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小唐:批评不对缝]
孙丰文集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国民党能出了新,共产党为什么不能?
·活动在“教义”内,胆再大也改不了革!
·致姜维平:司法腐败只能说最严重不能说最大
·害群之马正在孤假虎威
·王军涛:習順勢幹壞事易,逆勢做好事難,为什么?
·王军涛等还有个“海外民運撕裂了”的误解
·公平=正义=普遍原则=普世价值=宪政(“=”号读为“就是”)
·只要“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在首位”,决无公平与正义!
·严家祺的《論聰明……》只是述说而非论究
·在“甭管甚麼陰招、損招”的宣示下,何来公平与正义?
·《习近平学“铁血宰相”》是开裆裤说大人说话
·就算《系统清理权贵恶政》也不是出路!
·李源潮也是满嘴屁话!共产党可真是烂到了头发稍!
·从来就没有群众路线这回事
·说党的纯洁性本质上就是欺蒙性
·只要“特色”就绝无民主!(不管什么特色)
·清问共产党:“普世”这个词抽象在哪?又片面了什么?
·“党同伐异”是一切政党得以合法的先验条件
·只要一党,它就肯定是违法的!
·老虎非天生,那孕育老虎的乳汁才是罪恶之源
·对习平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对习近平的两个不能放弃的思辩
·我在推特上的帖子及网友提出的问题:
·我的闻答----
·文革中的左与右
·只要还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就休想改革!
·向孙丰请教一个问题。
·回凯源
·支持习近平就是“支持自己”?乖乖!
·人们要问的是:社会主义就这个好法吗?
·价值观讨论中的一些问题:
·“对恐怖纷子不施仁政”是逻辑错话
·对俞正声的屁话:“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的质问
·俞正声的屁话二:
·因暴恐对标本兼治的思考:(1)何为标?
·评宋鲁郑
·评《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2)
·没有有百性相信官方也信的信仰
·讲一讲思辨: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唐:批评不对缝

孙丰:小唐,批评不对缝!
    你弹的与我们就不是一个曲!
   
   
   我想,我所干的只是一种认真的研究,这种研究自有它的阅读圈子。这种圈子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各种圈子也自然而然地培育出它的行话。

   行话--就是专门的述语,现在叫它学术语汇。
   我写文章是冲着我所想象的那个圈子,虽然不知谁与谁。这可不是有缘来相会,而是靠琴音来相识。老姜接渣是因他能用圈子的行话来接我拨的琴音,我对老姜的应答也是行规下的行话。发生在我和老姜之间的是一种唱和,这种唱和式的讨论自有它的乐趣,但只有在行话里才有这种趣味,滋味在个中,也只有个中人才品得。可网络是公众的,一经言论也就公众化,所以谁发贴子谁批评贴子都属于自由,在法律的角度上就叫做不犯法。但人的行为不只有个犯法不犯法,还有个放矢有的没有的,交流只有发生在圈子里才有意义。不能用李白的才高八斗去评品爱因斯坦,也不能用义和团的刀枪不入去批评认识论。许多年前,中学里考试,有的学生平日只知淘气,一考试就翻白眼,凡回答不出的试题就写“毛主席万岁”,还画上好几个“!”号,叫老师哭笑不得。你呀,小唐,就是这些淘气孩子,瞎扯一通,连写些什么东西自己也闹不清,要弄懂自己的所说着不着边际,还得二十年,这里不存在看起看不起这种关系,学问的严肃性来不得半点虚假,好像咱俩也打过几回招呼。你可以去挑选或拒绝贴子,也可以发些非圈子的议论,但要想说我孙丰那种行话,你什么都别干,到南墙下去头悬梁,锥刺骨,也得二十年!我可是付了这个努力的,六百页的《纯粹理性批判》我工工整整抄了十遍,也就是相当于《三圈演义》抄十遍,你有这份耐心吗?有了这十遍,才造成那种言谈的风格。
   在两千多年前,有一个漫步学派,它的创立者教导学子们说:“每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只能在事物本性所允许的限度内,去寻求每一类事物的确切性。要求一位数学家去接受一个没有定论的说法,正如要求一个演讲家进行证明一样,都是愚蠢的”。
   中国年年邀请华人大学生去国内参加大学生辩论,其实这种辩论所培养的只是机智和应变,并不是对着道理真假的,辩论的目标是制胜,决不是求真,你就属于这种类型。我喊你声孩子决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你喊我叔都不行,至少也得喊声老伯吧,我可以不自量地卖卖老充充屺上老人,你可连下桥去执行那个分咐的份也够不上。那两年咱俩还通过信吧?你可别自已刮了目。借着你的话,我诌它几句:你读懂了就安安分分去读书,不懂呢,你就照现在这个样去写!
