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孙丰文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孙丰: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有人工合法性!
   
   温家宝发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文章,其用意是什么?
   
   我们已经指出:他是借“初级阶段”做为过渡的环节,使他提出的“历史任务”能在社会主义里获得正宗的合法地位。他为什么这样做呢?这是因为无论何时,战略对策的拟定所根据的都不会是什么主义,只能是现实状况。因为可做客观观察的也只能是时代所处的文明和经济发展的状况,决不会是任何主义。须知:主义不是客观的,主义没有独立形体,不是外感官对象--所以它才被叫做主义。如果主义是客观的,就必然是对象的--那么它就像天空中那闪灼的群星,奔腾到海不复还的江河,巍峨的山颠,或者肉眼难寻的原子……都相对在我们面前,我们与它们就是观察关系而非思考关系。难道“主义”的这个“主”字还不足以提醒我们去意识--它只是用于我们的内在思考的,不是我们感官所可面对的,它就是并且仅仅是主观立场嘛!不是主观的又怎么会叫做主义呢?即使那“唯物主义”,也是一种立场,是立场就是主观的,唯物主义是要人照它教导的那样把外物做成主观的根据,并不是说人一从外物出发,那立场就不是主观的了。该醒醒啦:

   
   什么是唯物主义?答曰:就是以物为出发的主观立场;
   
   什么是唯心主义?答曰:就是以心为出发的主观立场。
   
   所以不论唯心主义,唯物主义它们说的都是主观立场。
   
   温相提出的“历史任务”,它的实际内容并不与任何主义相关,仅仅是出于脚下的现实,但因他们党并非铁板,常常相互撒绊子,他才有借助“初级阶段”使它成为社会主义正宗内涵的必须,如果不是社会主义的,他就将面临责难。孙丰才有必要一针见血地揭露说这是一个无底的陷阱--
   
   人类的存在须臾不能脱离的只有社会,不是主义!
   
   人类可以没有主义可以不要主义,但不可以没有社会!请想想:
   
   你不缀上“社会主义”社会就不是社会了?就失去合法性了还是咋的?
   
   若社会还是社会,并且合法,那“社会主义”的必要性就成问题了!
   
   叫了社会主义,社会也不能不是社会,既然社会还是社会,那它就还是那个职能,还是那些职能在发生作用,因而家宝兄制定的“历史任务”就是社会的而决不是“主义”的--“主义”只能被储存在人心里,并不在客观中,人把它记住也就是了;而社会却是由公众的存在所结成,社会是人际的实际联系,是客观的,你承认不承认都不能不处于其中,它是可见的和可测度的。温相拟定的那些发展任务明明就是社会的,是关于社会的,只是因为他们把自己所处的社会叫做“社会主义”,才把明明只属于社会的构成要素强贴到社会主义的虚幻羊头上。既然叫了社会主义的社会还是社会,那就可以肯定:
   
   社会所具有的是客观的、直接的合法性,即无须证明它天然就合法。
   
   而任何主义都是由人主观创立的,人得在主观思维里才能创立主义,因而这样的合法性就只是主观上的,是个别的和有限的,主观的创立到哪里去找客观上的或普遍的有效性呢?它明明就是些自欺欺人嘛!若一本正经地去实践这些虚幻的--根本不存在的主义,硬要不存在的东西表现出存在性,就不能不用机械力--去强迫那些不肯承认的人做出接受,不造成暴力那才叫怪呢!“主观”和“主义”的这个“主”字揭示的就是只对于主体有效性,面对着客观有效性家宝兄你不依赖、不遵守却绕来较去寻求主观虚幻合法性,因而也就是虚假有效性的支持?直接的、天然的合法性你不要,却非要去贴社会主义那张吊孝不哭的冷屁股?这何苦来呢?
   
