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17)]
孙丰文集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1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17)
   第四篇:对胡锦涛《中共面临前所未有三大危机》的批判
   ⑶、元首就说这样的话?
   
   还是来研究胡锦涛这段话,以上是就他持立场的探讨,即讨论的是胡所持的是些什么理,没有去计较他的理性所达到的清晰度,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这段话包含着多少错误,从这不足二百字里来鉴品胡元首所达到的品位,这样的人意来做这么大一个民族的元首,中华好耻辱。
   胡锦涛指出:“摆在全党和各级政府面前最严峻、最迫切的工作,就是要认真贯彻党的方针、政策,遏制危机的恶化,克服、解决好危机,扭转、改变危机的局面。这项极其沉重的工作,只能做好,不能挫折;只能向前,不能停滞和再积压;必须对克服、解决危机,扭转、改变危机局面这一仗,树立信心和坚定的决心,这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命运,关系到十三亿人民的利益,也关系到党的生命力和是否合格作为执政党”。
   ①、能处在“最严峻”中的只有形势,“严峻”做为概念揭示的是状态,只是不是物质世界的视觉的状态,而是时势的或事势的心可体验的状态,它表达的是一种趋势,是运动发展着的动态的形势。因而“严峻”说的就是事态或时态。它反映的是过往与未来之间的衔接关系的质量,即既成事实对于未然的威胁性联系:也就是指过往发展到眼下使向未来的过渡处于极大的危险中,随时随地有塌陷或崩溃的可能。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这当然是一种事态,既是可感的又不是视觉的,既揭示了事实的发展趋势又描述了时间中的衔接的秩序处境。胡锦涛用“最严峻”来修饰的竟是工作。工作永远不能用“严峻”来修饰,因为工作不是一个包含心理趋势的概念,是对着对象发生的,可以有舒适或危险的工作,却没有严峻的工作。
   ②、危机可以被遏制;而所遏制的是它的趋势--即继续恶化,绝不是“遏制危机的恶化”,可能恶化的是形势,危机的本身就是形势在恶化。危机要是恶化了不是正好吗?危机是负值,负值的负值是正值。在胡锦涛语境里所要遏制的不是危机,而是“危机的恶化”,恰恰说颠倒了。
   且,党的方针、政策也不是出于遏制危机才制定的,遏制了它它还在呀!那是用来消除或克服或化解危机的。把话说翻了都不知的人竟当元首!
   ③、危机可以被克服、被排除、被解决、被遏制……但不能被“解决好”,这个好字无法从句子里找到修饰对象,危机的被排除或被解决使形势好转,解决好危机意味的是什么?就弄不懂了。干嘛后边再缀上个危机呢?
   ④、人对危机的态度应是扭转,扭转这个词包含着形势的趋势的性质的方向性,可以说通。但改变一词却不能包含质的方向性,不通。只有在改变所关注的对象已有具体性质的条件下才能使用,如:改变这种被动局面。只有冲着被动才能使改变的使用被成立。
   ⑤、工作可以是艰巨的或意义重大的,但决不是沉重的。沉重的只能是担子或心情,因为“沉重”只能是心理的状态,而工作是对着对象的活动或操作。工作有轻有繁重,但没有沉重。只有心情才有沉重。
   ⑥、而且,在方位词和量词之间缺少连接词--“是”。有这个“是”字被指向的就是工作,就能呼应下边的这个“只能做好”,没有这个“是”字,“极其沉重”就只能是描述工作而不是指向工作,并且不能呼应“只能做好”。
   ⑦、挫折不能直接被“不能”所限制。直接被不能修饰的只能是失败。
   ⑧、“必须对克服、解决危机,扭转、改变危机局面这一仗,树立信心和坚定的决心,”胡锦涛你自己来读读,这哪是话?或者说成“必须树立信心打好……这一仗”,或者说成“对……这一仗要有足够的信心”。“树立信心和坚定的决心”这怎么会是句子呢?这是四不象,这里的“树立”是动词,是意志的运用,而“坚定的”是对决心的描述或形容,这怎么能组织到一块?你是傻啦还是天生的痴巴?
   ⑨、这里关系到的不是国家的命运,而是你们共党的命运。共党垮了国家还在,国家也就是人民和山河,它有客体性,不可能不在,亡了的只是政权,是共产党。国家是可以再建的。那苏共是亡了,可地球上由苏联所指的那块地盘还在,虽是换了名称和人间。这里关系到的也不是十三亿人口的利益,而是他们的出路。
   胡锦涛是十四亿人口的大国的元首,他正天咧两片薄唇胡说八道,说些驴唇不对马嘴的胡话,就这么不到了二百字的话犯十几处错误,他怎么来领导国家,他怎么知道管什么,治什么?怎么管,怎么治?他怎么能为十四亿人找到出路呢?他遣词造句的水平就是他思想达到的水平,他思想达到的水平就是他管理国家的水平,在这如此庄严的会议上,在十四亿人的宝塔之巅上,讲着五年纪小学生的话来为十四亿人制定国策,这可能吗?说是时代进步了,进步了的时代也要有进步了的元首,咱们翻翻胡四代那些“理论”,比比时运不济的光绪帝,比比游山玩水的宏历,比比不东征西讨的玄晔,他们可都是封建帝国的皇帝,他们那水平比胡四代又怎样?胡锦涛做元首简直是叫人不可思议!
   如果说我这是鸡蛋里挑骨头,那我要问,古往今来国家设立教育干什么?教育不是为教人说错话而开设的,教育的目的是开启和训练心智,心智的开启所增长的是能力,难道一个正天说些乱三倒四的不伦不类的胡话的人的能力能卓著的?能为天地立心,能为生民立命,能继承我中华五千年的人文绝学,能开出万世太平?我们不会相信。清华大学毕了业,在地球了滚了六十四年,连起码的言说能力都没有,你怎么去向你爸妈报到?
