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咱把党剁成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孙丰文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咱把党剁成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23)

    曾庆红的屁也不一定是香的
   第七篇:咱把党剁成肉馅包了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我们一齐操死共产党,曾庆红你是少了血还是减了肉?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听宰党就哭丧着个脸,像挖了你们祖坟
    宰了党能让十四亿人人人欢喜!且--
    宰党不过就是扔掉“共产”概念,伤谁的筋动谁的骨?没有!
    孙丰向胡锦涛、曾庆红发出邀请:咱们成立全世界宰党俱乐部吧
    --这不是调侃----而是严肃的理性批判!
    对曾庆红《在工作实践中再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批判
    即对曾庆红的“三个坚定性”的批判
   4、胡锦涛的问题是不会说人话
    曾庆红的问题是不会做人事
   以上通过宗风鸣老人记述赵紫阳谈话的事,以及相关到的鲍彤、李锐两位老人的行为来说明什么是好人--好人的要素是由于他们就是那样的个性,那样的个性就必是那个性的表现,有那一个性的特定的苦与乐。人做事总是基于一定内部需要,吃饭是生命维持的需要,就是个人爱好也是兴趣的使然,无论科学研究、身体锻练,文学艺术创作都是由一种体内的特别能量的鼓动,都必发生切实的价值体验。所以一个人的行为总是他的人性品质的体现--人不可能不把品德贯彻于行为。又因为事情总是一件件去“做”,对于某一件事是可以孤立起来不贯彻个人品质的,所以坏蛋、恶棍、土匪也能“做”一些好事,但不能一辈子“做”好事。我们就得到“好人”与“好事”是不可同日而语这个区别,好人、坏人是个“是”的问题,好事却是个“做”的问题。一个好人在任何条件下都做好事,坏人之做好事是为了更方便于干坏事。我们也证明了围绕着为紫老言淡出书的这三个人不是只在与紫老人的联系上才这样做,即使在其他场合围绕与其他人的联系他们贯彻的也是这个原则,他们的个性品质是既定的,一生都不会变,三位老人都有“前科”证明他们在任何环境、对着任何人都是同一个行为原则,这样的人品便叫做--至诚;我们对他们就总是敬仰,乃至仿效,由这种行为方式构成的文化循环就是善治,这种循环叫诚信。
   有报导说:曾庆红、李长春、周永康挺改革开放路线--
    近日改革派对胡锦涛的倒行逆施发起反击,曾庆红、李长春、周永康在不同场合表达支持改革开放路线。
    二00六年十二月底,曾庆红出席中央党校党委扩大会议时,作了学习讲用,题为《在工作实践中再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一个多小时“讲用”中,提出了贯彻、体现“三个坚定性”的“新理论”。“三个坚定性”是坚定正确的思想理论指导;坚定正确的方针、政策指引;坚定党的十六大通过的决议和决策。
   把这三个人定义成改革开放派和把胡锦涛定义成倒行逆施都未必妥当。
   倒行逆施的条件需有发动者的自觉,胡锦涛不是有这种自觉要求的人,他自己也不知他的要求属于什么性质。而上述三人的话只是冲着江泽民集团的失势而发,他们之间的斗争是围绕着权力,不是路线问题,其争论里没有人民性、正义性。而且中国的经济早已完全的资本主义化。改革至八九年时,已无回头路可走,九二年南巡对江泽民倒退路线的警告就证明经济运行的轨迹一经开启就无法回到过去。至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其功用就是为使资本主义经济能在共产主义政权下获得解释,使共产党明目张胆的掠夺获得保护,使社会完全地背离人类正义、公理和公德,使人民从社会的底层沦陷到社会之外,陷进第十九层地狱,使政治的强权蔓延到对经济的抢劫。所以单说经济已经没有什么改革开放可淡,而且,上述三人既不是改革路践的开创者,也没有对改革的建树,他们关心的也不是改不改革,而是失不失势,就不应把他们说成改革派,他们只是就受益的多少、大小来对胡锦涛发难,所以不是“改革派”力挺改革和对倒行逆施的胡锦涛的反击,而是分脏不均的胡搅。
   即使有多位民主斗士得到过曾庆红的帮助,即使如许家屯老所说曾的个性中有特别果干的行事作风,他仍然不是一个政治领袖,而是一个谋略政客,权术家,他对胡的发难并不能把中国导出强权政治的死胡同,不是对处在第十九层地狱的父老姐妹们的同情。且,前不久有山东鲁能集团被曾庆红、俞正声、王乐泉家族侵吞的报导,今天又有曾庆红之子移民澳大利亚的消息,这都告诉我们曾庆红不仅是一个不照常规做事的人,而且是一个不做人事的人,所以我就把他与胡锦涛的个性区分为本节的标题--
   胡锦涛不会说人话,
   曾庆红不会做人事。
   分析胡锦涛言行,这个人是有标准,有原则的,而且表现的很一贯。只是他的标准、原则里不含有他个人智慧的运用,他是依附在由习惯授予他的既成原则里,那些原则是什么,怎么来的,原则所基的出处和原则所应该的出处……都是他未曾想也不知去想的,他的智慧只是应用在对习惯原则的捍卫,和对这些原则的服从性操作上,没有用在识别上。大多数的人都不知自己的言行标准是怎么确立的,甚至也不知已经确立,只是被动地不知在什么时侯也不知怎么就照着某些标准行事了。只有通过训练和努力才能完成这种区分,显然胡锦涛是一个没受这种训练的人,他不善于自觉地运用认识,他只知说活却不知区分人话和党话。
   分析曾庆红的言行,这个人的言行标准、原则就不是一贯的了,但他的言行标准却经受了个人智慧的审视,在围绕着胡锦涛上台和胡上台后他的做事来看,有多次行为所使用的原则是相反的,就与易牙、开方、竖刁差不多--十六大上他唆使张万年突然发难,把胡温搞的尬尴狼狈,而张万年发了难他又不兑现其许诺。而在与胡的共事中他又有多次与胡的合作反咬他们自己本门本宗,使江泽民的上海帮终于失势,在清除陈良宇问题上他又配合了胡锦涛,但当这种失势发展到今天他感到损及自身时,就又为挽救失势做出了上述对胡的发难。这都证明此人非正派人也。这个人行事果决,灵活,不遵照套路,务实得多,这些是他个性中的优点,但他在人品上不可靠,因而灵活、机敏、务实、果决这些个性上的优势对于人民来说当然就显得更为可怕、更加险恶,我们对他就应有更高的警惕。
   5、曾庆红你来回答回答:难道“党的工作者和党政领导干部”就不是有
    有有肉,知热知痛,喜怒哀乐的人了?
