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孙丰文集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孙丰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导言:“原罪论”界说
   
    七、“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纲领的醉翁之意
    用承诺包藏了对政权的垂涎,因而--
    它就实足地鼓励了恶棍和强盗
   
    共产主义为什么特别实合于毛泽东、斯大林、金正日们?
    就在于它的最高纲领这个陈述包藏着对个人野心的优先满足。从字面上看它只是承诺了对主义的“实现”,似乎没有直接鼓动侵犯和掠夺,但它有个点睛之笔:即任何“实现”都需要拥有用于实现的条件,这是前提。社会主张的实现当然也需要条件,这条件是什么呢?就是政权。
    这个纲领的暗道机关在于:在普遍的承诺之前先给个人野心以鼓励。它就实足地吸引了一切野心家,土匪和强盗。因为强人欠缺的并不是欲望,而是变欲望为公理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无疑就是野心家们的雪中之炭。从字面上看好像它只表达了对主义的承诺,看不到侵犯性,但因任何承诺都必须先于拥有完成承诺的条件,结果就使对条件的占有据于了优先--并且膨账到对整个理性的超越。
    事实上这个纲领就把事关人人的正义做成可望而不可及的梅林;
    只充做召唤的钓饵,销售的却是包藏在承诺里的个人满足!--
    因为,只有先拥有政权而后才能去实现主义。
    可翻过来呢?一切窥伺政权的野心家也正需要变野心为公理的正名。
    反正它对正义的许诺还无限遥远,它就既可支持反手的云又可证明复手的雨--因为这个“最高纲领”的“最高”也就是“最终”或“最后”,这纲领里没有直接测度的物理量,谁处居高位,谁就可任意临下。而且,一切野心家实际关心的只是“到手”,只要方便于“到手”他们是什么“名”,什么“诺”也都能慷慨去“承认”的,反正那纲领是“最高(最终)”的,有的是可信口雌黄的余地--这个“最终”,无论党的嘴是横是竖它都不会不配合,条件是只要权力在手。
    读者不妨去看看国内正发生的那些案例:陈光诚、高智晟……们,警察想怎么抓就怎么“有理”,检察官总能吹着尘土找出裂缝,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被官员强了奸,咱的“人民政权”也能把“你又哭又嚎又反抗”指控成扰乱秩序。近期许多地方维权冲突人士被逮捕,可共产党就是不回答那引起维权的原因是什么,只要你不满它就说你闹事。官员们贪脏、压迫把人逼到维权之路它不问,你喊活不下去它就说你是颠覆政府。今天他们抓了陈良宇,又吹胡子又瞪眼,什么反腐的决心,党的英明……老百姓举报陈良宇十好几年了,不仅不是反腐败反而是反对党的领导,不是英明却是捣乱,多少举报者被抓、被打?拖了十来年你们才来抓,你们不是犯罪?不该抓你们去坐牢?!老百姓活不下去能不聚而抗议?你们不去追究所以聚众的原因,却只管指控闹事,这里的密秘当然不是李铁梅能知道的,那谁知道呢?
    我,齐鲁庄户大侠孙丰!孙丰的教导是--
    这个密秘就藏在“我们的最高纲领是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空炮里!
    因为这是一个最终的许诺,它就用许诺的“最终”性赋予给现实黑暗以合法,这个承诺的醉翁之意在于:
    它说的是“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那一天,它才把公正还给人民。
    现在并没到那一天,当然公正也就不必给人民!人民不仅不必待以公正,而且,谁若想牛着不知死活去要公正,谁就是破坏稳定压倒一切,谁就是破坏和谐社会!就得抓你,打你,迫害你!并且,最高纲领还蕴含了为实现共产主义做的准备--即整个的过渡时期可以取消公正和讲理,只应用暴力就足够了!什么抓人、反诬、杀人……还不都是小儿科?八九年的屠杀才像一回事!所以党的号召就包含着鼓励官员们大胆地贪吧,搜地刮膏吧!兵勇宪警们疯狂地迫害吧,反正有“为实现共产主义”这个远大的羊头顶着狗肉的门面呗,有了它一切罪恶全合法!为实现共产主义所发的一切全因有了这个无期的许诺而名正:占有和维持政权的整个过渡就根本不需讲理,不需公正,不择手段也被承诺所谅解。看看青年毛泽东同他的伙伴们说的话吧,看看他到死看电影时对身边几位女士的话吧,分明就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什么马主义驴主义,全不管,老毛要的是能支持他任意放纵为公法的狗皮膏主义!
