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热血汉奸吴三桂
·热汉”分裂恰那研究中心“成立发刊词
·反共必须反华
·逐条对照邪教特征,中共才是的真正邪教!
·汉奸的好儿子--杨振宁教授
·新版“革命歌曲”!
·汉奸颂
·Fight fiendish CCP with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反驳核武粪青对台叫嚣?
·和网特先生或女士谈心之一:我对flg的“有病不用看”的思考!
·我的自白书兼答网特授予我“土鳖流氓”的光荣称号!
·到底是谁对不起那些热血青年?
·壮哉雄哉,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娘,大哥他回来了
·中华民族是个糊涂的民族
·诗朗诵:劣等民族啊,你丫的名字叫支那
·反击博讯言信老粪青对微软先生的攻击
·浅论支那的武术
·再论支那的武术
·不要爱国
·美国和西方列强支持了中共在中国的法西斯独裁专制!
·东欧人民有的是勇气,支那人有的是奴性
·支共是最老练的政党
·俄罗斯居心叵测
·唯有大日本帝国方能救中国
·论支共党文化特点兼驳"汉奸现象"
·驱除汉狗,还我家帮
·应偷老板之命,草就"人民公敌"开刊词
·博讯代有粪青出,一代新粪换旧粪
·诗悼汉奸老前辈大阿伯:
· 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三:驳编辑"一"先生
·几点说明
·博讯征战系列之一:驳粪青"小妖"
·我在博讯发贴的真实目的
·关于中共生化武器(或核武)毁灭美国的个人思考(附原文)
·智力低下的粪青怎和英明神武的汉奸斗
·粪青们想想..你们凭什么恨人日本人?
·"CHINA"你的学名叫"恰那"!
·随便非洲一个小食人部落比china长几千年
·支那这样的垃圾国家能"崛起"吗?
·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国一家的胜利 !!
·分裂支那蓝图构想
·“神诌六号”上天,愚民洗脑高潮
·接受香mm的访问
·归来吧,我的汉奸兄弟姐妹们!
·年年六四,今有六四:纪念爱国愤青君
·由反驳“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信仰上帝”说开去
·支那为何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
·对热汉某智障粪青“请问这里可有华夏子孙”答辩
·给美国政府呼吁严惩赵燕的签名信
·驳大陆人网友的万年渐进式民主论
·中日再来彻底一战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支日再战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诬我为日本人的必定是共特无疑
·东方红,太阳升,支那出了个刘翔。
·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小姐颂
·咏支那博士
·简评李阳的“疯狂英语”
·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size=24][color=red]建议定为“热血汉奸”坛歌!!呵呵!和那个岁月的“革命小将”相比,爱,汉奸们真是惭愧阿!偶们少了太多的血性和正义感(尽管是受愚弄的,但其豪气之干云,怎不让汉奸们自叹弗如阿)[/color][/size]
     
     放开我,妈妈!
     别为孩儿担惊受怕。
     热血汉奸们的战友遍天下,

     “愤青“的造谣、谩骂算得了啥?
     我不愿做绕梁呢喃的乳燕,
     终日徘徊在屋檐下;
     我要在对共匪的战斗中横刀跃马,
     去迎接暴风雨的冲刷!
     
     放开我,妈妈!
     你可还记得哥哥和爸爸,
     为了取得对共匪斗争的胜利,
     二十年前,爸爸牺牲在共匪法西斯的屠刀下,
     民主自由的奠基石呵,
     洒满了反共义士晶莹的血花!
     而今天,在和共匪决战的关键时刻,
     哥哥高举热血汉奸队的大旗,
     却惨死在愤青盲流的造谣、谩骂下,
     为了捍卫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
     他的生命迸射出了光辉的火花!
     
     想一想吧,妈妈,
     活着的人应该干些啥?
     难道父兄的鲜血能够白流?
     难道能够让共匪把热血汉奸们任意屠杀?
     难道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不要捍卫?
     难道能让共匪永无休止的摧残i我们的中华?
     热血汉奸们从来不在困难面前低头;
     愤青之流的造谣和谩骂,
     又怎能使热血汉奸们惧怕!
     
     我走了,妈妈!
     请您转告隔壁的被蒙蔽和马大哈,
     叫他们别再为无耻共匪卖命,
     五元钱的贿赂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叫他们转告“愤青盲流“的操纵者,
     人类的罪犯绝然逃不脱历史的惩罚!
     刽子手的痉挛,
     显示出病入豪膏的虚弱,
     魔鬼的疯狂,
     只是死神到来前的最后挣扎,
     光辉的胜利一定属于汉奸们,
    热血汉奸永远也杀不绝、压不垮!
     
     再见吧,妈妈!
     热血汉奸们的崇高理想催令我整装速发,
     与共匪斗争的疆场,任我驰骋,
     门庭梨院怎能横枪跃马?
     等着我们胜利的捷报吧!
     让我们欢聚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
     不夺取和无耻共匪斗争的彻底胜利,
     儿誓做千秋雄鬼永不还家!
     
   
   
   
   
    文革造反派诗歌:放开我,妈妈!
   
