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文集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导言 “原罪论”界说 一、什么是罪?
    ⑺、析“严打”在经验上的有效性和伦理上的破坏性

    做为政策的“严打”--出自经验有效性,
    动摇的却是伦理根脉
    以下论证以承认华国锋的“按既定方针办”是子虚无有;承认“两个凡
   是”的消极性为出发点,我的批判不全同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
   取完全的逻辑立场,我问的是:
    华国锋的立场是不是对实践的服从?他为什么采用“按既定方针办”?
    其实他基于的就是实践限制性:他既是共产链条中的一环,就不能不受
   这架机器的制约,只能根据当时机器运转的情势来确定立场,提出对策:就
   像曲磊磊未把邓小平、彭真要抓人的消息透露出来之前,魏京生的活动取一
   种方略,他获得了这消息又知无力挽回时就会取另一套方略一样:七六年的
   中共,比华国锋高一辈的人不少于几万。先不说华有无才能,首先是他一点
   势能都没有,无根又无节,发动政变是当时运转着的链条留给他的唯一选择
   ,事变后链条的总结构总情势和运转的质量变了,他便不能自如,就是说来
   自毛余党的威胁转变为传统势力的挑战,他愿不愿意都得陷于机制的夹缝中
   ,又不能不求生存。在隐秘的合法性挑衅面前,他造“按既定方针办”这个
   谣就是应了实践任务的要求。当然是从他所代表的派别出发,可从别的派别
   来看就是反实践检验的了。须知:人是在能“做人”之后才知道自己是人的
   。所以,“做人”就受制于经验。“是人”却属之于自然,不受经验制约。
    其二要问“按既定方针办”的逻辑蕴含是什么?他用这话来干什么?
   答曰:他用来建立特殊的合法性。“两个凡是”被用为始发概念,人人都得
   在“凡是”内确立活动,超越的就被视为非法,实际这话的逻辑功能就是限
   制出一个有利于华政权的政治域限,它要抗拒的是普遍性原则。其实社会主
   义已经是对普遍原则的抗拒了,华的“凡是”就是特殊性里的特殊性。与后
   来邓小平的“中国特色”、“四项原则”一样,建立的都是特殊合法性,当
   然也都是出于对普遍原则的恐惧。
   
    到底什么为合法?
   