   我笔下说的这个党,就像在上物理或化学课,是对着一个对象,追究它内含的性质。比如铁,有空间性--即形态性(高矮、长短、方圆),有重量,受击有响声,受热后能传热,导电,有不可入性,氧化性……等等。这些都是它自身的事,是天然的,不是因了我们在研究它才有的。我们研究得出什么结论,不应受我们态度情绪的影响,而只应诉诸无情事实。这是一种立场,这种立场的本质就是揭露,并且仅仅允许揭露,揭露意味着不许有任何的强加(即综合)。怎么揭露呢?通过观察、测量、放进氧里、火里--这是方法,这方法叫实验。相对着对象来说才叫揭露,从我们的立场来说呢?揭露就成了认识,因为对对象的揭露造成了的是我们内在能力对相对对象的知解。所以科学意谓的是人的一种认识行为,这种行为必须是对着对象的,有限性的,实证的和诉诸无情事实的。从这个立场上做研究这种立场就叫科学。这也就奠定了科学的本性--必须是对着客体对象,以搞清对象是什么--求其性质、关联、变化为目的的探求活动。但在日常言谈中往往把什么都说成科学。比如:
   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就是一个不着边际的例子。
   其实,只有在讲知解的场合(知解只能对着对象发生),我们用来说具体领域的概念,才叫范畴,范畴表示它只有内涵性,而决不被别的概念所内涵的。比如,物理学包括力学、声学、热学、电学、高能物理……它物理学却不被这些概念的任何一个所包含。
   当我们只说我们自身的能力--理性时,概念就成为观念。观念的意思是我们借了它能明白世界、明白自身的那东西,它是让人达到明白的介体,工具。就概念来说--只有必然性的概念才算是观念。
   有了这两个定义,我们就不难理解,凡是观念的(即观念的对象)都是不能直面经验的,也就是说不能像实验科学那样诉诸无情事实,比如“幸福”是一个观念,它可被体验和意会,却无法像指着一棵树,一道河那样说这是一棵树或这是××河,人指不出一种叫幸福的对象来;再比如“自由”,当你受到限制时就能感觉到什么是不自由,却不能指着一个东西说它叫自由。幸福、自由都只可被内体验而不能相对做直面经验。但人的认识却必是对着对象的,可直观经验的,所有科学家都是对着人人都可感觉的对象来做研究的,所以凡科学必是经验的--意思是像苹果坠地那样人人肉眼可见。但是观念在人心里,看不见测不着,是外感官无从证实的。由于我们民族没有文艺复兴的历史,设有伽里略和笛卡尔开创的理性史,所以我们根本没完成范畴与观念,也就是知解与理性的区分,日常中就往往把观念和概念混同,把知解和理性混一。
   这种情况所犯的是:把思想的主观条件当成了对象的客观条件,这种性质的错误,所满足的是我们理性的假设,获得的是一些貌似真理的独断。咱们就以描述境界的“层次”为例,“层”是一个可直观的概念,谁都清楚它的涵义,竹笋、棒子都一层层的,可以一层层地剥向深处,可用肉眼来辨。可是“次”呢?是个频率问题,你只能用心来体验,不能用视觉来辨认。所以“高层次低层次”,往“高层次上带”都是犯有把思想的主观条件做为对象的客观条件的错误。所得结论是武断的和经不住理性检验的。
   做为概念的“科学发展观”也是这样的独断。
   这种错误天天在犯,又不容易发现。“科学发展观”这话所犯的错误叫“形而上学的武断”。那位洗涤我们理性的导师说:“若离开了经验的范围,就必须作仔细的考察,以保证我们想树立的任何建筑的基础是稳固的。方法是:对已有的知识,若没判定它是从哪里来的,就不要使用;对一切不明根源的原则,都不要信任。也就是,凡理性要加以连接的,都必须首先经由知性的确认,以保证它做为知识的可靠性、有效性,及其价值与范围。凡是未经知性确认的就不要使用”。用视觉去辨别“层”,辨别了就是由知性确认了,但“次”却是感觉而非辨别,没有做这种区分就是没经知性的确认,将“次”与“层”相综合,就不是可靠的和确切的,做为知识的一个原则,“层次”根本不成立,凡说到“层次”的地方,大家所理解的只是表示境界阶段的那个“层”,而“次”纯是蛇脚。