   ⑷、是人创造了上帝,不是上帝创造了人
    是人创造了党,不是党创造了人
    阿涛,你不是说“存在决定意识”吗?
    可人是存在,党是意识。你怎么又要党的方针来决定人了呢?
    孙丰问你:是你的矛刺穿了你的盾,还是你的盾挡折了你的矛?
    你的嘴是横的还是竖的?
    人造的党还能比造它的人更伟大?
   党做为一部分人的共同承认,还是回到它那一部分人的范围里去吧!共产党若真想对中华尽点义务,做点贡献,那就是退出历史舞台!
   我要问的是--
   ①这胡锦涛是直接是人的,还是绕了党的圈子而后再是人的?
   ②这胡锦涛的思考是“党在思考”,还是他这个人在思考?
   ③被胡锦涛列为“党的方针、政策”的那些原则,究竟是人的思考成果还是党思考的成果?
   ④在咱这个世界上谁见过党?谁见过“党的思考”?党的思考什么样?
   一切用党的名义颁布的方针、政策统统都是狼对小羊说:不是你就是你妈妈,反正都一样,我还是得吃掉呢!
   基于以上四条追问,我要说:被胡锦涛说成“党的方针、政策”的所有原则,统统是人想出来的,因而就纯是人的主张和想法,与党全然的无关,凭什么非得说成党的?人既不会因为参加了党而心智大增,也不会因为没参加党就暗然无光。我就能思想,而且思考的极深刻又学术,可我就没通过你们党,所以说把什么话都用党的皮包着再说出来,纯粹是欺人又自欺。可见,“党的方针、政策”只是用为人的口实,做为对同类侵犯的名义。它除了方便虎、狼、虫、豺……们,如上述狼对小羊的那种立场,口吻,对于社会和国民是一丁点正面作用都没有。党不能思考,用党的名义公布的那些主张全是人的,只有想借党的名义来搜刮的人才需要这个方便。
   是人按照人的生活创造了上帝,不是上帝创造了人!
   是人按照自己的欲望造了党,不是党来造人!
   所以,“党”呀,你就滚你娘的蛋吧!世上根本就没有你这个东西,什么党的方针、政策?活崩乱跳的人干嘛非要假党的名才算合法?别骗人啦。从来就没有什么党的方针和政策=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人的想法和主张,用党的名义公布的方针和政策不过是那些假了党的名义想当和当了救世主的人的个人的想法和主张。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党,这是谁都不能拒绝的事实。是事实就包含着该事实的不移道理--所谓党无非是一帮有共同见解的人为共同目标而达成的契约,彼此承担责任和义务。那么,党的暗道机关也就藏在这里,虽未被正式揭露于光天下,这个暗道机关就是:
   用党的名义达成的契约的人和没达这契约的人都是人,是完全一样的。入了党的人的物质质量不变,不会因成了党的人就更聪明或更善良或更正派,它原来是什么D N A ,入了党还是那D N A ;原来是什么德性入了党还是那个德性。也许共产党又会举出些特别的共产党员如雷锋之流来反驳我,但这个反驳一下子就可以被扫清--
   你胡锦涛和雷锋一样:被陷在什么时代什么环境里,你们就是个什么样的心,混身上下,彻头彻尾、彻里彻表染的都是那个时代那个环境的性质。胡锦涛所以是胡锦涛精神,雷锋所以是雷锋精神,并不是因为你们个人有智慧,也不是你们个人心智活动的结果,而是环境的质量,你们精神的质量就是环境所辐射的信号的质量。你胡锦涛和雷锋若处在你们敌人的营垒,你们的精神就是你们的敌人的,因为在那种条件下,你们所处的环境辐射给你的不是现环境里的信号,你们两人一个样,就如同那完全截去了肠胃的直筒子,怎么吃进去就怎么排出来,你们没有自己的消化系统。
   如果你们处在国民党里那你们就会坚持国民党,就如你们今天之坚持共产党的立场一样。如果你们处在民进党里呢,就肯定是阿扁先生的保皇党,从根本上说你胡锦涛和雷锋一样,是没有个人精神的人:是不能独立思考的类型,除了覆印环境就不能作别的。我要向共产党人的提醒是--党不就是一个“契约”吗?在了党的人不同于常人的方面就是契约所签的那些方面,别的再也没有。
   但在我们的真实生活却不是这样,人人都遇到过:“××人代表了党组织对他说:‘党考验你的时侯到了!’”,这么一考一验,原本的良知便让位给罪恶的狼心,而且还可能是疯狂的!文学界的人都很痛恨周杨--他打了许多人右派,害得一些人家破人亡,如胡风等。到了现在才有史料表明,手拿右派名单的周扬,他既读了那么多书,明了那么多理,就不至于没有良知,凡读了书的人谁能从迫害人、残害人里享受到“幸福”?我不信。周扬也不想打右派,可他背后站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很是慈祥很是温暖地那么一问:“你是不是下不了手?”这话包藏着的分量可不是我孙丰的一万句不顶一句,那可是一句顶十万句的哟!你不下手不仅连你一块宰,说不定伟大领袖一激一动,就因你下不了手而在比例上往上高调那么一点点……多“右”出个十万八万的“派”来也不会是天方夜谭!伟大领袖连毒都敢下,连鸦片都取种,连老婆孩子,亲弟弟都能构陷……还有多么伟大的事是他所不忍的呢?秦始皇之恶之毒在他眼里都只是小小儿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