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上访维权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为反对拆毁北京古都,为反对强行拆除住房,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的维权文章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杨子立:母亲
·请为冤民鼓与呼!
·唐柏桥:杨佳是千年一出起义英雄
·0.4%的人占有70%的财富 贫富分化急遽加大的危险
·老北京拆没了
·叶国柱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
·中国弱势群体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2011徐永海维权
终极论
·终极论——前言: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终极论——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终极论——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就脑与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
·终极论——前言: 
·终极论——前言: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裸露胸膛的女纤夫
·秦永敏: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付月华被西城法院扣押30多小时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1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2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3照片)
·付月华的维权之路何其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3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圣经中关于申诉的话
·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为被关拘留所里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著名民主人高洪明照片
·纪念人民艺术家白玉霜逝世70周年
·被刑拘前的王永红、于艳华在公民聚餐中(图)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放夏俊峰,让中华民族保留一滴优秀男儿的热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 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一文有感
   
   徐永海(北京)
   

   
   在1998年,一个朋友把一份杨建利的《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送给了我。是谁给我的,我的印象已不深了,这已经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但是这篇演讲稿我还一直记得,没有忘记,近来在网上再次读到这篇演讲稿,有些感想,愿意与大家交流。
   
   杨建利的演讲是在1998年10月的波兰华沙,是在中国政府签署联合国《公民暨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十天后。当时中国正处于一个被称做“小阳春”的时期,政治上有一些宽松的气氛。在演讲稿中,杨建利谈到了这几件事:
   
   一、谈到了自由工会运动。他写到:“今年初,自由工会运动在中国兴起。在北京,上海,吉林,山西,江西,山东,湖北,广东,安徽,湖南等省市都组织了重要活动。”
   
   二、谈到了组党运动。他写到:“今年六月,浙江的民运人士……他们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备会,直接公开地向浙江当局申请注册中国民主党。随后,山东,辽宁,北京,吉林,湖北等地的人权民运人士纷纷跟进,申请注册民主党。”
   
   三、谈到了几个呼吁书活动。他写到:“继1994年发出《人权呼吁》要求当局停止钳制言论自由,1995年(联合国宽容年),发出《呼吁宽容书》敦促朝野用和平和宽容的原则处理政治与社会问题和冲突,1996年发出《为贫穷百姓说几句话》要求全社会关注社会公正问题后,于上个月底推出两个意涵更广,意义更深的宣言《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和《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四、谈到了参选活动。他写到“按照中国的选举法律规定,基层人民代表将在今明两年换届。北京的部份民运人士公开组成竞选班子,准备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可以说,民运人士在北京刚刚开始的竞选活动是1980年竞选运动的再生。”
   
   杨建利谈到的这几个事情,除第一件我没有接触外,其他的三件我都接触了。如组党运动,在北京后来因组党而坐牢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何德普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也为他们做过一些事情。如呼吁书活动,其中的《为贫穷百姓说几句话》就是我和刘凤钢、高峰所写。如参选活动,在北京主要参选人何德普、高洪明、王志新,我都曾为他们助选,在助选时我还曾被打(见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参选新闻第十一号)。
   
   1998年我在看到杨建利的这篇演讲稿后很是高兴。尤其是看到他在演讲稿中还谈到了我和刘凤钢、高峰所写的《为贫穷百姓说几句话》更是高兴。只是杨建利把时间搞得错后了一年,我们这篇呼吁书是写于1995年5月,在呼吁书发表完我就被抓,后被劳动教养2年。
   
   在1995年初,也出现了一个类似“小阳春”的时期,民间运动比较活跃。除了《呼吁宽容书》外、还有王丹牵头的《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以及要求取消劳动教养、收容审查等等呼吁书。在这些呼吁书中,除了王丹牵头的《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与老百姓的基本人权有关外,其他的与普通老百姓关系都不大。为了引起更多的朋友关注老百姓的事情上,我们写了《为贫穷百姓说几句话》。
   
   在中国的民间活动中,可以说存在着两个部分,一个是以“知识分子”为主的“政治民主运动”,高举“民主、自由、人权”,人数不多,但是被抓的不少,影响也比较大。另一个是以上访人员为主的“上访维权运动”,人数很多,被抓的很少(只在近几年有很多人被抓),影响不大(只在近几年有较大的影响)。如在“西单墙”时候,就有很多上访维权人员,着名的有傅月华、杨英环等。
   
   在中国的社会进步中,“上访维权运动”是起着重要作用的,文革后(包括西单墙)大量的上访活动,使得中共大量地平反冤假错案,使得之后很难再出现“文革现象”——那样地任意整人、那样的社会气氛。在中国的几千年历史中,这样地任意整人、这样的社会气氛就一直就存在着,可以说文革后的“上访维权运动”加速了这种“不文明”历史的尽快结束。
   
   近些年来,在中国的城市拆迁中、农村占地中、企业转型中,一些贪官、奸商肆无忌惮地侵害着老百姓的权益,为了维护自己的基本生存权益,一些老百姓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维权的道路,出现了一个新的上访维权运动。从2003年、2004年开始,上访维权运动已经引起了整个社会的重视。
   
   上访维权运动是老百姓的运动,上访者大多是社会的最下层,是最弱势的群体,他们要维护的仅仅他们自己的、很具体的利益。通过上访,他们个人的、具体的问题解决了,就是他们最大的胜利。他们不会提出什么政治要求、政治口号,他们也不应该提出什么政治要求、政治口号。我们应该关心他们,帮助他们,不是帮助他们去提出什么政治要求、政治口号,而是关心、帮助他们具体的维权要求,帮助他们维护在城市拆迁中、农村占地中、企业转型中具体的权益。
   
   在1998年,在看到杨建利的《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稿》后,就很想写一篇东西,就很想与杨建利交流。希望朋友们,尤其是海外的朋友们能为贫穷的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能为上访维权者多做一些事情,帮助上访维权者更好地上访维权。“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4:18-19)。
   
   严正学是我的好朋友,是维权运动的一个重要人物。在我家有基督教家庭聚会时,曾时常来我家参加我们的聚会,曾有一次我们的聚会还搬到他家。后来严正学曾去了一次美国,回来说杨建利也是基督徒,在他家也有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我就更想与杨建利弟兄交流了。后来杨建利弟兄回国坐牢了,后来我也坐牢了。我后来出狱了,杨建利弟兄后来也出狱,他曾留在国内一段时间,但是我一直没有得到机会见到杨建利弟兄。现在写了这篇文章也算是一次交流,一次交通吧。
   
   2007年10月20日
   --------------------------
   原载《议报》第32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