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四大恶囊——孟庆秦]
孙丰文集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大恶囊——孟庆秦

山东的“六四犯”(2)

仅以此书献给《六四》

孙丰

   【大纪元6月9日讯】

一、老孟很让人嫌

   这孟庆秦是正宗反革命凶犯,共和国最凶恶的敌人,他有多么的凶?第一件:他不怕铐子铐,警察恨他,把铐牙砸到最小,很多人因这一招而废了手臂。咱老孟可不惧,那铐子在他手脖子上还上下打晃。就那两只“贼光闪闪”的眼,还算健全,打眼一瞄,身上怕找不出什么部件能添到“正常”栏里,要不背驼腰弯,可能有一米七稍稍多一点。他是那种风大了怕也能刮上天的角儿--他练的是轻功。

   对他,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不喜欢,而是反革命群加上那些“打砸抢”犯,或者再加上人民政府的科长队长们,没人喜欢。头一件就是夜里的鼾,老孟的鼾:初起于袅袅亭亭温柔乡小道间,先是谦虚谨慎渐入佳境,吭哧吭哧两声炸雷,跟下是老母鸡咯、咯、咯时断时续报告下蛋然后复归于平静,半分钟间隔,蛐蛐再叫如是循环。他入伙梁山当晚,一个小干柴老汉竟战败二十多条反革命犯,整夜无人能入眠。

   那天,西北风吱悠吱悠地喊,小雪蛋儿满天价旋一看,心就寒,中午打饭,两个法警把个纸扎的人夹在中间,也亏他们这一夹,要不,那小老儿还不飞上天!陈兰涛说了一句:就这,也能若乱子闯祸?准是饭没讨到,摸狗偷了鸡蛋。没成想,下午三点半,这老柴干老棺材样子竟到了咱三楼聚义厅梁山,头带的帽子出自民国初年,顶如土耳其凹凹扁扁,两边与日本兵猪耳乎扇,额上还有两圆毛皮中间露眼。咳声不断,左右开弓手背擦了鼻水一律袖上抹抹,脱下破皮袄,里边是件扣子斜在右边的,那站领夹克衫,斯大林的卫队长常穿,你问他,他是一缩脖子三挤眼,你问了半天也不缕清他嗓眼里挤出的是什么。

   就这派头还做反革命?这你也孬觉新鲜,咱的“党”,温暖无边!要裁培你,你就一定能被成全,名成功就等二年,咱们到了潍坊监狱再来看,更精彩更艺术的反革命才能露脸。

   晚上,科长把全部反革命们唤来,叫他自己先读了法院判决,又逼著他谈谈个人小传,咱们终于明白了这位“兵马桶”,或“虱子不咬”的反革命分子事出哪端:孟老汉哈尔滨美术工厂的设计员,毕业工艺美专,除了比著三角板画直线,直角,连摸著那三角板的圆孔画圆他也画不圆,三年里没有一幅作品,觉不觉没脸,看不出,就辞了设计室去烧火取暖,取暖工的职务却是设计员。初到工厂时脸还光灿,女孩子们还当成奇货挑选,他结了婚,有一个女儿,女儿咋样他没说,只说他女儿的女儿很水灵很光鲜。人没本事,那脾气却绝非等闲,孩子生下半年他们就不再理连,各奔了东西他从此形只影单,退了休,到烟台,弄了九平米的房间,一个人倒也凑合。平日里钓鱼,破烂市场转,日头一天挨一天,数来数去,他也觉烦,时不时心血来了潮,他就乱涂胡诌往报纸杂志投稿件,他是想六十年不鸣,到第六十一年就能惊人间。据他自己说:一回也没发表,一次也未约谈。八九民运风火连成了片,烟台小城就两所大学,也游行静坐与北京配合,七月的一天,报社来了三个人找他约谈,问他从哪年开始写稿子,一共多少篇?多少诗歌多少散文,他们要看一看,新来的总编说这里头还真有有价值的,有灵光有妙句可以挑挑选选集结出版,以鼓励像他这样的业余创作者,他高兴的非同小可,又是搬橙又是递烟,“编辑们”嫌屋小,又脏,就到车上去等,他翻了陈芝麻,倒了烂芥药,终于找到手稿十几篇,递给小车上的编辑们,因为太激动,又想待人恭敬,手也就直颤。人家说两三天一定约他去报馆细磋详谈。这三天他可是手舞足蹈,心跳,蹶著半斤小腚直颠;去说给外甥们,舅舅名成晚年;亲朋好友来祝贺,光酒就喝了两遍。第四天,小汽车果然到,说接他去报社见总编,外甥们还直按著他的手不肯散。一路无言,小车并没到报社,也没见总编,他去的那地方叫烟台市公安局一科,桌子上就放著他翻出的稿子十几篇。人家说经了专家鉴定寄到山东师范大学的一封反党黑信是他所干,叫他坦白争取从宽。从夏天审到严寒,他就是不认酒钱,先是不让他抽烟,又是不让他睡觉,后来冷了天,就把他捆在当院的老槐树上,脚丫任著风吹冰寒,只一夜,他就要啥说啥供认不讳终于结了案。有期徒刑不太长——才十年。这老孟头怕科长不信,说著说著就解鞋脱袜让人看。