    如果你们“是人”为什么不坚持人伦日用?难道做为物种的人能没有
    原则?为什么不坚持人性原则而去坚持什么马主义驴主义?
    难道你曾庆红是吃马克思主义喝马克思主义长大的?
   --曾庆红说:
    “党的工作者和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一线的党政高级干部,要保持清醒头脑,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要敢于提出问题、敢于披露形形色色的假马克思主义理论,敢于批判、顶住空泛口号式的理论和观点。历史经验要引以为鉴,要克服、纠正以一个倾向掩盖另一个倾向,导致党内政治思想、理论混乱,失去头绪,陷入盲目性”。
   --我的批判是:
   任何主义都是为使社会更方便于普遍地和直接地实现人性,才有创立的必要,这包括马克思主义。离开了这个方向,什么主义也创立不出来。道理很间单,因为所有主义都是由人所创立,人所创立就必然的以人性为出发,并不是由于创立的人“要”从人性出发,而是他还没形成出创立能力就已经“是人”,所以一形成出发点就天然是人性的。如果马克思从立论上就宣扬杀人放火,肯定等不到实践就被抓进大牢了。有一些主张在实践上造成了灾难,并不是创立者的出发点不是人性,而是他所创立的理论背离了人性。人的日常生活直接的就是日食住行,并不须通过什么主义,我们相信曾庆红是直接吮他妈妈的而非吮党的奶,中间并没有对马克思主义环节的通过。他是直接睡在床上,在它与床之间并不须由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节来架桥……他是直接地吃和喝,并不是吃喝马克思。并且我们还相信曾庆红不会比毛泽东更伟大,毛泽东不懂马克思主义,所以他才能说出“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我们也并不完全根据毛泽东的话来说曾庆红不懂马克思主义,是因他要懂就不会说出“坚定正确的思想理论指导”这种话。无论如何,那两大胡子是知道理论就是思想的,所以他们不会造出“思想理论”这种无解谬句,处在这种句子的水平的人只能日常的交流,决不可能懂什么马主义驴主义,要懂得任何主义,起码的条件是不说这种不成句的话。因为理论是在一个概念之内的能够自圆其说的有条理的思想,而“思想理论”就是一个矛盾,连概念都没自圆更何况其说,更妄谈条理了。连基用词都不能圆满的的人,其理性所处根本没达把握学术的阶段,又怎么会懂什么主义呢?这样,问题也就来了--
   曾庆红你让人坚持你自己还根本不懂的东西,你要人提出和披露假马克思主义者,这不是懵人吗?你根本还不懂,你怎么来辨别人家的披露是真是假的?你还不认“刀(1)、来(2)、米(3)、发(4)、骚(5)、拉(6)、席(7)”又怎么能谱出曲来?
   你曾庆红不是骗子谁又是骗子呢?
   曾庆红拿根本不懂的东西来鼓动别人,难道还不是空泛的口号?难道还不是把主义(一种倾向)用为权术掩盖着抢夺利益(另一种倾向)?难道还不是导致混乱?不是有心别用?还不是失去头绪?在主义问题上难道你曾庆红不是头号的盲目?当然对你要争的权、要夺的利来说这不是盲目。
   你曾庆红既说了“失去头绪”,就得回答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头绪?是党的头绪吗?可世界上没有党;那就是人的头绪,可要讲人的头绪那也就是人,人就是人,人的生命的往下活为什么不以自己而非要以党为头绪?这不叫扯淡能叫什么?你曾庆红是滚刀肉还是痴巴、夜叉?在世上存在的是人,往下活的还是人,这个头绪能不是人却是什么马主义驴主义,你不至于把屁股说成嘴巴吧!
   其实人的头绪就是人,就是人的自然性!在人的世界里决不许任何歪嘴、豁唇来胡说八道,人类世界的唯一头绪就是人,党内的政治思想、理论混乱又算哪份子屁事,它要混要乱敞开让它混去乱去!只要人伦秩序不混不乱就成,谁管你们什么鸟党臊党,什么狗屁主义!能用为社会原则的唯一根据就是人,人的主义就是吃饱了不饥,喝足了不渴,思想到了得说,符合这一原则的就是好主义,就留下;不符的就滚蛋!且,无论什么主义都不可能绝对正确,时代在变,人的视野在扩展在深化,即便在当时较完满的主义它的某些成分也会因进化而有过时的,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根据着自己的性,非要拐弯摸角地去根据着主义?你曾庆红羽三脱了裤子再放屁,那屁能当肥料还是咋的?难道人的生命性还有个过时不过时?你曾庆红是吃主义喝主义还是吃饭喝水?你的屁就是香的?你要不能吃主义喝主义就永远地闭上你那臭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