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孙丰文集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三代表、科学观、中国梦”就是四凤!
·改造大学新闻,是对人类伦理根系的摧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孙丰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导言:“原罪论”界说
   
    二、对“原”的思辩

    ⑴、在经验失效的地方才须还“原”
   
    “原”是原因、始原、本原、根原、初始,是先在的,具有规定的力量;“原”不可能是后继的、受动的和被规定的。
    有时间意义的原和逻辑意义的原。
    时间意义的原指事物的存在在时间中的次序--先后性,在时间里考察一事物,事物的初始出现前所可能有的只能是更早的时间,别的什么也没有;在时间条件下,一事物的最初存在是它后来全部可能性的根据。
    逻辑上的“原”揭示发展、变化着的事物对最初存在的依赖,之所以会有逻辑上的“原”,是因为人的意识是经验的,人总从经验出发,但人的存在却是事实而不是经验的,人只是能经验。在经验不能回答的条件下,就只好把经验还原回初始存在,从初始里找出根据。我们已说过--
   
    人既是“是人”,又在“做人”。
   
    只有在“做人”条件下才会有矛盾或冲突,冲突永远都是由不同经验所引发--心的形成将人陷在经验里:人总是以自身经验来回答所碰的问题。但人做为世界事实却并非经验,所以不可能存在根本性的矛盾。矛盾是因为用心不同,只从经验是找不到症结的。在这种条件下,就需要用逻辑的先后性来界分经验与本原,也就是把发生在“做人”层面的矛盾还原回“是人”。逻辑上的“原”就是让经验还归回存在,使选择性而生的冲突在不可抗性里求得统一。这样,原来处在解答位置的经验就成了被认识的材料,人通过逻辑的程序从材料里抽取出它包含的结论,对经验的依赖就转换为对认识的求证。
    任何需用“原”来回答的问题,冲着的都是经验,因为面对的问题在经验的限度内无从回答,比如:共产主义、共产党,不仅在我们的经历里它是灾难,在我们经验外的苏联、东欧,北韩、柬甫塞、越南……也是灾难;不仅在做为国家制度条件下,即使共党尚未篡国的江西、福建、上海、陕北……内部的迫害也惨不忍睹;共产党也曾频繁更换领袖,且每次更换也都伴以清算,清算却没使它变慈善,这是为什么?我们总不能说历史上留下足迹的共产党要人都是流氓恶棍吧,正派人不处在角色中便罢,只要党的责任压上肩头,他就跳不出为恶的怪圈。胡锦涛不像江泽民那样轻浮、张扬,也不乖戾,其施政却比江政权更封闭、更黑暗;自然人格的陈独秀、瞿秋白、刘少奇、朱德、彭德怀、林彪……都不是坏人,可都劣迹斑斑,罪行昭昭,这是经验所回答不了的。
    彭、林都是秉直正派的武人,这一判案有《万言书》和《5.71工程记要》来支持。林彪亡身三十五载,经了共产党和民间双重清算,高层恨他入骨髓,不必担心清算上能手下留情,满腔仇恨的清算所呈现给我们的并不是“万岁不离口,语录不离手”,倒是不争风,不吃醋,不贪婪,不奢侈,既看得开、也放得下;因认识毛泽东奸诈、猜忌和惨忍而最早激流勇退:四野南下初定大势他就称病不朝,退出政事。可共产党既是一架高速运转的绞肉机,处在机器上的操手就只能是机器的部件,越具能量就越被咬钳在链条中无从脱身--从初占政权到庐山会议几乎看不到林彪的政事记录。但退隐却只能是他的单厢情愿,可见个人明智不足以从毛泽东帐簿上退下--自意为功成身退的林彪全无知觉地竟进了常委、成为副主席--可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阐述的就是机理性。
    毛雄才大略却又猜忌残忍,他洞悉手下如指掌,且喜兴风作浪,未雨绸缪,其暗算坑陷全在己心间,所有人都在他股掌中,是福是祸全出毛意,那些被他玩弄的棋子却无从知晓。称病不到也脱不了被唤上庐山充打手的运命……现在的人是看清了:身置政治前沿并非林彪所愿--那是“只缘身在共产贼营中”,一入了套,进退就由不得自己了!链条中的任何部件都受制于机械,链条里无个人自由。
    ⑵、运转链条中没有个人能力的自由
   
