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14)]
孙丰文集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14)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14)
   第四篇:对胡锦涛《中共面临前所未有三大危机》的批判
   一、中国社会危机的根源在哪里?
    危机在鸡走鸡道,鸭行鸭路……人要的是饮食男女
    可共产党提供给国民的却是“党是领导一切的”
   1、什么是危机?
   “危”是危险,“机”是陷于,临界;机表示互克互制。一个社会陷于危机表示各阶层和力量间的矛盾达到了对抗的水平,无论从烈度上还是普遍程度上都越过了警界线,不是宏观秩序所能容受,处在大规模冲突的临界点上,只是由于现代技术手段都控制在官方手中,反映社会必然进程的偶发事件不出现,社会观念的更新就难以完成。
   在任何情况下,社会危机都是社会官方价值的失效所引起。一个社会不仅有复杂的行业、领域,而且形成不同的阶层,社会的运行总是引起行业、领域、阶层间的矛盾冲突,但是一个社会所座落的那一价值体系,即表现为制度、立法、风俗、习惯的设施,通常总能将这些矛盾、冲突吸收或化解,使社会维持在一个起码的秩序背景中。官方价值是什么呢?就是反映和容纳不同要求的理念设施,所以凡社会出现危机,绝无例外的都是官方价值失效所引发。其克服的途径只能有两条:一是官方社会的更换,中国古代王朝的更替就属这种情况,但由于进化和文明的限制,我国古代这种朝代更替只是使激化的矛盾获得缓和,新政权总是相对开明,为社会提供了生机,但价值观念并没得到更新。我国古代也发生过多次变革但中兴的例子不多。
   胡锦涛认为中共面临前所未有三大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基础危机、管治危机,其中管治危机是危机中的危机......
   孙丰回答--
   中国就危机在--共产主义这个原罪道理上
   所以共产是一种原罪功能,从始原上拒斥人伦
   可是那往下活的是人不是党,人往下活需要的当然是人伦
   共产党的宗旨能提供给社会的是党伦
   党伦扫荡人伦;人伦当然要顽强表现
   在人伦尚未上升为社会的主流观念之前社会必呈现危机
   社会危机的克服之时就是人伦登堂入室为官方之日
   以人伦为价值的官方社会的必然性条件均已成熟
   所缺少的就是那反映必然进程的偶然事变
   社会进程服从的是必然性原则,偶然因素能改变或阻止或提前其进程
   但不能改变进程的方向,社会进程的本质是完善
   从人的立场上看完善就是正义,正义体现为民主
   近日,胡锦涛在0六年度第十二次中央政治局组织生活会议上承认:执政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三大危机的沉重压力和冲突。三大危机是:政治危机、社会基础危机和管治危机。三大危机互为牵动,某程度集中在管治危机,而管治危机是三大危机中的危机。
   胡指:摆在全党和各级政府面前最严峻、最迫切的工作,就是要认真贯彻党的方针、政策,遏制危机的恶化,克服、解决好危机,扭转、改变危机的局面。这项极其沉重的工作,只能做好,不能挫折;只能向前,不能停滞和再积压;必须对克服、解决危机,扭转、改变危机局面这一仗,树立信心和坚定的决心,这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命运,关系到十三亿人民的利益,也关系到党的生命力和是否合格作为执政党。
   
   吴邦国在会上说:地方管治危机和危机升级引爆,集中反映在社会稳定与否、人心稳定与否、经济发展和分配稳定与否、金融秩序稳定与否以及群众和党政的关系融洽稳定与否。
   温家宝:党政部门施政和社会脱节
   
   会上披露:省级地方党政,每日向中办、国办提交报告四百五十份至五百份,其中来自关于政治、社会稳定出问题或发生事件的,有二百份至二百五十份,占一半。近几年又有一个新趋势,那就是上层建筑、民主党派、宗教界也派生出抗争、诉求活动事件,显著上升。如通过法律程序,控告所属党委或政府部门,使所属党政部门、政法部门及有关领导层处于被动局面,造成社会关注焦点,形成震撼性。温家宝在国务院党组扩大会议上说:“社会各界将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告上法院,是体现出法制和法治进步、完善的方面,也反映出党政、国家机关部门,在依法施政、依法执法上,和社会发展严重脱节、差距,而由此带来问题、产生矛盾,使管治的危机恶化。”
   
