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孙丰文集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海外民运山头林立
    民主党旗下就立起青龙山、二狼山、海市山……若干
    每一个山头都有一大堆理由

    每个理由都能证明只有自己才最根正苗红,并且都--
    气壮如牛
    可就是不知那理由是说给外人听的,为博取同情的
    我就得把批评温家宝的话用在咱们自已人身上--
    天空中那闪灼的群星是肉眼可见的,所以才有公共有效性
    个人心中那些“律”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不足采信
    每个山头的头头都能为自已找一大堆正宗根据
    只听单厢表白,连杀人犯的杀人也都是有根又有据深值惋惜
    对此我孙丰深信!不讨价也不还价!
    孙丰只说这些“根据”全是编的,反正“话”又不会拒绝你
    也不会揭露你,所以--
    天可欺,地可骗,只有自已知道自己编的话是真是假
    只是不肯说罢了!
    观众虽笨,可就是不会依了你的话来看你
    实话也能哄人,哄人的实话也有破绽,也坑你自己
   
    人呀,知耻而后勇!有诚而后被信!
   
    反共可嘉!但处在反共阵营里的人(1)未必是真反共(2)就
    算真反共反共也未必就是正人,好人
    人还得格物致知--意诚、心正、身修
    这么多民主党山头其根源吗?就是身未修,意未诚,心未正
    民主阵营应把修身提到日程上--
    个人人品必须与你的政治报负成正比
    反共者既要正派,又要明白
    希望贡献于中华者,一起步就得做正派人和明白人
   
   海外民主阵营真的不景气或一团糟吗?不!
   
   景不景气既有它外貌的方面又有它本质的方面。单讲“民主”这个概念
   
   就已经光焰万丈,普照人环,至少海外民运的人都争戴民主的高帽子,
   
   其中不乏冒货,那又有什么关系?它冒的不是别的而是民运,单单是民
   
   运之被冒,已经就是它价值的证明,都不去冒充共党嘛!只要在一大堆
   
   冒牌货里还有那么一二真迹也就足够了。因为历史的进程是一个规律问
   
   题,到它成熟时自有其熟,在它尚未成熟时景气又有什么用呢?只要民
   
   主的旗不倒,就自有上山聚义的志士,政治家就有结盟的机会。再说“
   
   民”字,本来就是对人的个体的复数反映,个体就是个体,人心永远在
   
   肉体内,各是各的,不像水能流到一起,不像气能融为一体。各自的心
   
   自主的是各自的身,民主就应各是各的。就应是儒、墨、道、名……百
   
   家姓,争呜就是互批互驳,各主各的才是民主。但既是民主它就是由人
   
   人是人这个事实所构成,人人是人就是全类共一个本质,全类共一个本
   
   质就必能共融一个条道路,同在一个秩序,只是它是通过各是各的来表
   
   现这共一个本质,因而它的宏观秩序就只是德和才。谁的才最富,谁的
   
   德最高,谁留下的足迹就最深,谁就有可能找到通向民主之门的路径。
   不管某一力量有多强多大,它也只是“民运”概念的一个外延,休想裹
   
   挟了民运,不论承认不承认。任何政党,团体,力量都是具体事实,而
   
   “民主”却是人类生活联系的一种质量,是生存,是文明的境界,那种
   
   民运加起来也不如法轮功的说法就是孩童之见。
   
   能见事于未萌者留下,什么委屈,什么别人轻视你……统统不值上桌面
   
   ,又不是别人让你成了人的,你做为一个人应有的义务也不是由别人派
   
   给你的,它就因为你是一个人,如果真有委屈,你能受才现出你的大度
   
   与宽宏,人才悬你的品位与气象,你有品位与气象才为众之望,才有可
   
   能身为一介平民却一呼而山应,一动而万民追从。
   说受到别人的委屈者多般是想委屈别人者,地大路多任你脚踩,只要你
   
   堂堂正正,还须找理由吗?不!理由就是正!那毛润芝要彭大将军立马
   
   横刀有理由,要打他军事俱乐部也不是没借口!任劳任怨者才为兄长君
   
   子,有有众里引颈望他千百回!
   “党”不是物质的,任着你的大脑去骋驰,你想怎么建就怎么建,照法
   
   制的立场你都合法,法并不问你邪不邪,正不正,只问你侵不侵犯攻不
   
   攻击。但是你的话就有音,你的行就有踪,你是人就有影,所以你怎么
   
   开会,怎么起名,怎么与同类相处,就是旁观者对你是望是弃的证据。
   
   你只说你的身正没用,你身有影,我们看你身投下的影。
   
   意志是人人有的,也是人人在表现的,可是人们能从人人的表现里归纳
   
   出你是如何用心的。
   
   你是中共的“掘墓人”?大颜不惭!中共一经成立,它就是一个客体,
   
   就有构成它的各要各素各部各位,它是生命树常绿还是短暂一现?就取
   
   决于它自身的合法性程度,我们与它的斗争只是它不合法引发的后果,
   
   别吹啦,你那建党的方式就是梁上的君子,掘自己的墓吗或许差不多。
   
   你就不知自己穿着开裆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