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无腿大侠王在京]
孙丰文集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腿大侠王在京

山东的“六四犯”(3)

仅以此书献给《六四》

孙丰

   【大纪元6月12日讯】

一、瘸子神拐

   上次那个周六晚,王在京举枪去打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被打没打著,没消息,那一枪砸碎了大果子的玻璃眼却是千真万确。孟庆秦代他挨了大果子一闷脚,捎带著顶破鼻孔一脸血。也别说,王大侠,还真侠。他的反共性我们肯定不能挑剔什么,可这齐奥是塞是啥……咱大侠是分不清呢,还是不计较,他自己是说懒得去分,他甚至还分不清“什么库”属“什么……亚”,不是有骡有马亚,还有个阿巴……什么亚?那事他记得清楚,那一年,什么亚的头子去了趟青岛,竟把男女老少都赶马路上发傻,又是拍掌又是喊。那晚,他开过了枪,打过了仗,临睡觉时又来了句:“我一枪打死的那家伙是那年到咱青岛那个吧,伙计”?

   我没好气:“大侠,大侠,你快睡吧”。老孟都正式的开了鼾,他却又冒出一句:“明天老娘来”。

   他打了劳改,他娘和他妹,还有他儿和他女和他外甥,一块来看他,有功?是,有功!青岛人不光爱抬杠,也爱吃杠,咱的王大侠,腿不好牙好,特爱啃杠子头,他妹在交通公司,是乱七八糟科科员,车方便,全家人就浩浩荡荡,带来杠子头一大包,咸鸭蛋一小包,还有鱼干,牛肉片……他连腿都没,警察也不大好太为难他那老太。孟庆秦就爱吃咸鸭蛋,王在京就拿上三个,五个,去道那一脚的欠,有了蛋,孟庆秦立刻就好了伤疤,忘了前嫌。老孟头心里也暗计算,自己也有一欠:王在京愿把他老爸看成将军,王大侠不就可以挂挂虎子边啦?老孟一急眼就非把老底儿翻,有了五六个咸蛋,他就思谋著怎么来承个圆,平平这个反,两人那里正眉开眼笑,有点相识恨晚……,屋子里却轰的乱嘈嘈一阵猛喊:

   “他妈的”……

   “笨蛋”!

   “……呸”!“呸……!”…

   “臭!臭!真他妈臭”!第一嗓门是张杰,亚军当属“潍坊苗条”……

   我伸颈一看,原来是泰山败给了国安。水浒寨上,不叫叫骂骂怎能把这口气吞下?要能吞下他们就不叫反革命煽动犯啦。足球一过,电视就不是一个中心了,你往这扭我偏往那摁,张三要小品李四偏要听唱歌。七摁八扭,八扭七摁,争争吵吵,吵吵争争,正雌雄难辨,猛不丁嘘声成一片,一齐眨眼;

   怪怪!靓呀!精彩!……

   我透过花镜上沿一瞄,原来屏幕出了个新播音员,牌牌上写“实习”,我就摘下花镜细看,原来这孩子与我一个祖先:孙晓梅──大家就啧也啧,啧啧,七嘴八舌不绝称赞。在这种场合,戏总是陈兰涛的,先打哈哈,向三江九流求上援,嗓子不必清,本来就甜:“来,来,来,咱还是听听咱孙老,咋个来评判,老头,老头,你看看,这位试播员光彩不光彩,耀眼不耀眼?……”

   我只得重又摘下眼镜,边看边评判:“这个女人很鲜艳,特别性感,其特点就在那月牙眼,眯眯著,初出露水,老睡不醒,性感的程度怕超过了刘晓庆。这个人的造形却只是唬人,一露面,准能震倒一大片,但不能经起久端详,看久了就比不上刘晓庆了,也比不上那个瘦子(李修平),怕也比不上那张男人脸(李瑞英),这人虽性感却并不是很美……额头稍大,牙床稍下凹,是不是还有点臃脸?体形嘛……我暂时还说不准……”虽也是玩笑,陈兰涛是有心人,其实他很认真的,我知他是在跟我学“什么是证明”。我的话一出口就激起了千层万层弹,众怒难反,一齐嘘,鼓倒掌,吹口哨……

