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第二篇(7)]
孙丰文集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篇(7)

原罪的共产党(7)

孙丰

开卷之前的热身之作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改革就是枉淡!

七、试问:胡锦涛是一个有气象的人物吗?

   谁都可以做起义领袖,有魄力就成,刘邦、朱元璋、李自成、毛泽东改革领袖却必须思想深邃:王安石、范仲淹、曾国藩、康有为…改革领袖需要学养,阿涛有吗?

   如果他有气象那就有发动改革的可能,如果没有,他就不可能启动改革。

   本篇一起首就引证了两篇讲气象的纪念文,目的在于领悟气象,气象是由学养所致的人生境界。凡发生或需要改革的时代,都是因为那时代已百疴千疮,病入膏肓。那发动改革的人,不仅得对世界有强烈的责任,还得清楚本末关系,他所负的得是正确责任。只有那些开放的、富于卓见的、批判精神的人才能担起这样的使命。他们不仅仅看到和承认“百疴”,重要的是他能洞见“疴在哪里”,能义无反顾地、果决地朝着致疴的原因下手,决不取敷衍寒责的态度。能发动改革的人都言必有物,人一看就知他说的是什么,要干什么。王安石、刘宗元、范仲淹、曾国范、康有为……他们的话一经出口,不仅掷地有声,而且总能千年万年往下传,成为后世的思想资源,不管时代进化到什么程度,你一读就非受鼓舞不可,非有新观念萌动不可,那确是常绿之树。跑能到外国去唱《打靶归来》而不觉尴尬的人,这是气象吗?一个连汉语都不能在日常意义层面准确使用的人能算是气象吗?一个自己不知自己说的是什么的人若能改革,那太阳就是围着月儿转。

   所以,虽有《民主是个好东西》,有吴仪在中美经济论谈上的演讲,有他自己在政治局经济工作会上的发言,发言中也正确地指出一些问题;并且他还正在惩办贪官……但我们仍然不能给他以信任,从人品上说他或许不是骗子,从实践上呢,他却是确确实实天天在撒谎、在欺骗。欺骗倒也罢了,更糟糕的是他根本就不知自己在欺世。所以我说欺世不一定是最让人悲观的,他这个人所以让人失望,让人无法对他抱以指望——

   是因他天天在撒谎、欺骗,却不知自己在撒谎、欺骗。

   不要觉得所有撒谎的人都知自己在撒谎,胡锦涛就不知道。

   胡锦涛做为一个人,只能把与事实不相符的谎言看成谎言、欺骗,比如:亩产十万三千六百斤稻谷,年产1080万吨钢……等等。他却意识不到“老年赛黄忠,青年赛罗成,妇女赛过穆桂英……”、“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是一种更彻底更病入膏肓的撒谎、欺骗……前者是可测度的、是实际的欺骗事件,是硬伤,后者却是在培育和发酵欺骗。那李双江、邓文华、闫维尉……唱的歌和他们那种唱法;唐国强、王刚那种表演;《雷锋日记》;黄继光、刘胡兰、刘文学一类的宣传,以及“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些软伤才是从血里、肉里、骨子里滋发出来的欺骗,是制造欺骗病毒的生产线。是软件的、心理资源的、文化环境意义的欺骗。软资源的欺世是硬件欺世的基础和条件,硬件的欺世却只是软资源欺世的表现和后果,硬件的欺骗是刚性的和可以孤立可以针对的,软资源的欺世所腐蚀和败坏的却是整个民族的心理,或者说它腐蚀和动摇我们文化伦理的根脉,它是一种带病毒的资源,是躲不胜躲,防不胜防的假、大、空,是充满着生命力的能够承前又启后的撒谎和欺骗的生产线。

   可悲的是胡锦涛这个人的理性水平只能看到具体的欺骗事件,即他只能承认患了病的病人,却看不到病毒、瘟疫、飞扬着病毒的环境。他把精力只放在对付已发生的欺骗事实上,他还不知道预防比医治更重要和更有意义,他根本还未有最可怕的是文化资源的污染这个意识,他虽喊着要清本正源可还不知何为本何为源,又怎能清了本正了源呢?文化资源中的假、大、空才是社会溃烂腐败的真正原因,才是社会危机的无底黑洞。

   赵紫阳伟大,就伟大在他不自欺,他不拿不懂的东西来装懂,不讲不懂的话,不用不懂的话作文件,写决策。赵紫阳的境界是老老实实地建在他的知与不知之上,他承认自己“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所以他的决策、活动就建立在这种赤裸裸的坦白之上——他就不把“撑控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当成煞有介事——他知道还不懂得什么是社会主义,又焉能把握、掌控它的形态?他就能洞悉所谓社会主义道路,不过是只是个人意志的一个借口。人去做根本不懂的事,引起的决不会是善果。由于他体认到其实自己只是一个血肉之躯,并非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他只是接受了这个理念,以之为活动的约定,处在理念和约定之下的他依旧是血内之躯,七情六欲,他便洞悉到人所能有的只是人的日用人伦,只有根植在人伦上的原则才是人类须臾不能脱离的,才是永恒有效的动力和凝力,所以他让自己决策出自内心坦白地承认,以往用胡思乱想附在“共产党”上的那些神圣性、崇高性其实尽是强人对弱者的强奸,是完全的胡搅蛮缠,强词夺理,悍夫憨妇,所以他才能很艺术很灵活地做出停止由书记处审察文艺作品的惯例。

   胡锦涛行吗?他有这个什么境界吗?老实说:

