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无腿大侠王在京]
孙丰文集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腿大侠王在京

山东的“六四犯”(3)

仅以此书献给《六四》

孙丰

   【大纪元6月12日讯】

一、瘸子神拐

   上次那个周六晚,王在京举枪去打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被打没打著,没消息,那一枪砸碎了大果子的玻璃眼却是千真万确。孟庆秦代他挨了大果子一闷脚,捎带著顶破鼻孔一脸血。也别说,王大侠,还真侠。他的反共性我们肯定不能挑剔什么,可这齐奥是塞是啥……咱大侠是分不清呢,还是不计较,他自己是说懒得去分,他甚至还分不清“什么库”属“什么……亚”,不是有骡有马亚,还有个阿巴……什么亚?那事他记得清楚,那一年,什么亚的头子去了趟青岛,竟把男女老少都赶马路上发傻,又是拍掌又是喊。那晚,他开过了枪,打过了仗,临睡觉时又来了句:“我一枪打死的那家伙是那年到咱青岛那个吧,伙计”?

   我没好气:“大侠,大侠,你快睡吧”。老孟都正式的开了鼾,他却又冒出一句:“明天老娘来”。

   他打了劳改,他娘和他妹,还有他儿和他女和他外甥,一块来看他,有功?是,有功!青岛人不光爱抬杠,也爱吃杠,咱的王大侠,腿不好牙好,特爱啃杠子头,他妹在交通公司,是乱七八糟科科员,车方便,全家人就浩浩荡荡,带来杠子头一大包,咸鸭蛋一小包,还有鱼干,牛肉片……他连腿都没,警察也不大好太为难他那老太。孟庆秦就爱吃咸鸭蛋,王在京就拿上三个,五个,去道那一脚的欠,有了蛋,孟庆秦立刻就好了伤疤,忘了前嫌。老孟头心里也暗计算,自己也有一欠:王在京愿把他老爸看成将军,王大侠不就可以挂挂虎子边啦?老孟一急眼就非把老底儿翻,有了五六个咸蛋,他就思谋著怎么来承个圆,平平这个反,两人那里正眉开眼笑,有点相识恨晚……,屋子里却轰的乱嘈嘈一阵猛喊:

   “他妈的”……

   “笨蛋”!

   “……呸”!“呸……!”…

   “臭!臭!真他妈臭”!第一嗓门是张杰,亚军当属“潍坊苗条”……

   我伸颈一看,原来是泰山败给了国安。水浒寨上,不叫叫骂骂怎能把这口气吞下?要能吞下他们就不叫反革命煽动犯啦。足球一过,电视就不是一个中心了,你往这扭我偏往那摁,张三要小品李四偏要听唱歌。七摁八扭,八扭七摁,争争吵吵,吵吵争争,正雌雄难辨,猛不丁嘘声成一片,一齐眨眼;

   怪怪!靓呀!精彩!……

   我透过花镜上沿一瞄,原来屏幕出了个新播音员,牌牌上写“实习”,我就摘下花镜细看,原来这孩子与我一个祖先:孙晓梅──大家就啧也啧,啧啧,七嘴八舌不绝称赞。在这种场合,戏总是陈兰涛的,先打哈哈,向三江九流求上援,嗓子不必清,本来就甜:“来,来,来,咱还是听听咱孙老,咋个来评判,老头,老头,你看看,这位试播员光彩不光彩,耀眼不耀眼?……”

   我只得重又摘下眼镜,边看边评判:“这个女人很鲜艳,特别性感,其特点就在那月牙眼,眯眯著,初出露水,老睡不醒,性感的程度怕超过了刘晓庆。这个人的造形却只是唬人,一露面,准能震倒一大片,但不能经起久端详,看久了就比不上刘晓庆了,也比不上那个瘦子(李修平),怕也比不上那张男人脸(李瑞英),这人虽性感却并不是很美……额头稍大,牙床稍下凹,是不是还有点臃脸?体形嘛……我暂时还说不准……”虽也是玩笑,陈兰涛是有心人,其实他很认真的,我知他是在跟我学“什么是证明”。我的话一出口就激起了千层万层弹,众怒难反,一齐嘘,鼓倒掌,吹口哨……

