦所取代引起的错位。
   是人不能自由地据于己来伦理,不得不事事从党出发所引起的无所适从。
   克服腐败的唯一途径就是让社会回倒人伦中去,认人自由自在地说人话伦人
   理,走人路。
   永远的铲除党话、党路、党伦!
   现代政治是政党政治,政党政治的特征恰恰是从人伦而非从党伦出发。
   二、什么叫“进展”?
    华建敏你乖乖地闭嘴吧
    拿个板杌来巴黎跟孙二念书
    你真是个半瓶醋乱打逛!
   华建敏说:“十六大以来纠风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
   华建民你给讲讲清,什么叫“纠风‘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你呀,连
   倒正都不分,这句话十几个字好几处错误,你是怎么上的学?
   你究竟是在“纠风”还是在“纠风工作”?
   先不说事实,只说这个句子,你就得下岗!应该是,而且你想说的也是“十
   六大以来的纠风取得了重要进展”,决不是想说“纠风工作取得进展”!词
   不达意,胡诌乱扯!工作是什么?是指人在干。能取得进展的也不是工作而
   是你的工作所落其上的那个任务--即“社会的风气”。这是常识,常识
   都不具备的人却当政府秘书长,真是个糟烂党!将来的教育就不能许允造这
   种蹩脚句的人毕业,连常识水平都达不到的人,却在肩负着一个大民族的最
   高权力的日常活动,简直是笑话!你这秘书长,不只是浪费粮薪,也在那里
   糟塌国家!
   现在来考察“被纠的风”在哪里,指什么?
   那“被纠的风”是就我们现实的时代而说,还是就楸出腐朽分子的数目而说
   ?华建民你向自己回回答:假如你说“风停了”或“雨住了”,那你究竟是
   指刮风的那个环境(具体地区,空间)的风停了或者雨住了,还是指你收集
   到多少被风打落的叶子或接了多少盆雨水?你们是一边报告说2006年税
   收了多少,腐败了多少,外逃了多少贪官,外逃官卷走多少钱,腐败总额占
   全年税收的%……?比去年上升了多少,一边又说“风气正了”多少……华
   建民呀华建民,你就是一个神经病!你扫了多少被风吹落的叶子只能证明这
   里刮了风,刮了多大的风,对风停没停却没有丝毫的证明;你接了多少雨水
   只能证明那里下过雨,并不能证明雨住没住下。你们逮一个陈狼宇和逮一万
   个陈狼宇对于“纠风取没取得进展”没有丝毫证明能力,因为那被纠的风在
   我们现实社会里,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只有被沦到人生边缘的人回到了人
   间,得到了人的温暖;只有上访大军的案子获得公正的查处,只有病人能都
   治上病,只有社会案发率回复到起码的比率,只有矿难有效被控制,只有人
   民露出笑脸来证明。即只有社会公平和正义得到了伸展,纳税人的钱复用在
   公共事业,人民创造的财富被人民所享受,那才是再使风气纯。
   共产党这种文化真是害人太深,这么说吧:田里有了虫灾,灭灾的指标是看
   灭掉田里的虫,不是看你抓了几个虫!所以说下一节的立论是--
   华建民在会上的讲话就是继续腐败的公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