   科长猛不丁一声断喊:孟庆秦你少狡辩,这是什么地方,你也不睁眼看看,这是监狱,无产阶的专政机关,你想干什么,你想翻案?!你意为科学鉴定是什么?你不承认就拿你没办法?你攻击政府虐待,刑讯你想干什么?你给我站出来,低头!今天夜里你就到厕所去站著,好好的考虑一夜,是认罪伏法还是抗拒改造,何去何从你自己掂掂明天咱再说。”科长又转身对著大家:“找时间把你们思想转变经验向他多谈谈。共同进步,共同认罪,共同告别罪恶昨天。这是入监教育,刚来呢,思想不通,有情可愿,不切实的幻想,经过学习,孟庆%K7氐木跷蚧嵋蔡岣撸簿投艋孟耄崛献锘岱ㄕ」饷髅魈臁!笨瞥に低暌簿妥吡恕

   多了这个孟庆秦,监室的空气污浊了九分,觉要少睡七成,反革命生活的艺术品味就减了一半。

二、在这里,老孟名唤“木乃……什么?”

   在北墅那刹,他还不叫“四大恶囊”,而叫“木乃……什么来”?这名字是王在京所赠,王在京口迟,一连说了好几个木乃木乃木乃……却没说出那个“伊”来--;这就成了名言,伴了孟老汉三年。

   一扯上这王在京,他故事多人又出名门,咱就得提前略略作个交待,为方便以后的了解。这“在京”,让人一听就知他出生北京,不过他初来人世,那时侯还叫北平,他自言是将门,却非虎子,要不是无腿,他自认也是一路英雄,就岂止虎子。往上再追他家三百年间代代有名人,祖上也曾经理过大清中堂照过咱中华:又是书坛大家——王铎。是他的祖先不会假,是那一辈他自己也得先去查查。若照了咱毛主席的教导,这王在京从骨子里就必然反党反社会主义,他怎么能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他爹出身保定陆军军校,在傅作义那里干了警备团的,王在京自已说他爹是国军少将,七八年从监狱里放出来没有几天,就封补了洛阳市政协委员,他妈率领了儿女孙儿一群去了洛阳,探望二十年音讯全无的夫君,老军人,紧蹙眉头攥双拳,看著虎头虎脑的次子没有双腿,泪不轻弹也得弹!往事如潮如梦一齐涌翻,就这么一步蹬了天。

   不幸事又在儿身重演,就在作者出逃前,王在京一瞪眼也就结束了他的传奇归了西天,把他的事一一介绍是作者曾经的承诺。

   可科长说他牛皮哄哄,档案上记著他爹只是上校。王在京还柱著小板澄,手一支屁股一颠沿街要饭那些年,他就说他爹是少将反革命犯,他也不知老父在不在人间。那是五八年,派出所的警察叫他去谈谈,一去至今就无了音讯……

   这老孟头天生的古怪脾性,动不动就翻脸,一翻脸就芝麻谷子非要往外翻,非把人家的老底揭穿。那是个周六,这周六晚,可以晚睡第二天可以睡到九点,而且警察也不及时入监,只在十时左右进来巡视一转,这是一周里可以放纵的一晚,床上放了电视,我们有坐了小橙看,也有人躺床上吸烟想心事……