   至今记得最能喊倒彩的张霄旭,他喊:“兰涛,兰涛,你白长两大眼,这种事你也不先掂掂,这死老头子,土的掉渣,二百五他二大爷……你要问三八二十几?说不定他还说二十三……”

   张霄旭的劈头盖脸,把民意全赢了,全占,他裂嘴正得意。孟老汉像征式地扶著王大侠,两拐一捣一捣往屋里转,还未和屋里的气氛接上茬,王大侠就急不可奈地插上言:“张工(张霄旭、陈兰涛、秦志刚,还有后来的张亚菲都是助理工程师,监狱里寻开心,就这么胡喊),你想干啥,你要欺负俺老哥哥,我可不干,我……”他顺势往墙上一倚,就又单臂举起了枪,嘴也并不偷懒:“我,我,我可……”他一倚没倚好,举拐太早,就要晃倒,孟庆秦赶紧去扶,王在京太胖,孟庆秦能叫棺材样子,你就想像出他肉有几多,力有几份,两人就撕扒著一齐滚到地上……一场放纵大笑就要爆发,偏偏是……偏偏有突然……

   突然:电视里传出张宏民宏亮铿锵的声音:……罗马尼亚发生政变……布加勒斯特秩序平静,……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已经执行……”屋里屋外鸦雀无声,潍坊苗条的尿还未撤完,提著裤子就往回躜,站在厕所门与屋门之间,一手抓著腰带,一手握拳,嘴角斜偏,两个小眼射出贼光抑或是希望,自信……额头上的青筋,和著汗,亮闪闪。

   三十来个人,六十多只眼,死死地盯著电视,电视上的画面却未能再现,换上了总书记咧著嘴在许愿:“我们有信心,有决心,也一定有能力在较短的时间里清除腐败……”

   政变的消息人人听到了,可又都没全明白,电视画面几乎什么没看到,坐在那里,希望著重播……我端详每个人的脸,难以抑制的兴奋,激动,就那么坐著,维持著这难有的平静,肃穆庄严。……

   吃过了晚饭,王大侠就柱拐到厕所北窗口去吸烟,其实他是去听奉承,暖暖那憋坏的也委实有点虚荣的心窝。这王在京也是怪物一个,他妹送烟,一天照两包计算,是没有嘴的《前门》,还得再要上《三五》一条,他吸前门,一辈子不变,《三五》装了兜里专给人,为的是听听好话,让心舒坦。这一晚,差不多每个人都跑他眼前去要烟,我揣摸他心里美滋滋,乐开了花!不会比他当年赚钱差。晚上临睡前,我凑他跟前,边刷牙边说:“我那贤弟,你真神了,他八仙里的铁拐李再仙也仙不过你,一拐三刁”。他滋晕了脑袋,醉了心,老想那一枪是怎么真让老齐两口子去了阴槽,早把老孟和果子的事忘了,我就五音不全地喊了句:“你一时想不起……”他跟著大笑……看样子反应还是未到位,我就说:

   “你一拐打了果子的眼,老孟的鼻,万里外的骡马亚老齐……

   这下子他兴奋了,眼里射出奕奕光彩,结结巴巴地,扔给我一句:“快了,快了,也快了”!

   后来,好像有好长一阵子,直到分配到各单位,大家有事没事就都说一句:“还真神了”!

   又后来,那已经分各个队上了,老乡见老乡并不泪汪汪,就一句歇后语:王瘸子的拐杖──真他妈神了!

   又又后来,这歇后语不知怎么雕呀琢呀,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叫做:神了王拐子的拐,千里万里探屏幕取首级来。

   咱王哥还真神了!……

   直到离开此墅,碰上什么困难,不顺心,不耐烦,受了委屈,就崩出:愁嘛?找瘸子去楔他一拐!什么事还不结了!再到又又后来,也不知怎么就成了一大串:

   王瘸子的剪,一剪五十元,王瘸子的钱,不吃不花去捐献,捐了徒刑正八年,他爹没了音讯二十年,瘸子无腿抢接班;八仙过海小碟菜,神了,神了瘸子的拐,铁拐一箭三只雕,万里外取老齐夫妇的首级,再捎上果子的镜,老孟的脸,英雄是囊中取物,大侠屏幕里飞拐把脑壳搬……”如果不离开北墅,还能接著往下编,如果不离开北墅,也非出事不可。

