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孙丰文集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孙丰: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贫官的最大爱护
   
    ----与共产党高层,与中纪委的对话
   
   中纪委吴官正及吴官正的接替者

   
   我说你们的纪检就是腐败的保护伞和催生剂,为什么呢?请看你们自己的报导--“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爆炸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爆炸罪判处陈志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爆炸罪判处陈常兵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从你们的法律来说像是终结了,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这个认定里还含着“难道财产不是物质的吗?难道物质是没有痕迹的吗?难道痕迹不可侦察吗?这些财产能来无影去无踪?到底是共产党不叫它明,还是它明不了明不下去?这一“巨额财产”既是“巨额”就是明的,能明可明的,来源不明就是不想叫它明,不让它明。这一不明就割断了多了线,封住了多少口,有多少段义和就可以继续情妇下去,贪脏下去,巨额财产不明下去……哇、哇……那真是无限风光就在一颗脑袋落地中!再看--
   
   “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查明,被捕前任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的段义和自2000年以来与被害人柳海平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期间,柳海平要求段义和为自己购买了房屋,为多名亲属安排了工作,后柳海平仍不断向段义和索要钱财等,段义和逐渐对其厌烦而又难以摆脱”。
   
   判决书认定的是:“ 段义和以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身份才与柳海平建立不正当关系,并保持着的--柳海平是“不断向段义和索要钱财”,那么对这些行为为什么不追下去--段义和不是从天降下的一个人大主人,他是从个办事员一蹬一蹬一格一格爬上来的,每个关口,每个台阶是怎么爬的?他能养二奶拿百姓的血汗为二奶吴房买车子,还挂警牌,在其他方面他能一杯清茶两袖风?他只有一个情妇,只在这一事上犯罪?那他那来源不明的财产又做何解释?那面里千丝了多少个段义和,又万缕了多少百姓的血和泪?不是说不管地位多高职位多大见了腐败就打还缀上句决不手软吗?我要喊:割下一个段义和的脑保了多少段二和三和的头!其实这段义和案发正好给山东、济南深水黑洞送上线索,真要反腐败那就顺藤摸呗,让那巨额“不明”那么一明啊,还不得窝连窝,窝窝连成团,团到政治局里去?一个脑袋断,多少贪官多少二奶就到了那解放区,处处皆是明朗的天……可老百姓呢,你就吃点苦,受点罪,上着点访,坐着那无天日的牢奏合着往下挨日子吧!
   
   再看--“自2007年2月以来,段义和与其侄女婿陈志多次密谋,最终确定以爆炸方法将柳海平杀死。段义和向陈志提供了柳海平的工作单位、住宅地址以及照片、家门钥匙、汽车遥控器等物品。陈志向廉德金(另案处理)索要了2公斤硝铵炸药和5枚雷管,又找到济南“利达”汽修厂业主陈常兵帮助实施犯罪。陈志、陈常兵共谋后,利用各自的技术共同制造了遥控爆炸装置,并经两次试验,均试爆成功”。
   
   一个副省级大官和一个刑警副队长能去密谋杀人,而且还真一杀成了,惊了天动了地。试问他们就只把这点聪明往情妇翻脸上用?在别的事上就规规矩矩,没动歪心?须知:刑警副队长不是正天躺那里睡觉的,他是办案的,他办的那些案就不掺杂上他为他叔丈人办这案的技术?这个刑警副队长经手办的案子它要不冤情连连那才怪着呢?可线索出来了,顺着往下摸呀,不!为什么不呢?要一摸呀,咱那伟大的党就成残忍的兽,光荣的党就成冤案加工厂,那正确的党就成恐怖主义的二朗山。
   
   其实段义和案的出现真真是一个缺口,你去找去查吧,人情面子怪棘手,他是送上门来,你只要把笔往他手里一塞,拿一垒案纸往他眼前一放,嗓门连震天都不须,只须说:犯下的事你给我乖乖地写一来,那还不是屎克螂一串一串的往外拽,往四周上下那么一抖,大贪小贪就满地了。逮更大更多的贪官就是手拿把攥的事,可咱胡呀、温呀就到此为止了。
   那上海的陈良宇不只是贪,他还镇压还报负反贪的--比如郑恩宠等,为什么陈良宇案的侦讯就不把他打击报立案呢?感情俺老百姓家就不是人?为什么案中的案不同时审讯,不同时摘清?
   
   那叫做共产党的东西,你就别信,一点也别信,你就别听什么党内民主,逐渐民主,政治局差额选举……它的话你一句也别信。对它,只有一句话:从人类理性里把它彻底的清除,从此再不许这个概念进入实践。为什么要从理性而不说从事实上呢?因为共产党是个理性事实而不是物质事实。
   
   段义和案子里还不知案包案、案连案、案串案了多少案子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