   凡观念都是具有必然性的概念,具有必然性的就是先天的,因而凡观念都是先天的。“科学发展观”这个概念的中心语是“发展观”,严格地说只是其中的“观”。因“发展”并不是观念,而是描述,有关社会发展的问题只属于社会或政府,而“观”却是一个时代的人都无从避免的。“观”反映的是人对生活的向往,是看待世界的态度,因而是人生的立场问题,对自己与世界所处位置的体验和态度--是只可内感而不能从外部直观经验的。而社会发展在任何条件下都只是个路线、计划、政策、方针问题,是人工的操作,是后天的,并不是先验观念。因而它只属于把智慧用于社会发展的那一部分人,永远不可能成为普遍的观念,观念必须是不可抗拒而成的,自觉不自觉它却非形成不可。而社会发展涉及的范围几乎无所不包,可视的不可视的,相对的不能相对的,想象的,信仰的,都囊括进来,既不是个观念问题,也不是机械的相对立场能包括得下的。
   不可能就社会发展形成观念--观念是不可抗而有,并非人工的建造。
   而科学必须是对着对象的,可操作的,科学就无从与观念相联系。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观念的科学化这个问题。
   既叫了科学,那就是科学而不会是观。
   既是观念就不能再混同进科学。
   胡锦涛说的这些话就不是行话,他身处宝塔之巅,前呼后拥,秘书成群,怎么会正天不伦不类呢?今天有张鹤慈者贴了《胡锦涛还是清华大学的政治辅导员》,是为指出他离我们这个现实时代有多么遥远。也可以看出,我在做为反对党的立场以外,仅仅就文明的方向对胡锦涛个人理性的批判是客观的,恰当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迫切的。他这个人不具有活跃的开放精神,没有境界,也培养不出境界,就阻得了社会的前进。请看张鹤慈的批评--
   看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强网络文化建设的讲话的胡锦涛,就像又看到了一个四十年前的大学政治辅导员.除了有一些名词是21世纪的,讲话的精神和腔调都是四十年前的那一套.
   从俞可平,潘岳,刘亚洲的讲话和文章,你会感到他们是你同一时代的人.你可以不同意他们说的内容,但你起码可以和他们对话.而看了胡锦涛的讲话,你就会觉得很难和他对话.
   客观的讲,中国今天的领导人,是官越大,说话也就越是党八股.而且,象网络控制这一类敏感话题,一个中共的官员也的确难讲.
   胡锦涛的智囊那里去了?就会搞什么八荣八耻那一类的蹩脚演出?起码应该想到,不能在封杀网络,整治媒体的战线,把胡锦涛推上前台.
   科学就是揭露。揭露只有对着对象才能发生。
   咱们人也像我刚才说的铁一样,是实在的客体,好几门对人做研究的领域也属于科学,如:生物学、医学、人体结构学,实证心理学……也有一些研究不属于科学而属于理性的运用。就说“政党”吧,党虽是人建的,但人并不是天然就有创建能力的,得等理性形成并进化到相当高的阶段--即到我们能自如地识别世界和识别自身时,才由于这种识别造成的联系而导致出看法上的差异,这种差异和利益要求的分野又不自觉地导致出集团,逐渐地进化成为党,起初是由地域因素起作用,所以叫“乡党”,当文明冲破了地域的限制,活动达到更高的水平更广大的范围,就完全由政治上的不同见解来支配了,就是因政见不同才形成集团。所以党做为事实不是人主观上想结就能结出来的,而是只要有了理性能力才必定要形成的,政党并不是人的产物,而是理性的产物,只是因只有人才有理性,我们在这里实施了一次简化。所以,政党就有些根本的性质和特征,缺了这些根本的方面,就不是党了。比如一双鞋,鞋的功用是保护脚,其特征是有底有帮,你把一双鞋的帮割去它就不是鞋,因它不具有穿到脚上并保护脚的功能了,它只能是鞋底。党也一样,有一些根本的性质,比如:集团性、整体里的一部分,互相对抗性,类性质,对正义的追随性与围绕性…等等。这些考察不是带着情感,也不是拟人化的,是中性的,我就是在这一意义上说共产党不具有政党的一般性质。我的老友也是在这一意义上与我相唱和的,这叫呼应,或者叫答和,我们彼此对唱和有充分的领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