   屏幕上齐奥塞斯库两口子正向他们党大会的代表们招手致意,还是那既往的神情,不可一世,志得意满,我心里想,这小子怎么还这么嚣张,独不见罗国的人民起来争自由要人权。

   右首的王在京可就恨急了眼,擎起他那拐杖代了“步枪”瞄准了“老齐”,舌头“咕咕咕”来了个连发,后边还跟著两个单点:“嘎”!“嘎”!大果子近视眼隔了老孟总坐最前,要起身,头一晃,老王击毙了齐奥塞斯库,正要抽回那“枪”,那拐棍前的胶垫就碰在了大果子的右耳,这眼镜不劲一挂,大果子一把没抓住就掉到脚下,他一急,又看不见,眼镜踩了个稀烂,这眼镜,是大果子的命,他可急红了眼,一蹦、一翻,照著王在京就是一个跛脚,捎带两拳,王在京自知闯了祸,双手抱拳正作揖:“兄弟,兄弟,哥哥我这里有礼了,下回老娘来接见,我让她给你捎上两副……”

   这大果子没了眼镜就是瞎子,那一脚没踢著王在京却把孟庆秦踢了个仰面朝天,满屋的人就哄堂开了怀,前俯后仰笑个没完大果子也知闯了祸,赶紧双手去扶孟老汉,他没了眼镜,两手乱抓,身旁的人要看笑话,一闪,大果子扑了空,一个趔趄,正好与老孟碰了个嘴啃嘴。就又引出一阵哈哈哈哈笑炸了锅。这地上的孟庆秦就又哭又嚎开了骂:王瘸子,王土匪,王鸡巴,王牛皮你若了的乱子让我来挨打(很可能这老孟是真哭了);你看我鼻子这些血,你给我赔!”六十多岁的瘦老汉嘴里崩出个“你赔我”,就让这笑浪接著往上翻,好几个人连喘气都没有时间。原来这大果子一头撞上他的鼻尖,不知那个孔子就血涌如泉,两人的脸一对脸,手一蹭,委实是带花就带上了大红花,可就好看了,二十多个人的笑就如热浪滚翻。王在京又是作揖又是赔不老孟汉那有受这等委屈的心胸,越骂也就越透著新鲜,也就没了深与浅,:“你扯牛皮吹牛蛋,你爸是上校你偏吹少将,你不要脸,到明天我把你拿枪的事报告x科长,叫你过堂上上电……”

   这可就戳上了王在京的心病,创伤,家仇……那张四方大脸就收了惭愧变成紫茄子……下颌的肉团直哆嗦……暴风雨就要来了!他右手就又去摸拐,有一枝正插在床孔里他拿不出来,那一支就被大果子摔成了两段……心里的火胸中的怨对共产党的仇恨全涌上脸,他这一怒不打紧,口迟病也就跟著犯了:你个老该死的……的……偷著捣卖粮票的孟混蛋,你个“兵马桶”,木乃木乃……木乃……木乃什么来?……”看看谁是海燕……海燕来了:陈兰涛眼疾手也不慢,抓了王在京就往厕所里又拉又劝,两个人推推搡搡进进退退到了厕所北边窗口下,王在京终于象破了皮球喷出了那个——“伊”来;还跟了句:“木乃伊——我可把你想起想起来了”。这“伊”字来的太晚,晃若是隔世,满屋的人就又一次哄了然,笑声冲上南斗,裂了天。这一笑把个孟老汉也给感染,王在京前语不搭后言自己先憋不住,就一齐开怀,重又握手言欢。苦了的是大果子,也别说,差不多一个月,打饭,提水,整卫生,连监狱那豆腐块被窝,全免。从此后孟庆秦就叫上了“木乃……什么?”。

   我们说过人类不能没有艺术,地狱里的人也得自嘲、找乐子,在我们人类里,有胖有瘦有高有矮有善有恶有赖有勤有干净有恶囊,就是没有这革命与反革命。

   在北墅三年,孟庆秦的鼾声叫人真怕,还有一件,就是脏。不过这北墅的人却没给他起上四大恶囊,可见比著潍坊是略逊了一筹。他有多脏?咱讲件小事读者自己品品:北墅每个星六上午,队长得集合了我们去洗澡,是个盆溏,能溶下十几个人,差不多就总是分两批,孟庆秦也就躜了这个孔子有半年。有一回科长不知怎么来了革命警惕,突然,是自言自语还是向人发问:“对,我怎么没记得带过孟庆秦呢”?跟著就撂下了队伍去喊孟庆秦,孟庆秦听科长喊只得出来,科长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