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孙丰文集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孙丰:“以人为本”是“阳谋”
   
   ----对《十七大政治报告初稿》批判
   
   毛泽东反右是一种“谋”,谋说的是主观用心,就是要整人,有打算,借杀鸡来吓所有的猴。整人是他的设计,但他不说,还设着法子引人上当,上当的人上当了,也晚了!才看清毛始皇原来是谋,谋总是预先的,所以属阴,阴即先藏着掖着,并引诱。毛自调侃为“阳谋”,其实已暗含了“我不是君子,我就是坏蛋,就是想整人,你有啥招?”--这是他农村流氓的自招。胡锦涛一伙提出“以人为本”不属于毛始皇一类的预谋,实属个人智慧没上升到分析水平,这帮人不会做分析,所以遇事就胡乱综合,不知“以”与“是”在理性上有本质区别,实践上必引发天壤之别。我是从对实践后果评价上说“以人为本”犯的是“阳谋”错误的。

   官方报载:中共已研拟完成十七大政治报告初稿,将突出“以人为本一个轴心、科学发展与社会和谐两个轮子”,并把维护“公平正义”放到突出位置。我对这个报告的批判从三方面入手:无论以人为本的这个“轴心”,还是科学发展与社会和谐这两个“轮子”,统统是胡说,根本就不成立。我的结论不是妄断,我的上篇文章叫做《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我这个人,只要拿起笔来就是要去证明,证明某个理--因那个理来自综合,需把它拆开一一剖析,才能使其自明。好几个人问我文章的特点,我能说的只是:我的叙述全是分析,当然呈现出清晰的自明性,而大多文章只是在自然地综合。他们的出发点不建立在分析上。就如胡锦涛十七大这“一个轴心两个轮子”吧,全是因没受过分析的训练,任着自然地支配滥竽综合。我批判这《十七大报告初稿》的三个方面是:
   
   一、在“以人为本”背后,还有一个主语,由于此句是省略主语句,使人看不到这个“本”是宾语,“本”就成为事实的客体;狗大欺主,“狗”让你据于“本”吗?
   
   二是科学是有形的,相对的,实验的,是操作活动,因而属于形而下;而“观”呢?是先验的,不能选择的,是关于人生境界的,即如何求至善的,因而是本己的内感的修养问题,属于形而上学。所以“科学发展观”就是文理不通的蹩句。科学是操作性硬件,而观是内在心修养的软件,“科学发展观”就相当于把钢锣丝插在“观”的软帽里。或者是大米粥里煮钢豆的烂把戏。说的难听点是钢D插海蜇B。
   
   第三是:“和谐”说的是模样,它就相当于漂亮、俊美、受看,描述秩序的状态。什么东西的秩序呢?社会的。所以和谐只能修饰社会,不能修饰主义。
   再一点是和谐是果不是因,它需要原因的支撑,它的原因就是正义。只要社会平台的支点是立在人性或正义上,社会平台上的诸力量就非围绕着支点来旋转不可,你想恶也恶不起来,所以社会秩序就必然和谐,根本不须求。把和谐设定为秩序的原因,那可就糟了,那相当于把儿子设定为父母的原因。
   
   本篇只来完成对“以人为本”的批判。
   
   一、这“以人为本”是笔糊涂帐:
   
   在“以人为本”里,人要成为本就必须依靠谓词“以”的恩赐,因为人是“是”自已的本,不是被当成自己的本,因而人也就是社会的本。它不是被“以”才成为本的。这里的差错出在对“是”和“以”混同上。胡锦涛这个提法初出炉时,在下就曾指出这命题错了,我那徐兄弟还批评过我,他认为对“人本”不论怎么提只要提就比不提为好,事过三年半,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丝毫的好转吗?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更严重恶化。所以“以人为本”这个提法是个严重错误,不只是本末颠倒,而且是变主为奴,是狗大欺主。对这个问题的揭示很容易,一看就明白:
   
   胡锦涛命题的错误就是把“是”偷梁换柱成“以”。
   
   人是“是”自己的也是社会的本,这是一个判断命题;
   