   胡锦涛离坦白地把决策建在自已的知与不知上还远着呢。

   他的每一篇讲话都充斥着大量他所不懂,甚至根本没想过的东西,把根本不懂,根本没想的东西做成决策,做成实践的路线,这会是一种什么后果的实践呢?这又哪有什么境界可谈?他上台以来就谴责说大话、假话、空话,反对“形式主义”歪风。四年下来,假、大、空,虚浮之风刮得更疯更狂更劲,为什么世风总是与他的倡导背道发展着?共产党不是先进吗?共产主义不是最先进的文化吗?最先进的力量用最先进的文化却把民族推回到伦理沦丧,秩序废荒,到处充斥劫掠、屠杀的野蛮中,那么先进怎么能把社会影响到这般地步?这里的奥妙他知道吗?他还不知什么是假话、大话,什么是“形式主义”,即便他拿十倍的干劲来清除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胡锦涛是一边反、一边犯,一边铲除假话、空话的杂草,另一边却大靣积地播空话、假话的种。他是用一个指头来铲除假、大、空,又用九个指头来播撒假、大、空。铲除一个硬件,播下十处软环境,他怎么能辟出新气象开出新宇宙呢?就以“形式主义”为例来讲讲懂与不懂在实践上的表现:要清除形式主义就首先要弄懂它——

   对“形式主义”的指责有一个先在的条件,即这里说到的这个“主义”。

   “主义”至少内涵着“故意”,一个人能故意于一种形式,至少包含了他能意识什么是形式,知道某样东西是形式,由于他对这种形式的偏爱而有主观上的追求,在自己的言谈、举止或作品里尽力地表现它,突出它,体现它,由于他有这种故意,我们是将这样一种故意命名为形式主义。事实上形式主义揭示了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它确实具有形试性,二是有主观上的故意性。

   若还不懂什么是形式,还完全没有追求的故意,在说话、做事时心里想的只是把话说全、说足,说周到,宁可多说了也别漏下,在这种心态下说出的话、做出的事里就是含有与故意追求相近似或类同的东西,也不是形式主义——只有明确自己所求的就是形式,才能算上是形式主义,连明确都没有那算什么形式主义呢?请别忘了:形式是事物在客观上所具有的,不是由主观力量加上去的,想叫它有不叫它有它都有;故意追求它不追求它,它都必然地呈现;是刻意雕饰还是任其自然地存在或者漫不经心其实形式都在,但形式主义却只是指刻意雕饰而有的。那些无心而有的,即使近似或类同于形式的也不是形式主义,就是你加倍地反对形式主义也反不掉它。

   让我们借刘胡兰、刘文学这两位“英雄”来廓清形式主义的内涵:

   “英雄”意味着主观上懂得他所要干的事,知道这样干的意义和价值,又有为之承担后果的自觉。英雄必须据于责任,英雄不是亡命徒,当他或她为这种承担献出生命时才是英雄。就算阿Q 喊着“革命了”被砍下脑袋也不是英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喊的话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为之承担后果的自觉,我们只能当做侵犯人权的个案给予他同情,不能认之为英雄。

   请想一想一个受了教育的,已经经受多次战斗洗礼的,并且已当了团长的林彪才是个娃娃,什么事不懂,那十六岁的刘胡兰和九岁的刘文学能比24岁的团长林彪更懂共产主义?更懂什么共产主义革命?更成熟?更有责任?须知,直到一九七四年那战斗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共产党真懂马列的也不多呀,死在四七年的黄毛丫头能有对共产主义的自觉向望和高度责任?那个还吃奶的九岁童就能有阶级斗争的觉悟?她(他)俩能比十几亿人,比耶和华还先知先觉?这是毛泽东共产党对人民的愚弄。做为共产党员的刘胡兰生的既不伟大死的也不光荣,只能说她的死是共产党犯下的罪恶--对未成年人的教唆和迫害。“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题词就是欺人欺世,是强奸民意,也就是制造假、大、空的文化资源,是对人性和人权的粗暴践踏!

   这个例子里并没有对形式的揭示,但它对“英雄”概念的揭露里却包含着对行为的自觉——就像岳飞、文天祥。“英雄”概念所包含的这个自觉性也就是“主义”里所包含的那个自觉性。任何事物都有形式,只有由行为者故意赋予的形式才是形式主义的应有之义。你能说苹果的圆是它的一种形式,但你不能说苹果是搞“形式主义”。由于胡锦涛不懂得“形式主义”概念所含的主要是它的主观方面,他提出的“不搞形式主义”就是空洞的,套路的,在事实上反倒是形式主义的刺激素,或生长液。

   因而他的言谈,他的言谈风格所体现出来的就是更为根深蒂固的假、大、空,是一种对以往的,毫无意义的套路及废话的模仿和继承。从胡锦涛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事实上早已渗透在他的血里,扎进他的骨里,他已经感觉不到这不是人话,已认不出他在欺骗。在他所贯彻的欺骗里,已不含有故意,相反这是发自他内心的真意:他真想铲除假、大、空,真相诸绝腐败,可他用来铲除假、大、空的那些话就是假、大、空;他用来反腐败的思路、对策就是对腐败的鼓励和发酵。这个在个人品上并不邪、不歪的胡锦涛已经钙化,他已经不是正常(正常即自然)意义的人了。已经不会讲三毛那样的话,听邓丽君那样的歌,他已经彻头彻尾,彻里彻表地把自己丢了。他已经钙化为一个100%的党匠。他没救了。

   胡锦涛不是一个有气象的人物,这是他不能发动改革的第一个理由。

网路文摘-3237 2007-1-1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