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12)]
孙丰文集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1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12)
   第三篇:胡锦涛的《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就是腐败的源头
   五、胡锦涛言论里的有效与无效语汇

   我一再地指责胡锦涛正天说废话,废话就是没揭示和没传达出意思的话。为
   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因为话是表义的符号,有一个符号就总有相应的意义,
   要么反映世界上的事实,要么反映心灵的一定活动,只有符号却没有被反映
   对象的话就是废话。胡锦涛说的那些话在做为符号时并不是空的,说话用的
   材料当然就有所反映,不会空。但被胡锦涛串到一块,在胡锦涛意义的语境
   里它们就不再表达意义,没传达出任何具体的思想,这就是无效。为什么出
   现这种情况是心理学的研究课题,我们不去管。造成这种状况是因言说者并
   不对自己的话使用智慧,那些话是从习惯里接受过来,又照着它们在习惯里
   的联系翻印出去,个人才智在受这些话的刺激时未被引发出认识,在应用时
   也没有发生认识的自觉,只是在环境和习惯程式下的吞进和吐出。
   为理解上的方便,我们举张国立、陈道明、张庭、袁立做为说人话的例子,
   他们的话出自人性,散发的是人味,所伦的是人理;唐国强、王刚那种表演
   是拿架作势,说的是党话,创造的形象不是七情六欲的人,而是无血无肉的
   党匠;我们还把邓丽君的歌做为人伦的光辉典范,邓文华、闫维文等人的歌
   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样扳,是向统治者的献媚。三毛的散文所散发
   的就是最正宗最生动的人伦。
   现在我们要把这一分析推进到胡锦涛的言论里,确认他的话哪些是人话,哪
   是党话;哪些话是有效成分,哪些纯是废话。所谓有效,就是表达出一个对
   象或一件事情或一个思想,也就是我们平日所说的言之有物。所谓废话就是
   所言空泛,无物,读了也不知所云。他自已将之解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他对他自己这个解法怕也不知是解,不知为何做此解,他这种解只是环境
   和习惯这两个条件的刺激所引起的反射--在他的成长进程中这些话就与他
   所解的那样被镶钳在环境和习惯里,一复一日地作用他,当轮到他应用时他
   就照它们的原样反还环境。至于这样解对不对和为什么这样解,他是不屑于
   去想的。把这样的话从他的讲活里删掉他讲话的意义不受影响。请看: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1月9日在中央纪律检为查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上发
   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切实抓好领导干部作风建设,使领导干部始终保持
   振奋的精神和良好的作风,始终坚持党的根本宗旨,是我们党在执政情况下
   必须面对的考验。我们要从党和人民事业兴衰成败的高度,从全面建设小康
   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全局出发,充分认识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
   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切实把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下决心抓紧、抓实、抓出成效”。
   胡锦涛在讲话中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各级党委、政府和纪律检查机关
   按照中央有关决策部署,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落实建立健
   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坚决查处大案要案,认真解决关系群众切
   身利益的突出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了新进展新成效。当前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任务仍然艰巨。各级党委、政府和纪律检查机
   关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反腐
   倡廉战略方针,抓紧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把反腐倡廉工作融入经济建
   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之中,拓展从源头上防治腐
   败工作领域,坚定不移地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推向深入”。
   这两个段落只有两句话是有效成分,即“坚决查处大案要案”和“认真解决
   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突出问题”。
   为什么做这样评价?因为“大案要案”这个词确能指出许多客观的社会事件
   。而“群众”也确是一个实词,是实在在那里的人,一看就知说的是老百姓
   ,而“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当然就是日食住行,如就业、征地、住
   房、医疗、保险、上学、艾滋病……等等。咱不去说让胡锦涛忌讳的各地发
   生的那些侵权案,而只说这样的话确实能指出若干问题,只要人存在就必然
   涉及到这类问题,不只在中国,在任何有人居住的地方都必涉及这些问题。
   而且这些问题又具体表现为时间、地方、人物、物质、环节、进程……等等
   。说这两句话有效,并不是说它一点无效成分不含,而是说它确能传达出一
   定的思想,但仍含有无效成分--
   比如这头一句的“坚决”,第二句的“突出”,就都是废话。
   我的批判如下:“坚决”是纯心理的,因而坚不坚决只有自己知道,人与人
   之间隔着肚皮,一个人的心坚不坚决就不是另外一个人能从外观测的。可是
   我们这辈人从一睁眼,就是听着共产党这些胡话,并长大成人,今天都被它
   “坚决”成髦老了,可事实却“越坚越不决”了--陈良宇、杜世成并没少
   坚了决!所以一个人坚不坚决是他内心的事,什么人都不能向人提这样的要
   求,下这样的指令,因为你不能像审视人的外貌那样审视他的内心,他坚不
   坚决你看不到,那是他自已在主宰,成克杰、胡长青、陈希同、陈良宇、杜
   世成……不是都信誓旦旦地“坚决”吗?坚决是个誓言,誓可以海发!可见
   只有心对心才是可以欺骗的!但你叫人去干的那事不能欺骗,任务都有客体
   性。与其让成、胡、陈、陈、杜……去欺骗,还不如不发誓不欺骗。至少不
   会在人文伦理方面造成这样的信号和模型,人们也不用吸收这样的营养!
