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孙丰文集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孙丰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之1

    导言: “原罪论”界说
    “罪”与“原罪”不是同类概念,不可同视。“罪”指的是事实,由行为所致的后果,事实是已然的,可直观的。“原罪”揭示的却是道理,是说某些条件一旦具备,引发的后果必是灾难,罪恶。正是从这里,我们指控共产党和他坚持的共产理念是一个从始源上含罪的机理。历史记载的是共产党里的人,如毛泽东、张国涛、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的所做所为造成的罪行,这些罪恶是具体的人犯下的,史学的搜寻和我们的批判只是找到了罪恶的责任人,看到罪恶事实是怎么形成,却没揭示为什么人一进到共产党,肩上压了共产责任活动就必是罪恶,不只中国,世界上凡共了产的地方都逃不脱这一规律。因此只说毛泽东干了什么,邓小平干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找出对毛泽东、张国焘、王明、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起作用的原因才能获得他们的行为为什么都有罪的说明。
    《原罪的共产党》如大家一样把共产主义、共产党看成是世界上的确凿事实,不同处是我们还从事实里抽取出它做为理性的机制性:即它们首先是我们说的话--是语言的单位。只要是语言所载的就是理。是功还是罪则是由理的性质决定的,在“理”里属于性质的东西进入到实践就是功或过了。“原罪说”要指控这两个名词所含的理都是致罪的性质,除非不用它们来做为社会的主张,一旦用它们来建构社会其能量就是制造罪恶。
    “共产党”从做为语言的成份上就是致罪原理。它的功能当然就是造成灾祸。无从避免。
    这一批判的导言部分先完成“罪”与“原罪”的一般区分,阐明“原罪”一词的逻含涵义。
    一、对罪的思辩
    ⑴、“善恶、功罪”说的都是联系
    只有从社会学的角度上才能看到善恶、功罪。
    社会又是什么?社会是人与人,人与世界的联系派生出来的功能。联系揭示的是事物的相互制约性,如因果性,施予性与受施性,规定性与被规定性……等等。社会就是通过制约性来调整这些联系的职能。但原本的世界只是存在,没有联系。因而就有个联系又是怎么造成的?在哪里?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解答“什么是罪”所必须的。
    自然界只有人能看到联系,且即是人也并不天然能把握到联系,谁一下生就对自己有知觉?就能认出父母,知道什么是父母?当然不能!因而说只有以某个条件为前提,才能把握到联系。这个条件是什么?
    这个条件就叫做经验的能力。功与罪都是从经验里被把握到的。
    ⑵什么是经验,人为什么能经验?
    外部事物的刺激所引发的叫感应,经验就座落在感应上,感应并不能算作经验:张国立的电视剧《宋连生坐堂》,故事展开于一个妇女的难产,江湖医生宋连生在孕妇肚子上刺了一针,孩子就下生了--原来那胎儿的手握着母亲的脐带,针一刺,发生了痛疼刺激,手一松,就呱呱坠地了:这证明就连母腹里的胎儿也能感应到刺激。可胎儿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因而就造不成记忆--孩子还没有用来知觉的代码(即还不会说话)又怎么能知觉呢?经验是指:人受了刺激,所引起的不只是感应,并且还知觉到所感应的是什么。纯粹意义的人只能感应,这是本能,本能是大自然不容商量的赋予,不能抗拒。只有借助概念把纷纭繁杂的现象反映为对象,才能识别,所感应的就成为可知觉的,从而人才能经验自身也经验对象。
    人类世界出现了社会,人能从社会的角度来看问题,就是因为人有了经验能力--所以说社会是经验的产物。从社会的角度所看到的都是经验事实:岳飞抗金有功,秦桧构和有罪,邓小平屠杀有罪……都是经验事实。这些事件以及评价都是用经验的能力(即用人的立场)造出来的。
    因而说:“罪”是事实。但“原罪”不是指事实,而是指制约关联。
    “罪”前加一个形容词--“原”,指的就不是事实上的罪恶,而是在揭示事实罪恶的所以然。“共产党”是个名词,用来让人明白它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东西的,因而它就是一个理(它是理的表达式),理规定出人的意识并让人能意识,就类似于铸造用的范模。只要是理就是按照联系的原则(即机理地)对人发生作用,不像意志与结果那样直接相关,不同个人遵从的是理里的不同环节,单一环节并不直接指示人去犯罪,但一系列环节的层层传递,造成的终端之果却是罪恶。“原罪说”就是对有罪机理的揭露--去追踪共产世界种种罪恶的初始根据。再重复一次:
    罪指的是事实,“原罪”揭示的却是道理。在这一原则下--
    “共产”的理性功能就是犯罪。
    不是列宁也不是斯大林把苏联共产党变恶的;不是毛泽东、也不是张国焘、王明、周恩来、邓小乎、江泽民们把中国共产党变坏的……也不是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把……“共产”天然就是一个坏理、歪理,罪恶之理,这个理只吸收和容纳恶人、坏人,或者把好人异化成恶人、坏人,碰上异化不了的好人正派人,它就撕裂他--如赵紫阳一类。
    联系是由经验造成的,或者说是特定质量的经验。
    意识是人的能动能力,用来对自身和对象做辨别的。就像代数的代码来表达数值:对象一经被概念所指代,意识就形成了。对象与对象之间就构成联系。联系虽是对心外事物的反映,但却只有意识才能把握到什么是联系:因为世界和世界事物只是存在,既没有识别力也没有被识别的要求,这证明联系只存在于人的心中。事物一经被区别,就有了互间性,对互间性再做识别就是联系。所以说联系是因事物的被区别所造成。
    事物或事物的互间性一经被意识所把握就是经验。
    经验就是从意识里通过。
    ⑶、关于“联系”
    从际间性里,我们看到某些现象能制约另一些现象,如“雨水充足支配出谷物的丰产;干旱则制约出枯萎”……从事物的相互制约性里就派生出价值,价值即有用还是有害。有用或有害是客体对主体的意义:某物对我有用;某行为满足了生命某方面的需要……所以价值有积极与消极,有建设与破坏:积极或建设性的是正值,被把握为善或功;有害或破坏性的是负值,被把握为恶或罪。可见--
   
