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孙丰文集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孙丰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导言:“原罪论”界说
   
    七、“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纲领的醉翁之意
    用承诺包藏了对政权的垂涎,因而--
    它就实足地鼓励了恶棍和强盗
   
    共产主义为什么特别实合于毛泽东、斯大林、金正日们?
    就在于它的最高纲领这个陈述包藏着对个人野心的优先满足。从字面上看它只是承诺了对主义的“实现”,似乎没有直接鼓动侵犯和掠夺,但它有个点睛之笔:即任何“实现”都需要拥有用于实现的条件,这是前提。社会主张的实现当然也需要条件,这条件是什么呢?就是政权。
    这个纲领的暗道机关在于:在普遍的承诺之前先给个人野心以鼓励。它就实足地吸引了一切野心家,土匪和强盗。因为强人欠缺的并不是欲望,而是变欲望为公理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无疑就是野心家们的雪中之炭。从字面上看好像它只表达了对主义的承诺,看不到侵犯性,但因任何承诺都必须先于拥有完成承诺的条件,结果就使对条件的占有据于了优先--并且膨账到对整个理性的超越。
    事实上这个纲领就把事关人人的正义做成可望而不可及的梅林;
    只充做召唤的钓饵,销售的却是包藏在承诺里的个人满足!--
    因为,只有先拥有政权而后才能去实现主义。
    可翻过来呢?一切窥伺政权的野心家也正需要变野心为公理的正名。
    反正它对正义的许诺还无限遥远,它就既可支持反手的云又可证明复手的雨--因为这个“最高纲领”的“最高”也就是“最终”或“最后”,这纲领里没有直接测度的物理量,谁处居高位,谁就可任意临下。而且,一切野心家实际关心的只是“到手”,只要方便于“到手”他们是什么“名”,什么“诺”也都能慷慨去“承认”的,反正那纲领是“最高(最终)”的,有的是可信口雌黄的余地--这个“最终”,无论党的嘴是横是竖它都不会不配合,条件是只要权力在手。
    读者不妨去看看国内正发生的那些案例:陈光诚、高智晟……们,警察想怎么抓就怎么“有理”,检察官总能吹着尘土找出裂缝,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被官员强了奸,咱的“人民政权”也能把“你又哭又嚎又反抗”指控成扰乱秩序。近期许多地方维权冲突人士被逮捕,可共产党就是不回答那引起维权的原因是什么,只要你不满它就说你闹事。官员们贪脏、压迫把人逼到维权之路它不问,你喊活不下去它就说你是颠覆政府。今天他们抓了陈良宇,又吹胡子又瞪眼,什么反腐的决心,党的英明……老百姓举报陈良宇十好几年了,不仅不是反腐败反而是反对党的领导,不是英明却是捣乱,多少举报者被抓、被打?拖了十来年你们才来抓,你们不是犯罪?不该抓你们去坐牢?!老百姓活不下去能不聚而抗议?你们不去追究所以聚众的原因,却只管指控闹事,这里的密秘当然不是李铁梅能知道的,那谁知道呢?
    我,齐鲁庄户大侠孙丰!孙丰的教导是--
    这个密秘就藏在“我们的最高纲领是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空炮里!
    因为这是一个最终的许诺,它就用许诺的“最终”性赋予给现实黑暗以合法,这个承诺的醉翁之意在于:
    它说的是“只有到了共产主义”那一天,它才把公正还给人民。
    现在并没到那一天,当然公正也就不必给人民!人民不仅不必待以公正,而且,谁若想牛着不知死活去要公正,谁就是破坏稳定压倒一切,谁就是破坏和谐社会!就得抓你,打你,迫害你!并且,最高纲领还蕴含了为实现共产主义做的准备--即整个的过渡时期可以取消公正和讲理,只应用暴力就足够了!什么抓人、反诬、杀人……还不都是小儿科?八九年的屠杀才像一回事!所以党的号召就包含着鼓励官员们大胆地贪吧,搜地刮膏吧!兵勇宪警们疯狂地迫害吧,反正有“为实现共产主义”这个远大的羊头顶着狗肉的门面呗,有了它一切罪恶全合法!为实现共产主义所发的一切全因有了这个无期的许诺而名正:占有和维持政权的整个过渡就根本不需讲理,不需公正,不择手段也被承诺所谅解。看看青年毛泽东同他的伙伴们说的话吧,看看他到死看电影时对身边几位女士的话吧,分明就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什么马主义驴主义,全不管,老毛要的是能支持他任意放纵为公法的狗皮膏主义!
