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21)]
孙丰文集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21)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21)
    第五篇:支持胡锦涛做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的思想准备!
    评“胡锦涛承认共产党执政不合格就要退出历史舞台”
    三、挪用侵占公款都占了税收的50.5%,这腐败还不是全党的?还不
    是普遍的?还“人民的政党”呢?乖乖!!
    人民能让自已的政党挥霍20000亿?!
    阿涛兄,20000亿/39800亿,这还不是考核?
    这个50.5%哭丧着脸向你发问--这考核能叫合格?
    腐败反了17年,还不叫考核?人生几个17年?
    17年考不了核,考到猴年、马年?考核到你死咋办?
    17年考不了核,还往下考?这是考核还是耍赖?
    17年考不了核,这党还能救?还值得救吗?!
    并不怎么伟大的孙丰说:如其救党,不如弃党去救民!救国!!
    20000亿呀,什么贫困,什么医疗……全包了!
    中国经济的实际能力,足可以让全国人都不沦陷进上访大军
    上访大军就是共产鸟主义这害群之怪作的怪
    阿涛,听老弟一句话:咱俩携个手--把共产党干掉!
    你干它半届总统,完成向宪政的过渡,也成就我个清议大侠
    咱们彼此都也划算
    携这个手方显英雄本色,若不携,哼,垃圾坑!
   胡锦涛你若不改掉你说话的方式,不只反不了腐败,怕连你自己也得打进
   去:比如你这“人民的政党”,这是什么年月呀,阿涛,你六十好几的人
   了,连小学生都不尿的臭党,早沦为是二流子混混骂大街时操着玩的下三
   烂,你竟还好意思提,你有什么必要背这个黑锅呢?!
   你们的警察办案时竟如是说:“共产党坏,腐败,不干好事这谁都知道,
   不光你们恨、你们骂,我们的爹娘老婆孩子也恨也骂,但我们把自己卖给
   共产党了,我们不要脸,没人心,吃它喝它就得听它,它给俺开钱,俺给
   它出力,它叫抓就抓,叫杀就杀,谁管你冤不冤,屈不屈,哪有那么多正
   义,哪有那么多理和你讲……?”可不是一个警察,一个法官,也不是一
   个地区的警察,一个地区的法官这腔调,全中国的警察、法官几乎都说这
   个调门。就是你们那“天下第一所”也是这个德性。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讲法沉积矛盾,阻碍观念推陈出新,不仅腐蚀民族,
   阻碍文化重建,也加重你们沦为罪犯的概率和普遍率。
   是的,老百姓到现在还奈何不了你们,但人们却已把骂共产党当成出气道
   ,发泄筒,用在你们党身上的那些诙词亵语大概你比我还清楚。茶都喝到
   这个份上了你还在那里卖弄“人民政党”的片儿汤,让你九泉之下那老爹
   老娘爷爷奶奶心里是个啥滋味?六十多的人让孩子看你不起,你干嘛非抱
   着驴腚亲嘴?你自已扪扪心,这是何苦来呢?
   讲件事:九九年七、八月,我从医院出来往回走,看到一所小学刚粉刷的
   墙上,一个小孩子正拿粉笔歪歪斜斜地在写“打倒共产党”,连着写,一
   直把粉笔写完。我刚出监狱还摸不清潮水,那满街的行人连看都不看,心
   里就纳着闷。进了家一看警察又来“泡吧”,就说:“老×,小×,你们
   到后院去看看,那儿可出“反标”啦!还不快破案去!在我这干靠个啥?
   ……”警察竟说“十年监狱把你押痴巴啦,我们没事干还是咋啦?谁爱写
   叫他写去吧”。现如今“共产党”三个字顶风都臭十里,有的人闺女要嫁
   共产党,老子就不让进门。共产党都成了大人孩子人人喊操的口头弹,就
   相当于我们青岛街上那些半大孩子一边走路一边踢的足球。你怎么能在二
   十一世纪冒出个“人民的政党”?叫人好恶心,听来晃若隔世。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这话显示出来的是一个人的境界和能力。规定着你对
   世界前景的判断决定着能取的立场,体现着你对历史脉博把握的程度,你
   对必然观念是敏感还是麻木,暴露着你在历史进程面前胆识、智慧的斤量
   。我们民族本可在上世纪最后那段时光步入现代文明,结果被邓屠夫残忍
   地阻塞了,阻塞只是社会前进的一种挫折,历史的方向是不变的。当一个
   民族已成熟到步入新观念的时候,任何外部强力能改变的只是它的具体事
   态和个别外貌,没有什么力量能把历史冻结,只要成熟了的新观念还未上
   升为社会的主流,未完成步入官方的使命,它就像磁极一样继续吸引和召
   唤着社会中最活跃、最富生气的那部分才智,继续追随既定的社会任务,
   纵然是一二再地受阻,这个社会使命也非完成不可,直到攻克并构造出新
   的官方。当中山先生耸立起一个民主国家的刍型时,民主与自由就已完成
   了对心灵资源的占有。是两个外部的硬条件因素--苏俄对共产主义的输
   出和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是强力而非我们的民族的觉悟改变了中华民族
   进程的方向,这才又走了半个多世纪的回头路。悲哉!