    共产主义最高纲领的天机在于:用对未来的空洞许诺充当现实罪恶合法的根据!只要你承认自已的行为是为着实现共产主义,那么,你无论怎么去载脏、构陷、残杀……都因你已有对共产的承担而合法,你就别有什么顾忌,放手地掠夺去吧!所以说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是一切野心家、土匪强盗连想都不曾敢想的虎皮--
    因为,归根结蒂政治,政权都直接就是理。
    倘若人类还不是理性的,又怎么派生出社会?人类做为自然界里的一个物类,高出所有物种才形成出政治、政权,所仗恃的不就是理吗!须知土匪、强盗、恶棍、野心家……这些词所表达的就是理!土匪、强盗能把自己列在常理外,看成土匪和强盗,不是正证明了他们在公理面前的潜意识里的自卑吗?这是为什么?就因为土匪、强盗也是人。
    也是在“人人是人”这一先天事实性里发育成人的,因而--
    就不能避免深植在他们心底的也是“人人尊重人人”这条共同的根。
    只是在每临行为,在“如何”行为的故意性里,即理性的应用上有人才沦为本能或欲望的奴隶,而人又总把人人是人当做出发的根据。
    “人人是人”既是先天的事实,又是先于生命存在的不移联系,没有一个人类分子能跳出其外。所以“人人尊重人人”就是人人在做人上的天然根据,它根本就不是输入的,不需要故意地去播种,也不需要胡锦涛的“牢固树立”,它先天就是人心本身--在拥有“树立能力”之前,人的事实性就是这样的,除非人不滋生出意识机能,一旦滋生出来就非经验自身不可,一对自身发生经验,“人人是人”这个事实性就立马被经验到,经验到也就是承认,承认也就是尊重。所以“人人尊重人人”这个观念是人在做人上的先天依据,挡都挡不住。正是因为人类理性就形成在“人人是人”上,所以土匪、强盗也不能不潜意识的蔑视自己,把自己看成土匪和强盗。
    “在我国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所完成的就不只是对狂热的煽动,它干脆就是对人类所以为人类的颠覆。为什么这样说呢?
    共产主义制度所瓦解的就是“人人是人”这条人类理性的总根。
    因为人类所以能区别于一切事物,所仗恃的就只是这个--理,而且理也不是人“要”来的,不是争取的,没有人感觉过理怎么进到了脑子里,自己怎么就根据着理在世界上存在,甚至许多人还根本不知什么是理性却能事事伦理,并且伦得很好。人是在不知理怎么一回事的情况下就活动在理里了,只要活动在理里,就是活动在“人人是人”,“人人尊重人人”这个唯一的支撑上。因为“人人是人”是理的世界的出处和泉源,不管什么不五花八门的理,事实上都从这里发源出来。所以“人人尊重人”是每一个人做为人的天然所有,又是社会的唯一奠基。可共产党的“最高纲领”包藏着一个以占有为先决条件,在对先决条件的占有和维持时期可以不必伦理的暗道,这样它就直接摧毁了做为理性存在物的根基--理,直接摧毁了社会得以形成和存在的支柱--理。
    就相当于用法律来宣布:共产主义虽是伦理的,而且是伦最美最善的理,但现在不是共产主义,而是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所以不必伦理!因而通向共产主义的大道虽是康庄的,只是伴着暴力的摧残和血流成河的屠杀,这个纲领无疑是宣布:血流成河的屠杀是实现共立辽义的应有之义!只不过是付出学费的多寡--一切应受的遣责都因许的宏愿而合了法。
    张戎搜集和记述了从天真到老死的毛泽东,他每一时期的话,无不展现出他就是这种逻辑。且无论是做为中华民国之中的江西匪区,还是篡政后,直到今天,他们在外交场合所用的那些答辞,无不是这个逻辑。他们允诺了共产主义者可以在不伦理的条件下先行占有政权,以政权为条件去推行共产主义。这个陈述是一个完全的命令式,不含一点对公理的承认与求证,直接地鼓动劫掠,赋予了侵犯以合法。
    所谓合法有两个条件:一是在理性里合,理的合;二是理的天然公众性。没有理人什么都意识不到,无论对“法”还是行为,所以有了理人就非伦理不可;通过理人才能达到公众,才能成为公中之中的,所以理是公众的。每一个人都被理联系在公众之中,即使自私、狭隘也是以公理为条件才看到的。在下从七、八岁就喊“共产主义理想要实现”的口号,唱“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不止”的歌,到了能思考的中年,看到社会的黑暗,压迫,还一直觉得这些事是出于恶人的恶行,直到五十好几才醒悟到--人的恶行也得仗着一种鼓动恶行的文化,恶文化是恶人能恶起来的条件!只有在恶的、邪的、侵略型的文化氛围里,才能塑造出这么多恶棍!
    “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立志所隐含的就是掠夺、抢劫的合法!
    毛泽东心有灵犀,对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革命之呼,立刻还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枪杆子、笔杆子,革命靠这两杆子”的应。这毛泽东的黑话不只是共产党的行动,更严重的是对我们文化,我们的伦理的扫荡。因为无论是政权,人身,还是财产都是通过理才被意识到,才形成出来,它们本身也直接就是理,是理所造成的事实。就算陈胜、吴广或斯巴达克斯的行为是压迫的后果,可压迫本身也是由理认识到和揭示出来的:陈胜、吴广也是努力地在理上阐明自己的无奈性来证明行为的合法性,继承了他们事业的刘邦更知用行为来证明自己在理上居于合法。即便人类史上一再地发生起义和朝代更替,仍然抹煞不了政权的本质就是约定,用什么来约定?当然是用理啦!只是所处的文明阶段越早,完成约定的方式往往越野蛮。但政权的本质既是理的产物与内容,就得用理来约定,约定的可能性就是理的应用,就是讲道理,讲道理也叫伦理。
    如果要举出讲道理的光辉榜样,那就是我孙丰的文章。
    如果要说清什么是讲道理?就去读我的我章:它不仅提出论点,举出论据来支持;而且这些支持都有严格的环节和进序,都能被充分的还原。
    如果要指出最不讲理的榜样,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江泽民。邓小平是个霸道式的不讲理;江泽民是无赖式的不讲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