    在全党讨彭声浪中,唯执行挟制任务的林彪出人意料的为彭洗刷。他对彭的“严词斗争”不过是一个洞察毛泽东的过来人向不暗世事者的告诚:毛皇帝得罪不得!彭大将军就是榜样!谁想正义谁就粉身碎骨--这是今日人能对副统帅“只有毛主席才是大英雄”作的马后解读。此例是说:我们当时所闻的林彪的话,所看的林彪的行是确实的,但那只是经验,依这些经验认定的林彪是一个“万岁不离口,本本不离手,背后下毒手”的奸谄小人,但他的被请算却否定了这些经验和经验结论。
    被清算出来的才是真实的、自由意志的、自然人格的林彪;而在七一年前政治舞台上的林彪只是社会人格的林彪--处在机器链条中的、不能不依附机制性质来行为的林彪,勿宁说我们所经验的林彪所表现的只是共产机器从他身内的通过。
    今天看到的《林彪日记》就更为真实:为整掉刘少奇这个总目标,需先整掉彭、罗、陆、杨,这是毛泽东心内的战略,日记所载并不是如何去追随逢迎,拍屁溜须,倒是乍听到毛的意图表现出的惊讶和愤恨,是同情和无奈长坐叹。用二十一世纪的觉悟回首往史:经验认识的林彪虽是事实,却非本意。它告诉我们:位再高也只是机器链条中的一环--人只能在链条运转中依着运转作选择。《林彪日记》和《5.71工程》才是真实的林彪。清算还让人知道:能不向毛的淫威示弱的只有林彪。
    能不对《林副主席一号命令》举手的只有四个人:主要的是林彪,还有朱德。
    人们把彭德怀叫成“海瑞”,纵观其个性也的确爽人爽语,毫无城府,这个正直人不是也毫无道理地用反教条主义伤害过许多人吗?因而林彪的表演就一点也不让人惊呀!相反,倒是我们反对派的批判应作检讨:至今我们没有完成自然人格和机器人格的区分--我们经验的林彪是机器中的,他的言、他的行所表现的本质不是他的,而是机器的。真实的林彪要从经验里往外抽取。同一道理刘国凯的“人民文革”引起争论,也与我们批判立场的未经洗礼,理性不够纯粹有关。
    毛、林裂隙未到最后,周恩来就不甘放弃修补,何哉?周愿与林共事;林彪的死使周失声痛哭并叹曰:“林彪是个好人!”那被林取代和批判的彭德怀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同情与伤感。证明他们了解一个真实的林彪和真实的毛泽东。正是中共对林彪的清算,才让我们推己及人:如果林彪确有谋杀毛泽东的布置,那么二十一世纪的我们应当喊出--壮哉,林彪!
    林彪没有,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民主思想,但我们得承认:林彪的行为无可辨驳地证明了:共产主义不适合人类。即使你是共产链条上的关键,重权在手,大自然的不可抗力所给予人的天性也必陷与机器性质相对抗。即使小心异异地去躲避,也难逃避厄运。
    我们的叙述所要证明的是:经验只能用于直接的问题,被经验回答了的问题会间接的在更高层面再度显现。这才不得不把经验事实只当材料,采用认识的方法,去求证经验里包含的本质。认识是我们意识的另一能力,它不同于感觉的被受予性,只提供经验;也不同于意志的自由性,只作裁决。认识是对着材料,求出的结论必须先已就在材料里,认识所关的是理,只有真伪,没有伟不伟大。
    事关认识才必须把经验还回始原,因而逻辑上的“原”的功能就是完成经验与认识的转换。
    就是以“是人”的不可抗性为“做人”的困境找出出路。让我们回到主题:呈现给我们的材料是共产党和它的施政,以及造成的后果,要求证的是共产党或共产主义与后果是种什么联系--即做为主观理念的共产对人类实践发生什么性质的规定?就可回答为什么全世界的共产主义无一例外的不酿造罪恶--这就是逻辑上的“原”在社会实践中的意义。
    我们不能不回到:“什么才是共产党的始原”这个主题上,只要你承认当听到“共产党”、“共产主义”这种名称,意识立马就觉察到它们说的是什么,那我们就能清理出:到底什么才是它的始原。并证明它从始原上就是罪恶的。
   
    始原,就是始发。
   
    原罪,是从始发上的致罪机理。
   
    罪是人用主观能力所造成,如毛泽东的富田镇反;镇压АВ团;抢救运动;土改与镇反;反右……邓小平的六四屠杀;江泽民的镇压法轮功、酷刑、活摘器官……都含着明显的个性成分。是因他们的心底就是恶的,罪恶的用心当然是罪恶的后果。问题是他们死的死了,下台的下台了,换上的人为什么还继续为恶呢?这个问题就因为将他们吸到到一起穿成一串的原则是一个致罪的机理--共产主义之做为道理就是罪恶的。并且直观它的字面意义还不能看到它必然的罪恶性,它并没直接地鼓动人去作恶。
    但原罪不是人的故意所致,相反倒是人在被动受制,原罪说的是那个初始的、起规定作用的道理,在作为道理上它就是罪恶,人是通过理才形成意志的,如果所通过的是个致罪的道理,形成的就是罪恶用心,其活动当然是罪恶之果。是共产党的党性(即共产一词所含的机理性),拒绝了陈独秀、瞿秋白、张闻天、王稼祥;胡跃邦、赵紫阳……因为这些人都有天良觉醒,会发生惭愧,选择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这就证明了原理的作用大于人的作用,人是在原理的限制内发生作用的。
   
    这是创立“原罪”说的初衷。
   
   

此文于2007年03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