    价值也是事物的互间性,因而就是联系之一种。
   
    社会中,“罪”由立法来规定,但立法也是基于价值评价而确立的:被法定为“罪”的,其价值质都是损害或破坏的,可见,立法不过是价值评价的硬性规定,用强力避免有害或破坏性的行为。
    无论是功是罪,在单纯的主体条件下都是满足,只有把对主体的满足拿在公众标准下才能显出价值值的差别。“功、罪”都对主体有满足,但对公众就不一定还是满足,它就被公众标准区别为正值或负值。功、罪是依据着后果的价值值对贯彻在行为里的用心作的评价:“罪”必须出于“犯”,“犯”里包含着“明知”。行为出自自主,自主表示可发动也可以不发动,明知后果对公众造成侵害却偏发动,这种行为的用心在伦理上被认定为罪恶。
    纯粹意义的人只是生命存在,生命既在了就不能不在下去,所以生命与需要的关系是不能避免的,不发动行为生命无以维持。即使是放纵性行为对于主体来说所具有的价值也是可享的、积极的。因而只有依据一个人人都从之出发,且又永恒不变的标准,才能区分出善恶、功罪。
    这标准就是“人人都是人”。
    凡需标准的场合,针对的都是主体,即能够做选择的,且又处在多自由度条件下的。请别忘了:凡是主体都必是客体,主体是就行为者自身说的,客体是就它是自然之一物说的。因而“人人都是人”既反映了人在主体性上的普遍性,又反映了人在客体性上的普遍性。不论何人、何时、何事都得从“人人是人”出发,做为标准它就把自己在客体性里的联系当作了主体性的依据。把不可抗的“已经性”当做选择性出发的依据。
    “人人都是人”做为行为的标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绝对的平等。“人人都是人”并不来源于我们的心,不存在你想“是”不想“是”的问题,“是人”来源于不可抗力,将它做为行为依据的原则就平等地有效于任何人。基于这个原则去行为就是伦理。
    事物的联系是由理反映出来的。理揭露的就是联系。
    复杂多变的联系中,让行为始终依据着那个反映了不可抗力的原则,人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联系是由理揭露出来的,而人的能力又是被理规定的。所以人在联系中就应牢牢地把握着“人人是人”,这就是伦理。
    ⑷、伦理
    “伦”是行为,“理”是行为的内容和根据。
    能够“伦”理的必是理性的;不是理性的不能识别理,也不能依照理,不依照理就不是伦理,也根本不能存在于理世界。所谓“理性的”必须是被理所规定的,已被理所化的就不可能活动在理世界之外。因而--
    只要是理性的,就不可避免的是伦理的。
    人类所以要伦理,是因人已处在并永远处在联系中。
    而联系恰恰是理所造成,当然只有通过理才能达到对理的合法性把握。凡是有理性的存在物就不可避免地已处在联系中,既已处在联系之中,就不能不伦理。如果不伦理,联系就失去秩序,生存就无法推进。
    不同的只是:是仅仅据于对本能的满足这个个别之理,还是依照“人人是人”这个公理。日常所说“不讲理”,是指不讲公理,只服从自我满足这个私理。只有依照“人人是人”这个公理才能造成适合于人人的秩序,为所有人提供安全和方便,这种秩序才是正价值。可是“理”不是世界性事实,只是依附在世界性事实上,自身不独立。因而“伦理”还揭示:“理”与它所依附的客体的关系:理性是生命的机能,当然对生命负责,只有“人人都是人”这个原理才有效于全体成员:没有一个成员会在这个标准下吃亏,也没有一个人能在这标准下讨到额外的便宜。“伦理”发生的条件是:人人都是主体,即都能自律,又都是不可抗的客体;人人的主体性都是它的客体性的表现,是用来实现生命的,所实现的是同质客体性,所应依据的当然应是同一个原则--“人人是人”。
    “人人是人”就是自律能力对他律原则的自觉把握。
    日常所说的“公理”就是“人人是人”这个原则。
    人的所“伦”有变数,有可选性,但“是人”就必定要“伦理”却是不变的。类事物的同质性决定了这一点。所以伦理就因是同一个源泉,同一个本性,也就是基于“人人是人”这个先验事实性。“伦理”表示:同质物--同质能力--同出一源--同质表现--因而就应服从同一个原则:理性世界内的就都是伦理的。所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