    共产主义最高纲领的天机在于:用对未来的空洞许诺充当现实罪恶合法的根据!只要你承认自已的行为是为着实现共产主义,那么,你无论怎么去载脏、构陷、残杀……都因你已有对共产的承担而合法,你就别有什么顾忌,放手地掠夺去吧!所以说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是一切野心家、土匪强盗连想都不曾敢想的虎皮--
    因为,归根结蒂政治,政权都直接就是理。
    倘若人类还不是理性的,又怎么派生出社会?人类做为自然界里的一个物类,高出所有物种才形成出政治、政权,所仗恃的不就是理吗!须知土匪、强盗、恶棍、野心家……这些词所表达的就是理!土匪、强盗能把自己列在常理外,看成土匪和强盗,不是正证明了他们在公理面前的潜意识里的自卑吗?这是为什么?就因为土匪、强盗也是人。
    也是在“人人是人”这一先天事实性里发育成人的,因而--
    就不能避免深植在他们心底的也是“人人尊重人人”这条共同的根。
    只是在每临行为,在“如何”行为的故意性里,即理性的应用上有人才沦为本能或欲望的奴隶,而人又总把人人是人当做出发的根据。
    “人人是人”既是先天的事实,又是先于生命存在的不移联系,没有一个人类分子能跳出其外。所以“人人尊重人人”就是人人在做人上的天然根据,它根本就不是输入的,不需要故意地去播种,也不需要胡锦涛的“牢固树立”,它先天就是人心本身--在拥有“树立能力”之前,人的事实性就是这样的,除非人不滋生出意识机能,一旦滋生出来就非经验自身不可,一对自身发生经验,“人人是人”这个事实性就立马被经验到,经验到也就是承认,承认也就是尊重。所以“人人尊重人人”这个观念是人在做人上的先天依据,挡都挡不住。正是因为人类理性就形成在“人人是人”上,所以土匪、强盗也不能不潜意识的蔑视自己,把自己看成土匪和强盗。
    “在我国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所完成的就不只是对狂热的煽动,它干脆就是对人类所以为人类的颠覆。为什么这样说呢?
    共产主义制度所瓦解的就是“人人是人”这条人类理性的总根。
    因为人类所以能区别于一切事物,所仗恃的就只是这个--理,而且理也不是人“要”来的,不是争取的,没有人感觉过理怎么进到了脑子里,自己怎么就根据着理在世界上存在,甚至许多人还根本不知什么是理性却能事事伦理,并且伦得很好。人是在不知理怎么一回事的情况下就活动在理里了,只要活动在理里,就是活动在“人人是人”,“人人尊重人人”这个唯一的支撑上。因为“人人是人”是理的世界的出处和泉源,不管什么不五花八门的理,事实上都从这里发源出来。所以“人人尊重人”是每一个人做为人的天然所有,又是社会的唯一奠基。可共产党的“最高纲领”包藏着一个以占有为先决条件,在对先决条件的占有和维持时期可以不必伦理的暗道,这样它就直接摧毁了做为理性存在物的根基--理,直接摧毁了社会得以形成和存在的支柱--理。
    就相当于用法律来宣布:共产主义虽是伦理的,而且是伦最美最善的理,但现在不是共产主义,而是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所以不必伦理!因而通向共产主义的大道虽是康庄的,只是伴着暴力的摧残和血流成河的屠杀,这个纲领无疑是宣布:血流成河的屠杀是实现共立辽义的应有之义!只不过是付出学费的多寡--一切应受的遣责都因许的宏愿而合了法。
    张戎搜集和记述了从天真到老死的毛泽东,他每一时期的话,无不展现出他就是这种逻辑。且无论是做为中华民国之中的江西匪区,还是篡政后,直到今天,他们在外交场合所用的那些答辞,无不是这个逻辑。他们允诺了共产主义者可以在不伦理的条件下先行占有政权,以政权为条件去推行共产主义。这个陈述是一个完全的命令式,不含一点对公理的承认与求证,直接地鼓动劫掠,赋予了侵犯以合法。
    所谓合法有两个条件:一是在理性里合,理的合;二是理的天然公众性。没有理人什么都意识不到,无论对“法”还是行为,所以有了理人就非伦理不可;通过理人才能达到公众,才能成为公中之中的,所以理是公众的。每一个人都被理联系在公众之中,即使自私、狭隘也是以公理为条件才看到的。在下从七、八岁就喊“共产主义理想要实现”的口号,唱“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不止”的歌,到了能思考的中年,看到社会的黑暗,压迫,还一直觉得这些事是出于恶人的恶行,直到五十好几才醒悟到--人的恶行也得仗着一种鼓动恶行的文化,恶文化是恶人能恶起来的条件!只有在恶的、邪的、侵略型的文化氛围里,才能塑造出这么多恶棍!
    “实现共产主义”这个立志所隐含的就是掠夺、抢劫的合法!
    毛泽东心有灵犀,对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革命之呼,立刻还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枪杆子、笔杆子,革命靠这两杆子”的应。这毛泽东的黑话不只是共产党的行动,更严重的是对我们文化,我们的伦理的扫荡。因为无论是政权,人身,还是财产都是通过理才被意识到,才形成出来,它们本身也直接就是理,是理所造成的事实。就算陈胜、吴广或斯巴达克斯的行为是压迫的后果,可压迫本身也是由理认识到和揭示出来的:陈胜、吴广也是努力地在理上阐明自己的无奈性来证明行为的合法性,继承了他们事业的刘邦更知用行为来证明自己在理上居于合法。即便人类史上一再地发生起义和朝代更替,仍然抹煞不了政权的本质就是约定,用什么来约定?当然是用理啦!只是所处的文明阶段越早,完成约定的方式往往越野蛮。但政权的本质既是理的产物与内容,就得用理来约定,约定的可能性就是理的应用,就是讲道理,讲道理也叫伦理。
    如果要举出讲道理的光辉榜样,那就是我孙丰的文章。
    如果要说清什么是讲道理?就去读我的我章:它不仅提出论点,举出论据来支持;而且这些支持都有严格的环节和进序,都能被充分的还原。
    如果要指出最不讲理的榜样,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江泽民。邓小平是个霸道式的不讲理;江泽民是无赖式的不讲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