   至今记得最能喊倒彩的张霄旭,他喊:“兰涛,兰涛,你白长两大眼,这种事你也不先掂掂,这死老头子,土的掉渣,二百五他二大爷……你要问三八二十几?说不定他还说二十三……”

   张霄旭的劈头盖脸,把民意全赢了,全占,他裂嘴正得意。孟老汉像征式地扶著王大侠,两拐一捣一捣往屋里转,还未和屋里的气氛接上茬,王大侠就急不可奈地插上言:“张工(张霄旭、陈兰涛、秦志刚,还有后来的张亚菲都是助理工程师,监狱里寻开心,就这么胡喊),你想干啥,你要欺负俺老哥哥,我可不干,我……”他顺势往墙上一倚,就又单臂举起了枪,嘴也并不偷懒:“我,我,我可……”他一倚没倚好,举拐太早,就要晃倒,孟庆秦赶紧去扶,王在京太胖,孟庆秦能叫棺材样子,你就想像出他肉有几多,力有几份,两人就撕扒著一齐滚到地上……一场放纵大笑就要爆发,偏偏是……偏偏有突然……

   突然:电视里传出张宏民宏亮铿锵的声音:……罗马尼亚发生政变……布加勒斯特秩序平静,……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已经执行……”屋里屋外鸦雀无声,潍坊苗条的尿还未撤完,提著裤子就往回躜,站在厕所门与屋门之间,一手抓著腰带,一手握拳,嘴角斜偏,两个小眼射出贼光抑或是希望,自信……额头上的青筋,和著汗,亮闪闪。

   三十来个人,六十多只眼,死死地盯著电视,电视上的画面却未能再现,换上了总书记咧著嘴在许愿:“我们有信心,有决心,也一定有能力在较短的时间里清除腐败……”

   政变的消息人人听到了,可又都没全明白,电视画面几乎什么没看到,坐在那里,希望著重播……我端详每个人的脸,难以抑制的兴奋,激动,就那么坐著,维持著这难有的平静,肃穆庄严。……

   吃过了晚饭,王大侠就柱拐到厕所北窗口去吸烟,其实他是去听奉承,暖暖那憋坏的也委实有点虚荣的心窝。这王在京也是怪物一个,他妹送烟,一天照两包计算,是没有嘴的《前门》,还得再要上《三五》一条,他吸前门,一辈子不变,《三五》装了兜里专给人,为的是听听好话,让心舒坦。这一晚,差不多每个人都跑他眼前去要烟,我揣摸他心里美滋滋,乐开了花!不会比他当年赚钱差。晚上临睡前,我凑他跟前,边刷牙边说:“我那贤弟,你真神了,他八仙里的铁拐李再仙也仙不过你,一拐三刁”。他滋晕了脑袋,醉了心,老想那一枪是怎么真让老齐两口子去了阴槽,早把老孟和果子的事忘了,我就五音不全地喊了句:“你一时想不起……”他跟著大笑……看样子反应还是未到位,我就说:

   “你一拐打了果子的眼,老孟的鼻,万里外的骡马亚老齐……

   这下子他兴奋了,眼里射出奕奕光彩,结结巴巴地,扔给我一句:“快了,快了,也快了”!

   后来,好像有好长一阵子,直到分配到各单位,大家有事没事就都说一句:“还真神了”!

   又后来,那已经分各个队上了,老乡见老乡并不泪汪汪,就一句歇后语:王瘸子的拐杖──真他妈神了!

   又又后来,这歇后语不知怎么雕呀琢呀,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叫做:神了王拐子的拐,千里万里探屏幕取首级来。

   咱王哥还真神了!……

   直到离开此墅,碰上什么困难,不顺心,不耐烦,受了委屈,就崩出:愁嘛?找瘸子去楔他一拐!什么事还不结了!再到又又后来,也不知怎么就成了一大串:

   王瘸子的剪,一剪五十元,王瘸子的钱,不吃不花去捐献,捐了徒刑正八年,他爹没了音讯二十年,瘸子无腿抢接班;八仙过海小碟菜,神了,神了瘸子的拐,铁拐一箭三只雕,万里外取老齐夫妇的首级,再捎上果子的镜,老孟的脸,英雄是囊中取物,大侠屏幕里飞拐把脑壳搬……”如果不离开北墅,还能接著往下编,如果不离开北墅,也非出事不可。