   
   
   老田按:文革进行到 1967年5月,武汉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百万雄师联络站”,这个组织的核心力量是“红武兵”,由武装部系统组织起来,是一个以基干民兵为主体的半武装性质的组织;造反派说这个组织基本上不搞什么“大鸣大放大字报”,主要特点是“行动、行动再行动”,是一个行动队。按照周恩来总理的定性,“百万雄师”是保守组织,毛泽东则说不是群众组织但是还有群众嘛,要造反派正确对待参加“百万雄师”的普通群众。从六月初开始,“百万雄师”开始进攻武汉多个造反派宣传和集中地点,1967年6月26日,中央来电严厉指责武汉军区,说“武汉目前的武斗是极为不正常的,‘百万雄师’对一些单位的围攻必须立即停止。”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等单位的造反派学生,为了应付可能的进攻,曾经修筑过防御工事,7-20之前毛泽东在武汉期间,曾经表示要去亲自参观这些防御工事。
     
   当时整个武汉市的气氛是非常恐怖的,白桦(《苦恋》的作者)当时在武汉军区胜利文工团工作,曾经写过一本很著名的诗歌集子《迎着带血的铁矛散发的传单》定价一角九分,控诉“百万雄师”的暴行,传遍全国。“百万雄师”围攻造反派据点制造的血案中间,比较大的事件有 1967年6月16~19日对汉口民众乐园(造反派宣传据点)的围攻,杀死数十人,伤数百人;6月24日围攻“工造总司”(武汉“新派”造反派工人组织名)总部刘少奇纪念馆,杀死20余人;中央6-26电报下来之后,武汉的武斗稍微有所平息,到7-20前后形成了另外一个高潮。下面这一首诗的作者,是当时的造反派学生之一,背景就是“百万雄师”发起对造反派占据优势的工厂和高校的大规模围攻。
     
   武汉新华农东方红战士吴克强 1967.07
    
   面对着“百匪“的大规模屠杀,妈妈怕我到学校去被“百匪“杀害,拉住我。我说:
     
     放开我,妈妈!
     别为孩儿担惊受怕。
     我们的战友遍天下,
     “百匪“的长矛、匕首算得了啥?
     我不愿做绕梁呢喃的乳燕,
     终日徘徊在屋檐下;
     我要到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学游泳①,
     去迎接暴风雨的冲刷!
     
     放开我,妈妈!
     你可还记得哥哥和爸爸,
     为了取得抗日斗争的胜利,
     二十年前,爸爸牺牲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屠刀下,
     人民政权的奠基石呵,
     洒满了革命烈士晶莹的血花!
     而今天,在两个阶级决战的关键时刻,
     哥哥高举工人战斗队的大旗,
     却惨死在陈再道之流②的长矛、匕首下,
     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他的生命迸射出了光辉的火花!
     
     想一想吧,妈妈,
     活着的人应该干些啥?
     难道父兄的鲜血能够白流?
     难道能够让武老谭②把革命造反派任意屠杀?
     难道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要捍卫?
     难道能让资产阶级重新统Zhi我们的国家?
     革命者从来不在困难面前低头;
     陈再道之流的长矛、匕首和水龙,
     又怎能使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惧怕!
     
     我走了,妈妈!
     请您转告隔壁的苏蒙蔽和马大哈,
     叫他们别再为陈再道卖命,
     五元钱的贿赂③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叫他们转告“百万雄师“的操纵者,
     人类的罪犯绝然逃不脱历史的惩罚!
     刽子手的痉挛,
     显示出病入豪膏的虚弱,
     魔鬼的疯狂,
     只是死神到来前的最后挣扎,
     光辉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革命造反派永远也杀不绝、压不垮!
     
     再见吧,妈妈!
     我们的最高统帅毛主席催令我整装速发,
     阶级斗争的疆场,任我驰骋,
     门庭梨院怎能横枪跃马?
     等着我们胜利的捷报吧!
     让我们欢聚在毛泽东思想的红旗下,
     不夺取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胜利,
     儿誓做千秋雄鬼永不还家④!
     
     
   【注释】
     
   ①“我要到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学游泳”:1966年7月中旬,毛泽东在武汉横渡长江,此后很快就有“要跟随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的誓言,当时还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是“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斗争中学会斗争。”
     
   ②“陈再道之流”:陈当时是武汉军区司令员,文革进入到1967年之后,军队开始“支左”工作,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多数情况下都是与“保守派”和“当权派”一致的,对造反派采取压制态度。1967年3月17日,武汉军区动用8201部队抓捕“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工人总部”的负责人近500人,基层组织被勒令解散,此后造反派就由与湖北省委对立改而与军区直接对立,在1967年7-20事件之后,陈再道被免职。“武老谭”,其中谭就是指谭震林,当时是被称为“二月逆流”的反文革行动的代表人物之一,武老谭就是指武汉的谭震林,实际上就是指压制造反派的陈再道等人。
     
   ③“五元钱的贿赂”:在文革期间,为了压制造反派,各地当权派多有利用物质福利引诱一般群众参与压制造反派的行动,例如湖南江西等地出现过让农民进城打造反派,一天给十块钱的事例。武汉百万雄师组织的主要口号是“百万雄师过大江,牛鬼蛇神一扫光。”造反派改为“百万雄师过大江,牛奶饼干一扫光。”参加百万雄师围攻作战行动的人,有些金钱补助和物质福利,“五元钱”不是实际数字,而是借代用法,上文的“苏蒙蔽和马大哈”,就是说他们不问实际的政治是非,仅仅为少量的物质利益所引诱,含有蔑视和贬低意味。
     
   ④“儿誓做千秋雄鬼永不还家”:此句是隐括一副对联中间的句子,原文是“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这副对联似乎是出自《红岩》一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