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党要“形象”干鸟用?]
孙丰文集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人类存在必然导致的是社会,不是主义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阻得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就是(社会)主义
·先生,别忘了“民”是先社会的!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
·政党不是幼儿园里扮家家(2)
·致“中国纠风工作会议”
·广州“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2)
·问俞可平:中国人不是类中的吗?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绿灯(3)
·中共“纠风会议”是继续腐败的动员令!
·共产党是中国社会腐败的生产线。
·公平和正义乃是天然,决非人造!
·就砖窖黑奴案的严正声明
·不能让童奴案不了了之
·孙维邦不接受范似东这述说
·这个题目很腻歪,我很委屈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
·《刘国凯,你得回答--》答辩两贴
·刘国凯,你得回答--
·徐水良,接刀!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区分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
·回黄鐘:制度是人建,民主却是生命的独立性,独立性不是人建
·“民”是意识形态修饰事实吗?
·陈良宇哪有什么堕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要“形象”干鸟用?

   孙丰:党要“形象” 干鸟用?
   
   《人民日报》7月29日文章说:“中央对陈良宇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检查,得到了社会各界干部群众的支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陈良宇的严重违纪问题得到查实。从已公布的违纪事实看,无论是滥用职权,还是为不法企业主提供帮助;无论是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还是以权谋私获取非法利益,乃至道德败坏搞权色交易等,都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不仅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也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孙丰向 “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这句话发出更严重的质问:

   
   党要“形象”干鸟用?
   
   难道党的“形象”能比“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失”还损失吗?难道党的形象比那些丢了儿子的父母们还更沉重,还更悲痛?比找不着下落的那一千多童工的生命还更凄惨吗?
   
   什么是形象呢?答曰:长的模样就是形象。
   
   究竟是人命重要还是人长的模样重要?
   
   对“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加以日常的翻译就是:人的生命还不如相片上的模样重要!这共产也真会放些花花肠子屁!缺德加冒烟!
   
   党的形象能比被抢了地、毁了房、污染了环境而赶出家门不得归的那些无依无靠,无宿无着的兄弟姊妹们的生命还值钱?还金贵?照这样,等咱们铲掉了这共产恶党,非把胡阿涛拉上审判台咱来问问他:他是要命还是要形象?叫他保卫保卫他那恶党的形象给世人看看,立个标,做个模。
   
   还不就是因党要“形象”,所以党才不问路上有多少冻死骨?大小中南海里洒肉臭几多吗?!还不是就因党要“形象”,所以党才不问青红还是皂白,只要妨得着它要的稳定压倒一切,就先斩后奏,决不手软!--好像在害人、整人、杀无赦上共产党的手还软过似的。
   
   难道还不是出于维护党的形象这陈良宇才从上海的小瘪三一路走来爬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位置上?要不是为维护党的形象,他早就被逮捕归案打劳改了!还不是为了维护党的形象,党设在上海的分店才把揭发他犯罪事实的良心律师郑恩宠抓将起来投入大牢?还不是为党的形象才去保护党在上海的这个狼肝狐肺、蝎心蛇肠的最高也最大的代表陈良宇才对东八块上访户大打出手的吗?不为党的形象党在上海的代表能把小K周正毅、毛玉萍夫妇保护起来?
   
   胡锦涛呀胡锦涛,这可是你们中纪委用黑字写在白纸上的报告:
   
   “陈良宇在担任上海市黄浦区区长、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期间,滥用职权,支持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贷给不法企业主和有关公司巨额社保基金,危害社保基金安全;为不法企业主收购国有公司股权提供帮助,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利用职权在项目审批、资金安排、招商合作、土地规划、职务升迁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本人或家人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以权谋私,帮助亲属在经营活动中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玩弄女性,搞权色交易;包庇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
   
   这可是你胡阿涛,你们共产党自己的承认--陈良宇从来就没干过好事!
   