   2、人活着所需要的原则除了日用人伦,不可能是别的吧?!
   人是先有命而后往下活。所以适用于人类的价值只有人伦。
   人既存在了就不能不存在下去,往下存在就是活。因而人的活是围着“命”展开的。“活”是动词,“命”是名词。“活”意味着用心,人的行动得以心为条件,是心范围内的事。指出事实的词是名词,它只表示一事实存在。任何主义也都只是一种主张,即一种持“伦”的立场--只有对着能够理解主张的存在物,主张才能成为主张。这就可看出:主张只是那些能自主的事物所借用的工具,主张当然就处在从属的地位。工具对于人若有用就用它,没有用就扔掉它,这是理所当然。地球上能够自主的只有人类这一个物种。能自主的是人的心。可人的心并不是围绕着心,而是围绕着“命(生命)”来运用,因而说心和命(身)有一种联系:
   心从命(身)里发生出来,又依附在命里,它当然就围绕着命,服从和服务于命。心生成在生命内并且又也依附在生命上,它根本就不能独立。它要能不围绕着命来形成主张那才叫怪呢!因而检验一社会主张是否正当的标准只能是看它是否与生命性相符合。“伦理”的“伦”也是动词,但“伦”里暗含着一个根据--根据着什么来伦理呢?往哪儿伦呢?因而“伦”也就是根据着根据来探寻可靠主张的努力,是生命里派生并依附在生命上的“心”在伦理。因而这“伦”的根据就是生命,根据着生命来寻求主张是否合法的行为就叫人的伦理。能“伦”的力量是出于生命,只能据于生命,也就是“围绕”生命。“伦”是围绕的一种,围绕可以求功利也可以求道理,但伦理只能求道理。
   是心在伦理,也就是人在伦理。因心是在履行生命的职责,即代生命去意识世界和自身。由于意识,心就占有了生命,并体验了生命。它当然就根据着生命的性质,所以人的伦理就叫人伦。“人伦”表示生命所派生的心根据着生命的性质来追求生命秩序和世界秩序。
   伦理论什么呢?
   人有什么就伦什么,人能干些什么就伦什么。人是饮食男女,有七情六欲,人活着表现为日食住行。那么,伦理就是去伦怎么样在人的联系中完成日食住行、饮食男女。
   人为什么要伦理,并且必然伦理?
   答曰:因为人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理性的,理性就成了生命的组成成分,对于人,其自身和世界都染上了理的色彩,就没有办法不伦理了。人成为有理性的,这意味着人是用理才看到自己和世界的,人就被理支配着。且唯有被理支配着,生命才有意义。既然自身和世界都是因理才看到,不伦理又怎么看世界,看自己?怎么能在世界上找到自己最恰当的位置?怎么去追求世界的秩序?在没有理性之前人只是生命地存在着,有了理性的之后其存在就不仅是生命的,而且还是自主地。
   单说“生”,只是存在,若说“活”就是自主。
   往下活就是用自主的能力来推进自然意义的“生”。
   可见“活”里含着用心,而“生”只是事实。“人生而自由”所表达的就是做为事实人就各各独立。“自主”中的这个“主”,就是有所意识和负起责任,用什么来意识呢?用理,用什么来负责呢?用理造成的志。“识”是辨别和知觉辨别--无论辨别和知觉辨别所借用的都是理,所以自主也就是从理里通过。人的存在必然首先是直面关系,理性的人首先面对的只能是视野所及和生命内的过程--人并不能面对生命的本质。但人能往下活,并且活得有滋有味却就是生命的本性。人的知觉却只能感知生活中的对象和事件,并不能对生命的本质有所感觉,且人在生存中又必然要碰上许多复杂联系,这些联系往往就与生命本性相关,这种场合经验直观就不能解答,那就得追根溯源。
   由什么来追根溯源呢?当然是由心。
   心用什么来追溯呢?用理。
   因为心就是理的机能,所以所溯的那个源虽是生命本质,却还表现为理。是关于自己的生命和生命本性及其可能性的理。
   这种追溯是通过对直观经验的分析,抽取其包含的理,是由推演来完成的,经过许多严密的步验和通过扣扣相连的环节,所以才叫它做伦理。又因为我们是人,是人才有这种能力。而我们的伦理活动自觉不自觉所据于的又都是我们是人这个事实,所以伦理也就是人伦。日用人伦。
   人伦说的是--是人在伦,当然又是为人的满足才来伦,人的满足所根据的当然还是人。人就是人,人一经是人就不可能还原回去,所以有关人的道理就不可能不是为人的,不允许超越出为人之外。不允许有人外的追随。
   人不伦人的理,人不根据着自已的性来伦理,那也就不是人了!
   所以,人的世界的最初和最高原则就是日用人伦!人伦以外的主张统统是野兽、强盗,管它叫共产党还是叫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它们全在人性外。
   人是事实,是天命的事实。凡事实就是秩序的,天命就是秩序。因而人需要秩序,因为需要秩序才伦理的,人是为更好的生存在才需要秩序的,所以人所需要的秩序就是人性的秩序。秩序就得向人提供更高更好的生存条件才成为必须,这种秩序也就是天之所命的各种可能性。
   人伦就是为人所需要的秩序而取的努力。
   古今中外,能疑聚社会的秩序原则唯有人伦。
   从我们的盘古开了天地或洋人的耶和华创了世纪,那些称为人类圣贤的先人所完成和留给我们的各种主义,主张,无一不是人伦。只是他们各持着一个出发点,认为从这个出发点追的根溯的源才最可靠。我们自己的经典如《诗经》、《礼记》、《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自不心说,所教导的就是如何做人,这些教导揭示的就是人伦的纲常。西方人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笛卡尔、贝克来、斯宾诺步、休谟、罗克、马赫、康德、存在主义……他们的著作无一不是一种人生伦理,只是各持一端。用客观持平的态度想一想:是啊,我们就是人,这是谁都无从改变的事实,是人能不根据着自己的性质还能根据别事物的性质?能根据着猫的性质的是猫,根据着狗性质的是狗……根据着狼的性质的是共产党。上边说了:鸡走鸡道,鸭行鸭路,这是无从商量无从变更的。
   可共产党非咬着个屎头子说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硬不承认人伦人理,非让人坚持什么阶级理念,意识上坚持社会主义形态……可我们已经是人了呀,我们能够意识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是人,我们是人怎么能不意识我们之所是?不错,水能载舟,可那载舟的水并不是不载自己光载舟呀!水若连自己都不载又怎么去载舟?从我们肉身上长出来并还在我们肉身上的意识怎么能扔下它所依附的肉身去意识空话、胡说?我真弄不懂胡锦涛非要人坚持空话、胡话这对生命又有什么补益?共产党那些教义简直不可思议。大自然已给予进我们生命里的那些性质怎么办?那是洗不去冲不掉的,你不让它表现得出于故意,可人不能处处故着意,一不经意也就忘了雕饰,立马就露了原形,还了人伦的真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