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11)]
孙丰文集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11)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11)
   第三篇:胡锦涛的《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就是腐败的源头
   五、《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话不成句

   从阿涛的样子里也看不出他邪,却怎么净说些让人恶心的话呢?你要点脸,知点羞吧,不学无术并不光荣,你得知道,你不光是个党匠,还是一个人呀!是党匠可以不要脸,是人可不能不知耻!知耻才能勇,才有正。
   说准确的话比做对了事还重要,做事是对着被做的事的,说的话却是对所有人、对所有事都发生作用。对一切只是在日常交流中的言谈咱不能去管,因为日常生活是具体的,其言谈受到所说事情的校正,且也不发生公众影响,所说的都是具体的理而非理所据于的根。比如屋前那棵柏树,你只说了“树”而漏了“柏”字也无妨,因为有当切仅当的环境事实来做校正。公众人物的言谈就应力求准确,因为他们的话被摸仿或复印,有广泛影响;国家元首是绝不应说些不伦不类的话的,元首的话是命令,权威,是实践的指导,是民族心灵的资源,是现实伦理的根据。是将熊熊一窝的事。
   胡锦涛《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新华网北京1月9日电,,是不折不扣的缪句,彻头彻尾的错话,读不通,解不了。我们呼吁胡锦涛拿出勇气来,在自己心里拿曾国藩、康有为、梁启超、蔡元培、胡适……的话来比比,问问自己你给他们当书童合不合格?他们也没像你这样一天到晚地瞎扯胡诌,你就不能尿泡尿照照自己:该不该驴唇不对马嘴地闭着眼硬喷,没羞没耻地瞎叫,这要留在青史上千年万年当笑料的。
   1、源可寻,可开,可以被依照,但就是不可以被拓宽!
   源可以寻--寻根溯源;源也可以做为根据--本原主义,从源头上堵绝;源也可以被开辟--开源(节流)但这只能限于人工造物的源。
   但是,源头不可以被拓,不能因被拓而宽。因为它是已然的既定的。
   咱得明白:源也好,尾也好,它们都得是已经的,才能被我们所意识。咱们说的话里的所有名词都是先被我们发现了事实--即它们已经存在了,是第一个条件;并且还剌激了我们的感官,这是第二个条件,然后才能被意识到,被意识到就被反映了。否则是决不会有关于它的名称的。任何名词都有被反映的对象,而且被反映的对象都是先于对它的反映而存在。所以,任何名词都已有被反映的对象--没有对象的反映是空反映。又所以,名词所包含的事实就不仅是既定的,而且是具体的,确切的。因而--
   源头是既定的,任何事物的“源头”也都是既定的。
   一切事物都是因先已被经验而后才被承认,我们能说到“源头”,是基于现象世界有“源头”这样东西,凡能区分出源与相的事物也都是这样联系的,它们存在着,有自身的形态,足以刺激我们的感官,迫使我们意识到它们。它们又有秩序,足以在时间里被我们的意识所表象,形成出秩序上的源头。可见首先是事物的现象性迫使了意识的承认,在现象内又区分出先与后,本与末。从另一方面说,“源”的本身也是由现象表征的,因而也是现象。所以说什么是源头,源头包含着些什么,源头的界限……等等,都是已然的,既定的,客观的和明确的,它们的既定性与我们的意识无关,不是主观意志可随意转移的。它原来是什么就是什么,原来有多宽就多宽,不是我们想拓就能拓的。就说长江黄河吧,它们流经的广大地区,各个地区的人所直观到的只是他们视野内的那一部分,但由于人们经验了水是从源头往下流,所以这就启迪人们去追溯它的发源。但真正地追到它的发源也需相当的智慧与时间,地形的广大与复杂使我们的考察有可能出错,获得的判断不一定能经住时间的鉴定。不久前中国对江、河源头的追溯又有了新发现,使之延长,但这不是一个拓宽而是发现关系。新发现的源头不是因为发现了它它才存在,而是它存在了才被发现,只是过去它虽存在了我们考察不精确而没予承认,或者因那里的地势天候所致,使许多水网发生了汇合,并汇流进江河。即使后种性形也仍是对事实的发现,事实的存在或新事实的形成都不是因为我们的发现,但我们的承认和发现却是因为事实的存在或形成。
   这都证明源头不是“拓”而有,源头是客观的、自在的。不是拓就能宽的。
   阿涛你好不好也敏点感,跟老兄弟我来开上一回明:你就让自己明白明白:这“拓”是个动词,它原本就是人的用心。而“源”是个名词,它不是因为你“要”拓,它才存在才出现的,而是它存在了你才看到的。任何事物都有先后,有本末,或有源有尾,但这也不是人叫它们这样它们才这样,而是它就这样人才照这样来承认它们的。所以人只能去发现源头,找准源头,依照源头,决不能去拓宽源头。源头是自在,拓宽可是人为呀!
   因生了病才需医治,因发生了腐败才需要防治。医生是对着病人,对着所患的病来做医治。可咱们的阿涛竟要拓宽防治腐败的领域--
   腐败哪有领域性?腐败没有领域防治腐败又哪来的领域性?荒谬!