   你阿涛并不是一个具备政治领袖素质的人,我造出一个词来说你的精神就
   是一架--覆印机,我相信这是准确的描述。但我并不以此为活动的出发
   之点,我看到这个事实,也更尊重另一个事实:不管你个人素质上具不具
   备做中华民族元首的天资,事实是你已在元首位置上,而且已近一届,你
   已经盘根错节,形成了实际的势能。我中华能步入全新观念的世界民族之
   林的最佳人选就是你,你有使用已成势能的机会和方便,可以最大限度地
   避免你们党的解体所带来的难以预测的冲击,能使武装力量和警察不至陷
   于自立的门户,构成全国或大地域恐怖,减少生灵涂炭。
   再一个是你具有预防民族分裂的优势,纵观你们的活动,始终没把这个问
   题当成一种正成熟着的软资源观念来思考,而是把它当成一种硬伤,其实
   民族分裂是否可能,也是伴着埋葬共产主义步伐的成熟,前者是以后者为
   本质,是后者从生存内容方面分化出来的一种表现--归根结蒂,民族分
   裂的本质也是意识形态恐惧症,只是是以民族为内容的表现。因而它也有
   可能通过对以恐怖为手段的共产主义的铲除来寻求消除或化解。实现现代
   意义的管治型政权,这个观念在表现上不可能是同调和同步的,这个观念
   是成熟着,但它必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各层面获得表现,它实际的内
   容便被生活内容的具体性所分解,只有那些既有高度负责要求的,又有理
   性上的训练的分子才能牢牢地把握它,在实际生活中被沦陷了的各阶各层
   的人只能从具体生活内容上出发,就染有阅历、处境的痕迹,他们的政治
   要求其实是生活的处境,从外部来看才叫分裂,除了藏族有一个德高望重
   的精神领袖,其他民族的活动家中并没出现这样的人物。和平地完成向民
   主社会的转型是可能吸收和消化这些矛盾的--即使政教民族的人也是人
   的一般性质为价值--趋福避祸,近利远害,只要生存的环境适宜于生命
   ,其他矛盾都有可能化解。你胡锦涛身处高层近半生,你就更清楚你们的
   党是多么的无道和残忍,你为什么不能从这些往史中找到你的行为座标呢
   ?难道你不认为共产党就是以恐怖为手段的集团吗?你为什么不能从消除
   恐怖入手来解决你所遇到的问题呢?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冲突的总祸源,谁把它灭了,谁就是凝聚我们民族的新
   的磁场,我们会永生永世地感念他。你至今没能看清现阶段中国历史的总
   趋势:就是共产主义做为文化上的资源,早已完成了自己的灭亡,尚未灭
   的不是这种文化,而是做为硬件力量的政权--支撑在现代科学技术上的
   强力。就心理的资源来说,你们早已荡然无存,我们承认权力硬件的价值
   和意义,但我不认为一个政权能在人心之外仅靠技术强度而不退出舞台。
   张鹤慈先生说阿涛的话全是四十多年前的,不错,阿涛,你就是那四十年
   前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的会计,口袋里再插上两支钢笔,找双黄胶鞋一穿,
   借陈永贵的毛巾一扎,你就去扭那“老两口学毛选”吧。
   阿涛,我盼你能认识并承认:推翻共产党的历史使命,该由人力承担的都
   已完成,人心已全面地挣脱出共产党的羁绊,用我的话讲就是社会进程的
   必然性部分已经成熟和完成,余下的只是“成事在天”的那一部,即反映
   着必然规律的偶然事态,它一旦出现,一个新纪元就开辟出来。而且这个
   偶然的事件必是要降临的。你们的军队和警察只对肉身的人有效,对文化
   的演变是完全无力的,共产政权的苟延残喘只能加剧它与进步着的文化间
   的对抗,不能改变它退出历史舞台的必然性。并且,一种失效的国家管制
   在意外灾难、在大规模的环境破坏或金融论陷方面将是可能的反映了必然
   进程的偶然事变的导火索,或者就是大规模事变的本身,罗干那黑手能杀
   男杀女它能定格这些方面的巨变吗?
   何况,军队也陋着社会观念的演变而演变,且不要忘了贝尔格来德的广场
   革命,一心去捍卫总统的军队和警察自己也闹不清是什么魔术就竟然让自
   己做出反向的选择。八九再来时,军队决不可能继续姓共!
   我友姜福贞已干脆利索地说清了--“党”什么也不是,就是个概念。你
   供奉它它不领情,他操它它也不痛不痒,我们有有血有肉有腿有胳膊的人
   干嘛去服侍一个什么也不是的臭概念呢?你不是精神病患者吧?
   你既说到“实质上对共产党执政基础和合法性是一次考核”,那我就得问
   问阁下:你的官员已挥霍掉20000亿元,占了全年税收才39800亿的50.5%
   ,难道这还不是考核?这还不是不及格?那你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你为什
   么不退?你又能活几个十七年?你这话就是赖皮!17年反不了的腐败不算
   不及格,那怎么才算呢?一年一年的往下熬,年与年之间又无接缝无挡头
   ,谁也画不上条杠杠,“考核不合格”又怎么来计算?今年接着去年,明
   年又接着今年,那还有个头?17年不能令人满意,难道再反下去就能令人
   满意吗?我敢肯定:你心里所瞻望的那张图画不会与我们有什么差别,89
   年差点要了你们的命,你们那些鱼鳖虾蟹都只顾钱不要命,对于你们,还
   有什么能比八九的警告更威慑,比八九的教育更惊心动魄?没有!那就别
   磨唇了!血染北京后你们一再地鼓吹“挽救了党”,难道这个“挽救”还
   会有第二回?腐败是年年反天天反,调门是月月高时时升,可腐败呢,一
   天好几个新台阶!阿涛你该醒醒了!醒什么呢?
   首先应清醒的是--“党”其实什么也不是,只是个臭概念。然后计算把共
   党灭了,这个物质世界还能缺点什么?因为“党”什么也不是,把党灭了
   ,其实什么也没少,只是把精神从架锁中解放了出来。
   灭了党既然什么都不少,那么跟着应醒悟的就是凭你阿涛那本领这共产党
   到底能不能救了?如果你心里明明知道明天是什么,可就是不照着所知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