   而“以人为本”是一个祈施命题。
   
   各位注意:在“以”前有一个主语,这是省略句式把主语省去了。“以”是行为,不能自身发生,它是那能“以”者的“以”,“以”者就是主语,因而就是主体,在这里做为“本”的人只是宾词,待依靠主语把它放在“本”的位置上。它再“本”也低于主语,也是被支配。这个命题在胡锦涛时代被提出来是鉴于两点:一是国内的人权状况带来的危机,社会失去秩序;二是国际社会的压力,特别是联合国两公约的压力。胡时代是为维系秩序寻找借口而采纳它的。而他之所以说“以人为本”而不说“人是社会的根本”,不像毛泽东反右那样是出于明确的预谋,他是被动的、盲动的,是被形势推着走。他们在理性的进化上还未达到对“是”与“以”做出理性辨别的水平,不知“人‘是’社会的本”是个判断命题,“是”做为判断联项就从根本上摆正人与社会的关系;而“‘以’人为本”是祈施命题,便颠倒了人与社会的关系--是那个能“以”的力量在“以”,那“本”并得不到被“以为本”的机会。他们这样做倒不是出于预谋。那八九条汉子(中常委)玩“阳谋”老辣有余,办真事却就成事不足了。他们根本就不懂“是”做为判断联项在理性活动中的地位,它的功能是揭示,能暴露事物联系的本质,具有普遍有效性,指出的是事实的真值,能保证社会平台被支到人性上。而“以”是主谓句,它的功能不是揭示,而是施予,隐含着一个高于人本的主动力,一进入实践,这个力量就因处在“以”的地位而自行替代了“本”。
   
   这两种句型在实践中所起的根本不是一种作用,人“是”社会的本是由于人的自身,它揭示了社会对人的从属关系--只要人存在了,就非与周围环境发生互相作用不可,互作用就非发生对脑物质组织的刺激不可,刺激就非留下痕迹--造成条件反射不可--一条件反射人就非形成意识机能不可。只要有意识机能的存在物存在了,世界就非是联系的不可--社会就是由联系所造成并用为调整联系的职能。它根据什么来调整呢?它由什么所造成就以什么东西的本性来做调整的准则--社会没有丝毫任意的权力。而“‘以’人为本”却是依靠了一个能“以”的力量来“以”的,那能“以”的只能是主语,即便不出于故意,它也是主动者,主宰者。要害是“本”在句子里是宾语,宾客在什么位置上不全凭主语的按排吗。
   
   共产党和胡锦涛说“以”人为本,在“以”这个概念之前隐含的主语力量是什么呢?从逻辑上分析是社会,但事实上社会归共产党领导(这已明文在宪),所以即使“以人为本”也是共产党来“以”,它“以不以”人为本,本是什么,处何地位,怎么个“以”法,还不全凭共产党那张嘴说横就横,说竖就竖,说党的关怀与温暖就是老虎橙加电棍,我们又有啥尿?他们东抓人西捕人,咱不是拿它没办法吗?任何事物的本与末都不是“以”来的,而属于事物自身的联系,是不是本是个本己问题,只可做判断,不能下命令,人只能用诚恳和正派去求证--知所先后才能接近真理。
   
   你孙丰既反对“以人为本”,那这个思想怎么来表达?
   
   其实西方发生的是--人本主义进程,“人本主义”与“以人为本”差别可大啦。
   
   《网路文摘》的老板徐某人那套理论叫《新人本主义》,不叫“新以人为本主义”,人是自己的本乃永恒命题,长新不衰,不须加新字,但加了也无妨。徐某人那套人本主义在立论上是完全站住脚的。他那套玩意不叫“以人为本”。
   
   其实宪法不需要写这句话,只要在总纲里写上“人人生而自由,权力不能让渡”什么问题也都一了百了了。凡违背“人人生而自由”的话,咱统统把它赶出宪法。
   
   “人人生而自由”就是人类公法!人类的总宪章!是一切国家宪法是否合法的总根据,所有的内政都得在这个“公政”之下取得合法性
   
   我的叙述的每一句话都有证明来支持。共产党若不服咱过过招。

此文于2007年08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