   温家宝文章所犯的错误是:非在天然或直接合法的社会之上罩一层并不天然合法的“主义”的外衣不可,罩上外衣才宣布天然合法的“历史任务”获得了社会主义的“人工合法”性。爲什么非要在天然的、直接合法性上包这层不天然合法的外衣?为什么天然合法你们不要,而非要人工合法性?这就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秘奥所在。不脱了裤子放的屁共产党就不承认。这种把人工合法性包装在天然合法性之上然后再批准天然合法为合法性的把戏荒唐又拙劣,常人无从理谕--
   
   严重的是这个荒唐就是社会所以深陷危机而不能自拔的那个暗道机关。
   
   就是共产党天天反腐败却越腐越败的根症所在。
   
   家宝兄你提出“逐步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可这只是一个愿景,要使愿景成为现实,首先的步骤就是回答:什么是腐败?什么东西造成腐败?什么是公平和正义?什么妨碍了社会去实现公平和正义?你不回答或塘塞这些问题,就与胡头的“真抓实干”、“求真务实”一样是最牛的故弄虚玄,最牛的自欺欺人,就是继续不真又不实。妨碍中国社会去实现公平和正义的不是别的,而是文化!只有文化才有个腐败不腐败,只有腐败型文化才能导致整个社会生活的溃烂,文化就是令你家宝兄明明提出了天然合法的历史任务,却不能不绕上弯子到人工合法性里去给它套上个“主义”外套的社会主义,让它丧失绝大部分的合法性之后再宣布它在人工里的合法。这是多么神圣,多么伟大,多么正宗,多么登峰造极的的荒唐啊!
   
   家宝兄,你到了让自己明白什么是法的时候了,法不是别的--
   
   法就是人的存在!
   
   因为人是先于人的承认能力就是事实的,即人是先验事实。而对法的需要却是经验开发出来的,所以只有经验才需要法,是以先验为法。人是先验事实,却得由经验来行为,所以合法不合法的是行为,人的事实性却是法的本源,出处。干脆,人的存在就是法所根据的和法要服务的。
   
   从人的存在出发所采取的战略就天然合法--理由是人不能不存在,而法的意义就是保证人对其存在的实现。所以说“历史任务”本来就合法,为什么非得附加上“社会主义”才被宣布它为合法呢?“历史任务”在通过“初级阶段”这个环节的当口其合法的直接性就受到了损伤--
   
   它传达的是只有在“社会主义里的初级阶段”里“不发达”才应采取措施,去大力发展和扭转?难道现实社会的那些不发达就该置之不理?显然天然合法性从人工和法性里通过时就被它把天然性给过滤掉,人性普遍性就被天工特选性所代替:所以温相神的彩奕奕下是北京警察们对上访公民们的大打出手,是他不敢回答恩师赵紫阳的书而不现尴尬?
   
   再者,无论什么主义都不能独立自存,要不是人想到又到哪去拿主义?主义要不依附在社会上什么也确立不起来呀!温相你画完了蛇为什么非要添上足才算数呢?蛇长了脚就叫马蛇子不叫蛇了!既不是社会主义更不是它的初级阶段,而是无所不在的大自然让人成了人的;而且人也不是存在在社会主义或它的初级阶段里,人是存在在大自然里。人怎么能不依大自然的怀抱为法,而去依人工建造的主义为法呢?
   
   家宝兄,你的话不需社会主义和它的狗屁阶段的批准,社会主义又算什么玩意?大自然家族里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宗谱,你的话明明重八百斤,从社会主义里一通过就剩下不到一百了。它是文化的一种特别形志,特别表现,是人的软环境又是心灵的材料和塑造模型--它造出来的就是像阿涛那么一类的麻木不仁的,十椎子也扎不出血来的橡胶疮瘩!
   
   它就是社会主义,扫荡社会主义才是我们脚踩的这个现实世界的真正的历史任务。我把它说成:要复兴中华就非从社会主义的“天堂”里回到人间不可!即只讲社会不讲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