   难道对腐败的防治能脱离开实际的腐败?在腐败事实以外或在引起腐败的原因之外去反腐败?要不怎么会有拓宽之说呢?不对着患者、不对着所患的病去施治能治了病?病还有领域?病没领域治病怎么会有领域?治病的领域怎么就算拓宽了?病就是病,是发生在生命物身上的一种异变,哪有什么领域性?所以必须反腐败是因为事实上已发生了腐败,如果没发生腐败,你反的什么劲?你反什么?你对着无腐败现实去反岂不是反乱套了吗?岂不是载脏构陷吗?事实上凡发生了的腐败就都是具体的,有时间、地点、人物、腐败所关涉的对象……它自身是有客观界限有宽度的。
   反腐败只能发生在腐败之后,后继的反腐败怎么能管到那已经的腐败的宽度呢?腐败有多宽不是主观意志可以随意拓宽的。
   每一腐败事件都是可以从生活中被独立识别出来的。但反腐败却只有个坚不坚决,认不认真,真反假反,彻不彻底的问题,反腐败是个立场而不是存在,哪有什么领域?腐败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是由人的意识的品质所决定,本身不是领域性事实,没有什么行业性。一个贪污土地款的人没去贪污社保基金是因他没处在那个岗位,没有那种方便--不是没有那个心。腐败不是因生命存在所涉及的行业,而是因人的品质,所以腐败一旦发生就表现为一件件具体事件,因而它就有自身的成立性。得等到腐败发生了你才能立案--才能去反,难道反腐败也能像腐败那样是自身成立的吗?反腐败要能有领域这岂不是说没有腐败也可以去反吗?这太荒唐了!有成语叫“有的放矢”,你的箭得瞄准被射之物,才能命中,射击不能脱离开被射目标而自由选择!反腐败不是人类生存里的独立事业,它得依附着腐败事实才能成立起来,你怎么能离开腐败的事实性和原因性去反腐败呢?医生不对着病怎么能治了病呢?胡锦涛你是不是个神经病?不是神经病你怎么能造出“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种句子?这岂不是说反腐败可以不对着腐败乱反吗?治病可以不对着病乱治吗?
   成语有“兵来将挡”--挡什么?挡兵!“水来土掩”,掩什么?掩水!将不去挡兵能平了兵乱?土不用在掩水上能堵了洪水?
   防治腐败不对着腐败和引发腐败的原因能治了腐败?可一对着腐败或引起腐败的原因也就没有从源头上来拓宽它的领域这回事了。
   腐败发生到什么程度就惩办到什么程度,腐败的原因是什么就堵绝什么,哪里是腐败的源头就在哪里展开清洗,实际的腐败有多宽就下多宽的工夫:作多宽的文章……把所有引发腐败的因素全清除,那个源头有多宽就只能在多宽的的范围上防治它,既不能人为地拓,也不能人为的缩。但这个“拓”是人的用心,这个“宽”是拓的结果,可是那将被防治的腐败却是已经的事实,它的深度、广度是它自己的事,你不根据着它的事实性来取对策,又怎么可以设想随意拓宽随意压宿它呢?长江决了堤,你去堵的应是所决的口子,而不是去乱拓宽什么领域!因而只能是哪里有腐败就在那里反,是什么力量造成了腐败就从整顿什么力量。
   绝对没有“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回事。这是神经病说的话。
   2、辩“领域”
   “领”是揭示地位的--即率,率领,引领,导领。而“域”揭示的是范围,界限。把“或”字圈起来就是国家的国,在“或”左边加上“土”就成了疆界。人类生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并非都能算做领域。比如:腐败就不是
   领域,反腐败也不是领域。但司法却可以算是一个领域。还可以对司法作更细致的划分,被划分出的更狭乍的行业也可以算作领域,如公共安全领域,政治保卫领域,经济保卫领域,社会秩安领域……立法领域、司法领域、检查领域……等等,还有文化领域、教育领域、军事领域……等等。
   试问,领域这个概念的质的规定性是什么呢?
   其实它就是关系,凡是说到一个领域,总是以一个更宽泛的概念为其条件,比如:物理领域、化学领域、数学领域……是以学问或知识为更基础概念的;文化领域则是以社会行业、社会分工为更基础概念的。
   这样我们就看出贪污、盗窃、做假……等等在个人是个道德问题,在社会是文化对人性的背离问题,它与分工、与社会生活的领域无关。反腐败更与领域性无关,反腐败只是对腐败的对策,是被腐败逼出来的,连独立性都不能取得,又怎么能有领域性呢?
   3、“领域”与“从源头上”既相冲突又逻辑循环
   “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话怎么分析都不成句。
   正确的句式只能是“从源头上防治腐败”,其前不能再加修饰,其后也不能补充上“领域”。试问胡锦涛:你要反的是腐败呢还腐败的领域?可你拓宽的却是领域。对于腐败一个是防,一个是惩。防也就是提前诸住,铲除或斩断腐败的机会或可能性,这是对着未然讲的,指向的是造成腐败的原因。惩办是对着已发生的事实,是已然的,已然事实是不能复原回去的,治是对已经发生的行为的惩罚。前者要靠制度,后者是个法律问题。可别忘了,胡锦涛所拓宽的并不是防也不是治,而是它们的领域--在这个句式里,“从源头上防治腐败”仅仅充当了“领域”的修饰成分。在这里被“拓宽”的只能是领域,这对防对治又有什么用呢?这个“拓宽”是做动词(那就是谓语)还是做修饰词用,还真是没人能分析请。
   而且“源头”和“领域”又都是方位词,还犯重复循环的毛病。就是采用了对高中生的宽容,这句话也只能是0分。对大学生则应倒扣分。
   如果拓宽是谓词,那“防治”又是什么?且,只有“防治”才直接指向“腐败”。“拓宽”这个词是完全没有来路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