   
   所以只说“查办大案要案”就已很完备很周到。而“坚决”就是废话。
   其前加上“坚决”就不仅是蛇脚:不仅毫无效用,还在伦理的层面树了一个
   如何用山盟海誓包着男盗女唱,如何最有效地口是心非去欺世去盗名的榜样
   。在任何情况下,能交侍或分配给人的只能是任务,不能是心境,你得知道
   心是人家的,而且有肚皮包着,你能叫人去干什么事,事却在时空里,他干
   没干、干好没干好,咱可以去检查、测定,能够用公共的标准来量化。任务
   是实在着的,有形有态有环有节有步有骤,只有去干才能完成,你干了多少
   ,怎么干的都能被人们看到。所以能被分配给人以任务,却不能分派给别人
   的心态,你分派了,别人也发誓了,可就是和你捣鬼,你也没办法。上边讲
   到的那些共产党的大官就是。可以说实践一再证明的是:你叫人家坚决,人
   家也答应坚决,却就是耍弄你,你也没咒可念。因而胡锦涛这样的言淡就是
   在教导人们:话要往大处说,誓要海着发,牛皮要往破处吹……事吗?要一
   步步地慢慢干……因此说,有关向人家的心提要求,叫人发誓一类的言谈,
   对于要做的事(即提出的任务)全都是废话,对要做的事以外的那个公共环
   境就是毒药,胡锦涛的话就是当今中国人文伦理的毒药!
   第二句在“解决关系群众切身利益问题”的“问题”前多用了个“突出”,
   这种用法纯是出于此类场合的习惯,就是上边那个“坚决”的心态,只是面
   对的条件变了,那个心理因碰上新条件而表现的不同罢了。共产党人总是把
   宣誓、写决心书、相互挑战放在第一位,所以对碰到的所有事都取无限上纲
   、无限拔高的心态,结果就在问题前加上“突出”,为的是表现自己,却不
   知“突出”在句子里限制的却是“问题”,结果就使这一对策或方针发生了
   质变--那些“下有对策”的人就以“还未到“突出”的程度”拒绝受理,
   拒绝解决。这又在人文伦理上树立了一个如何霸道、攻击、侵犯的榜样。
   胡锦涛向他的属下提出的要求全是废话,这些要求是:“高度重视”、“充
   分认识”、“始终坚持”、“坚定不移地贯彻”、“抓紧完善”、然后再缀
   一个“坚定不移”……与上面分析的“坚决”同出一辙--都是些誓词,全
   是主观心理,不是可从部控制或操纵,明明全是力所不逮的事却当作煞有介
   事来对待,明明在骗,却不把谎言戳穿,还当做神圣的事实在那里互编,说
   这样的话又有什么用呢?这样的话能有效有价值吗?这样的话不是废话又是
   什么?明明知道自己没有特异功能,透视不到别人的心,却以一种能透视的
   虚假心态向人提出自已根本不信的要求,这种要求一二再再二三地重复,它
   不就是一种文化模式了吗?不就是一种社会风化了吗?这是一种什么品质的
   风化呢?阿涛你自己扪扪心,说说看。还有,在你阿涛这样的心态里蕴藏着
   的你自己的心灵是什么品质呢?我说你是在播毒,你是毒文化的缔造者!
   让我们继续往下看,他强调:
   “开展反腐倡廉工作要突出重点,当前要下大气力抓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必须进一步抓好领导干部教育、监督和廉洁自律。要从思想道德教
   育这个基础抓起,不断夯实廉洁从政的思想道德基础、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
   道德防线。要认真执行党内监督各项制度,抓好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切实解
   决领导干部廉洁从政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第二,必须进一步抓好大案要案
   查处。要始终保持惩治腐败的强劲势头,依照党纪国法,坚决查处各类违纪
   违法案件,坚决惩处腐败分子。第三,必须进一步抓好纠正损害群众利益不
   正之风的工作。要坚持把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作为党风政风建设的
   工作重点,着力解决当前群众反映强烈的严重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第四,
   必须进一步抓好反腐倡廉工作体制机制创新。要抓住正确行使权力这个关键
   ,建立健全结构合理、配置科学、程序严密、制约有效的权力运行机制,加
   强对制度执行情况的督促检查,坚决维护制度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咱们都来思个考,迫切需要的究竟是“反腐倡廉”还是“反腐倡廉工作”?
   还有反腐倡廉里哪来的重点?那又是非重点?怎么能形成出重点非重点来?
   他的话都含严重错误,为什么老说些不三不四,不伦不类的胡话?就因他没
   词。在逻辑和汉语上他没受基本的训练,又是个接受型智慧,所以他对常用
   的词都没有准确把握,对受之于习惯的词他就反映习惯,对需个人智慧来联
   结的,在大多情况下他联结的都严重失当。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也
   不是一日之寒。在所说的事情之后补充上个“工作”几乎是通病。
   “进一步抓好”与“必须进一步抓好”又有什么不同?说了“进一步抓好”
   已经很完满,何必加上“必须”?这是种什么心态?“必须”一词只能用在
   有前提的条件下,得自己能做主才能去必须--你并不能肯定你要求他们“
   必须”的那些人一定听你招呼,你让他们“必须”他们就能照你去“必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