   党的伟大干部陈良宇从没干过好事--这可不是我们异议阵营也不是国际反共势力的造谣污蔑吧?!把这么一个从一开始就不干好事的恶棍、坏蛋抬举到国家领导人的位置上的是谁?是国民党反动派?是“亡你们”之心不死的美帝国主义和国际反动派?是坚持反共的右派?是地、富、反、坏?还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共产党单凡能有一点人性,知点羞耻,也不至于把这么一个坏种拉把到如此高的地位。共产党单凡有点人味也不至于全弄些贪污犯、权色交易犯,二奶三奶……来执政为民呀!地痞陈良宇能攀据到十四亿人众中的第十来把虎皮椅的高位上去,所证明的不是别的,就是共产党是古今中外人类史上最反动、最腐朽、最无耻、最野蛮最不讲理的匪帮!--这陈良宇不是像变魔术那样一下子就冒出在政治局的宝殿里,他是从一个几斤重的肉肉蛋一天天长到一百五十斤,六十来个生日的,是从小不点的芝麻官一步步被拉扯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位的,这除了证明所有拉把他的人都是与他一样,甚至比他更贪更婪更色更霸更恶的恶棍,比他更瘪的瘪三,比他更坏更滑的坏蛋还能证明什么呢?除了证明他的行为是集了他身置其中的那个党的党性的大成还能证明什么呢?陈良宇能在共产党里谋到这么高的位置这个事实本身除了证明共产党的党性就是陈良宇所表现出的品质性还能证明什么呢?专横霸扈的陈良宇能在共产党里畅通无阻扶遥直上,除了证明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就是欺压百姓性,就是迫害民众性,就是掠夺上瘾性还能证明什么呢?除了证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是恃强凌弱,就是欺男霸女,就是不要天意,就是不讲公理,就是专讲混理加暴力,证明他们全是些吃国民肉喝国民血还不吐骨头的狼、虫、豺、豹,蝎、蛇……还能证明什么呢?除了证明这共产党从根(不,不仅是根而是从它的种子上)到稍整个的就是人类文化的一个大毒瘤还能证明什么呢?……在共产党的大池里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条不起眼的小泥鳅成长为翻江倒海祸国殃民的南霸天,除了证明共产党就是个大恶大毒的黑社会还能证明什么呢?除了证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全是狼奶毒菌,就是强盗培养液还能证明什么呢?
   
   就因共产党把自身的形象看的高于一切,它的全部方针、活动才都是为确保它的形象的伟大、光荣、正确。所以它必然地排斥和拒绝真相,那个陈良宇到底什么品质什么样?这是一个真相,围绕在陈良宇左右上下的那些人什么品质什么样?这又是一个更大因而也更综合更复杂的真相,这真相一旦被“求真务实”,党的形象就从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变成了代表最贪得无厌的吸血虫,从代表最先进文化变成了代表最腐朽最荒淫的垃圾……人们就知道“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只是用来阻挡真相揭露的挡箭牌,是镇压一切胆敢暴露真相的人的八卦拳,“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是现时代的指鹿为马……
   
   远的不说就咱只看山西童奴案吧:为什么不能调查个水落石出?为什么胡、温不能坚持他们第一时间的反应立场,不仅偷梁换柱地改变了事件的性质,而且竟使事情不了了之,让一千多儿童的爷娘望眼欲穿、肠断肝裂……难道这水落不下这石露不出?不!就因为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党的形个象,真相的揭露就不是只对着张富顺、于幼军了,而是直逼胡锦涛,直捣共产党老窠,所以他们宁可去听那一千多儿童下落不明的震天恸地,也不肯去清理真相以免“摸黑”党的形象,只能让惊天大案草草收场。
   
   我能写出如此深刻如此系统的理论,但我很随意地就在互联网上喊出:共产党我操你八辈祖宗!就因为我只有良心,只有正义,不计形象!我要操一切恶棍、操一切欺压老百姓的贪官污吏们的八辈祖宗,这就是我的形象,最真实的形象……因为我的国家不是民主政权,我,我们的血再热意再诚心再正都无力能通过合法的程式来争取自己的权益,不能去援助那些正陷水深火热的同胞,更不能去救助那些因有良心而被共产党押在大牢乃至夺去生命的同好。除了骂我们又能有什么呢?指责我极端也好,缺教养也好,随你说去,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早一天把共产贼党掀倒推翻,把这伙害人的虫豺推上审判台,重建我中华旧山河,再造我千年承传的日用人伦!
   
   为什么说“损害党的形象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影响”就是社会不公的根源呢?
   
   因为“损害党的形象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影响”这个立论就为全社会制定了一个伦理的根据,使全体国民的行为都以此为准则,一切官员就只对此负责,不对人命负责。伤的人再多再凄惨拿在党的形象这个伦理原则面前一比较,都是小菜一碟。可是在咱们来到世界的那一刻就带着伦理的根据呀,虽然那时的人还不知什么是理,可伦理的根据是天然的和不能抗的,只是人在环境世界里被规定成懂理的能力之后才能感知自己和才能把握到这个根据,才能去伦理。必须清楚:人去伦理不是去创建伦理的根据。人自己就是这个根据,所以人所伦的理是时时可以更换的--就像邓小平更换了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是纲,其他都是目,纲举目张”,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更换毛泽东的“阳谋”为他的“反对资产阶役自由化”。但是伦理的根是永远不能更换,一换了根,社会陷进灾难就势在难免。人的全部行为都从根出发,都是这个根据的实现,所以它只能是个人之性性之真: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予人”。在这里,它是在自己的生命的充分实现与别人的生命的充分实现的一致性,相共性,这个根一旦被动摇,就是今日的中国的面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