   人都有弱点,明明是取闹恶做剧,也明明知道是自己欺骗,却偏偏要自骗。在那段时间我们都陷于一种幻想欺骗,常常把老王的恶作剧当成灵验。东欧正巨变,社会主义一个跟著个完,我那时觉得,说不定那个夜里中共就得玩完。想不到它苟延残喘,一口残气喘了十四年。

二、老王他爹,他妈;老王

   这王在京他爹的爹,开著药铺还经营绸缎,从九朝古都到了开封,从开封到了上海,从上海到了苏杭。老王他爹跟著自己的爹转,小鬼子入了关,他爹的爹就对他爹说,收缩所有铺店,只留个药铺在古都背倚新安,家眷全归古里战乱年以求安全,好男儿,你得上前线。

   他爹就这么到了保定,血战过喜锋口,飞袭机场娘子关。

   俺爹在前线作战,俺哥他娘在后方生了天花,一命呜呼,抗战胜利那前一年,俺爹是营长,娶了个长官的千金怀上了我,鬼子投降那天我来到人间,俺爹就干上了警备团。四九年,党国气数尽,傅作义不忍这千年的古都毁一旦,宁可人失节,也一定不让兵演,俺爹出了城受训整编,俺妈呢,当时也不在身边,是在南京还是武汉,俺现在这个妈也弄不清,战乱,当时战乱。反正今生今世也就没了音讯,俺这个妈,在保定城里读的师范,起初是雇来扶侍俺妈,俺妈没再见。五0年,俺爹就派人把俺送到了青岛,俺妈在临清路小学当了教员,俺爹又接来了俺这个妈的妈,春上我就患上了小儿瘫。俺爹在天律外军营里,投诚军官,正受审干,等赶来,什么都已晚。唉!

   等俺爹退了役来到青岛。这个妈才成了俺妈。老伙计,你不知道,俺这妈真是亲妈,她是不是觉著我生了病,是她的过失,她这辈子……和俺爹一共生活了才五年,五三年俺爹分到了青岛,同来的还有一个人,也是个团长,都在山东大学。起初那几年,也还顺利平安,五七年怀了俺妹,五八年春上,俺爹被派出所叫去谈谈,一谈二十年,后来连死活都不知道。俺妹这辈就见了俺爹一面,七八年,俺哥来了电报,说俺爹回到了洛阳,……就那一面。俺爹失了踪,你说俺妈干什么?在交通x队拉地排车,一拉二十年……到了胡跃邦平反,俺妹才从乡下回来接了俺妈的班,俺爹被关在许昌,连刑都没判,你知为嘛?俺爹当团长,一个地痞吸大烟,没钱,去抢了当铺,杀了人,俺爹就把他送了军罚处,这个人被枪决了,后来这家人评了贫民,就非咬著俺爹把残杀贫下中农,是阶级报负犯……案子到了检,检查员觉著胡闹,瞎办,可也不敢马上抗诉,拖来拖去调走了检查官,把俺爹暂压许昌,放人时都找不著案卷,查来查去,竟然是退了检的无头案。我操他八辈的娘!共产党!他眼一转,四下看看,已湿润了眼……

   王在京能向我说这些,是因他哥来了信,得叫我看,头一封信,我打开一看,好怪怪,光是那在京吾弟的,“京”字,我就摹写了年半,那一个点,顺笔下,逆锋回转,收笔处是又收又提又提又收结的干练,那一横,平里又有变,笔落处自有蚕头,笔行间造成变化多端……我是又惊又羡,顺口说了句:“王贤弟,你说你是王铎后人,我并不信,你哥这信,虽不是个科学证明,我却信,真信”!

   “你说俺哥的字写得好”?大侠眸子里飞扬出尽是神彩,脑门上那些大疤小疤都格外地闪亮。

   “不是一般的好,我不懂字,不敢妄加评论”。这好像就是在说王在京自己的手笔,他兴奋得飞起来似的。不光是牛肉干,鱼片,茶,他翻出了枕头,扒去一层层包皮,拿出了一本宝贝像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