    合法就是符合普遍性原则。因“共产”不是个普遍原理,才需用特殊性
   原则来拒绝普遍性,用特殊性来支持施暴,所以才有社会主义成了人的本这
   个事实:“稳定压倒一切”里并没说“稳定”是本,可它把一切都压倒了,
   它不是本又到哪里去找本?什么是社会之本呢?什么东西组成了社会,什么
   就是社会的本,因而四项基本原则、稳定压倒切、主旋律、构建社会主义和
   谐社会都是对人是社会之本的颠覆。社会主义特殊于什么?就特殊在人的普
   遍本性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特殊性里的特殊性,不合法里的不合
   法。共产党为什么这样做?就因为他们被经验所限制,他们不知经验背后还
   有本性。从邓小平八三年发动的“严打”可看出--
    他为什么要发动“严打”?
    因为在邓小平的经验里社会在秩序上呈现混乱,犯罪猖獗,国民生活失
   去安全(其实八三年并不严重)--这只是经验事实,即只是“是其然”不
   是对“所以然”的把握;只是社会所呈现的面貌,不是这一面貌的原因。
    “严打”的用意何在?--震慑!
    老邓为什么能想到震慑?因为他经验过恐惧,在超常的恐怖面前他发过
   抖,逃过避,所以他认定:把恐怖加给任何人(超出常规的打击)必定引发
   畏惧,就能减少犯罪,秩序必定会朝他期望的方向转化。而实践也的确证明
   :八四年的社会秩序好于八三年。但这种好景只是直接经验,转到八五年秩
   序就重又恶化并超越过严打以前,八六后就向失控过渡,九十年代就陷于失
   控:严打接着严打,前一严打未收,后一严打早已发动,也就没有严不严的
   区分了,严打也就不再有效,人也不再伦理,秩序就失控不可收拾。
    共产党遇到什么都喊“标本兼治”,“本”到底是什么?共产党里没人
   知道。“犯罪猖獗、秩序失控”只是经验,也就是他们说的标。在改变这个
   状况的对策里才有标与本的区别:或者从经验出发,或者追究经验背后的机
   理,追究事实背后的机理就是清源正本。从经验出发就是邓小平的多捕人、
   高科刑,可这样做就不是法治,法治内涵的是以法惩罚,“从严从重”的科
   刑超出法的界限,因而不是惩处而是打击,一打击就是政策替代了法制,政
   策一取代法律,法律的权威就不复存在,动摇了法治,动摇了伦理。
    正本清源就是澄清法律是不是相符于人性--就是回答:
    究竟是法律服从人性,还是人性服从法律?
    从经验出发,立法是要规范行为,得出的当然就是人服从法;但经验无
   从回答:人所以必须行为其根源又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人是自然界
   的物质,物质有性,性不能不表现。所以,如我们在以上说的那样:
    立法所冲着的是自律能力,但它是通过对自律的规范来捍卫自然所赋予
   的不可抗性。因制度和立法是出于对人性的服从才成为必要,人对法律的服
   从就是法律服从人性、保护人性的经验形式。
    不变的机理是--
    只要制度和立法出自人性,即制度和立法合法,人的守法就是必然。社
   会所呈现的秩序就生机勃勃,健康旺盛。反之,若制度和立法违反人的不可
   抗性,法律本身不具合法性,社会就必道德沦丧、秩序失控、危机四伏……
   共产党治下的当今中国正是这样。
    制度、立法的合法性与人的行为的合法性之间的机理联系是什么?机理
   联系为什么不呈显于经验?答曰--
    在伦理的是能力,且又是能力在经验,所以能力的使用可以被它自身所
   经验。伦理的发生所据于的根源却是人生命存在这个事实性,它属于自然,
   并不进入经验,而能力是它的派生物,后于它,当然就不能经验它。
    伦理中处于支配地位的是伦理所据的根据,根据是先验的,那被伦的“
   理”却是经验的。经验能力只能经验所伦之“理,”,不能经验所据的根源
   ,根源只发生作用,作用却不进入知觉。经验没有普遍有效性,却被认为具
   有普遍有效性,一二再地被强化,被强化一次就动摇一次根源。共产主义强
   化的最后归宿就是胡锦涛警告的:退出历史舞台!可是它退出历史舞台,我
   们民族是伴了和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呀!
    国学经典可以清楚地看清这点:
    “推己及人;己达达人,己立立人。因己之欲,推以知人之欲;己之不
   欲,推以知人之不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些教导都是教人怎么去伦
   理,好像没有指出为什么必须伦理,也没点明那决定伦理的根源是什么。其
   实不然:这里的每一教导所依据的那个“己”,说的就是“己身”,“己”
   就是伦理的出发点。伦理的密奥也就潜伏在这里:
    被我们经验的“己身”并不来源于我们的能力:
    既不来源于我们的能力,也就不能归属进主观的能力,相反它是能力的
   源泉和根据。
    不是“己身”属于我们,而是我们属于“己身”。
    经验的能力却把“己身”感觉为属于自己,因为肉身并不直接就是能力
   ,是从肉身上滋生出能力,是肉身上的能力而非肉身在感知。日常说的“自
   己”是理性能力在说,它说的就是它的感觉,也只有它才能感觉。所以日常
   所说的那个自己,就是我们的能力。是后天理性使生命被经验到,被享用的
   ,经验能力就把这种经验错觉为生命属于自己。实际上客观的我们来源于自
   然,从而也只属于自然。能被主观的只是行为及行为的用心。上述教导在教
   着人们怎么去伦理的同时,已清楚地指出了伦理所据的根源--就是一再强
   调的那个“己”,因为人先天地就是自己的根源,无论指出不指出,知道不
   知道,它都是伦理的根源。是“己”在伦理:是从“己”里派生出伦理能力
   ,所以伦理根据就是“己”,不可能来自“己”外。
    伦理做为行为,所伦的是理,在伦的却就是个那根源。所以所伦的理就
   出自根源所拥有的不可抗性。这一分析让我们明了:伦理是从有理性的生命
   里自然而然地发生,不是故意努力,更不可能外来。只是,我们的理性不经
   专门洗礼,这些联系难以缕清,却不会因经验没予缕清而发生错位,那伦理
   能力就深植在它的根源里。
    但是--出于经验的“严打”,其剌激力指向的是能力,在它的根源之
   外为它重设榜样:就摧毁了理出于“己”这个联系。分裂了理性对生命的依
   赖。使行为(主观之己)不基于“己(客观之己)”,而据于心外利害。人
   不能在法律限度内获得价值体现,只好把对利益的占有当作伦理的出发点。
   共产党从八三年开始的“严打,从直接的经验性上看,每一次都有立竿见影
   的收效,所有收效的总和却是民族根源的动摇,甚至可以说中国已经没有伦
   理,也不再伦理。“严打”破坏的是心灵资源。
    我要指出:我的这一指责仍不是穷尽之理:因为“严打”的必然性是出
   自共产主义对人性的这个更初始的背离,人不能在共产制度里自由实现价值
   ,只有用两副面孔:自然的人格与社会的人格,面对社会之鬼则说鬼话,在
   隐密深处才说人话。
    “从‘己’出发就是伦理的最严格根据”,这一论证可能遭到“这不是
   要人自私自利吗”这种指责,让我来提醒你:人人都是一个主观之“己”,
   人人又都是一个客观之“己”,且人人的客观之“己”都来自自然,即都是
   客观的,都不可抗,因知道自己的客观之“己”而总是依照它,据着它,使
   它牢牢地指导着主观之“己”怎么会是自私呢?怎么会不造成公平呢?
    共产主义之于中华,不只是硬伤害,更严重的是对心理资源的软破坏,
   在共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之后,我们的子孙能用半个世纪恢复起我们原有
   的伦理,就是很有成绩了。
    伦理就是“应该”。
    立法就是强制的“应该”。
    对着什么讲应该呢?从经验上说是对着行为,可人为什么必须行为呢?
   因为人有本性,本性的表现就是本能,有欲有情,在欲和情表现出来的当口
   ,要用“我是人,可人人也都是人”这个普世而永恒的原则来规范行为,决
   不许自己的行为超越出自然赋予的相互并立和个体独立的界限。
   从本质上考察我们的生命不属于我们,而属于自然。但我们既形成了能动的
   能力,这一能力就把生命经验为本己,所以我们的本己独立性从实践的检验
   里拒绝了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这种拒绝并没有超越到我们的生命
   独立性之外,所以是出自普世原则的,是伦理的,是应该的。是符合“推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