   人都有弱点,明明是取闹恶做剧,也明明知道是自己欺骗,却偏偏要自骗。在那段时间我们都陷于一种幻想欺骗,常常把老王的恶作剧当成灵验。东欧正巨变,社会主义一个跟著个完,我那时觉得,说不定那个夜里中共就得玩完。想不到它苟延残喘,一口残气喘了十四年。

二、老王他爹,他妈;老王

   这王在京他爹的爹,开著药铺还经营绸缎,从九朝古都到了开封,从开封到了上海,从上海到了苏杭。老王他爹跟著自己的爹转,小鬼子入了关,他爹的爹就对他爹说,收缩所有铺店,只留个药铺在古都背倚新安,家眷全归古里战乱年以求安全,好男儿,你得上前线。

   他爹就这么到了保定,血战过喜锋口,飞袭机场娘子关。

   俺爹在前线作战,俺哥他娘在后方生了天花,一命呜呼,抗战胜利那前一年,俺爹是营长,娶了个长官的千金怀上了我,鬼子投降那天我来到人间,俺爹就干上了警备团。四九年,党国气数尽,傅作义不忍这千年的古都毁一旦,宁可人失节,也一定不让兵演,俺爹出了城受训整编,俺妈呢,当时也不在身边,是在南京还是武汉,俺现在这个妈也弄不清,战乱,当时战乱。反正今生今世也就没了音讯,俺这个妈,在保定城里读的师范,起初是雇来扶侍俺妈,俺妈没再见。五0年,俺爹就派人把俺送到了青岛,俺妈在临清路小学当了教员,俺爹又接来了俺这个妈的妈,春上我就患上了小儿瘫。俺爹在天律外军营里,投诚军官,正受审干,等赶来,什么都已晚。唉!

   等俺爹退了役来到青岛。这个妈才成了俺妈。老伙计,你不知道,俺这妈真是亲妈,她是不是觉著我生了病,是她的过失,她这辈子……和俺爹一共生活了才五年,五三年俺爹分到了青岛,同来的还有一个人,也是个团长,都在山东大学。起初那几年,也还顺利平安,五七年怀了俺妹,五八年春上,俺爹被派出所叫去谈谈,一谈二十年,后来连死活都不知道。俺妹这辈就见了俺爹一面,七八年,俺哥来了电报,说俺爹回到了洛阳,……就那一面。俺爹失了踪,你说俺妈干什么?在交通x队拉地排车,一拉二十年……到了胡跃邦平反,俺妹才从乡下回来接了俺妈的班,俺爹被关在许昌,连刑都没判,你知为嘛?俺爹当团长,一个地痞吸大烟,没钱,去抢了当铺,杀了人,俺爹就把他送了军罚处,这个人被枪决了,后来这家人评了贫民,就非咬著俺爹把残杀贫下中农,是阶级报负犯……案子到了检,检查员觉著胡闹,瞎办,可也不敢马上抗诉,拖来拖去调走了检查官,把俺爹暂压许昌,放人时都找不著案卷,查来查去,竟然是退了检的无头案。我操他八辈的娘!共产党!他眼一转,四下看看,已湿润了眼……

   王在京能向我说这些,是因他哥来了信,得叫我看,头一封信,我打开一看,好怪怪,光是那在京吾弟的,“京”字,我就摹写了年半,那一个点,顺笔下,逆锋回转,收笔处是又收又提又提又收结的干练,那一横,平里又有变,笔落处自有蚕头,笔行间造成变化多端……我是又惊又羡,顺口说了句:“王贤弟,你说你是王铎后人,我并不信,你哥这信,虽不是个科学证明,我却信,真信”!

   “你说俺哥的字写得好”?大侠眸子里飞扬出尽是神彩,脑门上那些大疤小疤都格外地闪亮。

   “不是一般的好,我不懂字,不敢妄加评论”。这好像就是在说王在京自己的手笔,他兴奋得飞起来似的。不光是牛肉干,鱼片,茶,他翻出了枕头,扒去一层层包皮,拿出了一本宝贝像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